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鑑寶天師-第203章 今天住在這吧推薦

鑑寶天師
小說推薦鑑寶天師鉴宝天师
与阮老太不同。
阮才忠体内,虽然阴气重重,却并不纯粹。
如果说…
形成脑瘤细胞的阴气,如浓墨重彩,那么阮才忠体内的阴气,充其量是淡淡轻烟。
正因如此。
江凌云一旦出手,阴气便被极速剥离。
只是量很大,足足八个小时,才终于将阴气,彻底清除干净。
唰!
直至此时,他的手掌,终于无力的耷拉下去。
整个人也仰头倒下!
“江凌云?”
“他这是怎么了…”
“别愣着,快扶他上楼休息!”
嘈杂吵嚷不断落进耳畔,江凌云竭力摆了摆手。
“没事…”
他脸色苍白。
八个小时…
这么长时间,他的体力早已透支,全靠意志硬生生扛着,换成其他人,只怕早就晕死过去。
阮思弦坐在一旁,小心的帮他擦着汗。
半晌。
江凌云喝了口水,缓缓坐直身体。
阮老太急忙问:“才忠…怎么样了?”
“他没事,”江凌云声音发虚,“不过大病初愈,还需要休息。”
“有什么话,明天再问吧!”
此刻。
阮才忠坐在沙发上,依旧保持着最初的姿势,不过曾经呆滞的面庞,的确生出了不少变化。
虽然没有完全恢复,但好在已经有了迹象。
呼!
阮家上下,全都松了一大口气。
“咱们走吧。”
江凌云握着阮思弦的手。
刚想起身,脑子却一阵晕眩,重重坐了下去。
“那个…”
阮才良吭哧半天:“你都这样了,还能走吗?”
“天都黑了,思弦跟着你,我们不放心。”
“今晚就住这吧!”
不等江凌云开口,他立刻扭头,跟儿子阮宏轩使了个眼色。
“啊!”
阮宏轩立刻反应过来。
“刘姨早买好菜了,马上就做!”
江凌云和阮思弦对视一眼,看着这双澄澈的眸子里,流露出迟疑与担忧,他不由暗自苦笑。
也罢!
父女团聚,好不容易能说些话,他没有理由说不。
“那就麻烦了。”
听到这话。
阮宏轩赶紧跑进厨房,低声吆喝着什么。
“江凌云,多谢…”
阮老太郑重其事,向江凌云鞠了一躬。
其他人面露讶色。
对阮家而言,老太太这番举动,显然传递着极为重要的讯号。
此后。
江凌云躺在沙发上,阮才忠则坐在一边,阮才良、阮思弦一会倒水,一会嘘寒问暖,就像照顾着两个病号。
谢家垮台后,阮家生意渐渐好转,况且作为世家,晚宴自然不会寒酸。
饭桌上。
阮老太不时递着眼色。
“那是澳洲进口的燕窝。”
“快给人家尝尝,补补身体…”
“今晚的鲍鱼不错…”
一家子人围成一圈,哪能不明白老太太的意思,每说一句,就有人帮忙夹菜。时间不长,江凌云跟阮才忠碗里,各种山珍海味,满满当当。
主有主礼,客有客仪。
无论前世今生,江凌云对这些东西,都没什么胃口,可夹到碗里,也只能努力咽进肚子。
以往的那些仇恨,也随着这顿饭,烟消云散。
晚上,又在客房住下。
直到翌日清晨。
江凌云身心俱疲,一觉睡到日上三竿,终于被楼下的吵嚷惊醒。
“爸?”
“你在这干嘛,这些事不用你做…”
“你,你是思弦?”
“大哥,你终于想起来了!”
“呜呜…”
阮才忠?
江凌云当即惊醒。
他穿好衣服,来到楼下时,阮家上上下下,早就围在阮才忠身边,嘘寒问暖,关心备至。
超棒的都市异能 鑑寶天師 愛下-第203章 今天住在這吧看書
只是…
此时的阮才忠,不知从哪翻出把扫帚,正紧紧抓在手里。
“大哥,这些事你不用管,”阮才良老眼通红,“交给刘姐就行了。”
一边说着,他一边伸出手。
正要抓过扫帚,阮才忠却惊叫出声,把扫帚抱在怀里!
“不,不行…”
他惊慌的摇着头,面无血色。
阮家人齐齐怔住!
阮思弦的眼泪,马上掉了下来。
“爸!”
“二叔,我爸到底怎么了?”
“为什么…”
阮才良脸色难看。
紧紧抿着嘴,一句话说不出来。
“他没事。”
江凌云走下楼梯,轻声开口。
“只是惯性,过几天就好了。”
蹭蹭蹭!
以阮才良为首,所有人跑到跟前,眼里尽是急切。
“江凌云,这到底是什么病啊?”
“是不是跟老太太一样,要多治几次…”
江凌云沉默了。
他不是不想说。
但这不是病,而是蛊与药的双重结果,寻常的医治、药物,根本无法奏效。
昨天。
他为阮才忠医治时。
便透过附身、回溯,查清了真相。
阮才忠…
可以说是试验品!
清江居士没有骗江凌云,他初次见到阮才忠时,阮才忠已被杀手刺穿内脏,徘徊在生死边缘。
清江居士医术通神,硬是将阮才忠救活。
此后多年来,靠药物维持其生命、以听心蛊操控其意志。当然,清江居士也以阮才忠做实验,施下研制的药与毒。
险死还生,却成为他人奴仆,更是被当做小白鼠。
这种活法…
倒不如一死了之!
江凌云的拳头,攥的咔咔作响。
他咬牙切齿!
又无可奈何。
“阮家与谢家不同,哪怕位列世家,却没有半个古武高手。”
“所以…”
“哪怕我们联手,也对付不了清江居士!”
如今。
只能等!
如果没有猜错…
清江居士身患重症,早晚会如前天晚上那般,病症发作、痛不欲生。
这便是他的破绽!
“等拿到《外经》残页,清江居士急于求生,肯定会露出更多破绽。”
江凌云暗暗思忖。
与此同时,又忍不住瞥了眼阮才忠。
之后。
“对了。”
“我能找到他,多亏一位好心人帮忙…”
他走向门口。
“你们好好照顾他,我必须跟那位朋友,当面道谢。”
说完。
夺门而出!
“等等…”
阮才良错愕不已!
既然要道谢,阮家也不该缺席。
为什么…
江凌云要一个人去?
两小时后。
江凌云来到郊外小院,刚踏进其中,中房里已传出冷潇。
“哼!”
“你还敢来?”
唰。
中房大门洞开,清江居士从中走出,满面怒火!
“说…”
“为什么要动老夫的听心蛊?”
话音刚落。
数名黑衣剑客,瞬间将江凌云包围。
冬风嘶嚎,这片山腰上,处处充斥肃杀气息!
江凌云却好整以暇的遥望着他。
半晌。
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我看,是你搞错了!”
“你我皆是郎中…”
“治病救人,岂非天职?”
清江居士老眼怒睁!
锵!
江凌云身周,数名黑衣剑客,已然拔剑攻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