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討論-第一百五十三章 化險爲夷推薦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
直到我讲了之前的各种历史后,胜男才撅起嘴道:“陈飞!没想到你以前这么风流啊!枉我守身如玉等你这么多年!”
我笑嘻嘻,前言不搭后语道:“我真幸福!”
胜男愣了一下,问道:“什么幸福?”
我笑着说道:“能娶个这么漂亮的老婆,连生气时都这么好看!”
胜男憋着笑道:“少跟我这儿贫嘴!我问你,那个孩子到底是不是你的?”
我急忙否认道:“不是,真不是!我有亲子鉴定书!不信你看!”
胜男看了一眼后,道:“噢!你竟然去做了亲子鉴定,那就是说明,你也曾经怀疑过了?你为什么会怀疑过?你们那个时候没做安全措施吗?”
这问题问的我哑口无言,只好硬着头皮说道:“年少无知,我哪里还记得那么长远的事情啊!老婆,你是那么大度的人,怎么还计较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啊?不说了,走,洗澡去,看给我吓得一身汗!”
我抓住胜男望浴室里走,胜男一边挣扎,一边质问道:“你不心虚,你怎么会出汗啊?还是心里有鬼,你给我说清楚……”
“说什么清楚啊……我心不虚,肾虚!”一场浩劫,就这么让我给躲了过去,俗话说,床头打架床尾合,这招还是管用的!
第二天,神清气爽的我和爸妈打着招呼,坐车耀阳的车,哼着歌去到了古镇的工地。
耀阳实业公司的选址出了点小问题,原本选了一栋东莞市中心的办公大楼,原来的一家外企公司破产走人了,整栋大楼被政府拍卖,耀阳以一个十分低廉的价格就轻松拿了下来。在准备装修的时候,不知道哪里冒出一个风水大师来,硬说这栋大楼风水不好,建大楼的时候,地底下死过人,必须得做场法事,才能消财挡灾。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第一百五十三章 化險爲夷分享
袁志远是不信这个的,可新来的小麦就相信了,两个人就起了分歧,耀阳呢,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就不知道该怎么好了?
我们到的时候,小麦正和大师说着什么,袁志远在一旁冷眼旁观,看我们下了车,过来迎我们说道:“说是今天就要做法事,一场法事要10万块,有这钱干什么不好啊?”
我没说话,走了过来,和大师热情地握着手道:“大师你好啊!一看大师就是骨骼精奇,道骨仙风,高人啊!”
大师被我搞得一脸懵,看着小麦问:“这位是?”
我摆了摆手道:“不重要,这个不重要!大师说这栋楼死过人啊?”
大师很沉重地点了点头道:“我一经过这里,就觉得阴气太重,大白天的,走到门口都觉得里面冒出凉风来,你说是不是里面有冤魂啊?”
我吓得手直发抖道:“是吗?敢问大师,里面得冤魂是男是女,是老是幼啊?打算超度他们吗?”
大师掐指一算道:“这个不好说,我看啊,可能不止一个冤魂啊!都是冤死的,不好超度啊,我尽量试试吧!”
我虔诚地说道:“那就有劳大师了,不过超度之前,我们是不是该先报警啊?毕竟这里面死过人啊,凶手还逍遥法外呢,这多不安全啊,活人比死人更可怕啊!”
大师的眼睛闪烁着一丝的不安,犹豫着说道:“这个嘛,等我超度完,你们再报警也不迟啊!”
我摇着头道:“等挖出尸骨来,不是更方便大师超度吗?”
大师想了半天,才说道:“见了光,我还怎么超度啊?早就灰飞烟灭了!”
我笑着道:“那不是更好吗?超度都免了!就这么说定了,大师你别走啊,等警察来了,你指给他们看,方便他们查案!”
说完,我拿起电话准备报警。
大师不再淡定,趁我们不留意撒腿就跑。
我板起脸看着小麦,小麦一脸的难为情,和我解释道:“陈总,我家那边那个风水大师真的很灵的,我当初也不信,后来经过大师指点,大门朝向改了,窗户重新加大后,整个人住进去都舒服多了,很多年都没得病啊!”
我问他道:“你和这大师认识啊?”
小麦急忙否认道:“不认识,不认识!陈总,你不会怀疑我和这大师是串通好的吧?”
我摇了摇头道:“要是串通好的,不至于我几句话就被我吓跑了!那只能说明,他本事太小了,连基本的骗人能力都没有!你怎么可能找他合作呢?我不是教训你们,可这么扯淡的事,你们要是都信了,那以后我还怎么放心让你们做事啊?”
小麦有点尴尬地说道:“我就是想让他看看风水,谁知道他说出这么一大套鬼话出来!”
我指着袁志远道:“你啊,对神佛也要有敬畏之心,信点啥,也不是啥坏事!还有,你解决问题的方法,就是等着我辣来解决吗?这事很简单就能说清楚的,还争论个什么劲儿?有个人情绪在里面吧?这可不行啊!”
耀阳打着圆场道:“行了,行了,别一来就教训人!现在骗子得骗术高明得很,一个不小心都容易被阴到!”
我哎了一声道:“咱们才是骗子的祖师爷,走吧,进去看看!”
走进去后,里面的确有种阴风阵阵的感觉,不过看到前后的窗户都破了,前后通风也就不奇怪了。
里面破破烂烂的,墙上的墙漆都脱落了下来,地上散落着各种垃圾。
我皱了皱眉道:“地点是不错,不过,这装修得花大价钱啊!再说,以你目前公司的规模,根本就用不了这么大的办公楼吧?”
耀阳回答道:“这笔帐我们算过了,刚好可以用买房子省下来的钱装修,装修好了后,我们一半可是租给另外一家公司,门前的小园改成停车场,后院可以做食堂,住宿用的!”
我问小麦道:“你觉得呢?”
小麦突发奇想道:“我觉得咱们公司暂时还没必要在这里办公啊,古镇那边空房子多的是,这边不妨做一座酒店。我调查过,隔着一条街就是回民街,是条商业街,这边还是东莞技术职业大学,都是大学生。可以建好后,提供给大学生月租房,日租房,年租房都行!好多情侣都会来咱们这儿开房的!相反,要是做了办公室,不但赚不钱,还没什么太大的作用,客户可不会因为咱们有个这样的办公室,就和咱们合作的!”
耀阳想了想道:“也是,就这么一天天的亏钱,还真不如直接来个酒店,试试水!”
我看袁志远没说话,就问他道:“志远,你怎么看?”
袁志远很客观地说道:“我也觉得有点浪费,咱们目前还没这么大的业务量!酒店,书店都是个不错的选择!”
我咦了一声道:“书店?还别说,这想法也挺好的!”
耀阳挠了挠头道:“书店可没酒店赚钱啊,现在的大学生开房可是看书的多啊!”
小麦说道:“这就是社会公德心和金钱的欲望相抗衡了,我更倾向于做书店,只要不亏本就行!”
我十分高兴地说道:“要做就做最好的,而且要做到赚钱的!这有什么难的?卖书就不赚钱了吗?看怎么做而已!”
三个人同时看向我。
我笑着说道:“有点饿了,谁请客吃饭,我就告诉谁!”
三个人同时走开,然后慢悠悠地说道:“还是开酒店好,赚钱啊!”
这回不但我掏钱请吃饭,还要求着他们听。
我滔滔不绝道:“书店啊,是衡量一座城市的文化底蕴的基本指标,你看一座城市书店的人多少,就知道这座到底有多少人在看书。像东莞这种新建的城镇,读书人肯定是少的可怜,那么怎么样才能吸引到人来消费呢?”
问完,再看他们三个,该吃吃,该喝喝,根本没人理我。
我自己讲的也没兴趣了,索性不讲了,自己也吃了起来,这下轮到他们三个着急了,耀阳捅了一下袁志远,袁志远又捅了捅麦良,麦良只好不情愿地问道:“怎么样吸引人群消费啊?”
我切了一声,低头继续吃我的东西,全当没听见,耀阳笑着道:“看见没?吊起来卖了,就不能让小人得志!你到底说不说?”
我哼了一声道:“反正又不是我赚钱,饿死你们丫的!”
耀阳哎了一声,嬉皮笑脸道:“不说,我可真建酒店了!”
我不屑地说道:“建啊,到时候三天两头的,有人上来查房,学校附近你建个酒店,到底几个意思啊?你耀阳实业要钱不要脸啊?大学生现在可是乱得很,什么为情所困自杀,三角恋相互仇杀的,加上一些想走捷径的,做点见不得人的买卖,你就想吧,这酒店能开的好?再说了,大学生的消费能力能有多少,不都是家长给钱,一个月有那么一两次就不错了!”
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我接着说道:“现在知道酒店不行了吧?再和你们说说书店的好处,手续很好审批,政府有扶植政策,三减无免不是没可能,再说了,现在的书店也不一定卖书啊,文具,办公用品,影像制品,都可以卖的!这需求总有吧?这么大的地方,旁边搞个咖啡厅,快餐店,这不都是赚钱的道啊!”
耀阳啊了一声道:“茅塞顿开啊!”
麦良啊了一声道:“醍醐灌顶啊!”
袁志远啊了一声道:“如梦初醒啊!”
然后四个人一起哈哈大笑。
董事会还是要开的,回珠海的路上,我就接到了安安的电话,说下午要开董事会,我直接回绝道:“没时间,想开就开啊?也不先问问我这董事长有没空搭理他们?”
安安为难地说道:“董总好像也参加!”
我啊了一声道:“这是正式开始了?董总终于现身了!好吧,等我回来就开!”
我到了时候,已经下午三点了,进会议室的时候,都在等我。
董总面色难看的坐在椭圆桌的最中间位置,看了看我,没说话。
我也没理她,径直走向她的对面坐下,拿起了一支烟,点上说道:“开吧!”
安南有点气愤地说道:“陈总,这么多人等你一个人,你不觉得你该道个歉吗?”
我切了一声道:“我不用安排自己的时间啊?你说开就开啊?我的时间还要你来安排不成?”
安南直接顶撞我道:“如果你真的是为公司的事,当然没问题,但我听说你去了东莞啊?那里也有我们的项目吗?是不是和张总一起去了古镇,看他的项目啊?”
耀阳咧嘴说道:“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们去了古镇项目啊?我们去哪得和你汇报啊?你算哪根葱,哪根蒜啊?东莞有没有项目,你自己不会去查啊?就算没项目,我们去考察新项目不行吗?”
安南被说的脸一阵红,一阵白。
董总终于发飙了,一拍桌子怒喝道:“够了!开始吧!”
安南哼了一声,然后说道:“相信大家都看到新闻了吧?关于陈总的强奸事件,对公司形象造成了极大的影响,不管事情到底是真是假,都已经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我希望陈总能在这里给我们一个交代!”
我不屑地说道:“要什么胶袋?多大的胶袋,让你这么能装啊?损失呢?我看看!是销量下降了,还是大众开始抵制我们,不买我们的产品了?还是咱们的股价跌了啊?外边的长舌妇怎么说,你就跟着怎么说啊?还不管事情的真假,不就是想把水搅浑吗?颠倒是非黑白,这话要是我早就咽到肚子里面,烂死在里面了!我还说你杀人了呢!不管是真是假,总之有人这么说的!”
安南争辩道:“可你被警察抓了啊!”
我呵呵地笑道:“那就协助调查!况且连手续都不齐全,等下了结论事,你再拿这事说事吧,现在还为时尚早啊!还有其他事吗?”
安南没话说了,看了看董总,董总一脸的失望之情,尽显脸上,安南惭愧地低下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