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保一體讓“車馬炮”如虎添翼


戰保一體讓“車馬炮”如虎添翼

“軍無輜重則亡,無糧食則亡,無委積則亡。”這3個“亡”字,充分說明戰爭很大程度上就是“保障力量的角逐”。

“兵馬未動,糧草先行。”過去,我們主要以連爲單位遂行演訓任務,通常自行攜帶給養。現在,合成營已成爲陸軍基本作戰單元。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一個合成營包含幾十個專業、近百個不同崗位、數十種武器裝備,可謂“車馬炮”齊全。“用兵貴變,勝不可一”,作戰單元變了,保障模式也應隨之而變。針對不同的戰爭形態、作戰任務、戰鬥編組,必須“順天、因時、依人”,採取不同的保障方式。只有創新保障理念,轉變保障模式,拓寬保障渠道,實施全要素、積木式、模塊化綜合保障,才能讓合成營的“車馬炮”如虎添翼。


特寫:疫情下的香港升學考試

好馬配好鞍。合成營的一個顯著特點就是有了自己的綜合保障隊,囊括救護、搶修、彈藥補給、伙食供應等諸多要素。作爲信息化條件下陸上獨立作戰的基本戰術分隊,合成營機動速度快、進攻正面寬,常常需要孤軍深入、直插縱深、分散配置,像以往一樣攜帶大量補給已經不切實際。打仗就是打保障。部隊打到哪裏,保障力量就要跟進到哪裏,採取如影隨形式的伴隨保障,全程定點定位提供精準補給。

“合成營的救護力量配備的是裝甲救護車,必須和步兵一樣衝鋒陷陣,才能實施伴隨保障。”一位參加過實戰救護演練的醫護人員說,“伴隨”就是緊緊跟隨攻擊分隊一起勇往直前,“打中救、救中打”將成爲常態。保障力本身就是戰鬥力,保障員也是戰鬥員。萬馬戰猶酣之際,上級不可能抽調人員來協助保障,穿越火線、避敵打擊都得自己來。如果不掌握必要的武器操作技能和基本的戰術戰法,不僅不能實現由“保障打”向“打保障”的轉變,反而會因“自損八百”導致任務受挫,成爲“被保障”的對象,貽誤整個戰局發展。


廣州海關出臺128條落實穩外貿穩外資細化措施 擴大跨境電商B2B出口試點範圍

是不是有了綜合保障隊,其他分隊就可以高枕無憂,當甩手掌櫃了?當然不是。保障隊的功能再強大,也有分身乏術之時。戰場上情況瞬息萬變,戰機稍縱即逝,一味地“等”保障不可取,支援保障和自我保障同等重要,很多時候依然需要“自力更生,豐衣足食”。一位合成營營長打了一個形象的比方:“救護急性病人時爭分奪秒,身旁家屬正確的自救,比單純等待急救醫生趕來更重要。”這就要求戰鬥員不能完全依賴保障分隊,必須掌握裝備常見故障的搶修方法和基本的自救互救技能,提高戰場自我保障能力。

“鞍全馬齊”不代表“兵強馬壯”。未來戰爭是體系的對抗,合成營雖然能獨立遂行戰鬥任務,但作爲信息化條件下陸上聯合作戰的基本合成單位和基本作戰模塊,如果背後沒有強大的體系支撐,周圍沒有友鄰單位的協同配合,一旦陷入重圍、補給不繼,就會吃敗仗。作爲聯合作戰大系統下的合成營,不是單打獨鬥的,也不可能自成體系,作戰上要確立“大聯合”思維,保障上也要樹立“大聯勤”理念。既要充分發揮分隊保障和自我保障的強大力量,又要積極爭取上級和友鄰部隊提供更多有力支持,切實形成自身有力、上下貫通、左右銜接的高效保障體系。

“合成,合成,沒有訓練的‘合’,哪來作戰的‘成’?”說到底,綜合保障隊也是合成營“車馬炮”中的一支重要力量,牽一髮而動全身,如果不能及時有效地融入這盤“大棋”之中,就難以形成整體作戰效能。合成營實現由“編制合成”到“能力合成”的升級轉型,保障力量是戰鬥鏈條上的重要一環,既要注重“合抱之木,生於毫末”,將各保障分隊練成一根根“鐵手指”;也要警惕“千里之堤,潰於蟻穴”,防止出現保障體系短板。

“師兵大舉,飛糧輓秣。”保在戰時,練在平時;戰保一體,所向無敵。科學制定保障要素實戰環境下常態化聯合訓練計劃,把搶修、救護、彈藥供給等要素“綁”在一起訓,把保障與攻防、機動、勤務等多個行動“合”在一起練,在充分磨合中加速融合,在炮火硝煙中加快轉型,就一定能夠產生“1+1﹥2”的聚合效能,確保“急時拉得出、戰時保得住”。(凌濤)


澳門外匯儲備3月環比下降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