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萬古神帝 起點-第三千零九十二章 男人果然都靠不住相伴

萬古神帝
小說推薦萬古神帝万古神帝
听闻血后重伤,与般若遇袭失踪,张若尘实在是万分揪心,但却不得不先去火鬼族,以大事为先。
若不给那些人一次狠狠的教训,今后他们只会更加猖狂。
对血绝战神,张若尘反倒一点都不担忧。以外公的手段,若是连不死血族内部都摆不平,何以做一族之长?
在进入传送阵之前,张若尘将第三枚太乙神丹服下。
如今局势越来越动荡,敌人越来越疯狂,只有拥有强大的修为,才能应对。
夜叉族祖界和火鬼族祖界虽说都位于地狱界的边缘地带,处在同一座星域,但是,遥远无比,一连经过三次传送,张若尘和爱莲君才到达。
爱莲君敢与他一起犯险,让张若尘刮目相看。
“爱莲兄就这么相信我一定可以说服火鬼族?”张若尘道。
爱莲君笑道:“地狱界的边缘地带,到目前位置,依旧还是星天崖上那位说了算。”
张若尘顿时知道自己想多了,别人相信的根本不是他,而是星海垂钓者。
说到底,自身的实力,才是立身天地间的根本。
他想参与到宇宙格局的这场争斗中,以目前的修为,还有些不够,只能借势。借势,其实是自身虚弱的体现。
……
火鬼族祖界,乃是一颗庞大至极的恒星,比寻常恒星大了万倍不止,但光芒并不明耀,温度也不高。
恒星外围,有一个直径九亿里的星环。
在这星环上,分布有密密麻麻的小行星,所有星球皆被鬼气笼罩,是火鬼族族人的生存之地。
只有火鬼族中的强者,能够承受恒星表面温度,才能登上恒星修炼。
张若尘和爱莲君登上恒星,来到鬼王殿,被殿外一位身高九米的神将,直径请了进去。
“火鬼族这么客气吗?我还以为,会被拒于门外。”张若尘笑道。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爱莲君感觉到反常,慎重道:“会不会是陷阱?”
张若尘丝毫都不紧张,就算火鬼族真的投靠了黑暗神殿,欲要擒拿他,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只要火鬼王不亲自出手,脱身的把握,他还是有的。
走进鬼王殿,看见坐在殿中的那位青衣佳人,张若尘这才知晓为何他们进来得如此容易。
那位青衣佳人戴着面纱,却依旧难掩身上的绝代风姿,如画中谪仙,又似云中精灵,更有一股神秘的朦脓之美,不是白卿儿是谁。
白卿儿盯着走入进来的张若尘,仔细打量,确认是他真身,眼中这才露出一道浅浅笑意,道:“若尘终于进入大神层次了,看来黑暗大三角星域之行机缘不小。”
爱莲君看到坐在殿中的白卿儿,猜到她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但,他们才刚刚敲定要在百族王城中有所行动,白卿儿为何能够先他们一步来到火鬼族?此女,当真是这个元会一等一的奇女子,目光之远,心智之深,让人叹为观止。
“别提了,这一次是将脸都丢尽了,今后不知如何才能立足于天地间。”张若尘叹道。
白卿儿道:“是吗?我只知晓,风流剑神之名更加响亮了,怕是要名传千古。”
一个大神,睡了一位天的天姬,还真有可能千古留名。
此刻不是谈论这些的时候,纵然白卿儿心有不满,也得先行压下,道:“刚才我与眩䀎(xuan,mian)族长正说着剑界的事呢,有结果了吗?”
剑界相关的事,能放到台面上来说吗?
怕是只有三大族最顶尖的存在,才有资格知晓。
爱莲君知道其中轻重,就要退出鬼王殿。
张若尘拦住了他,道:“爱莲兄是本界尊信得过的朋友,无需回避。”
爱莲君见张若尘眼神真诚,顿时心中巨震,连忙躬身向他行了一礼。
张若尘看出白卿儿与眩䀎族长已经谈得差不多,提到剑界,应该是最后的那一锤子了!
毕竟,这是关乎火鬼族的后路。
鬼王殿中,除了白卿儿和火鬼族族长眩䀎,还有两尊气息厚重的神灵,笼罩在浓浓鬼雾中,皆是修炼了数十万年的古神。
分别是雨晴大神和云虚大神。
皆是火鬼王之下一等一的人物。
这两位心境极其高深的古神,此刻睁开眼睛,向张若尘望去。剑界的吸引力,可见一斑。
张若尘道:“剑界不如天庭,但,修炼环境却远胜天庭。”
“你真找到了剑界?”雨晴大神声音沙哑,却激动异常。
张若尘充满自信,道:“若我都找不到剑界,那只能说剑界根本就不存在。”
眩䀎族长是一位太虚境的大神,身高十数丈,浑身燃烧刺目的火焰,身上长有八只眼睛,道:“若尘界尊说剑界不如天庭,为何又说修炼环境远胜天庭?”
张若尘道:“剑界的圣气浓厚程度,神脉数量,无法与天庭相比。但是,剑界如今遍地圣药,神土圣地随处可见,除了我两位无量境的祖师外,神灵不过十指之数。论修炼环境,族长觉得哪里更好?”
这话,既是在给火鬼族许诺好处,也是在震慑他们。
爱莲君心中激荡,宇宙中竟真的存在这么一处不为人知的修炼宝地?
哪怕剑界只有天庭的十分之一,也足以吸引无数修士前来投靠张若尘。须知,天庭可是承载了八千多座大世界的神灵和圣境修士,包括古文明派系。
更何况,听张若尘话中之意,剑界只是逊色与天庭而已。
若是张若尘在夜叉族说出这一则信息,爱莲君敢断定,师尊肯定在第一时间就会答应与他合作,甚至会做出不少让利。
因为这已经不是关乎夜叉族的存亡,而是关乎夜叉族能不能重新崛起,成为宇宙中一等一的超级大族。
眩䀎族长控制心中的激动情绪,道:“好!有若尘界尊这话,今后,星桓天但凡有任何行动,火鬼族必定鼎立支持。”
张若尘笑道:“族长就这么信我,不担心被我欺骗?”
眩䀎族长笑而不语。
没在鬼王殿中待多久,张若尘、白卿儿、爱莲君便告辞离开。
张若尘这才问出心中疑惑,道:“火鬼族势力庞大,极其强盛,绝不会甘心居于人下。你到底是如何说服它们的?”
白卿儿冷艳绝伦,声音不含烟火气,道:“你就不好奇,同样是鬼族,为何火鬼族却不属于地狱界鬼族的一员?”
“此事我有所耳闻,鬼族是诞生与三途河流域,而火鬼族是诞生与这颗名叫’炎海’的恒星。在鬼族眼中,火鬼族是异端。”张若尘道。
白卿儿道:“不仅是异端,更是食物!鬼族提升修为最快的方式,就是吞噬别的鬼族。早在星桓天尊时期,火鬼族已是受星桓天的庇护。这数百万年,一旦遭遇了大的危机,都是星天崖帮他们化解。”
张若尘恍然,想来也是,星天崖既然在地狱界的边缘地带有超然地位,怎么可能在百族王城中没有势力?
难怪先前眩䀎族长含笑不语,原来是因为,无论张若尘有没有找到剑界,火鬼族都没得选。
但,有了剑界这条后路,火鬼族就能心甘情愿的全力以赴支持张若尘。
也难怪白卿儿毫不介意让火鬼族知道剑界的秘密。
白卿儿玉颈修长,骄傲如白天鹅一般,凝视张若尘,道:“你不该招惹无月,就因为你的这一冲动行为,完全打乱师尊他们的布置和谋划,很多事情都不得不提前推动。也因此,风险大增。”
张若尘道:“你竟觉得是我一时冲动,色迷心窍,才铸成大错?”
“无月何等骄傲,精神力何等之高,莫非还是她主动的?”白卿儿丝毫不掩饰眼中的气恼。
张若尘看向别处,道:“当初在本源神殿,你也是何等骄傲……”
“不许再说了!”
白卿儿戴着面纱,看不出脸色如何,道:“此事,我懒得理你,反正肯定有人比我更介意,到时候看你怎么过她们那一关。说吧,打算怎么破局?神女十二坊已经吃了大亏,死的死,擒的擒。若是再不采取行动,在地狱界的所有神女楼,怕是都要毁掉。”
“便用最强硬的方式破局,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张若尘眼中早已是杀气腾腾,道:“此事你就不要掺和了,先回星桓天。”
说着张若尘取出一枚太乙神丹,递给了她。
白卿儿接过太乙神丹,却没有任何喜色。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她脸色难看,道:“你不会告诉我,天尊宝纱被无月夺去了吧?”
张若尘没想到白卿儿聪慧到这个地步,只是送出了一枚神丹,就被她看出端倪,心中后悔了起来。
“放心,我会让她连本带利都还回来。”他道。
白卿儿情绪不受控制,直接将太乙神丹砸向张若尘,但砸出一半,又收了回去,冷声道:“男人果然都靠不住。”
她将一座拳头大小的神殿丢给张若尘,含怒破空而去。
张若尘长叹一声,但使用精神力探查了神殿内部后,脸上却又露出喜色。
站在一旁十分尴尬的爱莲君,此刻终于松了一口气,安慰道:“卿儿姑娘乃是世间第一等的奇女子,必能理解若尘兄的苦处,相信她很快就会想明白。”
……
月底了,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