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 大奉打更人 ptt-第十一章 十萬大山相伴

大奉打更人
小說推薦大奉打更人大奉打更人
右边的妖媚女子回复道:
“夜姬长老昨夜去南法寺刺探情报,做最后的确认,谁知重伤而回,昏迷后便再没醒来。”
左边的艳丽女子补充道:
“夜姬长老受的伤很古怪,体内一股力量持续磨灭生机,无法拔除,我们也不知道她能否撑到明日,只能等青木护法过来了。”
叫做“红缨”的鸟妖眉头紧锁,忽然,高亢的猿啼声震动四野,循声望去,南边的山峰上立着一只白猿,仰头啸月。
“这只惹人厌的猴子怎么也来了………”
红缨厌恶的“啐”了一声,脸上迅速扬起笑容,看着猿猴在树梢间腾跃,最后“轰”一声砸在山谷里。
“袁护法,可算把你盼来了。”
红缨露出热情的笑容。身为夜姬长老麾下的三大护法,他向来很重视“同僚”之间的和谐。。
白猿落地后,迅速化作一名高瘦男人,额头高阔,嘴唇厚实,乍一看,外貌介于人族和猴子之间。
相比起丑陋的外表,白猿有一双蔚蓝色的眼睛,澄澈的仿佛能映照出世间的一切。
白猿看了满脸堆笑的红缨一眼,蔚蓝的眸子似是看穿内心,语气平淡:
“你的心告诉我:真是倒霉,这只惹人厌的死猴子怎么还没死。”
红缨表情一僵,尴尬的“哈哈”两声,正不知该如何回应,山谷里的树木,突然剧烈摇晃起来。
茂密的树林摇曳,像一个个复活过来的巨人,张牙舞爪。
树林摇曳中,抛洒出一道道莹绿色的光点,它们在天空中凝聚,犹如萤火虫组成的星河。
最后凝聚成一株参天大树的虚影。
这株大树的枝叶往外延伸,层层叠叠,宛如云盖。
整座山谷,就被它的枝叶盖住。
巨树虚影投下一道绿色光束,凝聚成一位绿发,绿须,绿眉的老者,手里拄着一根藤蔓缠绕而成的拐杖。
“青木护法!”
猿猴、红鸟,以及两名妖媚女子,同时行礼。
浑身绿光的老者微微颔首,声音沧桑温和:
“夜姬长老在里面?”
红缨忙说:
“就等您了,夜姬长老探查南法寺时,发生了些意外,情况危急。”
当即把两个女妖的话转述了一遍。
无法拔出的力量………青木护法心里一沉,道:
“带本护法进去看看。”
左边的女妖盈盈施礼:“几位护法,里边请!”
三位护法随着她进入洞窟,甬道宽敞,石壁上插着火把,每个二十步,便有一名貌美女子侍立。
不愧是狐族,个个都是顶尖的大美人………红缨欣赏着女妖们艳丽的外表。
“不愧是狐族,个个都是顶尖的大美人。”白猿护法沉声道。
红缨脸色一僵,笑道:
“袁护法倒是性情中人。”
白猿看他一眼:“我说的是你的心声。”
“………”
穿过十几丈深的甬道,前方是一座巨大的石窟,地面铺设兽皮,摆有圆桌圆凳、屏风、盆栽等物品,宛如人类女子的闺房。
最醒目的是一张帷幔垂下的大床,做工精致,雕刻着栩栩如生的狐狸。
侍立在床边的女妖,立刻掀开床幔,焦虑道:
“青木护法,您快看看吧。”
青木护法是万妖国的医道圣手,擅长炼丹、种植草药,他潜心研究医道时,术士体系还没出现呢。
床上躺着一位身姿曼妙的女子,沉睡不醒。
她脸蛋尖俏,秀眉又长又直,五官精致妖媚,此时,这张妖娆勾人的俏脸,失血苍白,昏睡中微微皱眉,似是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青木护法走到床边,从轻裘中抓出女子雪白皓腕,扣住,渡送莹绿色能量。
啵~
夜姬身上弹起一道金光,把青木护法震飞,他身躯迅速崩解,化作绿色光点。
俄顷,绿色光点重新凝聚成老者。
“杀贼果位!”
青木护法脸色凝重。
“什么?”
鸟妖红缨脸色大变,惊呼出声,他终于明白“无法拔除”、“持续磨灭生机”的原因。
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领现金。方法: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作为万妖国新生代的护法,没有经历过当年的佛妖大战,但二十年前的山海关战役,他是参加了过的。
杀贼果位是罗汉三大果位中,最具攻击力的果位,号称菩萨之下,佛门最强杀伐手段。
杀贼果位的最大特点——不死不休!
“本护法也无能为力。”
青木护法摇摇头:“只能请国主出手了。”
杀贼果位的力量非药石能医,必须用相等位格的力量才能对付。
“可国主出海了,不在九州大陆……..佛门如今拥有杀贼果位的罗汉,只有度厄一人,他,他怎么来南疆了?佛门大小乘之争已经结束了?”
红缨脸色难看:“国主若是赶不回来,夜姬长老该怎么办。”
一时间没人回应,白猿护法和青木护法神色凝重。
青木护法低声道:
“她只能两天时间了,两天之后,杀贼果位的力量会摧毁她的肉身和元神。”
就在这时,呢喃声响起,床上的佳人被刚才的动静惊醒,缓缓睁开眸子。
一双勾人的狐媚眼。
“夜姬长老。”
红缨等人围上去。
夜姬目光转动,扫过众人,声音平淡中透着虚弱:
“你们来了……..”
青木长老点头,沉声道:“夜姬长老,伤你的人可是度厄罗汉?”
夜姬轻轻摇头:“是阿苏罗。”
阿苏罗?白猿和红缨两位新生代护法相视一眼,从彼此眼里看到了疑惑。
这个名字闻所未闻。
活了无数岁月的青木长老,脸色陡然大变:
“阿苏罗,修罗王幼子?他不是早就陨落了吗。”
夜姬亦是困惑茫然,无法回答。
红缨问道:“青木护法,阿苏罗是谁?”
青木长老脸色变幻,隔了一阵,才缓缓道:
“阿苏罗是阿修罗的另一种叫法,它是一个称号,只有修罗族中最强大的战士才能拥有。
“上一代的阿苏罗是修罗王。自从修罗王被佛陀以封魔钉镇在阿兰陀山底,身死道消后,修罗王的幼子便成了新一代的阿苏罗。
“他目睹了父亲和兄长的惨死,为了族群的延续,带头皈依了佛门,最后修成罗汉果位。
“他非常强大,在当时被誉为菩萨之下,佛门战力第一人。
“阿苏罗本身就是极其强大的战士,皈依佛门后,苦修金刚神功,凝练金刚体魄。而后因修行金刚法相失败,专修禅师体系,得证杀贼果位。”
罗汉果位加金刚体魄………仅是听其描述,红缨护法就能想象那位阿苏罗的强大和可怕。
白猿护法道:“他后来陨落了?”
青木长老点头:
“当年的佛妖之战中,他被我们的国主亲手斩杀。”
说到这里,浑身绿色的老者看一下夜姬,道:
“岂料他竟没死,这可比度厄罗汉要棘手多了。国主谋划的事,恐怕难以继续。”
前一个国主,指的是当年万妖国的国主。
后一个国主,指的是如今的国主,当年的公主。
夜姬望着红缨,道:“红缨护法,见到熊王了吗,可有请他出山?”
见众人看来,红缨苦笑摇头:
“熊王要睡觉,不愿意跋山涉水,我没能请动他,不,我甚至不敢靠近他………”
雪上加霜的情报。
青木护法叹息一声:“为今之计,是想办法拔除夜姬长老体内的力量,保命要紧。”
夜姬撑起身子,道:“尔等先出去,我要联络娘娘。”
红缨护法等人如释重负,退出了石窟。
夜姬掀开轻裘,从床底拉出一只木箱子,取出一尊巴掌大小的狐头青铜香炉;一根黑色的的香。
她搓亮黑色的香,插入香炉。
青烟袅袅,夜姬深吸一口气,将青烟吸入鼻中。
俄顷,一股强大的意志从她体内苏醒,左眼的清光溢出,右眼如常。
“杀贼果位……..”
娇媚性感的声线,从她红唇里飘出:“你遇到了谁?”
夜姬低声道:
“娘娘,我在南法寺遭遇了阿苏罗,他竟没有殒落。
“昨夜我潜入南法寺,探查阵法位置,做最后的确认,看见了守在阵法之外的阿苏罗。
“当时我与他相隔甚远,他仅是一声冷哼,便将我击伤。若非我遁术高超,怕是回不来了。”
九尾天狐默然片刻,啧了一声:
“娘当年没有杀死他?我明白了,是掌控“大轮回法相”的广贤菩萨保住了他,送他转世重修。只有这样,他当时才有一线生机。
“五百年后归位。”
夜姬愁眉不展:
“请娘娘救我。
“解印神殊的计划,恐怕难以执行了,除非娘娘回归。”
九尾天狐笑道:
“我可救不了你,我的意志可以压制杀贼果位,但你无法一直承受我的意志俯身。两日之后,必死无疑。
“至于我们的计划,呵,云州逆党已经称帝,中原的正统之争蓄势待发,伽罗树菩萨必定出山,而佛门损失了度难和度凡,以及度情罗汉。
“琉璃菩萨被监正打伤,广贤和度情坐镇阿兰陀,南疆佛国正是空虚之时。现在不解开封印,更待何时。”
夜姬苦涩道:“奴婢死不足惜,只是,只是熊王并未如约而来,以我等微末道行,纵使粉身碎骨,也无法完成娘娘交代的任务。”
九尾天狐笑吟吟道:
“你可不想死,你现在惜命着呢。”
夜姬脸色微变。
九尾天狐继续道:“那只懒熊不来便不来罢,本座给你找了一位帮手,即日就到,耐心等待着吧。伺候好他,或许可以救你一命。”
夜姬警惕道:“谁?”
九尾天狐促狭笑道:“到时便知,啧啧,如此花容月貌,本座早就准备好待价而沽,安心等待吧。”
夜姬左眼的清光收敛,黑色的香熄灭。
她盘坐在桌边,沉默许久,脸色略显沉重的把香炉和香收好。
随后吩咐侍立在石窟外的妖女去请三位护法。
等红缨等人返回,夜姬盘坐在床榻,语气冷淡:
“娘娘说,近期会有人来相助,尔等耐心等待。”
三位护法神色一喜,红缨追问道:
“是何方神圣?”
夜姬脸色更冷,淡淡道:“不知。”
咦,夜姬长老似乎很不开心……….红缨敏锐察觉到她的态度变化。
白猿看他一眼,道:
“夜姬长老,红缨问您,为何不太开心?”
夜姬蹙眉,望着红缨,不悦道:“多事!”
“……..”
鸟妖张了张嘴,无言以对。
……….
浮屠宝塔内。
白姬趴在第三层的窗户边,两只小爪子死死抓住窗框,半个身子垂挂。
它兴奋的扭头:“下面就是十万大山边缘区域啦。”
说话间,两支后肢在墙上剐蹭几脚,哀求道:
“许七安你抱抱我,我好累……..”
许七安是个善解人意的,捏住它的后颈,把它提在半空。
“不是这样,不是这样,很难受的……..”
白姬四肢胡乱扑腾。
许七安没搭理小狐狸的抗议,俯瞰着下方的地貌。
他一度怀疑自己来到了原始森林,下方群山连绵,茂密的树林几乎遮盖了地表。
发达的水系宛如经络,遍布山林。
“这应该算是丘陵吧,只不过面积太大了,到处都是山,到处都是原始森林………
“气候很舒服,不冷不热,如果大奉的百姓能逃到这里,就能免受寒灾之苦,可惜南疆十万大山,离大奉疆域太远了,这个年代,交通并不发达,不可能有灾民能徒步走到这里………”
许七安思绪万千,感慨道:“这就是你们南妖历代生活的十万大山?”
真是宝地啊,资源充沛的难以想象。
如果大奉能打下这片领地,光是木材资源,就取之不尽。
“浮…….”
许七安回头看一眼向塔灵老和尚请教佛法的慕南栀,压低声音:
“快说,你夜姬姐姐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