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大唐:八歲大將軍 愛下-第四百三十六章 不敢回答的問題熱推

大唐:八歲大將軍
小說推薦大唐:八歲大將軍大唐:八岁大将军
“庄主,若是如此,该如何应对接下来的事情?”许诸轻点头。
李易的决断是正确的,他们现在不知周仓在何处,派出斥候去寻找,无疑是浪费时间。
也更容易打草惊蛇。
“能杀则杀,不能杀也要杀!”李易双眸冷冽,淡淡的说道,“很快,他们就没有时间,前来对付本庄主。”
“届时,会有一出好戏看。”
“属下遵命。”许诸与典韦拍甲,他们不明李易在说什么,但他们清晰的听到了,李易语气中的杀意。
想想也是。
不管是谁,被逼急了,也会做出一些撒气的事情。
“报,庄主,整个关卡除却他们两人之外,已全部解决。”当李易走出木寨关卡,西凉铁骑手提着两名陇右将士,拜在李易身前。
“嗯。”李易微颔首,目视着两名面容惊恐的陇右将士,沉声说道,“尔等两人抬起头来。”
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大唐:八歲大將軍 起點-第四百三十六章 不敢回答的問題熱推
然而。
两人听到李易的声音后,在原地疯狂的挣扎起来,口中念念。
“不要,不要杀我……”
“我不想死,太可怕了,我不想死……”
显然,这两人已经被吓的失神。
“让他们清醒过来。”李易见到两人不堪的样子,对着身前的西凉铁骑轻道。
“是。”西凉铁骑应声,从旁边的战马身上取下水袋,扒开塞子,对着两名陇右将士的脸,淋漓了上去。
有了凉水的刺激,两名陇右将士的双眸,终于有了一丝神采,口中也不在惊恐的念叨。
这时,李易再次问道,“你们的将军哥舒翰在哪里?”
“将军……”两名陇右将士听到哥舒翰的名字,顿时清醒了过来,抬头盯着李易喝问道,“你到底是谁!”
“我?”李易嘴角微微上扬,“我就是你们口中的唐王李易,怎么你们不认识我?”
“你是唐王!!”陇右将士又惊骇了,可随即摇头道,“不,这不可能,唐王李易远在长安,怎会出现在陇右道!”
“为什么不可能?”李易抬起小手,捋起肩头白发,反问道,“你们觉得长安能限制住本王的脚步?还是说你们觉得,我李易真的就没落了下去?”
精品玄幻小說 大唐:八歲大將軍-第四百三十六章 不敢回答的問題鑒賞
“白发……”两名陇右将士紧盯着李易手上的白发,语气颤抖的道,“你真的是唐王……”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大唐:八歲大將軍-第四百三十六章 不敢回答的問題閲讀
“现在说说吧,那哥舒翰为什么要针对本王。”见两人已然确定自己的身份,李易平淡的问出自己的问题。
他可不信,哥舒翰会对他的兵权感兴趣。
只要不是傻子,都不会打李易兵权的注意。
明显,这只是针对他的一个借口。
把周仓污蔑成反贼,更是对他针对李易,所给予李隆基的借口,给予天下人的借口。
让自己的所有将令行动,看起来名正言顺而已。
“这……”两名陇右将士迟疑,互相对视一眼,咬牙低头道,“我们只是士卒,并不知道我家将军之事,还请唐王给我俩一个痛快。”
“不错,有骨气。”李易称赞一句,双眸微眯起来,“不过,你们的这种骨气,在本王看来,是非常的可笑!”
“只能让你们陇右军,死在本王的神武炮之下!”
说着,李易指指停留不远处的一尊神武炮,“它的恐怖,本王想你们已经不想经历第二次。”
“若是你们执意不开口,本王与哥舒翰的纷争会起,你们的妻儿,你们亲人皆会死无全尸。”
“不要以为他们是唐人,本王就不敢杀,对于敌人,本王从未心慈手软过。”
“想必疏勒城的京观,你们两人也有耳闻吧。”
“咕嘟。”两名陇右将士跟随李易的手指方向看去,见到怪异威猛的神武炮后,眼眸惊恐的滑动喉咙。
原来那可怕的天罚,是它发出来的。
若是唐王李易不顾大局,誓要与哥舒翰起纷争,那后果……
越想,两名陇右将士的背脊越冷,浑身颤抖着转目盯着李易,一头磕了下去,“请唐王殿下饶恕我们的家人……”
“回答本王的问题。”李易语气冷冽的道,“本王可保证,在与哥舒翰起纷争后,不伤害尔等的家人。”
“多谢唐王殿下。”两名陇右将士暗松口气,连忙说道,“我家将军之所以针对唐王殿下你,是因为安将军密信我家将军。”
“我家将军与安将军是好友,所以…这其中的猫腻,我不说唐王殿下也知晓。”
優秀都市小说 大唐:八歲大將軍 起點-第四百三十六章 不敢回答的問題分享
“原来如此。”李易疑惑顿解。
如果是安胖子设计插手,那此事就变得简单起来。
幸亏不是那位。
不然李易是真的要发火了。
对他来说,走狗烹,鸟尽弓藏什么的计谋,最好不要用于他的身上,因为李易可不是愚忠之人。
“你两可知哥舒翰,此时在何地?”事情不像自己想的那样复杂,让李易的心情好了不少。
“将军他前两日,便已经离开安西城,带领着陇右十万大军,前往所占的大食之地。”已经选择回答李易的两人,再也没有迟疑,也没有隐瞒,将知道的道出。
李易闻言,继续问道,“安西城,现在由谁镇守,兵力多少?”
“如今安西城由哥舒翰将军的族弟,哥舒罗镇守,兵力过三万,主要是为了防止周…周仓。”陇右将士说到这儿,就有些结巴,不时偷瞄李易的脸色。
然而。
李易小脸不变,疑惑的又问道,“什么是兵甲税?”
“这个……”听到李易问起这个,两名陇右将士面色微变,未等李易发怒,犹犹豫豫的说道,“兵甲税是哥舒罗将军颁布的新税收。”
“以我陇右将士护安西安危,去往大食抵抗大食军为由,让安西的百姓,缴纳兵甲税,给予陇右将士增添新的战甲与兵器。”
“好个兵甲税!”李易闻言勃然大怒,“将士兵甲本来就是百姓在供养,这哥舒罗居然另立兵甲税,明显是在聚财,真是该死!”
内心再次升腾杀意,李易俯视两名陇右将士,沉声喝问,“本王最后问你们一句,尔等陇右将士,杀了多少未缴纳兵甲税的百姓。”
“唐王殿下饶命啊,不是我等想杀戮,实在是哥舒罗将令下达,我等皆是士卒,不得不依照将令而行啊……”两名陇右将士当即连连拜首,最后这个问题,他们不敢回答。
生怕李易一怒之下,杀了他们!
回答李易这么多问题,他们也想着苟活于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