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y84寓意深刻小說 大道紀 愛下-第695章 少年,帶上這個銀箍咒(第二更)-ccbgs

大道紀
小說推薦大道紀
大日普照的山巅,仍有清晨的萧瑟,少年默默咬牙,许下一生誓言。
但纵然许下什么誓言,有着怎样的野望,现实仍是惨淡的。
太岳宗在龙蚀界虽不是顶尖宗门,可到底是有着上界传承的大宗门,自己是勉强入门的入门弟子。
那于华天却是怀抱灵宝‘七杀剑’出世的天之骄子,掌教首徒,太岳宗大师兄。
入门之时,万仙相迎,天花缭绕,仙鹤铺路,踏空而来,而自己,则是跟在人群里默默仰望。
如今,相传已有资格进入‘须弥九宫阵’中修行,据闻是丹成一品的大修士。
自己与他之间相隔天海,判若云泥。
三十年之约,与其说是自己要定,不如说是逼迫到了极限,不得不为之的下下之策。
“须弥九宫阵相传是元阳道祖传下的‘两仪微尘阵’演变而出,于华天于其中修行,三十年后,只怕有着晋升‘元婴天’的可能……”
惨绿少年坐在山头上,掰着手指头计算两人的优劣。
最后绝望的发现,相比如真龙一般的于华天,自己真的只是个泥泞中挣扎的癞蛤蟆……
“我,该怎么做?”
秦禹喃喃自语,不自觉的握紧了手指。
生的好就是真龙,生的不好就是癞蛤蟆吗?
我不信!
“呱~”
突然,一声蛙鸣打破了秦禹的思量。
拳头大小的碧玉蟾蜍‘绿头’吐着长长的舌头,卷着一只比它还大的毛虫,口水滴答。
“绿头……”
秦禹愣了一下,眸光中突然焕发了神采,是了,自己不是一无所有。
自己还有一方祭坛,还有一位‘老师’,还有‘老师’所传,不属于此方世界,却显然无比强横的功法。
这,应该是唯有自己有,他所没有的东西了吧?
呼~
秦禹一跃而起,随手提起绿头小蛤蟆,几个闪烁下了山。
直奔藏经阁!
太岳宗的山门十分恢弘,非是以山体铸成,而是囊括群山,事实上,这一片群山绵延数十万里,皆是太岳宗的山门之所在。
秦禹虽未铸就灵根,但腿脚却是很快,仙风云体术修的不差,日上当空之时,已经翻阅群山数十座,来到了太岳门的藏经之所。
群山为宗,幅员辽阔,太岳门的藏经之地也是巨大,一片群山,皆是藏经之地。
且也无需人看守,须弥九宫阵自可辨别身份。
“太岳藏经地。”
遥望群山,秦禹心有艳羡,于华天能够进入任何藏经之地,可他却不行。
除却一些低等功法所在,他所能进的,也只有杂闻山。
好在,他所需要的,也只是杂闻山。
深吸一口气,在不少过往弟子诧异的眼神之中,秦禹步入了杂闻山,且一进去,就是长达数月。
数月之后,才面色憔悴的走出来。
“如果真的可以……”
秦禹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悸动。
先后两次自祭坛之中得到启示,尤其是这头小蛤蟆,不止一次救了他,自然,对于这祭坛,秦禹有过极深的研究。
这方祭坛献祭的规则很古怪,想要献祭,非但要无主,还要能投入祭坛之中。
但也有例外,那就是只属于自己的东西,比如自己的法宝,无需置放,只要同意,就可以将其献祭。
这山川大地,日月灵机,无主,可自己却无法置放入祭坛之中,不过这段时间以来,他也没有闲着。
他用了自己所有的贡献,于门中学了一门血炼之法!
这法子,最初是未入道者想要认主灵宝所用,后来有高手改良,更为奇异,甚至可以说神奇。
据说,可以血炼万物,与万物建立联系!
这,已然是他所能接触的最高等级的术法了,哪怕,只是残篇。
“若血炼之法如传说所言,那么……”
秦禹心中泛着念头,匆匆离开藏经地,来到灵兽园,忍痛将自己数月积攒的灵米,灵丹奉上。
换了一只仙鹤骑乘。
之后,丝毫没有留恋的离开太岳门,目的地,则是距离太岳门最近的,天陨禁地!
相传,天陨禁地之中,有着诸多无主法宝,灵材,或许,自己能够在那里得到自己想要的。
虽然,那是禁地,可禁地,也代表着人迹罕至。
‘若将整个天陨禁地献祭了……’
……
神意悬于长空。
安奇生静静的看着一切,他如同一个独立于天地之外的幽灵,能够感知到一切发生在秦禹身上的事情。
看得到,却无法涉足,也无法真正影响其他任何东西。
因为他入的,是秦禹之梦,而非龙蚀界。
准确说来,这也不止是梦,而是秦禹的命运轨迹之中的一缕片段。
这,也是他头一次,见到有人的命运如此之波澜壮阔,甚至于,无法以文字来概括。
他看到秦禹在太岳山之中的黯然,看到他在出山之后的发生的一幕幕。
也看到他在天陨禁地之中一次次险死还生。
直至,炼成血炼之法。
甚至,能够看到秦禹一次又一次的献祭与自己联系。
他亲眼看到了一个内心纯善,看一眼心爱的白师姐都会脸红心跳,看到别人将他与白师姐的名字联系都雀跃半天的少年。
是如何一步步走来,成为一个‘献祭狂魔’,杀人屠夫,外道魔头。
嗡~
似是一瞬,又似是万年,安奇生的心念回落。
最后一幕,他看到的是在尸山血海之中长身而立。
茫茫天地,唯其一人独立。
最后,却猛然抬头,泪水流落的红发青年。
青年身前,是一具清冷绝美的女修尸身……
人生最悲,爱而不得,他苦苦追寻,却没有开始,就已然结束。
嗡~
神意回归,悭山之上,安奇生缓缓睁开眼。
“此时,应当是秦禹炼成血炼大法,随便在禁地之中寻了一块貌不惊人的黑石尝试献祭之时?”
心中泛着念头,安奇生也已然发现了秦禹所处于其人生之中的哪一个节点。
这时候的秦禹,还是对未来有着诸多憧憬,心心念念,只有白师姐的纯良少年。
那时的秦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这一出山,再回山之时,所见的是什么…..
当然,他的那些敌人,也不会想到自己夺去一个少年心中最为宝贵的东西,会是怎样的一个恐怖后果。
秦禹,不是龙蚀界的天命之子。
而是,劫数。
天道欲以红尘同化,却最终在俗世之中复苏,一手覆灭了那一方有着璀璨文明的大世界。
继而,裹挟着无尽劫数之力,飞升上界的。
混乱之子。
亦或者说,是‘熵之子’。
他秉承龙蚀界古往今来万万年劫气所化,是无序而混乱的结晶,是代表纪元毁灭的终结者。
他一手覆灭了龙蚀界,并将毁灭的火种传遍诸界,直至掀起焚天火焰,直冲那诸界之中心。
那一方有着更为灿烂文明的大世界而去。
“怪物先生?”
三心蓝灵童略微有些诧异的声音打破了安奇生的沉思。
他心念电转,于那祭坛之光未曾彻底消失之时,突然伸手,将其手腕之上那一枚烙印着他的道法的‘太极乾坤圈’砸入了祭坛之中。
轰!
祭坛剧震!
继而,暴动发生,之前那被祭坛所吞入其中的灵米,法宝,灵宝被其吞吐而出。
安奇生的动作太快,几乎是在祭坛光芒消失的刹那完成。
唯一看到这一幕的三心蓝灵童心头顿时一震:
“怪物先生,你?”
神祗念来袭已过数年,这数年里安奇生所做最多,就是炼化这枚有着晋升至宝潜力的‘太极乾坤圈’。
数日之前方才将自身的法理道蕴灌输其中,却哪里想到,竟给丢到祭坛里去了。
“太极乾坤圈不会是我的成道之宝。”
安奇生随手一压,按下了四散的法宝,灵米,凝视祭坛,淡淡的回应这蓝皮小怪物的惊诧:
“我收下此宝,不过是完广龙一个念想,虽不能说可有可无,却也不会太过贵重。”
“可,可您为何对那少年如此看重?他分明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很是寻常。”
三心蓝灵童还是有些不解,这太诡异了。
明显更为亲近的孙恩随意丢了些书籍就不去理会,又怎么会对这遥隔两界,从未见过面的一个普通少年这么好?
莫非自己看走眼了?
“普通吗?”
安奇生摇头失笑:
“那你可真的看错了……”
他微微闭目,遮掩住有些凝重的眸光。
他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着巧合,也相信基数足够大,一切巧合都能够成为必然会发生的事情。
可这还是有些太巧了。
元阳下界,也会是巧合吗?
……
“不行了,不行了……”
山野密林之中,一方袖珍祭坛散发着妖异红光,秦禹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脸色苍白无血色,
碧绿蛤蟆蹲在他胸口,也在大喘气。
此时,秦禹终于明白了这血炼之法最大的弊端之所在。
那就是血。
他前后九个半月的时间,不知道放了多少血,吃了多少补血的药草,才堪堪与一块平平无奇的石头有了细微至极的联系。
若是换做法宝,灵丹,天知道要多少血?
不过,好在成功了,秦禹的心里也是激动的很,甚至有些期待那位‘老师’的回应。
嗡~
红光闪烁不过几个刹那,秦禹的气都不曾喘匀,就听到一声悠长而动听,如同敲打铁磬所发出的声响。
这一道声响蕴含着奇异神力,音波垂流间,秦禹只觉失去的体力突然回来了,多日放血的疲惫一扫而空。
“这是什么?”
秦禹心中惊喜期待,猛的翻身坐起,就见那一方袖珍祭坛之上红光喷薄而起,不知几百几千丈。
继而,数之不尽的灵米被红光喷出,铺天盖地一般几乎要将整个山林都彻底淹没!
“一块石头就能换这么多灵米吗?”
任由灵米如瀑将自己淹没,秦禹彻底呆住了。
等他回过神来,只觉头突然变重。
伸手一摸,自己头上,不知什么时候,居然多了一枚铁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