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言情小說 妻子的難言之癮 起點-第147章 承諾鑒賞

妻子的難言之癮
小說推薦妻子的難言之癮妻子的难言之瘾
不在乎世俗,为自己活着?
“哈!”
从高红口中,听到这中二且鸡汤的话,我下意识反应,是报以淡淡的嘲讽笑意。
拜托!
您都三十大几人了,说这?
活着!
我不愿向愤青那样,盲目抱怨社会不公。也不会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冷眼看一切。
只是对高红开口:“我,从不是洒脱的人。“
“我不信。”
“哦?”
“顶着李柔小白脸名号,你也活的没心没肺。”
“哈!”
听到这,我习惯性报以无所谓笑容。
至于高红所说,真真假假吧!
是!
在外界,我名号是李柔养的小白脸。
不在乎的我,够滋润。
然…
我、李柔知道,不是那么一回事。
对她,我问心无愧。
说俗点,报复曹铭离了对方都不行,而关于感情更牛逼,直接奔着结婚、相爱而去。
基于这些,我心里有底。
也因此,面对嘲讽、嫉妒,都坦然面对。
可关于米露…
她的一切,是建立在事实依据上,要我怎么坦然?
得!
来这本想听高红诉说心事,七拐八拐的,绕到了我身上,没意思,也不想去深谈。
还是,聊她吧!
“呼…”
靠在床边,深呼一口气后来了句:“红姐,关于你儿子的事,我会尽全力帮忙。”
“是为了利用我吗?“
“是。”
“你倒是实在。”
“对,因为我有底气,想正儿八经帮你。”我说。
我,就这样的人。
无论做什么,心里有底气才敢说的牛逼。
而之前李柔劝过我,别在犯对女人温柔毛病,也清楚,帮高红是给自个惹麻烦事。
没辙!
我这性格,打娘胎里带出来的改不了,也只有这样,晚上睡觉才踏实。
“哈欠…”
而给出承诺后,心也坦然不少。
打个哈欠,困了!
顺势钻窝里,挑了个舒服姿势后,坏道:“我把浴袍脱了,红姐不能胡思乱想啊!”
“……”
瞪着眼的她,有些懵。
哈!
突然体验到,李柔平时语出惊人的感觉。
不说了!
顺势在窝里脱掉睡袍后,侧过身道:“晚安,有啥事明天在说。”
“混蛋。”
后面,传来高红小小骂声,紧跟着是她不放心的询问:“小飞,你真的会帮我?”
“呼…”
“别闹。”
“刚才的话,是我对你的承诺。”颇为肉麻的,我说出这句话。
承诺!
撇除曹铭那样的渣男,这两个字对男人而言极有分量,而这,足矣让高红信任。
毕竟我,暖男嘛!
…… ……
昨晚睡得晚,第二天醒来时,已是上午。
睁眼时,艳阳高照。
床上伸懒腰时,听到洗衣机轰鸣,顺声看去,在阳台的高红,正用清水刷洗着衣服。
她穿的,还是昨晚睡裙。
而她劳动的熟练,以及稍显麻木神情,看在我眼中,竟有一股新鲜感。
哈!
都市言情小說 妻子的難言之癮 南向北-第147章 承諾看書
人氣都市小说 妻子的難言之癮-第147章 承諾
相比于李柔、米露,姿色不出众的她,更符合家庭妇女形象。
不瞎说,高红符合我曾经妻子形象。
这…
别误会,只是阐述事实。
在遇到米露之前,我这个出生农村的穷小子,目标,就是在市区买个这样普通房子。
在然后,娶个姿色还行的老婆。
最好,胸能大一些。
从这些来讲,高红挺合适。
也许她…
算了!
不做扯蛋猜测,撩开毛毯下床的我,走到阳台边道:“红姐,聊聊下步打算吧!”
“哦?”
“关于曹铭、张威那,我需要了解他们实时动态。”
“哦!”
有些无动于衷的高红,撇了我眼,而洗衣服的手停顿后,她才正儿八经看向我。
微严肃的扫了圈后,竟对我评价:“还行。”
“啊?”
“作为中年人,肚子赘肉不多,至于别的地方…小飞,你不觉着有些冷吗?”
“……”
突然,我特么尴尬。
这才缓过神来,自个没穿衣服,更不巧的是,刚好看到高红正洗的衣服,是我内裤。
尼玛!
我不要脸是真,可也不没暴露癖好。
老脸一红,转身绷着冲进被窝,与之相伴的,是高红无情嘲笑:“吆,害羞了?”
“滚蛋。”
“不怕、不怕,你哪儿不算小。”
“身为女人,你就不能矜持点?”
“呵呵…”丝毫不矜持的高红,乐着问:“是谁?昨晚,想和我来些成年人的快乐?”
此时的她,已恢复常态。
而我…
哎!
终究,嫩了点。
而过完瘾的高红,乐呵呵中说:“刚才下楼,去小区门口服装店,给你买了衣服。”
“……”
“我不偷看,穿上吧!”
“切。”
冷哼的我,才注意到床上放着男装,而起身穿衣服时,不服气强调:“被你看,无所谓。”
“呵…”
“主要开着窗户,怕对面邻居瞧见。”
“行、行,我知道了,你是花心的坏暖男。”高红用调侃口吻,对我做出‘安慰’。
罢了、罢了!
反正今天我,老脸已丢尽,就没楞装了。
极为快速穿好衣服后,又一次走到高红跟前,调了调心态,义正言辞道:“谈正事吧!”
“行…昨天李柔高点宣布收购石府,这事在圈里震动不小。”
“曹铭那呢?”
“下面二级商传来消息,曹铭要玩价格战。”
“很实在。”
我评价,到这份上抢人头,比什么长远发展,更有意义,因为这关乎生存之道。
但有一点,我担忧。
问高红:“曹铭这人做事坚决,意识到危机,会和张威好好合作吗?”
“还不清楚,不过以张威德兴,会狮子大开口。”
“他在二级商中,人脉如何?”
“还行,但这不是重点。”
“怎么?”
“张威虽是玩团购的,但之前也是晨曦商贸二级商,还是那种领头羊式的二级商。”
高红,站起身来。
背对着我,将手中一副晒在衣架,而这简单、朴实动作,像是在酝酿。
而她转过身时,表情也彻底严肃。
说:“小飞,有些麻烦。”
“红姐说。”
“石府有晨曦,鸿运有机场基础,两者在二级商眼中,等同两个分量接近的面包。”
“嗯。”
“而张威这只领头羊,会让承载蛋糕的天平倾斜。”
高红,说出她见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