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xlh精品小說 回到明朝做昏君討論-第三八四章 阮大鋮怒懟魏大中(掌門魑魅魍兩加更)熱推-n1rys

回到明朝做昏君
小說推薦回到明朝做昏君
听着魏大中的话,钟羽正的脸色有些迟疑。
在钟羽正的心里面,是赞成魏大中说法的,也觉得读书人应该为捍卫圣人之道现身。
所以这一次哪怕是做出头鸟,也应该阻止改建皇家书院。
至于一边的阮大铖,脸色变得很难看。原因也很简单,他本身就和魏大中不对付,这一次还被对方一阵抢白,心里面能好受就怪了。
这心里面不好受,脸色自然也很难看。
魏大中没什么顾忌,继续说道:“孔曰成仁,孟曰取义。今时今日,便是我们捍卫圣人之道的时候。”
“书院的改革从京城开始,京城的改革从首善书院开始。只要我们能够扛得住、顶得住,让天下人都知道我们在反抗,这件事情最后也就会不了了之。到时候京城其他书院可保,天下其他书院亦可保。”
“如此一来,皇家书院所推行的东西便如水中月、镜中花,不可能实现。读圣贤书难道不就是要在这种时候站出来吗?”
“天下的读书人都会支持我们,都是我们的后盾,我们有何畏惧?”
这话说的那叫一个热血沸腾,与刚刚阮大铖的论调完全相反。
一边的钟羽正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只能看着阮大铖,看看他究竟想怎么说?
阮大铖沉着脸看着魏大中,心里面骂着蠢货。
这件事情想要阻止,基本上都不可能。难道首善书院反抗了,就没有办法收拾掉首善书院吗?
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朝堂上根本就不会停下来。看起来这是皇家书院改革的事情,可本质上并不是。
当初为什么要建立皇家书院?
是因为陛下觉得天下的书院讲学是在相互勾连、是在结党营私、是天下党争的根源,所以才要用皇家书院取缔天下书院。
这件事情才过多久,这些人就忘了吗?
或许他们并没有忘,只是假装忘记了而已。
眼前的这个魏大中是高攀龙的学生,受到老师的影响,在仕途上肯定没有什么太大的出路了。这是想借这一次的机会刷声望。
像他自己说的一样,只要首善书院站出来反对,肯定会得到读书人的支持,天下读书人肯定会疯狂的吹捧。
反正也不用自己上,有人顶在前面,吹捧一下没有什么问题。
这是什么?
这就是声望了。
再加上他是高攀龙的学生,有这个身份加持,肯定会更上一层楼。
可是阮大铖却不这么看,觉得朝堂之上推行皇家书院改建的决心很大,尤其是陛下推行的决心很大。
从现在的朝局来看,陛下已经开始收回权力了。
无论是之前打掉东林党,还是辽东的案子、河南的案子,又或者是这一次山东的案子,陛下的作风可见一斑,根本就不会心慈手软。
往往是谁跳得越欢,死得就越快。
这件事情如果你乖乖配合,或许还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你要是不配合,下场肯定会非常的惨,甚至连跳的机会都不会有。
阮大铖看着魏大中说道:“那你想怎么做?”
“当然是不同意。”魏大中沉声说道:“他们总要派人来谈吧?我们就要把立场告诉他们,我们首善书院不同意。”
“你为什么不同意?”阮大铖沉着脸看着魏大中问道:“你不是大明的子民?亦或者你不是大明的读书人?怎么就不同意?你想说皇家书院不好,没有你的书院好?”
阮大铖的两句话,让旁边钟羽正的表情变了。
比起魏大中,阮大铖考虑的还要多一些。
阮大成的话意思很明显,只要事情出了,你敢说出这样的话,朝堂之上肯定不会放过你。崔呈秀也会想办法弄死你。
“那又如何?我书院教的是圣人之道,难道陛下还能够强买强卖不成?”魏大中继续梗着脖子说道:“如果他们想要抓人,那就把我抓进去好了。无论是锦衣卫还是东厂,我都愿意走一遭。”
看着眼红的魏大中,阮大铖心中一动。
这人为了刷声望已经要疯了,我可不能陪着他这么玩。
阮大铖转头看向钟羽正说道:“朝廷也不是非让你同意。你要是不同意的话,书院可以关门。朝廷愿意出钱买下眼前这些地,还有屋里面这些东西。”
“当然了,你也可以不卖。”阮大铖转头看向魏大中说道:“你做什么营生,朝廷也不会管。至于究竟如何做,你们自己好好思量吧。”
对于东林党这些人,阮大铖早就看透了。
这些人全都是做事无能、嘴上有功;平日里说起话来慷慨激昂,真正做事情根本就什么都做不了。
当初扳倒方从哲的时候,阮大铖可以说是尽心谋划。可最终的结果是什么呢?
这些人把事情搞得一团糟。
从京城出事开始,阮大铖就一直在关注这件事情。最终的结果根本就没有出乎阮大成的预料,这些人尸位素餐,把事情给搞砸了。
这一次皇帝要改革书院,阮大铖反而觉得是个机会。只要首善书院顺顺利利地改革,摆出一副配合皇帝的意思,便能够迎合圣意。
同时把风放出去。调子唱的高一点,自然就能够成为支持改革的领袖。
崔呈秀虽然是主持,但是很多事情他不方便做,也不能做。如此一来,双方尽可以合作,可以说是尽得其利。
到时候自己支持有功,想来陛下也会重用自己。到了那个时候,才能够翻身做主,一步登天。
可是东林这些人如此短视,当真是废物知己。
尤其是魏大中,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局势,居然还想靠着刷盛望上位?
想的太多了!
当今陛下是什么脾气?能让你把声望刷起来?
即便你能把声望刷起来,恐怕你离死就不远了。人死了,要声望还有个屁用?
至于钟羽正,三十多年前就不会做官,到现在了依旧不会做官,什么局势都看不清楚,居然会被魏大中这种后辈蛊惑,简直就是愚蠢至极。
阮大铖心里面明白,自己能够说服他们。那就好好的说服;如果自己说服不了他们,那就赶快撤出去。
这个烂摊子一定不能参与的太深,否则的话很容易把自己搅进去。到时候功劳没有捞到,反而弄得一身骚。
所以阮大铖才会对钟羽正说出这样的话,看起来语气很温和,像是在陈述一件事实,其实就是在威胁。
朝廷已经给了你们路选,要么配合朝廷改革,要么直接关门大吉。没有第三条路可以走。
首善书院关门大吉,阮大铖相信钟羽正舍不得。
对于这位老夫子,阮大铖觉得自己还是有些了解的。
“那又如何?”魏大中在一边连忙说道;k即便是书院关门了,我们也要把我们的想法说出去,让天下所有人都知道。一旦其他书院跟随,朝廷也一定会重新考虑。”
“其他书院跟从?”阮大铖冷笑了一声,没有对魏大中说什么。
他继续转头对钟羽正语气十分的诚恳说道:“皇家书院经营的都是什么人?”
“全都是冯从吾等人,推行的可是荀子的学说。而且为人献媚、毫无底线,可以说是读书人的耻辱。”
“如果我们退出了,那这天下的书院不都是他们说的算了吗?到了那个时候,剩下的读书人何去何从?天下的正直之士何去何从?圣人之道,何人来捍卫?”
“在我看来,我们不但不能退,反而还要积极争取。改革书院就改革书院,我们配合。改革完成之后,我们必然会在其中占有一些之地。到了那个时候,才是我们动手的时候。”
“扳倒了这些人,为何不能传扬我们的圣人之道?甚至没有扳倒他们,也可以传扬我们的圣人之道。如此一来,天下的皇家书院为何就不能全都变成首善书院?不能全都变成东林书院?书院的名字重要吗?不重要。传播圣人之道才重要。”
“现在去不同意,的确是轰轰烈烈了,可是也等于把书院全都交给了那些人。咱们既然有心捍卫圣人之道,受些委屈又能怎么样?
钟羽正捋着胡子轻轻的点头,一副十分意动的模样。
魏大中却是怒不可遏,看着阮大成怒声说道:“你这是没有骨气,丢的是读书人的脸!读书人,要有骨气!”
“骨气?”阮大铖看着魏大中,冷哼了一声说道:“你这是骨气吗?你这是在胡说八道!是在葬送圣人之道!是在葬送天下读书人的前程!”
“行了,别吵了。”钟羽正见两个人还要吵,便说道:“你们出去吧,让我好好想一想。”
两人对视了一眼,随即冷哼了一声,同时对钟羽正拱了拱手,转身向外走了出去。
离开了屋子之后,魏大中看着阮大铖怒声的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做什么。只要我在这里,我就一定不会让你得逞的。”
说完这句话之后,魏大中一甩袖子便离开了。
看着他的背影。阮大成嘴角露出一抹冷笑。随后说道:“蠢货到什么时候都是蠢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