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20j3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最初的尋道者 txt-第七百七十一章 爆裂盾牌展示-g1eyv

最初的尋道者
小說推薦最初的尋道者
拉姆多正在尝试挑战,属于世界树青巫王的微观控制极限。
人类的拳头,可以格挡住来自其它拳头的攻击,但对拦截微生物从毛孔的入侵却无能为力。
这是控制精度的差距。
神像眼睛发射出的绿光,从最初的宏观打击,也逐步切换成了微观层面对静滞力场的渗透破坏。
真仙之间的战斗,除去宏观上的移山填海,毁天灭地外,微观层面的战斗同样激烈。
单原子级别的物质控制力,使得常规意义上几乎所有的物理防御,在真仙眼里都形同虚设。
再坚固的物质,只要它还是由多个原子构成,就免不了被真仙随手撕裂所有原子键分子键,搓成一锅原子汤。
也正是针对这种特性,某位真仙就曾经在联邦科学院发起过一个规模空前的项目。
他们尝试构建,由大量原子高度压缩而成的类中子星简并态物质,作为抵御真仙攻击的防具材料。
计划持续了近十年,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最终诞生了一种名为“太白仙金”的材料。
由太白仙金制作而成的盾牌,确确实实硬接下了参与试验的真仙全力一击。
只不过问题在于,这玩意的密度大到可怕,手掌这么大小的一块太白仙金,质量就已经超过一百万吨,等于好几艘联邦标准空天母舰的质量之和。
当然这跟正牌的中子星密度相比,依然是差了很多个数量级。
并且为了在普通实验室内维持这样的超高密度,还需要一座小型核电站随时提供足够的能量支持。
将大量原子压缩到这样的密度,需要海量的外部能量输入。
一个盾牌就相当于随身提着数百万吨东西,对七阶的真仙来说,其实也是个不小的负担。
更麻烦的是,还需要不停地为这个“盾牌”充能,才能维持它的存在。
一旦中断能量供应,太白仙金内被压缩到极致的原子团,就会因为原子核间强烈的排斥力彻底炸裂开来,变成核裂变爆裂盾牌。
从防具变自爆神器,只在一念之间。
……
“你输了。”
半晌,拉姆多突然说道。
“你在微观世界的修为远不如我。”
一个绿色的身影,从被世界树团团包裹的行刑星表面出现。
这正是拉姆多的分魂化身。
原本这缕分魂是他用来研究轮回劫的引子,相当于一个没有觉醒记忆的他。
但却不知道是误打误撞还是机缘巧合,这个分魂化身加入到了凡世帝国当中,而且还被抓住,准备要公开处刑。
虽说损失掉这缕分魂并不会对他本体有太大损失,但连带着本来就有的新仇旧恨,拉姆多还是发起了这场战争。
而战争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将这缕分魂从刑场中救出,并且重新回归到本体。
大量的研究数据,都还储存在这分魂化身当中。
拉姆多的分魂化身左手轻轻画圈,一个两人大小的空间门便凭空出现,放完嘲讽以后,这个化身就该跑了。
“不,我没输。”
青巫王的声音在这片天地回荡不断。
一扇超过十层楼高,两边布满白骨花纹的大门,非常突兀地出现在了拉姆多所画的空间门正前方。
白骨大门表面装饰着无数由骨骼雕成的花纹,一丝丝阴森的气息从门缝中透出。
“生。”
“死。”
“轮。”
“回。”
如果还有熟悉古华国文字的人,或许能从这些花纹当中,勉强看出这四个字的影子。
“拉——”
“姆——”
“多——”
“纳——”
“命——”
“来——!”
一个嘶哑得像似某种机器摩擦出来的声音,伴随着徐徐打开的大门咆哮而出!
同时出现的,还有一只光手指就超过十米长的巨大骨爪。
不到千分之一秒的时间,巨型骨爪便如一道狂风扫过,将拉姆多的分魂化身,连同他召唤出来准备跑路的空间门,都碾碎得一干二净。
只是骨爪也付出了不菲的代价,被腐蚀出了一片惨绿色的空洞。
“你是……那个小子?”
面对着这突如其来的的攻击,拉姆多并没有表现出多恼怒的态度。
不过说实在的,他也不是很能确定,这只白骨巨爪的主人,只是有那么一点猜想而已。
“就是我,当年曾经差点就被你夺舍成功的人!”
听完这话后,拉姆多更迷茫了。
主要是他这百多年来,为了重新整合起当初被白墨毁灭的神体跟神格,乃至是登仙为神仙,以老爷爷、系统、第二人格、奇遇等各种方式夺舍过坑过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他尤其擅长这种借鸡生蛋的骚操作,专业扮演各种外挂,将目标养肥了然后夺舍吃掉,化成自己快速进步的资粮。
也正是因为这种毫无下限的掠夺养猪流,他在飞速进步的同时,也收获了好些个逃过一劫的“气运之子”刻骨铭心的敌意。
虽然这些敌意在拉姆多登仙后几乎都变得不值一提,但真要去回忆自己布过多少局,得罪过多少人,还是挺有难度的一件事。
“我是萧仇,今天先来收点利息。”
“白之大地的那个骸界之主吗?”听到萧仇这个名字,拉姆多总算能确定对面是哪一位曾经被自己坑过的苦主。
当年正是拉姆多神格的一块碎片,装作老爷爷被萧仇带在身上,然后因为看上了萧仇的身体,拉姆多便主动出手夺舍,结果正好被白墨阻止。
但萧仇最终还是失去了肉身,变成以一具骷髅形式存活在骸界的生物。
“是我。”
“你以为你是他吗,跨越上百亿公里投射过来的力量,还能剩下几分?”
“至少足够灭掉你的分魂。”骸骨巨爪的掌心处,长出了一张昔日萧仇还是叫萧炎时候的脸。
“可惜你太慢了,一个半个分魂的损失根本无关重要。”拉姆多的分魂,在被毁灭前的一刹那,成功地将最重要的实验数据发回了本体。
“老树头,你的牌打完了?那是不是该轮到我的回合了?”拉姆多随口给烟火起了一个“老树头”的绰号。
“四圣封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