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00sw精彩都市言情 欺世盜國-第七百十七章 漢皇終究屈賈誼熱推-qa4xb

欺世盜國
小說推薦欺世盜國
何德彦说出那番话后,纠结不已的天子没做过多犹豫便叫马如风等人退至殿外。
殿内仅剩君臣二人,赵德昭开口问道:“何卿要说何事?”
何德彦躬身道:“启禀陛下,臣将陛下之意说与陈中令,中令遣人去询问巴枢使意见,其后中令问臣,欲要罢免王相公可行否。”
难得听到这么详细的说明,赵德昭身子不由前探:“你是如何说的?”
“臣言中令身为首相,强行罢免一位没犯下错误的宰相,必将致使朝野不安。”
赵德昭微微点头。
这不仅仅是朝野不安了,他这个皇帝也有点不安。
“然中令言,为国事计,毁誉加身亦不改其志。”
沉默一阵,赵德昭冷笑一声:“罢免王彦川是为了国事?”
“臣以为,陈中令性刚愎,王相公多次反对其意见,或使得其失去耐心,故而想逐王相公。”
何德彦尽力解释。
不过赵德昭倒没有再说,可能也认可这种解释。
抿了抿唇,何德彦再道:“臣闻贾长沙者,汉之大贤也,然不得用,乃绛侯排挤之故也。故云:屈贾谊于长沙,非无圣主。其在长沙,忠心不改,思慕天子而辅佐长沙王,待绛侯亡则受召入京。”
加工史料,这是何德彦早就熟悉的技能,屡试不爽,这一次也不例外。
赵德昭很轻易地就嫩明白,何德彦的意思是,王彦川这样的人可以被类比为贾谊。
既然都是贾谊这样的忠臣了,为了天子受一些小小的委屈自然就不算啥。
赵德昭不知道是被自己说服,还是被何德彦说服。
总之他考虑一阵,微微颔首:“吾知矣。”
何德彦行礼出门,放下厚重门帘,他停住脚步扭头朝后看了一眼。
“何拾遗似乎深得中书令信重啊!”
突然传出的说话声,使得何德彦悚然一惊。
回头朝声音传来处看去,竟然是早就出殿的马如风!
“原来是马补阙。”何德彦抬手一礼,“在下为官家传话,陈平章也不至于为难一个小小拾遗。”
马如风闻言讥讽一笑,留下一句“日后恐怕还要靠何拾遗为中书令传话了”,也不招呼,转身就走。
何德彦沉默不语,放慢脚步朝同一方向去。
他俩办公地在同一处,有话也可以到地方再说,马如风堵在同明殿门口说这一番话,显然是说给天子听的。
……
王彦川罢相的诏令很快拟好,送给天子批准后加盖印玺,最后出现在陈佑桌上,等他签字。
说是罢相,其实是册命他为少傅的册文,只不过后面不是“余皆如故”,改成了“罢其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
陈佑仔细看了一遍,确认没有问题,直接签署,着人送去誊抄存档。
册命还没送到王彦川面前,消息灵通的人士就知道了此事。
此事给周国官场带来的震动不亚于当年陈佑突然成为首相。
突然出手罢免一名没有明显错处的宰相,这意味着陈佑执政风格的改变。
只是任何事情都会有人反对。
陈佑这么做的确震慑到了一大批人。
以前怼陈佑,是因为他想专权,现在不敢怼陈佑,是因为他真的干了专权之事!
大多数官员闭嘴的情况下,依然有那等不怕丢官的站出来反对。
不等陈佑去找王彦川谈话,董成林先找到了他,进门第一句话就是:“王松岭是因何事被罢免?”
陈佑的回答是:“阻碍新政。”
这样的理由无法说服董成林。
“阻碍新政,平章此言未免太过霸道。”
“天下万民尽在我等,一时毁誉不过清风拂面罢了。”
董成林不由厉声道:“平章想清楚了!如此作为,乃乱政之始!朝廷既乱,百姓何如?”
“何乱之有?”
“人臣专权,凌逼天子!”
“呵!”
陈佑靠在椅子上,看着董成林。
“董大夫这话实在是没有道理,册命乃是天子亲自签署,何来某专权之说?”
这话一出,董成林气急反笑,不复多言,直接拱手一礼,冷哼一声甩袖离去。
不过片刻,陈省华来到门口,面带忧虑地看着陈佑:“山长?”
陈佑摆摆手:“无事,你且去忙。”
就在首相书厅不远处,王彦川坐在自己书厅里,看着手边的册文,脸上只剩无奈。
这一重击来得太过突然,他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了自己被罢免的消息。
匆忙结束巡视冬日流民收容点的安排回宫,不等他去说服天子,册文已经下达。
甚至于他是在前往同明殿的路上被拦住的,得知册文已经备好,就等着他这个主角就位。
事情再无转圜余地,他只得受了册命后借着谢恩的名义求见天子打探心意,最后得到的只有一句“卿为贾长沙,朕不做汉文帝”。
“或许官家还要用相公。”
坐在他面前的马如风这般开口。
王彦川摇头道:“以我的年纪,估计是等不到那一天了。”
他已年过花甲,再过几年就接近七十,这个年纪还想被召为宰相,有点困难。
“我已经想天子推荐了继任的人选。
王彦川收拾好心情,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接下来两个月,先把空出来的宰相位置确定。如果陈将明反对,可以尝试进攻。”
“他现在越是想揽权,就越是被天子厌恶。”
听到这一句,王彦川摇头道:“汉宣当年也厌恶霍光,重点不是让天子继续厌恶陈将明,而是朝中君臣知道,反对陈将明的人有很多。
“只有这样,才会有人敢冒险反对陈将明,也会叫天子下定决心对付陈将明。”
简单来说就是造势。
营造一种“倒陈”的氛围,诱导上下齐心,合力倒陈。
陈佑倒得越快,他王彦川重新拜相的可能性就越大。
哪怕不能重新拜相,能叫陈佑不得好结果也算出气了。
马如风点头:“那我明天就弹劾。“
“这不着急。“王彦川等了等,露出神秘的笑容:“你先去找御史大夫,他只要性子没变,一定会叫陈将明不好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