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小說 異常樂園笔趣-第八十八章 貪婪之地的一場賭局鑒賞

異常樂園
小說推薦異常樂園异常乐园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贪婪之地】是苦难罪域较为特殊的区域之一,地盘面积和酷寒之地相仿,但据地数量却有百座之多,人口密度在整个古神世界中,都是数一数二的!
据造物主的情报显示,整片贪婪之地可以看成一座战场遗迹。
曾经有一场旷日持久的信仰战争,摧毁了这里的地上建筑,深不见底的地下城市却得以保留,因环境相对优渥、生存相对容易,吸引大片流民定居于此,而遗留在地下城市的宝藏,则让众多强者聚集而来浴血拼杀,使得贪婪之地渐渐成为苦难罪域首屈一指的寻宝之地。
尽管没有证据,但余烬猜测,这座堪比地下神国的巨型遗迹,应当是拾梦者和六眼邪灵的对抗产物,只是不知为何,作为胜利者的六眼邪灵并没有公然占据贪婪之地,统治者换成了一位身份特殊的古老神明,而服务这位古神的信仰教派,与其称为教会,倒不如说是一个商业组织。
因为在这里,任何东西都可以买卖,小到一颗石子,大到生命与信仰,只要有人肯买,你便可以卖出,换取必需的生存资源或者成长资源。
而加入贪婪之地的外来流民,大都会由于没有一技之长,被迫因食物短缺,迅速沦落至卖无可卖的地步。
古神世界的种植业和养殖业,都停留在粗放阶段,贪婪之地没有可供植物生长的土壤,搞养殖的前提则是,有实力打过依旧顶着猛禽标签的野鸡。
所以手无缚鸡之力,是很普遍的一种现象。
试想,力量都不够干过野鸡的人,单纯依靠出卖劳力,怎么可能抵挡得了【贪婪商会】的各种剥削?用不了多久,便会因为走投无路沦为信仰奴隶,为那位古神日以继夜的提供信仰,境况比苦难之地的人类信徒,还要不如。
至于探寻宝藏的外来强者,只需要付出一笔费用,即可获得进入地下城的资格。贪婪商会完全没有将地下宝物,据为己有的打算,甚至还安排麾下奴隶为外来强者,提供任何可以想象得到的服务。
究其原因,只有一点,那就是贪婪商会成立至今,地下城的宝物总量,不降反升!
固然时常会有上古宝物轰然出世,但更多的情况,却是外来强者丧命于地下世界,成为宝藏的一部分。
余烬此番前来,为的不是地下寻宝,而是直接找贪婪商会交易异常合金,理论上花不了多少时间。于是阴影女士将他放下后,说了一句“等我回来”,便又带人遁入阴影位面,将一众顶尖玩家,分别送往他们各自的目的地,甚至都没给余烬道别陆仁甲和魂歌的机会。
“估计,阴影女士是着急人形异常项目的事情啊,不过这里的空气是怎么一回事,难不成是金钱的气息?”
站在贪婪之地的一座荒废古城外,余烬呼吸到不同于酷寒之地和瘟疫之地的空气味道,好像空气中有什么东西,会挑动情绪,让余烬一连接到几次意志判定,好在有薪火究极体的系统保护,判定全都瞬间中断。
“我感受到贪婪的意志潜藏在空气里,在这片大地呆久了,性格会受到影响的。”木偶少女见外人都走了,便主动现身透风,手中也随即多了摹笔与那本信仰图书。
“还真有贪婪意志?”余烬眉头一挑,想起自己在罪城角落的副本遭遇,“难不成是【原罪古神】?可不对啊,造物主的情报明明说,贪婪之地的现任统治者,另有其人。”
听闻原罪古神的名字,木偶少女正要落笔的手指微微一顿。
要知道,苦难教皇的陨落事件,表面上正是被原罪古神挑起的。所以苦难之路走下去,迟早有一天,两人会直面这位实力强大的信仰古神。
她略作思索,猜测道:“可能存在一些关联吧,原罪古神现在貌似还未出现在苦难罪域,或许这背后藏着我们不知道的秘辛。”
“嗯,有道理。”
余烬点了点头,不再理会这些,再度以数据网络连通灵鸦白夜,验证究极薪火可以转移过去后,便用无相行者稍加伪装,与木偶少女走入荒废古城。
古城外围存在极其明显的破坏痕迹,即使此刻已经入夜,也能清晰看到,城墙上的塌陷与坑洞,远远望去破破烂烂,仅能依稀发现一抹光亮透出锈蚀城门,与贪婪之地给人的印象,极其不符。
但贪婪之地的地下入口,的确是位于类似这样的荒废遗迹,贪婪商会派人在此把守招揽流民,或者出售地下世界的入场券。
此刻,便有一批商会成员,围在古城内的篝火旁边,玩着贪婪之地特有的赌博游戏,每个人的脸庞都被火光映照得通红一片,情绪亢奋气氛热烈,充斥贪婪的灼热眼神,时不时的扫过别人面前的信仰筹码。
而之所以说这赌博游戏,是贪婪之地特有的,便正是由于“信仰筹码”的存在。
放到其他教会,怎么可能允许信仰买卖的发生?就是一教主祭想要动用信仰,也必须事先征得古神同意。
但在贪婪商会,不仅允许,甚至得到商会高层的大力推行,专门制造信仰筹码,充当赌注!
“哈哈哈,我最大!赚了赚了,给钱给钱!”
一声大笑突兀的出现在一道道唉声叹气中,笑声主人张着有别常人的庞大嘴巴,催促几位赌客赶紧交钱,而其余几人的嘴巴,同样大得惊人,咧嘴一笑便能直接裂到两侧耳际,看起来很是惊悚,尤其是这些人的牙齿,数倍于正常人类,并且颗颗尖锐,所以甭管他们笑得有多灿烂,都会把小孩子吓到做噩梦。
“血银,你今天的运气太好了吧?”一位商会成员,沉着脸感叹道。
“谁说不是呢?”有人附和。
“唉,瞧我这什么手气!还没玩多久就被清台,不来了,你们继续吧,我等明天再赚回来。”一位输光了的赌客,很是懊恼的丢了手中牌具。
而眼见有人要离开赌桌,被称为血银的唯一赢家,赶紧叫道:“黑金,别急着退场啊,我借你点,咱们继续玩。”
闻言,黑金神色一动,赌徒心理让他始终保留着翻盘幻想,只是听到血银稍后提出的代价,他便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
“只要你把手下的三成信仰奴隶,抵押给我,本金就能拿回去!”血银咧嘴笑道,眼神闪烁着精明光彩。
黑金并不上当,冷笑一声:“你当我是傻子吗?三成输完再来三成,三成输完再来三成,到时候你是不是还想让我当成奴隶,抵押给你?”
“瞧你说的,手气来了,不就能赢回来吗?”血银笑了笑,不露痕迹的瞥了眼坐在对面的商会成员,后者立即会意,激将出言,“黑金,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赌桌之上风云莫测,我刚刚不就赢回来,之前抵押的三成奴隶?你好歹也是商会眷者,怎么胆量连我都比不上?”
被地位不如自己的人,狠狠地呛了一句,黑金面色不喜,可翻盘欲念却是勃然暴涨。
以他在商会的眷者地位,失去三成信仰奴隶,还不至于伤筋动骨,但理智却告诉他,不应该继续参与赌局。
“既然不想玩,那就快点走,杵在这里干什么?顺便看看外面还有没有人来,省得打搅我们的兴致。”那位商会成员再度出言,赌桌上的其余几位牌客,也对黑金流露不耐神情。
黑金咬了咬牙,怒气上涌理智离身,猛地坐回原位,用三成信仰奴隶作为抵押,向血银借回了自己的本钱。
而在他重新回到赌桌的那一刻,包括血银在内的四位赌客,眼角闪过微不可查的笑意,因为眷者黑金就是被他们盯上的肥羊,这场实为骗局的赌局,便是专门为黑金所设。
剩下的两三个赌客,只是被拉来当做障眼法的,避免黑金察觉端倪。
既然是骗局,血银等人自然拥有作弊手段,哪怕黑金重新入座后,颇为小心的检查了赌具,也依旧没能看出,血银等人究竟做了什么手脚,只当自己是运气差,便再度投入赌桌厮杀。
结果,自然是毫无意外的,没过多久,黑金就又被杀得片甲不留,还没捂热的本钱,通通回到了血银手中。
这一次,黑金直接输红了眼,不用血银发话,他就又用三成信仰奴隶,换回自己的本钱,咬牙切齿拍桌怒叫:“我还就不信了,今天手气真就这么黑!”
血银等四位骗局缔造者,眼底笑意愈发浓重,深知黑金犯了贪婪教徒的通病,贪婪上脑理智不存,只要没有外人打搅,黑金就必然会输得家底全丢,乃至将自己作为奴隶,输给血银。
同样的,贪婪商会并不制止这种事的发生,盖因信仰奴隶的数量、强度,是职位晋升的考核标准之一,商会会长本人就是商会内部,最大的那位奴隶主,手下光是来自商会内部的近神奴隶,便足足有十八位之多!
血银只差一位眷者奴隶,便能成为商会尊者,所以他盯上的,不仅仅是黑金的财富,还有刚刚成为眷者的黑金本人!
“不枉我向吞天副会长,租用了【贪婪之眼】啊,只要能把黑金拿下,付出的所有代价便都能赚回来。”
为了引诱黑金上钩,血银足足花了两个月的准备时间,营造各种假象,好让对方相信,这场赌局的初衷是小赌怡情,另外,为防有人扰乱赌局,他甚至在荒废古城外设了不少人手,用以拦截外来流民与强者。
赌局再起,血银轻飘飘的瞥了一眼,便知道黑金的底牌如何,几番有意的捉大放小后,黑金就再度面临本钱输光的困境。
“今天的手气怎么这么烂啊!”
黑金狠狠地丢了牌具,只将输牌原因,归咎于自身运气。他的懊恼质问,听得血银等人暗笑不已,仿佛已经能够看到,黑金输得倾家荡产的落魄画面。
血银假模假样的安慰道:“其实也不能算烂,你赢得局数也不少,可惜就可惜在,都是小牌。”
“唉,不说了,继续继续,我真就不信这个邪了!”
黑金渐渐在大赌伤身的路上,越走越远,竟然主动张罗赌局继续,但就在这时,一道声音悄然出现于他的脑海。
“你想赢吗?”
黑金猛地打了个激灵,理智陡然回归,眷者实力令他能够强行压制表情变化,在心底默默问道:“你是谁?”
“我是谁?我没有名字,不过别人都习惯叫我【贪婪神子】!”
随着某个名字的出现,一段影像随即在黑金脑海,一闪而过,令他顿时变得又惊又喜:“见过神子大人,没想到,您……您居然会显圣于我!”
“不要声张,本神子只是突然心血来潮,想玩一把而已。血银的眼睛能够看破牌具,所以你才会输得那么惨,不过不要担心,这一把,你的牌运会很好,血银也会受到蒙蔽,至于赚多赚少,全看你的本事!”贪婪神子的声音,充满了诱惑意味,“想让本神子对你刮目相看,全看这一把的表现了。”
“是!是是!”
黑金意识到,自己有可能得到神子垂青,赶紧在心中应声,后将所有注意投入赌局之中。
而这所谓的贪婪神子,自然就是余烬了,他和木偶少女潜伏了很长时间,摸清楚牌局规则和作弊手段,这才决定在合适时机,给黑金提供帮助。至于黑金是否会接受他的帮助,余烬少说也有八成把握,最主要的理由是,贪婪商会真的存在一位贪婪神子,而他则恰好能完美假扮那贪婪神子。
“一位眷者,虽然说高不高说低不低,但通过他接触到商会高层,应该能较为轻松的交易到异常合金。”余烬轻声笑道,而木偶少女此时则正在专心致志的,蒙蔽着血银的贪婪之眼。
至于外围布防的血银手下,哪里有实力看破木偶少女的空间伪装?
赌局此时继续进行。
黑金对贪婪神子报以最大信任,相信自己的牌绝对是全场最大,便根本不打算查看底牌,一把将剩余筹码丢到桌心,故作上头的怒叫道:“老子全压了!”
看到他气急败坏的样子,血银心中笑意更甚,黑金越是孤注一掷,他的优势便越是巨大。
贪婪之眼明确给出反馈,黑金的底牌没有他的大,于是血银扔出两倍筹码:“我跟。”
黑金的剩余本钱不算少,而血银在看过底牌后,毅然选择跟投两倍暗注,让牌桌上的其余几人,纷纷打消了参赌的念头,把赌局完全让给黑金和血银。
“黑金,要不要加码啊?”血银轻声笑道,“你还有四成信仰奴隶,算上这笔暗注,就是五成,赢了就能直接回本,敢不敢来一笔大的?”
话音落下,血银的几个同伙,随即开始起哄,大有你不加注我就看不起你的意思。
剩下的几位“路人”赌客,已经瞧出了问题,但他们都没有胆量对抗血银,只能坐视黑金的面色,在一声声引诱中,变得愈发狰狞!
额头沁出冷汗,两眼通红无比,满口利齿紧紧咬合,甚至发出咔咔咔的摩擦声。
这一切的一切都证明,黑金走上了赌徒绝路,而他在酝酿了一段时间后,愤然挥拳砸桌,站起身来:“够了!不就是赌吗?老子奉陪到底,四成信仰奴隶哪里够,老子连自己也搭上!血银,你有胆子就和我继续玩,没胆子就乖乖认输!”
此言一出,赌桌上的气氛,瞬间爆顶。
血银团伙等的就是这句话,而贪婪之眼则清晰显示,黑金从未碰过的底牌,根本就是一把烂牌。
血银不疑有他,嘴角流露得意笑容,当场就向【贪婪古神】申请公证,让黑金再无反悔余地,他啪的一下翻开底牌,对黑金冷笑出声:“两倍暗注,我跟了,你要是能赢,本金奴隶全部归还,我手下的两个眷者奴隶,你也尽管拿走!但你要是输了,可别反悔!”
“哼!傻子才反悔!”
确认血银跳入他的陷阱,黑金立刻恢复正常,抓起底牌翻到桌上,让众人当即看到大过血银的牌型,也让黑金悬着的一颗心,轰然落地。
血银团伙的面色,霎时变为难以置信,纷纷直呼“这不可能”。
而险些被骗得倾家荡产的黑金,则分外解气的大声笑道:“哈哈哈哈!血银,有古神公证在,你就算想反悔,也必须认赌服输!你不是想当尊者吗?那你现在就看着我成为尊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