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孽子 起點-第956章 風雨欲來分享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东家,船上都已经安排妥当了,你今晚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船上?这样我们可以把力量更多的集中起来,免得对方狗急跳墙之下,同时攻击船队和客栈。”
为了烧掉甘迪砂糖铺子,附近的几十家铺子都跟着被烧掉了。
顾俊峰担心对方今晚一把火把甘迪居住的客栈也给烧了,吸引自己的注意力;然后又安排一帮人去火烧船队,到时候两线作战,就容易发生意外。
顾俊峰不想有任何一名队员死在天竺。
“这个客栈是坎奇普兰城内最大的客栈,安塞洛就是胆子再大,应该也不敢直接让人把这个客栈给烧了,要不然到时候不需要我们去找他的麻烦,也会有其他人站出来对付他。”
甘迪觉得自己要是被一把火就给吓回了船上的话,似乎有点跌份,想要继续待着客栈之中。
他想要看一看米塔尔今天会不会安排人过来找他,看看有没有其他的商家或者势力想要过来接触自己。
如果退回到船上的话,那么跟大家的联系就基本上要中断了。
这是他不大愿意看到的场面。
“主人,这都过了一上午了,那个米塔尔作为坎奇普兰城内最大的商家,肯定已经知道了甘迪砂糖铺子昨晚上被烧掉的事情。如果他要过来找你,上午就过来了。如今还没有什么动静,说明他在一旁看热闹呢。”
瓦哈拉尔显然是不希望自家主人冒险留在这里。
白糖的出现,将会给天竺的制糖产业带来灭顶之灾,到时候不仅安塞洛会不断的出手对付甘迪,其他知道了事情严重性的制糖作坊主也会加入其中。
甚至帕那瓦王国的官员如果眼光看得足够长远的话,也不希望本国的制糖产业被摧毁,有可能会直接出手干预这件事。
“瓦哈拉尔说的没有错,我们人生地不熟,唯一跟我们利益比较一致的米塔尔如果在一旁看热闹的话,那么肯定会助长安塞洛的嚣张气焰。我敢肯定,最多等到今天晚上,他们一定还会有动作。
不过甘迪掌柜你也不需要特别的担心,只要到了船上,我们顺风镖局就有足够的能力保证你的安全。哪怕是帕那瓦王国官方出手对付你,我们也可以退到泰米尔王国那边。”
顾俊峰跃跃欲试,想要好好的给这帮人一个教训。
“泰米尔王国?顾镖头为什么说我们可以退到那里呢?”
作为一个曾经的天竺人,甘迪自然知道泰米尔王国跟僧伽罗王国这两个小国家占据的岛屿在哪里。
事实上,甘迪认为泰米尔王国所在的港口,才是跟天竺人、跟大食人做生意的最好中转港。
因为所有从西洋过来的船只,都需要路过泰米尔王国附近的海域。
所以当顾俊峰嘴里突然说可以退到泰米尔王国那边的时候,甘迪是有点困惑的。
泰米尔王国不是一直都跟僧伽罗王国打仗吗?
大唐在那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影响力,自己的船队要是退到了那里,局面不见得会变得更好。
指不定打仗打穷了的泰米尔王国,直接就把自己的白糖和船都给吞了呢。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蒲罗中市舶水师在今年年初的时候就已经安排了一支探险的船队前往泰米尔王国,在他们的港口租赁了一片区域作为船队的驻地。今年齐王殿下在齐州谋反,在楚王殿下的提议之下,陛下留了齐王殿下一条性命,但是也被贬斥到了泰米尔王国这边。
当初是楚王殿下安排东海渔业的船队运送齐王府的人员和物资前往泰米尔王国的,而齐王殿下也在楚王殿下的建议下,雇佣了我们顺风镖局的上百名镖师来保护他的安全。
算算时间,齐王殿下肯定是已经到了泰米尔王国。有东海渔业的船队,有蒲罗中市舶水师的战舰,还有我们顺风镖局的镖师,我推测泰米尔王国的港口,已经不属于泰米尔王国了。”
“此话当真?”
甘迪听了顾俊峰的话之后,心中大喜。
如果泰米尔王国的港口真的落到了大唐的手中,那么自己今后就可以把它当成自己在海外的贸易中转点,到时候不仅不用担心安全问题,还可以直接跟大食等西洋而来的商家做生意,挣更高的利润。
甚至在那里经营几年之后,自己可以考虑直接进军西洋,把生意做到极西之地去。
“千真万确!所以我建议甘迪掌柜你跟我们一起去船上,这样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都可以游刃有余的应付。假如我们真的被逼着离开坎奇普兰,那么回到大唐之后,我也会跟我们的总镖头汇报,让他说服楚王殿下安排蒲罗中市舶水师的战舰过来给坎奇普兰一个教训!”
“好!既然如此,那我就跟你们去船上,看看那安塞洛是不是真的有胆子派人过来烧我们的船只!”
有了选择之后,甘迪也不愿意冒险待在这里了。
自己在长安城的舒服生活还没有享受够了,怎么能把性命丢在这里呢?
……
“掌柜的,厨房用昨天买回来的白糖制作了几个甜品,非常受客人的喜欢。但是那个白糖已经快要用完了呢。”
布哈拉餐厅,一名伙计来到瓦迪亚的身旁,将餐厅里最新的信息进行了反馈。
“用完了就去买啊?餐厅的食材采办,不是已经全部交个你负责了吗?这种小事也来烦我干什么。”
瓦迪亚把头从身旁娇艳的女子胸前抬起,脸上有些不快。
就这么一件小事,也敢来后院打扰自己?
“我刚刚已经去了昨天采办白糖的地方了,但是已经买不到白糖了!”
“买不到?买不到就加价买!昨天我就说了,那什么甘迪砂糖铺子把如此上等的白糖卖的那么便宜,肯定不会敞开来卖,只是先让大家见识一下而已。怎么样,今天是不是立马涨价了?”
瓦迪亚挺着一个像是十月怀胎待产的孕妇一样的大肚子,脸上露出一副自负的神情。
“不,没有涨价。”
“没有涨价?没有涨价怎么买不到?难道那个甘迪砂糖铺子才开了一天,今天就不打算拿白糖出来售卖了吗?这帮人也太不会做生意了,想要挣钱,直接涨价不就行了吗?反正大家也只能从他那里购买白糖,只要价格不是很离谱,卖多少钱岂不是他说了算?”
“掌柜的,也不是他们不打算卖了,而是……”
“而是什么?”
“掌柜的您应该已经听说了城内昨晚发生了大火,有几十间铺子被烧毁的事情吧?”
“坎奇普兰城有几个不知道这个事情的,你跟我提这个干什么?不会是那个甘迪砂糖铺子也被烧毁了吧?他们没有那么倒霉吧,昨天才刚刚开业,晚上就被大火烧了。”
瓦迪亚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有点惊讶的看着伙计。
“就是被烧毁了!我今天亲自去到了那里,那个甘迪砂糖铺子已经被烧成了平地了。”
“烧了就烧了,反正又不是烧的我们餐厅。那甘迪砂糖铺子虽然被烧了,但是你只要找到那个甘迪的住处,肯定还有白糖可以售卖的啊。这种事情,也需要我来告你怎么做吗?”
“我也打听到了甘迪的住处,本来还想去多买一些白糖回来,但是去到那间客栈的时候,伙计告诉我那个甘迪带着仆人们离开了客栈了!我接着有追着去到了码头上面,找到了对方的船只,但是他们根本就没有搭理我。”
伙计生怕瓦迪亚继续追问他怎么没有接着去找甘迪,所以干脆自己一口气把情况都给说明了。
“啊?有钱也不挣?他们要是觉得昨天的那个价格太低的话,我们可以加价的啊!这白糖的价格,本来就不应该跟糖霜一模一样啊。”
“掌柜的,现在不是价格的问题!是他们压根就不搭理我们!偏偏厨房里的白糖已经基本上用完了,别说以后没有白糖,就是今天下午也不够用了。”
“那不行!我们布哈拉餐厅能够成为坎奇普兰城内最好的餐厅,就是从来没有做过让客人不满意的事情。不管客人想要吃什么,只要我们的菜单上面有,一定都可以吃到。现在你居然告诉我没有白糖了,岂不是就意味着我们没有办法满足客人们的需求了?”
“是的!”
“走,我跟你一起去一趟码头,一定要把白糖买回来。那个甘迪居然开设了铺子售卖白糖,说明他手中肯定还有白糖没有卖出去,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不卖了,但是只要钱给的够多,我就不相信还有买不到的东西!”
“掌柜的,我从码头回来的时候,发现有许多手拿棍棒的贱民在那里游荡,这个局面似乎有点诡异。听说那个甘迪在城内售卖白糖,得罪了安塞洛家族,我觉得掌柜的您现在去码头的话,很可能会有危险。”
伙计显然是不想今天再去码头冒险了。
但是他肯定不能说是自己不想去了,而是要表示自己是在为掌柜的安全着想。
“还有这等事?”
此时此刻,瓦迪亚终于恢复了冷静,开始思索起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是的,城内现在有传言,说昨晚甘迪砂糖铺子着火,也是安塞洛找人动手的。”
“我今天身体有点不舒服,需要回去睡一觉,餐厅里的事情你就看着办吧!”
瓦迪亚意识到情况不对之后,态度立马大变。
“没问题,掌柜的您就安心休息吧!”
……
坎奇普兰严格来说,不算是沿海城市,只不过有河流经过,可以很快的到达大海,所以才成为天竺东南部最大的海贸城市。
甘迪的三艘海船如今安安静静的停靠在码头边上,一点也没有要起航离开的意思。
“主人,那个甘迪虽然被吓得从客栈中离开,但是到了船上之后,就再也没有其他的动静了。”
在码头附近的一处二层楼里面,安巴尼跟安塞洛正站在窗户边看着外面的情况。
“哼!既然甘迪还不死心,那我就让的心彻底的死去。安巴尼,今天晚上你多安排一些人手,务必保证万无一失。”
安塞洛也知道甘迪身边有一些看上起似乎身手颇为了得的护卫,所以特意叮嘱了一下。
“没问题,我已经安排了几百人的队伍去围攻甘迪的船队,其中不仅有那些不怕死的贱民,还请动了城内的一些将士伪装成不明身份的人物跟着我们去围攻船队。只不过这些人也真是黑,这么简答的一个活,居然开价那么高!”
“只要能够灭掉甘迪,把这些白糖彻底的销毁,多花点钱也没什么!”
虽然船上的白糖价值连城,但是安塞洛却是根本没有想要占据他。
因为这些白糖一旦流传开来,对他的制糖作坊来说,就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所以哪怕是明知道这些白糖的价值很高,安塞洛也准备让人把船直接烧掉,毁掉所有的白糖。
昨天甘迪砂糖铺子虽然卖了一天的白糖,但是真的买了白糖的人毕竟还是少数。
只需要经过一段时间的洗礼,大家慢慢的就会忘掉白糖,继续跟以前一样食用自家制糖作坊生产的糖霜。
日子又将恢复正常。
“嗯,到时候我亲自带着人手出动,免得他们不认识那个叫做甘迪的。”
有几百人出动,安巴尼觉得今晚的动作压根就没有什么风险。
虽然甘迪的船上也有不好的船员,但是安巴尼认为真正有战斗力的就是那些护卫而已。
十几个护卫,本领再高强又能高到哪里去呢?
“好!那今晚就交给你了!那个甘迪,我不希望他再见到明天的太阳,最好他们船上所有的人都跟着船只一起消失在燃燃大火之中,让坎奇普兰城内的一些人,见识到我们的决心!有些东西,是不允许随便改变的!”
此时的安塞洛,不仅对甘迪充满了怨恨,对米塔尔也是非常的不满。
今后,他甚至想到要直接开设铺子,自己去售卖作坊里生产的糖霜。
至于这样会不会跟米塔尔起冲突,已经不是他现在想要考虑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