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1254、心理學測謊技巧相伴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我就是超级警察
“没……没有的事。”赵军怕陈刚反应过度,赶紧否认。
而此时的顾晨却接过话语权,直接对着免提手机说道:“陈刚,还记得我是谁吗?”
“你是……何俊超的同事?顾晨?”陈刚是个聪明人,前几天几人才刚在一起吃饭喝酒,不会听不出顾晨的声音。
“那好,你听得出我是谁就好办,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吗?”见陈刚还愿意跟自己沟通,并没有选择直接挂断电话。
顾晨也是保持着足够的耐心,希望能给陈刚最后一次机会。
电话那头,忽然沉默了起来。
可就当大家都以为陈刚会因此挂断电话时,陈刚却忽然叹息一声,忙问顾晨道:“赵军这家伙是不是已经出卖了我?”
“他不是出卖你,他是在帮你。”何俊超眉头一蹙,也是赶紧劝说道:“我说陈刚,大家都在为你着想。”
“你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家人着想吧?”
“这大过年的,你难道还要在外面躲多久?犯错就得承认,就得接受应有的惩罚。”
“你以为你躲得了初一就能躲得了十五?”
“何俊超。”见何俊超咄咄逼人,陈刚也是反怼了回去:“我想过完十五再去自首,真的,赵军可以作证。”
“呵呵。”听闻陈刚说辞,何俊超直接嗤笑着回应:“你当我们警局是给你家开的?你想什么时候来认罪,我们就得等你到什么时候?”
“陈刚,我承认,读书的时候,你这人确实鬼点子多,也很聪明,但是容易走上歪路。”
“现在你的老板杨天桥,还有那些彩票舞弊案的同伙,已经被我们警方一网打尽,他们也都认罪伏法。”
“唯独你,你以为你是孙猴子,可以上天入地?我告诉你陈刚,你现在主动过来,我们还算你自首,要是我们主动去抓你,那你知道后果。”
何俊超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今天这么多话想说。
可能是憋在心里实在太久。
老同学,老哥们。
前几天还跟顾晨吹牛说,陈刚这哥们,算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之一,当年在学校,可帮过自己不少忙。
还在为自己有陈刚这样的好哥们而沾沾自喜。
可没多久时间,好哥们突然成了在逃嫌犯。
这种打击,对何俊超来说,或许有点太重了。
毕竟自己以后还得在刑侦队混啊。
这次顾晨对自己绝对信任,甚至让自己加入到案件侦破中,就是相信自己不会跟陈刚通风报信。
可既然顾晨如此信任自己,自己就有义务帮助顾晨,将陈刚尽早缉拿归案。
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
何俊超不想错过。
电话那头……忽然没了动静。
但顾晨,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几人只是相互看看彼此。
卢薇薇刚想再说些什么,却被顾晨挥手制止。
此时此刻,顾晨将现场权力交给何俊超。
“咳咳。”
许久之后,大家终于听见电话那头传来两声咳嗽,似乎是陈刚正在抽烟。
“何俊超,是我不对,给你丢脸了。”陈刚一阵唏嘘,也是一脸认真的回道:
“作为老同学,原本应该成为你的骄傲,却不想成了你的累赘。”
“你或许不知道,我这几年在魔都是怎么过的?那叫一个惨。”
“可你不是说,你在魔都过得很风光吗?你每次聚会都是这么跟我说的……”
“那是我死要面子。”还不等何俊超把话说完,陈刚便直接打断道:
“何俊超,我这几年……混得不好,之前或许风光过,在大公司里也赚了些钱。”
“后来感觉有些膨胀,感觉自己能力和人脉摆在那里,可以独立门户。”
“可不想,金融危机的到来,我把裤衩都给输没了。”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穷困潦倒,所以我几年没跟你联系,也几年没回家。”
“难怪。”闻言陈刚说辞,何俊超恍然大悟:“难怪你小子忽然消失了几年,也不跟我联系,那你为什么不说?这并不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
“你不懂。”陈刚幽幽的叹口气,又道:“人情社会,之前那几年,我在亲朋好友面前装逼过头了,那种在你们面前的自豪感,在我今天看来,自己都会觉得很恶心。”
“可我并不觉得。”何俊超说。
“呵呵。”陈刚干笑两声,不由唏嘘道:“你从小就是我的小跟班,所以你习惯了,即使我混得不好,对你来说也就那样。”
“可其他人不一样,亲戚朋友,我在他们面前太高调了,以至于他们对我的奉承格外虚伪。”
“后来落魄了,一无所有了,感觉所谓的朋友,一夜之间消失殆尽。”
“而我一直把你当朋友,却不敢主动联系你,因为我怕失去你这个朋友。”
何俊超重重叹息一声,也是没好气道:“你说你这是何必呢?何苦呢?死要面子活受罪,面子就真的这么重要吗?”
“都是家乡人,大家混得好坏又如何?老同学这种身份是一辈子的,总不可能甩掉这种身份吧。”
“而且我告诉你陈刚,你还记得高中毕业晚会上,班主任说过的那些话吗?”
被何俊超问懵了,电话那头的陈刚愣了一下,弱弱的道:“说……说什么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怎么知道?”
“你不知道我可以告诉你。”见陈刚如今颓废至此,何俊超也不再顾忌,直截了当的告知道:
“当年高中毕业,班主任在毕业晚会上说的很清楚,校园是很纯洁的,你们以后走上社会,就如同掉入大染缸。”
“有些人辉煌腾达,有些人生计发愁,但这都是人之常情。”
“社会上人心险恶,但是同学之间的友谊是纯洁的,师生之间的友谊也是纯洁的。”
“同学之间,再怎么说都很难干出害你的事情,所以大家要格外珍惜同学之间的友谊。”
“而老师总不可能害你吧?老师都希望自己的学生能够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材。”
顿了顿,何俊超也是慷慨激昂道:“所以我们是同学,我们之间没有所谓的利益关系,面子?对我们来说,真的不重要。”
“呵呵。”听闻何俊超的一番说辞,电话那头的陈刚,似乎语带哽咽。
也是停顿了几秒后,这才回道:“何俊超,你是好样的,我就是个混蛋。”
“说实话,这些亲朋好友中,我还是把你当好兄弟。”
“那你既然把我当好兄弟,就如实把你的犯罪经过交代清楚。”何俊超说。
现场气氛,忽然间变得诡异起来。
何俊超今天的气场完全不同往日,有种王者霸气。
就连一旁经常调侃他的卢薇薇,今天看何俊超的眼神也变了。
感觉这个只会相亲的家伙,今天还有出彩的一面,甚至顾晨的风头都被他盖过了,感觉以前倒是没发现。
而就在卢薇薇浮想联翩时,电话那头的陈刚也是主动交代起来:
“其实我在颓废了几年之后,也就在去年,通过一些途径,认识了一帮专门承包彩票销售的团体,而杨天桥也是在那段时间认识的。”
“所以杨天桥拉你入伙,也是为了帮他作弊?”顾晨问。
“对。”电话那头的陈刚没有否认,主动承认道:“杨天桥看重的是我的管理能力。”
“因为这种体彩承包,需要团队运作,如果管理跟不上,其实很容易赔钱。”
“但是现在体彩行业不景气,很多承包体彩的商人,就是因为销售团队不给力,宣传营销做的不到位,所以一直在赔钱。”
“而我之前所待的那家公司,就是因为在我的管理下,老板一直过得很滋润。”
“这让同行看着有些眼红,因此给我抛出橄榄枝的老板也不少。”
幽幽的叹了口气,陈刚又道:“而杨天桥给出的条件,其实并不是最好的。”
“并不是最好的,那你为什么选择跟他合作?”王警官感觉有些不懂,忙问道。
陈刚淡淡一笑:“应该是王警官对吧?你说的很对,我也在问为什么?因为江南市是我家,我在魔都打拼这么多年,一直跟我爸妈强调我需要自由。”
“他们一辈子在江南市下边的小县城里教书育人一辈子,我看在眼里,我不想成为他们。”
“可现在,我想家了,我想一直待在家乡,所以杨天桥给出的条件虽然不是最好的,但是我相信,凭借我的销售管理能力,将业绩搞上去不成问题。”
“业绩上去了,我照样能凭借提成赚到不少,尤其是行业内这种灰色操作,我非常熟悉,所以就有了这次彩票舞弊事件。”
“你是不是已经提前意识到什么,所以才躲起来的?”在卢薇薇看来,陈刚消失的时间点非常微妙。
也就是杨天桥发现有人伪造中奖彩票,选择报警的那段时间内。
陈刚并没有否认,主动承认道:“没错,我很早就意识到,杨天桥让我这么干,迟早会出事。”
“因为作假这个过程很复杂,需要多人配合,哪怕一个环节出错,那也将是灾难性的后果。”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但是怕什么来什么,我们在最后的中奖信封上出了差错,误将中奖信封拿到了抽奖平台,结果被人误打误撞的中了大奖。”
“如果你们吞下苦果,或许这件事情并不会曝光。”顾晨说。
陈刚嗯道:“你说的很对,我也曾劝说过杨天桥,让他稳住,除非知道伪造的中奖彩票是出自谁的手笔?”
“否则只能自己吞下苦果,接受现实。”
“但是杨天桥不同意,他怀疑是那个真正的中奖者干的,他怀疑那名中奖者使用了假彩票,可却忽略了最后的环节,是自己出错。”
“当杨天桥选择报警,想依次做威胁,让那名真正的中奖者主动放弃奖品,可他太天真了。”
“要知道,人的本质,在很大程度上跟贪婪沾边,尤其是人家按照正常程序中得大奖,还是一辆宝马车和12万现金。”
“所以你根本无法让人家放弃奖品,这点我从一开始就看得清清楚楚。”
顿了顿,陈刚也是唉声叹气道:“说实话,我错就错在,跟这个脑子不清醒的杨天桥搭档,上了他的贼船。”
“所以听说那名叫朱瑞的中奖者,爬上广告牌,要把事情闹大时,我就知道,我们完了,偷鸡不成蚀把米。”
“所以你选择逃到赵军这里,把自己隐藏起来?”卢薇薇问。
陈刚嗯道:“没错,我是这么想的,反正过年这段时间,我是没脸去见我的家人。”
“因为彩票销售是我一直在负责,而且串通杨天桥,一起体彩舞弊,我也是主要参与者。”
“我知道,你们警方是不会放过我的,所以我得先把自己给藏好,想着等过完正月十五再出来,可不想……”
“可不想被我们发现,所以陈刚先生,你现在是不是可以主动来警局自首?”
顾晨也是语气平淡,用一种朋友的口吻好言相劝。
而电话那头的陈刚,在短暂的沉默几秒后,这才最终点头同意:“好吧,你们赢了,那就在芙蓉分局等我吧,我这就投案自首。”
“嚯!”
就在陈刚将“投案自首”道出时,大家这才长舒一口气。
感觉这陈刚总算还是走对了最后一步。
要知道,如果陈刚这步走错,那他可能也就完了。
在确认了陈刚主动投案,顾晨也没闲着,在挂断电话之后,又电话通知了芙蓉分局其他技侦警员。
让这些技侦警员严密监视赵军住所附近,确保陈刚不会表面一套,背后一套。
而在得到技侦人员肯定的答复后,顾晨这才开车,带着卢薇薇,王警官,袁莎莎跟何俊超,一道返回芙蓉分局。
……
……
翌日清晨。
由于今天是大年三十,因此留下来值班的警员也不多。
但顾晨团队负责大年三十到正月初一的执勤工作。
顾晨也将在芙蓉分局,度过自己的跨年夜。
何俊超将体彩舞弊案资料顿了顿,这才拿给顾晨道:“顾晨,案子所有资料都已整理完毕,你看看。”
顾晨接过文件,随意翻看了几下,直接点头嗯道:“可以,做的很好,陈刚能主动自首,何师兄也功不可没。”
“拉倒吧,你也别折寿我了。”何俊超摆摆手,也是自知惭愧道:
“说出来真丢人,好同学竟然干出这种事,却是有点让我在同事们面前很没面子。”
“不过好在这个案子,也最终在年前得到结案,也算是可以的。”
“只是没想到,陈刚竟然会跟我撒谎,早知道他在干这个,我或许也会提醒几句,不过现在一切都晚了。”
“可不是吗?不果这也不能怪你。”卢薇薇吃着自己最新款的虾仁味薯片,也是不由分说道:
“这人要是撒谎,你根本很难知道他是不是在骗你。”
“尤其是你最信任,或者最熟悉的朋友,这就更加困难了,谎言里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很头痛。”
“审理过这么多案件,你自然也会知道,反正要看穿他人的谎言,实在是太难了。”
“也不是很难,也得讲究技巧。”就在卢薇薇话音刚落时,王警官却打断说。
卢薇薇瞥他一眼,忙问道:“话说老王,你也算是老同志了,那你倒是说说呀,什么技巧?”
“技巧我不敢说,但经验还是有的。”王警官故意卖关子,却瞥了眼身后的顾晨。
大家目光投向顾晨,卢薇薇也是主动询问道:“对了顾师弟,你觉得呢?”
“我觉得王师兄说的也很有道理,很多东西都得讲究技巧性,掌握技巧,办案才能事半功倍。”
将桌上的文件重新整理之后,放在桌面顿了顿,顾晨这才站起身,将手中文件放进办公室后排的档案柜里,转身又道:
“其实看穿他人的谎言,如果你觉得对方在骗你,我也有办法让他瞬间缴械投降。”
“说说看。”何俊超放在现在手头也没事,索性靠过来凑凑热闹。
顾晨则是淡淡一笑,说道:“那我今天就来教你们一个心理学测谎技巧。”
“这种杀伤力巨大,可以应用于工作,恋爱,生活等场景。”
“只要知道这些,没有任何人能骗得了你。”
“这么神奇?”听顾晨这么一说,袁莎莎顿时也竖起耳朵,感觉很厉害的样子。
此时此刻,大家都不约而同的看向顾晨,似乎大年三十听顾晨传授技巧,似乎工作也没那么无聊了。
顾晨则是秒变导师,传道受业。
“其实你们知道吗?在美剧《lie to me》里面,有这样一个情节。”
“一个测谎专家去调查一个议员,问了他一个简单的问题:你上周五做了些什么?”
“议员为了掩盖自己经常出入某俱乐部的事实,就编造了一系列不在场证明。”
“他的陈述非常冷静,而且看不出任何问题。”
“但就在这时候,测谎专家又说,你能不能再倒着叙述一遍呢?”
“倒叙?”卢薇薇一呆。
顾晨则是默默点头:“没错,就是倒叙。”
“可这一次,议员却是瞬间语无伦次,描述起来,也变得自相矛盾。”
“那这是为什么呢?”袁莎莎问。
顾晨淡淡一笑,继续解释:“因为我们在说谎的时候,大脑会进行一个逻辑上的整理,它是一个线性的,从前往后的过程。”
“而这个时候,如果使用的是逻辑思维能力,而不是记忆能力,当你要倒述某件事情的时候,使用记忆从脑海中提取出来。”
“而没有记忆,又怎么能倒述出用逻辑编造出来的谎言呢?”
众人闻言,也是相互看看彼此,时候也的确是这么回事。
顾晨则是继续说道:“所以当一个人说完一件事情后,你只需要让他倒着复述一遍,就能清楚,他有没有说谎。”
“而且大家要记住,临时编造的谎言,无法倒着叙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