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t6ex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術士百年》-第三百零一章:熟人看書-6copt

術士百年
小說推薦術士百年
炉火佣兵的指挥官从来不否认自己的恶和杀人如麻。
或者说,每一个奔走在地表之上的杜旭矮人手上都沾染着无数无辜者的鲜血。
对于他们来说,敲碎敌人头颅的声音,是仅次于锻造武器时锤打在砧子上的悦耳音乐。
但自己四百来年的佣兵生涯所犯下的恶和眼前的这位相比,他觉得就像是和秘银宝矿的废铁渣渣一样!
这也是杜旭矮人讨厌这群施法者的原因,男人就该是肉与肉的碰撞和挥洒鲜血,而不是动动手指头就能让人自己把自己皮剥下来,或者是自己跳进食尸鬼们的餐坐上,还摆好造型。
那一点都不男人,不粗犷!
“行了,让你的小矮子们退下吧,雇主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一半,剩下的让他们自己解决,毕竟他们所给的情报不符。”那个沙哑粗糙的嗓音在指挥官的头顶上说道。
“遵命,大人。”指挥官这才抬起有些发锈的脑袋,偷偷瞥了对方一眼。
那是一名身材高大魁梧的男人,光溜溜的脑袋在火光下竟泛着幽冷的寒光,脖子以下是一件盖住全身的血红色长袍。
男人的目光并没有看向矮人指挥官,而是冷漠的看着正惨烈厮杀的战场,而男巫的目光同样也没有聚焦在某一处,似乎是陷入了某种思考中。
指挥官这才不由放松了下来,但当看到他手里正把玩的东西,他又不自觉的咽了几口口水。
那是一个毛茸茸的东西,乱糟糟的须子几乎是堆在地面,黑呼呼的沾满了泥土和血迹,几根白色的毛发从中探了出来。
那是一颗人头!
一颗死不瞑目的人头!
如果是凯尔,或是当初在那个公爵的会议室里的人,就会认出这颗头颅时属于谁的。
正是那名塔卡司泽家族,做德鲁伊打扮的老巫师!
只是此时的他却怒目圆睁,无论是从眼角低垂的血迹,还是那张大的嘴巴都在诉说着他死前的绝望与痛苦。
炉火佣兵的指挥官不敢再多看,而是直接扯下系在腰间的号角吹了起来。
听到这声嚎叫,还在和敌人厮杀的杜旭矮人们立刻骂骂咧咧的开始有序的后撤起来。
战场上立刻传来了人类士兵们断断续续的咒骂声和欢呼声。
只是,这场战斗还远远没有结束。
随着那被炉火佣兵团指挥官畏惧的红袍男巫低吟咏唱,内城中有阴风袭来,吹暗了繁星,吹淡了月光,也吹乱了人心。
一股不知从何处而起的迷雾弥漫在士兵的脚下,掩盖住了地上的血迹和尸体,有异响在迷雾中响动。
随着一只血迹斑斑的手从迷雾中探出,抓住了一名塔卡司泽士兵的衣角,下一刻一柄长剑就自下而上的穿透了他的下颚,紧随其后的是一张双目苍白,大半个脸庞被切下的死人脸从迷雾中探出!
顿时间,先前战死的士兵们纷纷从迷雾中跳出,如野兽般嚎叫着撞向了松散的人群。
血腥的杀戮再一次开启!
只不过,这一次是生人与死者的较量。
那些被红袍男巫重新唤醒的“士兵”们,并没有寻常殭尸的那种僵硬,反而要比一般的人类还要身手敏捷一些。
而那些措手不及,被昔日“袍泽”砍死的士兵们跌倒后,很快就在那迷雾的侵染下,变得双目灰白,再次起身加入到死亡的序列之中。
炉火佣兵指挥官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眼前的这种场景,但每一次看见,都会发自本能的对身边的这位红袍男巫感到畏惧。
这是生物本能的恐怖和对死亡之秘的敬畏!
仓皇的士兵们在骑士们的指挥下,撤退进城堡。
熊红城堡毕竟是军事要塞为目的建筑,防守易,进攻难。在那些训练有素的骑士指挥下,惊恐万分的士兵们终于稳住了阵脚,将死灵们死死的抵御在城堡之外。
一道炽热的火光在空中划出一道炫目的轨迹,最后跌落在一处亡灵战士密集之处,随着一声轰鸣,爆裂的火焰顿时将那处挤在一起的亡灵战士们炸得四分五裂,污秽的尸块如下雨般哗啦啦的洒落在周围亡灵战士的身上。
但这些已经死过一次的亡灵战士们依旧如野兽般,悍不畏死的冲击着城堡的大门,那被火球清理出的小块空地几乎是瞬间就再次被死者们挤满。
“嗯?”红袍男巫顺着火球飞来的方向转身看去,就见到一个面戴白色无嘴面具的斗篷人站在那里看着自己。
“凯尔·文森斯特。”
看着那标志性的白色无嘴面具,红袍男巫带着非人的寒意,嘿嘿冷笑道。
“呵呵呵,想不到你竟然知道我是谁,嗯,是你!?”
带着面具的凯尔第一次被人叫破了身份,心中顿时有些惊疑,脑海中迅速的闪过几个人名,猜测着究竟是谁泄露了自己的身份。
但是走进对方后,看到对方的面容后就更是一愣。
眼前这位红袍光头男除了那冷峻残酷的神情外,长相简直就和那个在接金妮的十字路旅馆里,被自己亲手干掉的猖狂自大的男巫——林萨·红衣者一模一样!
似乎是察觉到凯尔的惊讶,光头男巫很是享受的笑了起来道:“不要惊慌,十字旅店里死在你手里的那个也是我,只不过是我的一个肉身傀儡而已,虽然只有不到我一半的实力,但你能干掉他还活蹦乱跳的出现在我面前,我林萨·红衣者认可你的实力!”
凯尔把玩着手中调皮的火焰,看着对方的眼睛问道:“厉害,那么你又是怎么知道我是谁的呢?”
林萨·红衣者盯着向自己走来的凯尔笑道:“秘法社新加入的第426位观察使凯尔·文森斯特,负责金色原野境。你的消息已经通过本社的渠道传递给了其他的秘法社社员,作为秘法社的一员,我自然会知道。”
凯尔把玩着手中好似糖心鸡蛋般在手中流淌的火焰笑道:“啊,既然是同一个秘法社的成员,那通融一下,放了我城堡里的朋友如何?”
林萨·红衣者一摊手道:“当然可以,秘法社的成员本质上就是互利互惠的存在,只不过我帮你,你是不是也要帮我呢。”
凯尔心中凛然,但嘴上却是爽快的答道:“那是当然。”
“很好,”林萨·红衣者笑着扬起自己的双手道,“我这里正好需要你帮我一个忙,一个很小很小的忙。”
说话间,林萨·红衣者的脚下地浪翻涌,如地龙翻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