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小說 超凡大航海-第六百六十章 一劍下去傾家蕩產(4000)

超凡大航海
小說推薦超凡大航海超凡大航海
呼——
青色的云气弥漫,在被懒腰截断的【山岭巨人】彻底倒下之前,已经被艾文重新收回了【巫术花园】。
不幸中的万幸。
【神性子嗣】虽然用自己的力量的封禁了第七层进出的通道,但这里毕竟还是在位格等同半神的【神秘源头·时钟塔】最深处。格雷厄姆手中的权限。仍旧足以保证艾文本身的能力不至于被彻底压制。
只是被对方严重克制的空间属性能力受到了一定削弱,消耗增大、跳跃距离大幅缩短。
不过。
当艾文借用宙空龙的力量,带着米兰和格雷厄姆两个人远远跳开之后,看着眼前毫发无伤的【神性子嗣】,仍然对神性生物的强大感到一阵深深的绝望!
如果攻击能够对它造成伤害,哪怕是伤害再低,只要找到合适的战术都有磨死它的时候。但是当一切常规攻击落到它的身上,却连强制-1都没有出现的时候,这仗又怎么打得下去?
艾文就算是面对一群高位图腾神的围攻,也不想面对这样一个开了锁血挂的超级挂批。
刺啦——
捕捉到他们的身影之后,盘踞在中央山壁之前的【神性子嗣】双目中,炽烈的昏黄色光柱再次向着这边横扫而过。
飒!
连反击的资格都没有,艾文无奈发动【王车易位】,三人已经来到高空中某一座巨型十字架的顶端。
“老头,快想想办法啊!就算【时钟塔】的权限已经被侵蚀,但是作为一位已经存活了漫长岁月的冠位巫师,你也总该有点底牌吧?这个时候就别藏着掖着了!”
因为现在被人瓮中捉鳖的局面实在是太过刺激,高空的狂风中,米兰急切的声音都有些变调。
“冠位巫师”代表着人类对世界认知能力的某种极限,本道路的集大成者,超越全体人类之上的存在。已经完成了从人类到非人的本质转化,获得根源的认可并赐予“王冠”,成为某一部分世界规则的末端显化。
也只有在获得这样的本质前提下才能承载【神秘源头·真理具象】,相当于白手起家为总公司建立了一个强盛的子公司并且成为它的最高管理者,而不是如同神明那样由世界意识赋予职责(神职)。
格雷厄姆也知道局势危机,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控制,没有再说一句废话:
“既然无法直接伤害到它的本体,那就干扰它与世界的联系,让它和所处世界时间和空间的连续性出现错位,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厄运】!
你来施法我来辅助,顺便也让你们见识一下一位曾经的冠位巫师最后的力量吧。”
轰隆!
脚下的十字架再次被击毁。
飒!飒!飒!…
艾文带着两个人在天空、大地、东、南、西、北不断闪烁,拼命为他们的法术争取时间。但是在有限的跳跃距离限制下,为了躲避对方越来越狂暴的攻击,却不得不向着远离中央石壁的方向不断转移。
关键时刻米兰还是靠得住的,直接取出那一串已经使用多年,利用黑色水晶串成的手串,高声吟唱出自己少数能拿得出手的攻击性巫术咒言:
mal——
分毫不差,一顶十分虚幻的金色“王冠”在格雷厄姆头顶一闪而逝,将一片金光洒落到米兰的身上。
黑色手串中猛地射出一道灰蒙蒙的流光,落在了【神性子嗣】的身上。
表面看起来和之前被抵消掉的攻击没有什么两样,但在众人的灵性视觉中,却能够隐约看到好像有一张大网,又像无数黑漆漆的鬼爪从空气中挤出来,一下子将【神性子嗣】团团包围住。
【巫术·厄运诅咒!】
作为奠定巫师世界根基的最古学派,对四阶巫师的“冠位”称呼也是来自“生命树学派”十大原质中的第一原质“王冠”。
所以植根于巫师的心相,这个四阶巫师身份和力量的代表,自然而然显化成了王冠的样子。也是当初格雷厄姆在“时空”这个研究方向上,超越世界上整个智慧生物群体的最强力证明。
有没有资格世界意志自然会有定论,不需要任何同行或同类去评判。
随着【神性子嗣】渐渐度过刚刚醒来后的适应期,攻击强度和精度逐渐上升,躲避起来已经越来越吃力艾文,盯着表面上毫无异样的怪物,也知道这已经是他们两个人的极限了。
算是在几乎不可能中创造出了一丝机会,剩下的还要靠自己!
好在,他已经窥见了那唯一的一丝生机。
“为我祈祷吧!”
把已经没有用处碍手碍脚的两个累赘随手丢到了【巫术花园】里面,将手一翻,一只不分正反两面全都布满了涂鸦风景的卷轴出现在了他的手心中。
展开之后,好像一张毛毯披在了自己的身上。
艾文身体表面立刻失去了人类原本的样子,取而代之的则是画作原本的涂鸦风,甚至除了身体的轮廓边界之外,他的整个身体都像是已经变成了通向那个世界的人形虫洞。
这一次艾文没有再继续向第七层边界跳跃,而是猛地向着【神性子嗣】那丑陋恶心的本体冲了过去,而在它的身后就是唤醒仪式还在持续的中央山壁!
飒!
原本已经离开中央区域上百公里的艾文,顶着对方的攻击高速飞行不断闪现,飞快拉近两者之间的距离。
种种足以削断山岳的远程攻击,或因为艾文的飞行技巧或因为【命运】的力量,每每都险之又险差之毫厘。
只是呼吸之间,他已经飞冲到了【神性子嗣】的面前,也进入到了那无数剑一样触肢的攻击范围。
咻!咻!咻!咻!…
密集如同暴雨的恐怖锐鸣中,即使是此时运气不好的【神性子嗣】也再也没有给艾文任何闪避的空间。
然而。
万分神奇的是那些剑一样刺下的触肢,明明接连刺入了他的身体,却没能再从另一侧刺出来,就好像是去往了另一个空间。
最后,竟让艾文顶着触肢的密集攒射,毫发无损地穿越了【神性子嗣】构建的最后一道肉身屏障,来到了仪轨和两个三阶超凡者的面前。
【巫术造物·二维世界】又名:【跨越一个世界来打我】。
效果当然是不言而喻的,披在身上万法不侵…当然是不可能的,但已经几乎能够免疫大多数存在距离和力量极限的物理攻击,就算远程攻击飞上上百公里之后,还能多少威力也很难说。
但是长时间使用的副作用也非常恐怖,那就是——【降维】!
具体表现只要看看画里面那些残缺不全,可能只显化出一张皮肤、一颗脑袋、一坨内脏的诡异生物就知道了。
“住手!”
在埃克曲瓦和巴尔杰惊惧无比的表情中。
已经发动【真名解放】的艾文冷冽一笑,并指如刀狠狠斩下,白光爆闪之中,锐利无匹的霜白色剑气轰然炸裂。
噗呲——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血光飞溅,本职为圣职者的“亵渎教徒”埃克曲瓦被“战士”飞龙骑脸直接了账。
而手握着【天秤均衡圣剑】的巴尔杰也没能多坚持几招。
虽然持有一柄强大的神器,却既没有神器主人的授权,又没有另外一柄价值难以估量的【圣矛·拉塔托斯克】能供他献祭换取力量。
甚至作为一个只配撸铁的物理侧超凡者,他的裤兜里连一个铜板都没有装。
刨除掉一切外部因素影响之后。
虽然这两个作为信使的家伙在普通人的眼中,是强大、诡秘、高不可攀的三阶超凡者,但在如今的艾文手中却已经不比杀一只鸡更困难多少。
锵——
当他将手握在这柄神剑剑柄上的一瞬间。
伴随如同钱袋中金币碰撞的悦耳声响,一种欢喜无比的情绪从神剑中传递到艾文的心里,金色的神光湛湛冲天而起,这是先前在两个“背誓者”身上都没有发生的一幕。
好像是神器有灵,已经认可了艾文…呃,赚钱的能力?
凝聚着神明部分神性和权能,虽然没有自己独立的意识,但是却有内蕴着超绝的灵性,从它表现来看,至少艾文跟这柄神剑的相性要远超两个“背誓者”。
下一刻。
呼——
金色的灵性之风环绕身周,艾文的头顶已经浮现出那一支巨大的金色天平。
【天秤均衡圣剑】的基础能力——“财富就是力量!”
艾文不敢有丝毫犹豫,用【二维世界】硬顶着【神性子嗣】的持续攻击,飞快向天平的一端倾泄着自己随身携带的各种财宝。
首先是【巫术花园】中那近三百枚总重15吨的金质王冠,然后是进入第六层搜刮的沉船宝藏、帮奥丽维娅储备的海量巫术宝石、储藏在秘密金库中的大笔金狮、银牛、艺术品…
几乎献上了自己携带着的总价值已经接近800万金狮的几乎所有财宝之后,一丝满足感才从【天秤均衡圣剑】上传递出来。
呲——
艾文已经迫不及待地对着头顶的【神性子嗣】挥出了手中的神剑!
霎时间。
风停止了流动,云凝固在了空中,连周围原本无处不在的虫鸣声都彻底消失不见。不见首尾,没有来处也不知去处的金色剑光,已经充满了整个【时钟塔】的第七层。
几个呼吸之后,光华渐渐收敛,眼前的一切貌似没有任何变化。
但是。
呼——
一阵微风吹过。
天空中那位丑陋无比也强大无比的【神性子嗣】,却已经骤然崩散成漫天飞灰飘飘扬扬地洒落下来。
离开【时钟塔】的通路再无阻碍。
然而,紧紧盯着手中的【天秤均衡圣剑】,艾文的心情实在是难以用“高兴”这个词来形容。
听——
“鞋儿破,帽儿破…”
一首苍凉的曲调似乎在他的耳边轻轻回荡,恰好映衬他此时孤寂的心情,和微微有些伛偻的背脊。
这已经不是千金一掷能够形容的了。
一剑下去,倾家荡产!
如果用市场价去衡量,这一剑他就烧掉了整整一百六十颗“宝石之星”呐!
丢的时候还没有考虑那么多,但此时却痛到五脏六腑都在剧烈抽搐。
米兰的预言是真特么的准啊,正位女祭司…钞能力可不就是“开发出内在的神秘潜力”吗?
“这样回家,我老婆不会…打死我吧?”
却在这时。
艾文眼前忽然一亮。
一点微小如同尘埃却明闪闪、金灿灿的光点缓缓从天空中飘落下来,被他飞快伸手不着痕迹地收入囊中。
然后脸色变得十分古怪,根本分辨不出是痛苦还是快乐…
挥手将两个人重新放了出来。
待在【巫术花园】中的两个人都见证了艾文财富的蒸发,对他都报以十万分的同情。
“好在,照着老爷子的说法,等他西去之后,你将来还有继承【时钟塔】的可能。如果不能让本将军回本,你就死定了,知道吗?”
艾文目光灼灼地瞪了一眼米兰。
却不想老巫师讪讪一笑:
“干掉一个古神子嗣之后,我应该又能多坚持几十年了,不用着急,不用着急。
还有,那什么,从第一次求助开始,虽然适格者几乎没有,但经过伪装后的《时空的回响》我还是送出了不止一本的,所以…竞争稍微有点大。”
在两个人眼睛骤然瞪大的时候。
“加油!”
已经一脚把他们踢了出去。
……
于此同时,外界,斐查兹海渊。
轰隆——
一道长达二十公里的蓝色光柱从海面上直刺苍穹,在大气层高远的云层顶部制造出一个巨大的冲击波,上千公里之外都能清晰看到。
半空中的【时钟塔】已经彻底消失不见,被扭曲成纸一样的海面也重新恢复平静。
感觉很漫长,但第七层实际上的战斗时间不过一个小时。
一艘艘悬挂着各色旗帜的战舰还在海面上飞速远离。
如今海面上能够活着出来的全都有所收获,没有人想在这个时候节外生枝,第一时间就四散而去,至于其中到底有没有人谋划着半路截杀就不知道了。
“我们加速!”
耶伦站在前来接应的船头上拉了拉身上的布袍,但是身上却隐隐有虫鸣传出来。身边幸存的两位三阶大骑士对视一眼没有多问。
“是,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