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qlvc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踏星-第兩千零兩百四十章 得到分享-x3slq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陆隐笑了,“我说,魁罗不在这,忆贤书院现山海,魁罗去抢了,不在这”。
“忆贤书院的山海出现了?”,王正惊讶。
陆隐道,“看来你们四方天平盯着忆贤书院,为的确实是山海,你们想得到山海?”。
“谁不想得到,道源宗时代,九山八海威压星空,与寻常祖境都不是一个层次,传说山海中有战法,如同秘术一般化腐朽为神奇,忆贤书院内的山海始终无人继承,他们太浪费了,自己继承不了就应该让所有人尝试”,王正道。
陆隐奇怪,四方天平貌似不知道那座山海有主。
“你为什么说忆贤书院的山海无人继承?”,陆隐奇怪。
王正盯着陆隐,“想要继承山海,几乎都是祖境可以做到,忆贤书院只有半祖,食神,文来,策东来,他们根本无力继承山海”。
“不止我们,永恒族也在盯着山海,一旦永恒族摧毁山海,忆贤书院就是罪人”。
陆隐摇头,“你一口一个罪人,在你眼里,谁不是罪人?”。
王正沉声道,“抵挡在背面战场的,都不是罪人,包括星盟的人”。
陆隐深深看了眼王正,“我刚刚说过,魁罗不在,给你个机会从我面前逃走,只要你能逃得了,放心,绝对没有第二人对你出手,这里,只有你跟我”。
王正目光一凛,“你认真的?”。
陆隐背着双手,“试试看”,每个人对自身掌控都不同,他不知道王正会不会强行压下施展禁制的冲动,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他无力压制,也就是,重创。
王正双手动了动,看陆隐目光带着惊异与赞叹,“不管你是陆隐还是陆小玄,这份自信始终没变”。
陆隐嘴角弯起,“或许是自大呢”。
“如果是陆小玄时代的你,修炼至今,我绝对不是对手,以陆小玄的天赋才能,即便达不到半祖也相差不远,与白仙儿差不多,但你失去记忆,被扔去废弃之地重新修炼,现在的你能有三次源劫已经相当可怕,但到此为止,以你如今的实力,挡不住我”,王正说道,他是五次源劫。
说完,他直接施展四绝散手之珠萝,封印陆隐肉体力量,对于陆隐,四方天平都研究过,知道他肉体力量强悍,尤其是曾经暴露过的空空掌,看不见的掌法连他都忌惮。
紧接着,王正一脚跨出,跨越星源宇宙出现在陆隐面前,一掌拍出。
他们此刻在至尊山内,王正施展四绝散手之魁熊,其力量之强大极为罕见。
一掌击出,没打中,陆隐身体后退,而脚步给人的感觉明明是前进。
王正目光一闪,再次出手,速度提高,四绝散手之天刀,挥手,凌冽刀锋橫斩,覆盖周边,以天刀的速度,不管此人多快都要硬接,而他是五次源劫修为,陆隐不过三次源劫,硬接很难,即便接住也有破绽。
陆隐淡笑,身形移动,明明后退却前进,身体与天刀刀锋正面碰撞,然后在王正不可思议的目光下,穿越而过。
王正瞳孔陡缩,“不可能,天刀斩击囊括星源宇宙,你怎么可能穿过?”。
陆隐依然背着双手,“王正族长,继续”。
王正棘手了,他小看了陆隐,此子到现在除了动腿,双手都没出过,怎么回事?不应该这样的。
他盯着陆隐,手指弯曲,虚空出现黑色绳索捆绑,秘术–禁。
陆隐身体再次移动,禁之秘术竟被他躲过。
王正头皮发麻,不可能,不可能,这是秘术,这可是秘术,王凡老祖开创的秘术,怎么可能被躲过去?
他再次施展太上秘术,妄图将自身无敌烙印刻在陆隐脑中。
但陆隐目光平静中带着笑意,太上秘术对他其实有用,他在一瞬间怔了一下,但也只是一瞬间,以王正的实力,怎么可能让他感觉无敌?两人差距太大了。
他虽是三次源劫,却足以力压六次源劫高手,尤其逆步小成,可以做到如辰祖那般逆乱虚空,破解一切战技,这就不是修为可以限制的了。
王正施展万般手段,在逆步下都显得苍白无力。
王正单掌下压,王家坐忘功。
陆隐依然凭着逆步强行破解。
当初辰祖施展逆步,以启蒙境修为硬生生破了宙衍真经知否境,何况区区的坐忘功。
王正面色苍白,不可置信望着陆隐,他已经将自己掌握的所有力量施展,而对面,陆隐依然背着双手。
他根本不是跟一个三次源劫修炼者打,如同面对半祖,那种无力绝望彻底破了他心境。
“不可能,你怎么可能做到这种程度?”,王正骇然。
陆隐怜悯,“你口口声声说想继承山海,但你可知道什么样的人才有可能继承山海?你真的理解九山八海吗?”。
王正浑身颤栗。
陆隐摇头,“你不理解,你理解不了辰祖的无敌,理解不了慧祖的智慧,理解不了雾祖的创造性,也理解不了你自家王凡老祖的可怕,九山八海,是另一个层次,如同现在的你跟我”,话音落下,陆隐一脚跨出,明明后退却前进,直接出现在王正眼前,然后错身而过,依然背着双手,什么都没做。
但王正却猛吐出口血,半膝跪地,额头,汗珠滴落,他怔怔望着地面血渍扩大,看不懂,看不清,自己怎么受伤的?陆小玄出手了吗?他根本不懂。
陆隐回头看向逐渐跌倒的王正,刚刚他以逆步在与王正错身而过的刹那,逆乱虚空。
虚空包含了空间与时间,时空间逆乱,令王正所在的正常空间承受不了,直接崩溃,近而导致王正的崩溃。
这一招看似简单,但古往今来能做到的又有几人?
仅仅是逆步,他便可以在半祖之下纵横无敌,修为早已无法限制他。
他以三次源劫修为,提前走上了开创自身修炼体系的路,这如何是王正可以理解的。
陆隐不仅重创王正,同时还让王正心态崩溃。
趁此机会,他一手按在王正后背,发动掌握的禁制侵入王正体内,王正再次一口血吐出,脑中晕晕乎乎,眼前看到的都模糊了,他不知道自己体内发生了什么,只感觉有熟悉的力量侵入,而这股力量,他也有。
陆隐盯着王正,感受他的禁制与王正掌握的禁制碰撞,他感觉到了,但很难理解,连忙取出慧根泡茶喝,第一口下去,脑海通明,双目也明亮了很多,再次感受王正体内交锋的禁制,他,看懂了。

石柱之上,陆隐静静坐着,手指敲击桌面,脑中思考着禁制。
通过这种方法得到的禁制肯定比别人说来的可靠,而且通过这种方法,他也验证了夏邢分身,白腾给的禁制的真实性。
他们没有撒谎,禁制都是真的。
如此,四方天平禁制,他全部得到,只差给星盟众人解除。
这并不比从四方天平那里得到禁制简单,陆隐目光闪烁,不断想着。
不久后,未先生来访,带来了新发现的关于文祖的传记。
“如果没猜错,文祖当年曾自削过修为,或者说,封印自身修为,成为普通人游走天下…”,未先生道。
陆隐对文祖兴趣不大,纯粹是上课,人类历史上诞生的祖境强者太多了,他不可能都想了解,不过未先生是一片好心,有发现就告诉他,好让他更快解决第一个课题。
听了半天,陆隐听出来了,“所以文祖之所以成祖,是因为他游历了天下,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看遍了世态炎凉?”。
“有可能,不过对于祖境,你我都不懂,但每一位祖境走的都是自己的路,或许这就是文祖的路,我找来了久远之前传唱的诗文经义,其中必然有文祖化名所著”,未先生说着,自凝空戒取出一堆书籍。
陆隐敬佩,“未先生对历史研究的精神让人敬佩”。
未先生看向陆隐,“昊玉先生对文祖的事好像不太感兴趣”。
陆隐道,“当然不是,只是文祖存在久远,真要了解他生平事迹太难了,我更想了解关于火凤暗凰的”。
“这里面或许有线索”,未先生说了一句,然后认真看这些古籍。
陆隐看着她侧脸,这个未先生是女扮男装,身份神秘,不知道让她重新扮回女人是什么样子?想着,他就这么一直盯着未先生。
未先生压根没在意他,一门心思看古籍。
另一座石柱上,文昭回来看见这一幕,有些怪异。
唐先生也看到了,笑了笑。
过了好久,未先生才合上古籍,她看了好几个时辰,转头,与陆隐对视,陆隐看了她几个时辰。
两人对视,相对无语。
陆隐咳嗽一声,“看完了?”。
未先生点头,神色自然,“看完了,没有与火凤暗凰有关的诗句记载”。
“可惜”,陆隐道,“对了,未先生为什么对历史这么感兴趣?”。
未先生收起古籍,“其实我是对一个人感兴趣,但要了解那个人,就要了解全部的历史”。
陆隐诧异,“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