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2hqw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蘇廚討論-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 兩封信展示-bkmdj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两封信
车军其实也可以是骑马步军,除车辆外,他们的武器包括神机铳,工兵铲,同样百人一“连”,不过每连装备的是五具威力更大的伏虏迫击炮。
至于性能更加优异的霹雳炮,被苏油集中起来装备在了炮军,独立成一指挥。
这个单位是这三千人中最重要的部门,五百人的部队,装备了二十五门霹雳炮,炮兵的武器除了大炮,还包括工兵铲,转轮手铳。
除了三千正军外,其实还应该有大量的附属,不过苏油想测试一下学员兵们的行动能力,直接命令携带全体辎重急行军,奔赴渭州,弹药在兴洛仓再补给。
郑州到兴洛仓,刚好五百里,兴洛仓到渭州,刚好一千五百里。
如今的汴京——郑州——兴洛——渭州干线已经打造完成,沥青马路可以并行四辆厢车。
在这样的道路上,全骑军部队一天的极限速度可以达到三百里,军车能够达到一百五十里。
除了偶尔两天苏油命令全军以两百公里急行,以检验作训效果以外,平日里将部队前进速度限定在一百里。
四天时间,部队就抵达了兴洛大仓。
抵达兴洛仓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趁提举常平仓使章楶和提举兴洛仓吴安持都在,苏油以六路都经略司的名义,发报到军机处,请求将六路转入战时准备状态,将后勤转入军管。
章惇现在还在路上,军机处群龙无首,只能由蔡京暂代总书计一职,赵顼直接指挥。
可以说电报这东西,让赵顼过足了临阵指挥的瘾,很快兴洛仓就收到军机处的回复,同意苏油所请,同时宣布任命,以吴安持提举六路都经略后勤司事。
部队在兴洛仓领取了大量的辎重,装备,弹药,然后转向北方,沿着泾河边的大道奔赴渭州。
梁屹多埋正高兴等待着苏油的到来,结果沈括却突然变脸,对其展示了西夏国主谅祚的衣带诏,以及西夏静塞军司驸马都统禹藏花麻和流亡大臣富平侯,天都招讨使司都管李文钊的求救血书!
沈括童鞋严厉谴责了西夏权臣倒行逆施,幽囚君主,欺瞒宗主的悖逆行径,要求西夏方面立即释放谅祚,惩办篡国贼梁乙埋。
同时义正辞严地表示,大宋作为宗主国,必须负担起保护藩国宗室的天授责任;必须尽到存亡继绝拨乱反正的神圣义务。
如果西夏权臣外戚不听忠言,继续倒行逆施,大宋将不得不武装入夏,进行干涉!
两国形势,陡然变得极度紧张起来。
由于梁屹多埋也是梁家人,沈括继续宣布:梁氏的恶行和事后的长期隐瞒,已经让大宋完全对其失去了信任,梁屹多埋也是梁家人,因此已经不适合作为宋夏谈判的代表。
请他立即离开宁夏榷市,让西夏另行委任一位非梁氏系统的西夏官员过来谈判。
梁屹多埋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虽然被驱逐,但是还在宁夏城外逗留不去,同时给了沈括一封私信,要他转给苏油。
苏油的回信里非常关心这位老朋友的处境,并且告诉他私交和公义的区别,反过来劝他以大义为重。
要他团结西夏国内甚至梁氏家族内部的一切亲皇室力量,推翻已经天磔其魄的梁氏和梁乙埋。
太后撤帘,还政与君,还清平与西夏,才是解决此次危机的正道。
我当时就提醒过梁兄,用欺瞒的方式来隐藏自身的错误,这本身就是错上加错的行为。
我曾经希望梁兄能够坦荡精诚,为纠正在自己的国家发生的变乱苗头,尽一份自己的力量。
也曾要梁兄提醒贵朝的当权者,如果不立即终止事态的发展,那么西夏的局面,最终一定会滑向可以预见的深渊。
现在看来,西夏的当权者利令智昏,并没有听取我们的这条建议。
我虽然同情西夏,甚至可以庇佑梁兄,但是这些只在私人感情的范畴。
我现在要再次告诉梁兄,就如年初在大相国寺曾经告诉过梁兄的那样,如果根节上不做改变,事态肯定会变得更坏。
这场危机在年前就已经出现了征兆,但是由于西夏方面的原因,让其演变成现在这样。
这一切并不是大宋造成的,大宋只是根据礼法和大义,履行一个宗主国应尽的责任而已。
所以现在的关键就是还政,如果西夏立即还政秉常,那就还有一分和平的希望。
这封信写得堂堂正正毫无瑕疵,梁屹多埋收到后都不得不感慨益西威舍的仁至义尽。
不过出于侥幸,梁屹多埋还是又写了一封语带威胁的信件给苏油,说夏国已经做好了准备,如果宋国一定要继续干涉西夏内政的话,休怪西夏以举国之兵,入侵报复。
苏油的回信一点都不因为梁屹多埋的轻慢和挑衅而措辞严厉,还是一如既往的谆谆告诫和劝慰。
梁兄你要冷静一点,尤其是如今的西夏,特别需要能够冷静思考的人。
治大国如烹小鲜,决策者的每一次举措,都要考虑周全,否则虽然可能其兴也勃,但必定其亡也忽。
西夏要怎么做,大宋无法干涉,但是必定会采取与之相对等的措施。
每个人的一生,都会面临很多的选择。就跟当时贤兄来囤安寨劝降,我曾经告诉贤兄我的选择时那样。
愚弟无能,只能在此诚挚地祝愿梁兄,希望你能够在国家,家族,个人命运的转折关头,深思熟虑,做出让国家稳定,让百姓安宁,让家族荣光,让个人问心无愧的正确选择。
两封信,苏油为了避嫌,都事先交给军中监察司进行审查,确定没有问题后,才转给了沈括代交。
于是这两来两往的四封信,被随军的汴京时报,汴京商报记者看到了。
记者立即将信件发往汴京,两家报馆全文进行了刊载。
两封《告少傅书》和《回夏使书》,彻底显现出西夏貌似恭顺,其实狼子野心的丑恶嘴脸,同时展示出苏油的胸襟、气局、睿智、品行和修养,在汴京立即引起了热议。
西夏这样的态度,让大宋的臣民看清了所谓的“番邦朝贡,岁赐金帛”的真实面目。
风潮首先从太学开始,国子监和太学的生员立即开始在汴京城张贴大字报,叩阙请命,要求朝廷断绝岁币,惩讨不臣,存亡继绝,重建西夏纲常!
然而苏油虽然电报和信件来往非常频繁,但是步子一过华阴就变得缓慢了起来。
皇家军事学员兵,在这里和高遵裕统帅的五支新军汇合,然后开始联合军演,验收成果。
八月,陕西大熟,各路开始疯狂储备和加工军粮。
苏油终于抵达渭州,召集各路军事主官面授机宜。
西夏方面,新使臣重新派遣了过来。
大宋要求外交官不能姓梁,不能与梁氏太多瓜葛,对皇室保有一定的忠诚,同时还要熟知外交礼仪典章,这个人还真不好挑。
最后挑来挑去,竟然挑出了西夏枢密副使,积石军节度使家梁。
这尼玛……这个级别的使臣沈括扛不住,苏油听说这事儿之后,立即快马加鞭赶到宁夏城,在城外榷市与夏国使团相见。
这是两国迄今为止最高级别的政治磋商,也可以说是最后的谈判,和平的最后希望。
一旦破裂,宋夏之间,必将迎来最残酷的战争。
谈判从初次见面的宴会上就开始了,苏油和家梁都是异常激动,双方引经据典争论不休,分分钟就把双方外交使团的从员给侃晕了。
最后家梁义正辞严地告诉苏油,如果大宋决意要干涉西夏内政,西夏臣民只有举兵应战,历史告诉过伟大的西夏人民,任何针对西夏的侵略都不会有好下场。
苏油却呵呵冷笑,说家先生没有搞清楚,大宋从来没有对外发起过不义的侵略战争,大宋作为负责任的大国,其军人的职责,从来都是保卫自己的家国,抵御外辱,救他国人民与水火,以及受藩国君主所请,存亡继绝,扶危解困。
家梁又分析了西夏的国力,沿边五大军司数十万兵马,兴庆府,西平府还有相当的兵力,希望大宋考虑清楚夏朝的实力,不要两败俱伤,最后便宜了辽国。
苏油则从道义上剖析,以有道伐无道,强弱之势,无需多言;义之所在,不容大宋推脱。
西夏还有最后一点时间,不要迷途不凡,无谓言之不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