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步步爲途 ptt-第264章 把柄緊抓在手鑒賞

步步爲途
小說推薦步步爲途步步为途
牛经义将副所长廖德义压制的死死的,装逼装的正爽。
吴锦东却突然蹦出来说话,这让他很是不快。
“你他妈谁呀,哪个裤腰带没扎进,把你冒出来了?这儿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
牛经义怒声喝骂道。
见牛经义装逼,吴锦东本就不爽,听他出口成脏,心中的火噌的一下就上来了。
吴锦东并未答话,上前一步,抬手狠狠扇向牛经义的脸颊。
啪——
一声脆响后,牛经义的脸颊上露出五道清晰的指印。
牛经义做梦也想不到吴锦东会突然出手扇他耳光,一下子愣在了当场。
这一巴掌不但出乎牛经义的意料之外,包括廖德义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想到,满脸惊诧之色。
“你他妈竟敢打老子,我和你拼了!”
牛经义叫嚣着,向吴锦东猛扑过来。
一直以来,牛经义在安河乡都是横着走的,从未吃过这样的亏。
当着众人的面,挨了一记耳光,自尊心受到强烈打击,疯了一般的出手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吴锦东在警校期间,格斗专项考核每次都是优。
别说牛经义这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就算三道疤、六指儿两人联手,也未必是他对手。
从吴锦东的角度来说,巴不得牛经义扑上来,如此以来,他便有机会出手了。
牛经义毕竟是乡党委书记牛大山的公子,要想收拾他,必须把握住时机,让牛书记无话可说。
在这之前,吴锦东出手狠扇牛经义耳光,是因为他骂人在先。
牛经义向吴锦东猛扑过来涉嫌袭警,收拾他更是无所顾虑。
眼看牛经义到身前了,吴锦东嘴角露出几分阴冷的笑意,抬脚猛踹过去。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吴锦东虽在牛经义后面出手,但无论力道,还是速度,都要远胜于他。
后发先至!
吴锦东出脚毫无花哨的踹在牛经义的小腹上,力道十足。
牛经义顿觉一阵钻心的疼痛袭来,再也顾不上攻击吴锦东,双手捂住腹部,蹲下身子。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出乎在场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三道疤距离牛经义最近,上前一步,搀扶住他,急声问:
“牛总,你怎么样,没……没事吧?”
牛经义连挨吴锦东两记重击,心中郁闷不已,沉声道:
“没……没事,你到底是谁,竟敢打老……我,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牛经义本想说竟敢打老子的,但想到吴锦东的“残暴”,下意识将其换成了我。
廖德义看到这一幕后,嘴角露出几分若有似无的笑意,心中暗道:
“姓牛的,你在我面前不是装逼吗,现在有本事再装呀!”
尽管心中乐开了花,但廖德义脸上却丝毫没有表露出来,沉声道:
“牛总,这位是乡新晋的派出所长吴锦东同志,你涉嫌通过语言和肢体袭警,吴所长才对你进行处罚的,希望你好自为之,别再惹是生非。”
廖德义这话说的很有水平,不但给牛经义扣上一顶袭警的大帽子,还警告他别乱来,否则,还会挨收拾。
吴锦东抬眼看向牛经义,冷声道:
“我活的耐不耐烦,和你无关,你若再敢乱动的话,我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吴锦东的老子是锦城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比牛大山级别高。
在这之前,吴锦东也不是省油的灯,没少惹是生非。
若论纨绔程度,牛经义绝非他对手。
吴锦东对牛经义这类二世祖再了解不过了,别看他们张扬跋扈至极,但只要将他们的气焰打下去,随后便老实了。
牛经义最大的依仗便是他老子——安河乡党委书记牛大山,吴锦东摆出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打照面便给他一记耳光,颇有几分将其震慑住之意。
“姓吴的,你竟敢打我耳光,你给我等着,这事没完!”
牛经义满脸愤怒道。
“行,我等着,你可别让我失望哟!”
吴锦东针锋相对道。
虽出手打了牛经义,但吴锦东并不怕牛大山兴师问罪。
牛经义辱骂、意图殴打吴锦东在前,涉嫌袭警,在次前提下,吴锦东出手收拾他,理由十足。
牛大山虽然强势,但在这事上绝对没法冒泡。
牛经义狠狠剜了吴锦东一眼,心中暗想道:
“等这边的事完了,我就给老爷子打电话,你等着挨收拾吧!”
这事暂且放在一边,牛经义的当务之急是阻止吴锦东、廖德义将三道疤和六指儿带走。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
牛经义对于三道疤、六指儿的所作所为再清楚不过了,如果被警察带走,极容易生出后患来。
打定主意后,牛经义抬眼看向廖德义,冷声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他们在保安队打个牌与外人无关,你凭什么将他们带走?”
牛经义知道廖德义以赌博的名义将三道疤、六指儿等人带走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但却当面没法说破,只能含糊其辞、点到即止。
廖德义听到牛经义的质问后,心中暗道:
“姓牛的,你不敢招惹吴所,拿我出气,这分明是柿子捡软的捏。”
这话廖德义只能在心里想想,当着牛经义的面,没法说出来。
“牛总,聚众赌博和地点无关,我们既然接到举报,就一定要处理。”
廖德义一脸正色道。
三道疤、六指儿等人聚众赌博给了廖德义出手的理由,面对牛经义的质问,他丝毫不惧。
牛经义听到这话,很是不爽,抬眼狠瞪三道疤和六指儿,心中暗想道:
“你们就算赌钱,也得把门守好了,怎么能被廖德义等人抓个正着呢?”
牛经义心里很清楚,廖德义所谓抓赌只是个由头,群众举报更是信口胡诌。
三道疤和六指儿等人如果警惕一点,绝不会被他们堵着。
“廖所长,这事我们认了,你说罚多少钱,我出!”
牛经义阴沉道。
廖德义牢牢抓住了三道疤、六指儿等人的把柄,要想他高抬贵手,可能性不大。
牛经义索性认下这笔账,同意罚款。
对于牛大少,只要保住三道疤、六指儿就行,至于罚点钱,他并不在意。
廖德义抬眼看向牛经义,心中暗道:
“你打的一手好算盘,老子绝不会给你面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