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xium好文筆的小說 醫品至尊-2558 無名老僧-ui8i3

醫品至尊
小說推薦醫品至尊
无相虽然年纪小,但却拥有着一颗赤子之心,盗取《易筋经》的确让他内心充满了内疚,也让他对丁宁有着一丝成见,甚至都做出决定,等履行完赌约后,他就去主持那里坦白领取责罚。
眼见丁宁坚持不肯收下这本已经到手的《易筋经》,让他心里既如释重负,又对丁宁的人品大感钦佩。
“不错,不错,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若是你真是贪婪无耻之徒,即便得到这本《易筋经》恐怕也无法修炼。”
就在此时,一个苍老的欣慰声音突兀的在房间里响起,让丁宁毛骨悚然,如临大敌般的喝问道:“谁?”
要知道,以他今时今日的实力和所拥有的灵识,根本没有人能够悄无声息的接近他百米之内还能让他一无所觉。
而他之前为了防止人偷听,可是特意放出过灵识探查过四周的,此人却能够瞒过他的灵识隐匿在房间之中,这等可怕的实力让他如何能不惊悚。
吱呀!
无相的卧室门打开,缓步走出一个身体瘦弱的老僧,目中带着温和之色,双掌合什宣了声佛号:“阿弥陀佛,施主莫要惊慌,老僧并无恶意。”
虽然对方看似没有恶意,而且看上去就是个毫无修为的普通人,但丁宁却不敢有丝毫大意,能够悄无声息的隐匿在房间里连他的灵识都不能发现的人,怎么可能会是个普通人?
“老爷爷,怎么是你?”
就在此时,无相但却好像认识老僧般,极为震惊的失声惊叫道。
丁宁被他弄懵了,他本以为老僧是天隐寺不世出的老古董,但从无相的称呼看来好像不是那么回事,毕竟无相是个很有礼貌的孩子,不可能见了师门长辈不称呼其佛号而是称呼其老爷爷。
老僧目光慈祥的看着无相,微微一笑道:“从你这小家伙誊抄《易筋经》的第一天起我就发觉了,所以心里很好奇到底是谁会让你违背本意,冒着背叛师门的风险来盗取《易筋经》这种被寺内众僧都不看在眼里的无上法典。”
丁宁眸光一凝,心中立刻有了推断,这老僧果然还是天隐寺隐藏不出的老古董,只是看来无相并不知道他的身份,所以才会称呼他老爷爷。
无相双掌合什,满脸羞愧的道:“阿弥陀佛,弟子有罪,不该与人打赌,为了履行赌约……”
“无妨,小赌怡情,无伤大雅,履行赌约更是应有的本份。”
老僧却表现的极为豁达,毫不在意的微微一笑,让无相心中的愧疚减轻了几分。
“前辈不知如何称呼?在天隐寺又担任何等职务?”
丁宁恭敬的抱拳一拜,主动请罪道:“此事是小子做的不地道,和无相无关,前辈莫要怪他,要怪就怪小子吧。”
“呵呵,丁宗主多虑了,老僧只是感到好奇,到底是何人会对天隐寺众僧都弃之敝履的《易筋经》感兴趣,并没有想要兴师问罪之意。”
老僧和蔼一笑,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名号只是一个称呼罢了,老僧早就已经忘记,你可喊我为无名,至于职务,呵呵,老僧在天隐寺从来没有担任过任何职务,只是藏经阁里的一名扫地僧罢了。”
无名老僧?
藏经阁里的扫地僧?
你当是在翻拍《天龙八部》啊?
丁宁心里暗自吐槽着,但却丝毫不敢表露丝毫,尽管这老僧肯定不会是金老笔下的那位无名扫地僧,但在武力值方面恐怕比那位扫地僧还要更加恐怖。
无相冲着丁宁点了点头证实无名老僧的身份:“老爷爷确实没有在寺内担任任何职务,从我记事起他就在藏经阁里打扫卫生,若不是老爷爷今日现身,我都不知道他会武功。”
丁宁了然的点了点头,再度抱拳一拜道:“无名前辈高风亮节,不追究小子之前犯下的过错,小子多谢前辈宽宏大量。”
老僧哑然失笑:“你这位小施主倒是狡猾,唯恐老僧找你麻烦,竟然提前堵住老僧的嘴,可惜你用错地方了,老僧本就没有找你算账的意思,还是那句话,我只是好奇,你为什么会想要得到《易筋经》。”
丁宁沉吟不语,面露为难之色,他能怎么说?总不能说是苏哲先祖指点他去修炼《易经经》吧。
无相也好奇的看着他,事实上,他也对丁宁索要《易筋经》的目的感到好奇,要知道,虽然《易筋经》被小说家描述的神乎其神,好像无所不能,但实际上却只是强身健体舒筋活络的法门罢了。
对刚入门的武者或许还有些用处,但对实力高深的修士来说,根本毫无作用。
但丁宁却不这么认为,不说苏哲绝不会跟他开这样的玩笑,就凭无名老僧之前用了一个“无上法典”来形容《易筋经》,他就知道《易筋经》绝非一般人所认为的那么简单。
见老僧目光炯炯的盯着他,一副不得到答案誓不罢休的架势,丁宁斟酌了一番语言后,才斯斯艾艾的道:“晚辈是炼体士。”
老僧闻言顿时露出恍然之色,让丁宁暗自松了口气,果然,自己的猜测没有错,这《易筋经》唯有对炼体士才会有大作用,其他的修士就算得到它也不会看出其中的奥秘。
老僧似乎解开了心中疑惑,啧啧赞叹道:“施主还真是福泽深厚之人,竟然获得了炼体士的修炼法门,老僧记得最后一个见过的炼体士,还是我那记名的弟子达摩……”
还没等他说完,丁宁就觉得脑袋轰的一声险些没炸开,瞠目结舌的看着老僧,不敢置信的结结巴巴道:“您……您老是达摩祖师的师父?那位居住在小林山的无名……前辈。”
“咦,你竟然听说过老僧,年纪轻轻的果然不简单。”
老僧没有否认,颇有些感到意外的说道。
无相满脸懵逼,眨巴着眼睛不知道有什么好奇怪的,只是,达摩这个名字感觉有些熟悉呢,好像在哪里听说过?只是一时之间却怎么都想不起来。
丁宁则不同了,在俗世中长大的他,对家喻户晓的达摩自然是耳熟能详,更何况之前海老爷子还跟他说起过少林寺的起源,他自然是更加如雷贯耳了。
达摩是什么年代的人物?据他了解,是南北朝时期的人物,距离现在已经过去一千五百多年的时间了。
别看他见过很多神话传说中的人物,但那要不就是穿越,要不就是在梦中,实实在在的在地球本土见到的传说中人物,眼前的老僧绝对是唯一的一个,要说心头没有一点起伏又怎么可能?
开玩笑,这可是活了至少一千多年的人类老古董首次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啊,换了谁能不激动啊。
更何况,当初达摩拜师的时候,眼前的无名老僧就已经是老僧的形象示人了,他的真实年龄到底有多大,根本无从得知。
至于羲、雅典娜、素素和人皇这样的,严格意义上来说已经不属于正常人类的范畴了,那是标准的神灵,和眼前的老僧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当然,米勒斯这样的吸血鬼大公爵和妖族也不能算,人家是长生种而不是人类,活个几千年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嗯,晚辈曾经有幸听说过达摩祖师拜师的轶事,本以为只是传言,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丁宁很认真的回答道,面对这样传说中的人物,他是发自内心的感到尊重和敬畏。
老僧微微点了点头,似乎并不在意这样的事情,他的关注点只有一个:“用出你最大的力量打我一拳看看。”
“啊!”
丁宁愕然的抬起头看向老僧,见他不像开玩笑,不由的露出纠结之色。
他最强的一拳可是进入第二人格和三次入魔状态后九拳合一,这样的全力一击威力恐怖到了何等地步,他自己都不清楚,但他估摸着即便是化神境巅峰强者不闪不避的承受自己这一拳,也够喝一大壶的。
尽管眼前我无名老僧肯定是世外高人,但活的久未必就一定比化神巅峰的修士还强,人家始终和颜悦色的,没有对他不利的意思,他还真不好意思一拳打死人家。
老僧似乎看出了他的迟疑,苍老的脸上露出鼓励的笑容:“放心吧,你还伤不了我,一定要拿出最强实力来,这样我才能评估你的炼体程度,考虑是否把《易筋经》的真正秘密告诉你。”
《易筋经》的真正秘密?不管了,拼了,反正是老僧自己要求的,怪不得自己。
丁宁心动了,别看他之前猜测《易筋经》只适合炼体士修炼,但其中到底有着什么样的秘密,他还真不清楚。
“那前辈小心了,我最强的一拳能够瞬间抽空我每一个细胞的力量,威力到底有多大,我自己也不清楚。”
虽然决定出拳了,丁宁还是厚道的提醒了一声。
老僧面色无悲无喜,宣了声佛号,毫不在意的道:“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那我出手了啊。”
丁宁也不墨迹,瞬间进入第二人格和三次入魔状态,滔天的威压弥漫,让无相小脸煞白,呼吸困难,胸口烦闷欲呕,惊恐的连连倒退,这还是丁宁有意收敛他那个方向气势威压的结果,不然,光是这威压就能瞬间把他碾压成血肉烂泥。
老僧感受着丁宁那恐怖的气势,眸中闪过一抹意外之色,但却毫无畏惧,随手一挥,一道金光离体而出笼罩在无相的身上,才让他感觉好受了许多。
“我来了。”
第二人格和三重入魔的叠加让丁宁感觉浑身如同氤氲着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似的,有着不吐不快的冲动,大喝一声,瞬间挥出九九八十一拳合为一拳,向老僧轰去。
面对如此可怕的气势,即便是胸有成竹的老僧也不敢无视,嘴里轻诵佛经,周身顿时金光大作,化为一尊宝象森严的佛陀岿然不动。
丁宁感觉浑身每一个细胞的力量瞬间被抽空,如同开了闸的洪水般沿着他的右臂一股脑的汇聚在他的拳头上,随着拳头的挥动宣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