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圓明園古建築的再認識

對圓明園古建築的再認識

對圓明園古建築的再認識

演講人:郭黛姮 演講地點:清華大學人文清華講壇 演講時間:二○二○年十月

郭黛姮 建築史學家,清華大學建築學院教授,國家自然科學獎一等獎獲得者。國家一級註冊建築師、國家文物保護工程責任設計師。現任北京圓明園研究會會長,中國紫禁城學會常務理事等職。師從建築史大師樑思成先生,自20世紀60年代起從事古代建築史的學術研究工作,曾先後主持維修杭州六和塔,保護雷峯古塔遺址的雷峯新塔工程,珠海圓明新園設計與建設工程,登封少林寺擴建及塔林保護設計,北京恭王府保護修繕,嵩山歷史建築羣申遺保護規劃,山東威海環翠樓設計與建設,洛陽明堂、天堂、應天門設計與建設,浙江金華萬佛塔公園設計與建設等工程。同時開闢了利用數字技術復原文化遺產圓明園等項目。編著有《中國古代建築史(宋、遼、金、西夏分卷)》《東來第一山——保國寺》《乾隆御品圓明園》等。

1860年10月,也就是160年前,被譽爲“萬園之園”的圓明園,在大火中被燒燬。我們不能忘記外國侵略者這種野蠻的行爲。

160年後,通過技術復原和各種努力,我們得以重新審視圓明園。今天的講座主題,就是向大家介紹一下相關研究。

27釐米最萌身高差 從《陳情令》到《一剪梅》 這對冰舞組合出圈了

諧奇趣的五彩之謎

西洋樓景區在圓明園長春園北部。清朝乾隆十二年(1747年)時,乾隆皇帝想建築一組帶有噴泉的外國園林,於是下旨意大利傳教士郎世寧(Giuseppe Castiglione)和法國傳教士蔣友仁(P·Michel Benoist)做設計。

他們的第一個設計是諧奇趣,完成於乾隆十六年(1751年)。諧奇趣原來到底是什麼樣子?我們找到了它的銅版畫。從銅版畫大體能看出來它中間有三層樓,旁邊有一些廊子環繞,前面有兩個小的二層亭子。後來我們在故宮博物院找到了樣式房所繪的平面圖。從這張圖我們基本上知道它大體的平面輪廓。但是它的立面到底是什麼樣?我們又找到了德國攝影師恩斯特·奧爾末(Ernst Ohlmer)在1873年拍的老照片。

老照片比銅版畫要準確,從學建築的人眼睛裏可以看出建築比例各方面的關係,能夠知道當年大概的樣子。我們還發現了照片攝影師在他日記裏有這麼一段話:“這裏的裝潢……五彩繽紛,如彩虹般絢爛……映入你眼中的是裝飾物豐富而動人的色彩,浸潤在北京湛藍色的天空裏。隨着觀者移動的腳步和太陽的光影不停變幻,建築物白色大理石的映襯讓它們格外醒目,倒映在前方的湖面上,如同幻影……觀者不禁懷疑自己來到了‘一千零一夜’的世界裏。”攝影師怎麼會有這樣的結論?在遺址現場仍保有遺物,但是找不到相關線索,於是我們和圓明園管理處商量,進庫房看看。在庫房裏,我們發現有一些琉璃瓦,過去也有先輩的研究說這幾個房子都是琉璃瓦,而且琉璃瓦的顏色有藍的、黃的。我們就比較了一下外國巴洛克時期的一些房子,它們的色彩基本用在屋頂上,比如柏林夏洛騰堡宮和維也納美泉宮,二者屋頂顏色不同,但是牆基本是同一色。可是這兩座宮殿給大家的印象絕不是五顏六色。爲什麼攝影師說諧奇趣是“五彩繽紛,如彩虹般絢爛”呢?後來我們在圓明園庫房裏找到了一些琉璃構件殘片,帶有中式花紋或西洋花紋。結果發現老照片上有些花紋線腳跟這個對上了,比如有的可以作爲女兒牆的欄杆,有的是腰線的線角,還有牆上鑲嵌的花紋裝飾。由此發現,感覺老照片上的琉璃塊都可以對號入座貼上去。這些老照片所反映的色彩,給了我們一個啓示,它不是一個純粹的一般的西洋建築,而是用很多彩色琉璃來裝飾的,當時郎世寧這些傳教士雖然按一般的巴羅克式建築風格做了設計,但是也在琢磨如何讓中國人接受巴洛克,在這個過程中,他們可能就想到把有特點的中國元素加進去。像這種例子我在其他地方也看到過,比如有的在教堂裝飾裏設計了中國的牡丹花、垂蓮柱,但是我沒想到諧奇趣貼了這麼多琉璃,讓建築顯得更加生動活潑。

海晏堂蓄水樓的祕密


11日中小板指跌2.39%

西洋樓景區另一座規模較大的是海晏堂。大家最熟悉的十二生肖噴泉就在這裏。許多人由此知道圓明園有海晏堂。十二獸首的噴泉是一組水力鍾,噴泉從哪兒給水?過去傳言噴泉源自太監挑水。在圓明園,我們可以看見好幾個部分的遺存,海晏堂本身坐西朝東,堂前爲生肖池,堂後有蓄水樓。蓄水樓遺蹟看起來是一個大土臺,當年在土臺頂上有一個很大的水池,從其他地方把水供應到水池裏,然後再從這個地方流到十二生肖每個獸首的口再噴出來。現在看土臺的樣子有些奇怪,它上面大下面小,而且四面不光滑,一層一層的。這是當時人把房子蓋高時,先用土墊一個高臺,高臺下面如果沒有維護會垮掉,所以在土臺四面砌上磚牆進行加固,因下面受力最大,所以磚牆最底下最寬,然後向上慢慢縮小,現存土臺的一層一層的紋路就是當年磚牆縮小的痕跡,這樣的建築方法,導致現在遺存下來的土臺看起來是上面大而下面小。高臺建好後,在上面建了水車房。在樣式房圖上,我們看到寫着東水車房、西水車房,那麼水車房的水又是怎麼通到噴泉的?我們當時復原諧奇趣時看過一張圖,這張平面圖畫了水車房所在位置,用紅色的線標註了給水管,從水車房通過水管把水引出來,通到當地所用的噴泉裏。後來在一次開國際會議時,我們請搞探地雷達的人探查了一下,發現西洋樓地下確實有水管,前年發掘出一部分,是銅水管,歷經近300年,仍然保存完好。

海南離島免稅4個月銷售120.1億

圓明園方壺勝境復原圖

收評:創指跌3.31%失守2700 芯片、汽車股領跌

除了研究管道,我們還想知道水車房的動力裝置如何運作。意大利羅馬馬克斯普朗克藝術史研究院的Hermann Schlimme教授參加了那次國際會議,和我們一起用探地雷達探測了西洋樓下面的水管,他回國後在他們的資料室中找到當年蔣友仁的一封信,蔣友仁在信中談到他在中國設計圓明園噴泉時參考過一本水利書,Hermann Schlimme教授找到了這本書,書裏面有張水利機械圖。他就馬上對照了西洋樓銅版畫,發現畫上的水車房有扇打開的窗子露了一個頭,頭的樣子跟他找到的那本書裏面的水利機械圖中的給水裝置“中心軸”的樣子很像。但他又提出一個疑問,這本水利書當時在中國有沒有?正好當時我們國家圖書館收藏了一批當年傳教士留下來的書籍。在國家圖書館的書單裏我們也發現了這本水利書的名字。他決定馬上到中國來查這個資料。他在國家圖書館發現這本書上還有用鉛筆畫的一些對這個機械進行註解的小圖,他覺得過去來華傳教士裏真正跟這個有關係的,應是蔣友仁。蔣友仁原來是數學家,乾隆皇帝讓他搞這個設計,他肯定要從數學的角度想如果把水壓上去怎麼做,怎麼計算利用勢能這些東西,所以要來查閱這本書。根據Hermann Schlimme教授的推斷,他覺得蔣友仁肯定看過這本書。這樣我們就根據這個機械圖做了水車房動力裝置復原,它是由水平放置的齒輪,在毛驢的牽引下帶動豎向的齒輪,利用傳動裝置,使三個凸齒輪不間斷轉動,帶動提水斗,將水注入蓄水樓水池。

日內暴跌100美元 金價再坐過山車

清代重要的政務場所

現在的西洋樓遺址景區,留下了十組建築的殘跡,一般人往往以爲看了它就等於參觀了圓明園,其實西洋樓景區在當初圓明園裏所佔的比例只有全園總面積的2%。


京東、阿里 誰該擁有“雙十一”

那麼圓明園的核心部分在哪裏呢?這要從造園歷史說起。

圓明園建於清康熙四十六年(1707年),它本來是四皇子胤禎(後來的雍正皇帝)的賜園,建在康熙皇帝所在的暢春園北側。現在北京大學西門外有兩個小的磚門樓,從那裏往南走就是暢春園,圓明園離暢春園很近。胤禎做皇子時很低調,所以圓明園起初造得很簡單,他曾經寫過《園景十二詠》,都是葡萄院、竹子院、魚池、菜圃等,建築也不太多。後來他登基成爲雍正皇帝之後,請風水師看了一下風水,風水師說這塊地很好,西北高是象徵崑崙山,東南低是象徵東海,看起來跟中國版圖很像,雍正聽風水師這麼講了之後,決定要在原來的基礎上把圓明園擴建成皇家園林。其中在園區核心地帶做九個小島圍成的九州,象徵中國古代所謂的天下九州的說法。同時他還希望將來的統治能夠天下太平,萬方安和,所以造了萬字形的房子。雍正皇帝在紫禁城守孝三年期間,發出諭旨:“始命所司酌量修葺,亭臺邱壑悉仍舊觀。惟建設軒墀,分列朝署,俾侍值諸臣有視事之所。構殿於園之南,御以聽政………園之中或闢田廬,或營蔬圃……”這時圓明園有了較大的發展,首先添建了園南的朝政建築,以便在園中聽政。宮門、大殿一個一個相繼造起來,大體形成了前朝後寢的格局,大宮門、正大光明是前朝部門,勤政親賢是皇帝日常理政的場所,九州清晏是皇帝寢宮區,也是圓明園的核心區。

雍正皇帝在這個園子裏住,不是爲了休閒,而是要理政。一開始,他在這裏住了好一陣沒有人給他上奏摺,於是就發了一個諭旨:“諭吏部兵部,朕在圓明園與在宮中無異,凡應辦之事俱照常辦理,若因朕在圓明園爾等將應奏之事少有遲誤,斷乎不可。”

乾隆帝即位後,在圓明園東側建了長春園,收回周邊親王賜園後,最先是出現了綺春園,到了乾隆朝中葉又併入了熙春園和春熙院,形成圓明五園。

雍正和乾隆奠定了圓明園的基礎,嘉慶對綺春園的整合起了重要作用,道光、咸豐在圓明園進行了少量的不同程度的改建、添建。圓明園的景區隨着皇帝的審美需求不斷變化,再加上失火一類的災異,所以圓明園這座遺址公園現在有不同年代的遺址。

清朝的雍乾嘉道鹹五朝皇帝一直把圓明園當作治國的場所之一,因此在清朝的政治歷史上,圓明園的地位不亞於紫禁城。

我的博士生賈珺(現爲清華大學建築學院教授)去故宮查《起居注》,發現清代五位皇帝住圓明園的時間都比在紫禁城長,乾隆大概平均每年有150天,最多的是道光,幾乎每年有近300天都住在圓明園,最後在那裏去世。

新美榜單:雙十一種草真香TOP榜!盲買不踩雷

圓明園的鼎盛時代

從歷史上看,乾隆時期圓明園營建最爲繁忙,經過這一時期經營,圓明園的建設基本定型。

乾隆在宮裏守孝三年以後回到圓明園,對圓明園有過少量的添建,讓他一生念念不忘的是,與皇祖康熙在牡丹臺看牡丹時,他的聰明才智,得到皇祖的稱讚,並把他帶回宮中養育。他一生中不斷回憶起這件事。在乾隆五年(1740年)修了皇家家廟性質的安佑宮以示紀念,安佑宮又稱爲鴻慈永祜。

乾隆三年(1738年),皇帝下令宮廷畫家沈源、孫祜把圓明園中的所有景物畫出來,於乾隆九年(1744年)完成《圓明園四十景》圖。四十景圖的原本是絹本的,現在不在中國,160年前英法聯軍火燒圓明園時被掠走,現存法國巴黎圖書館。20世紀80年代,當時我們的外交部門向法方提出,這四十景圖能不能給我們做一個彩色的複製品,法方給我們複製了。四十景圖反映的是乾隆九年時期的圓明園。

中建

此後圓明園又不斷變化。乾隆覺得他要像祖父一樣執政60年,於是從乾隆十年(1745年)開始在圓明園旁邊建築一個長春園,作爲自己歸政娛老之所。


劉亦功升任中國一汽黨委常委、副總經理

當時檔案中有圓明五園之稱,除了圓明園、長春園,南側有綺春園,北側有春熙院,東側有熙春園,熙春園就是清華大學所在之地,所以清華大學和圓明園有很深的淵源。到了嘉慶年間,一方面整合了綺春園,但又將春熙院賜給公主。到了道光年間,熙春園又被賜給了親王。

圓明園裏,哪種景觀最多?我們統計後發現,最多的竟然是農業景觀,其次是書院、書樓、書屋,第三是宗教建築。

農業景觀如杏花春館、田字房、北遠山村等,在雍正時期就有。後來乾隆年間又在杏花春館添建了春雨軒等,春雨軒添建以後雨水特別好,乾隆爲它做了許多詩,說春雨軒是吉祥物,自從建了它以後國家年年風調雨順。

內蒙古呼倫貝爾:明確非虛假訴訟後找到矛盾解決法

乾隆比較重視文化,所以有許多書院、書樓、書屋。比較有名的有匯芳書院、碧桐書院等。匯芳書院,顧名思義就是把所有有才華的人彙集在一起幫助皇帝理政,乾隆曾爲它賦詩:“書院新開號匯芳,不因葉錯與華裳。菁莪棫樸育賢意,佐我休明被萬方。”文源閣是圓明園的藏書樓,藏乾隆時期編纂的《四庫全書》,於乾隆三十九年(1774年)興建。這個書樓仿的是寧波天一閣,是六開間的房子,這在中國古建築裏很少見。因爲《易經》上有句話“天一生水,地六成之”,藏書樓怕火,所以覺得建成六開間可以有一個保護書樓的吉祥意思。文源閣的設計,也體現了圓明園建築的不拘一格。圓明園還有許多書屋,皇帝不僅是在正式的地方讀書,而且在他的寢宮、小的佛寺裏也有書屋,皇子讀書的地方更不能少,有20幾處,乾隆告誡皇子“願爲君子儒,不做逍遙遊”。乾隆說自己生平喜讀書,處處有書屋,“來如讀畫領神韻,坐則翻書晤古人”。因此圓明園的書屋特別多,這也是過去我們看到的一些皇家園林中很少見的。

圓明園中的宗教建築比例也不低。圓明園的宗教建築,並不是大家印象中經常看到的佛寺、宮觀,它們的設計很有特色。例如慈雲普護這組宗教建築,裏面供了各種神像、佛像,不拘一格。西洋樓地區的方外觀,是乾隆給香妃修造的,香妃信伊斯蘭教。乾隆又說“興黃教以安蒙古”,黃教就是喇嘛教,圓明園裏也有喇嘛教的佛寺。另外圓明園裏還有關帝廟這種類型的。乾隆說“何分西土東天,倩它裝點名園”,意思是不管什麼樣的神都請來裝點我的園林、保佑我。

圓明園裏還有一些代表仙境的特殊建築。比如蓬島瑤臺,仿海上三神山所建,由三個小島組成。古代傳說東海有三神山,有神仙在那裏製作長生不老藥,皇帝們都對這個三神山非常向往,古代許多園林裏都出現過。雍正建了蓬島瑤臺,到了乾隆又新蓋了另外一個方壺勝境,方壺勝境蓋好了以後,他說“卻笑秦皇求海上,仙壺原即在人間”,他笑秦始皇到東海找仙人,其實根本沒有東海里的仙人,我在我的園子裏就可以蓋出來,這就是我想象中的仙境。長春園的海嶽開襟也是表示仙境的建築。乾隆當時是非常有想象力的。

乾隆曾六下江南,他把江南的好景物也搬到了圓明園,長春園中仿南京瞻園建成的如園、仿揚州曲園建成的鑑園、仿蘇州獅子林建成的圓明園獅子林等,給圓明園帶來了江南風光,所以有一個清末的詩人寫了一句詩:“誰道江南風景佳,移天縮地在君懷”。

對歐洲建築的影響

後來圓明園的景物通過法國傳教士王致誠(Jean-Denis Attiret)等人給朋友的信傳到了歐洲。圓明園被譽爲“萬園之園”的說法,出自1743年11月1日王致誠寫給在巴黎的友人達索(M·d Assaut)的信,他在信中說:“這是一座真正的人間天堂。園中的建築造型,其美無與倫比……建築與山石、花木之間的巧妙結合……景色之多不能一目看盡……一切都趣味高雅……可以長時間地遊賞。”他不僅一一記錄了園中所見景物,還生動描繪了皇帝在圓明園的生活,例如春節在圓明園逛買賣街的情景。他的信件在1747年彙編成《耶穌會士書信集》,1749年在法國出版,轟動了歐洲。1752年他的《中國第一園林特寫》英譯本出版。王致誠的書影響比較大,導致歐洲上層許多達官貴人對圓明園非常青睞,要求當時的建築師給他們設計類似圓明園的房子,模仿中國園林,所以以圓明園爲代表的中國園林在乾隆年間開始走向世界。

當時的英國皇室建築師錢伯斯(WilliamChambers)也非常推崇中國園林藝術。錢伯斯曾經在東印度公司的船上工作過好幾年,到過中國三次,1757年他在《中國園林的佈局藝術》中說:“中國人的花園佈局是傑出的,他們在那上面表現出來的趣味,是英國長期追求而沒有達到的。”又在《東方造園藝術泛論》一書中寫道:“沒有任何國家在園林結構物的壯麗和數量曾經與中國相當。……王致誠神父告訴我們圓明園——本身就是一座城市——(其中有)四百座樓閣;全部建築如此不同。”他把自己看到的中國園林畫成圖印在這本書裏。

在當時英法等歐洲國家爭相仿造中國園林的過程中,有的似是而非,有的模仿得有點像,比如法國LIIe-Adam,Cassan公園的八角亭。因爲中國皇家園林裏有許多農業景觀,所以在凡爾賽宮裏出現了小特里阿農農舍這樣的農業景觀。仿造最好的,我認爲還是錢伯斯在英國倫敦郊外建的邱園塔。我覺得他仿的是廣州六榕寺的六榕塔,因爲錢伯斯到過廣州,通過六榕寺六榕塔的老照片,可以發現它和邱園塔造型非常相似。仿建做得最像的還是建築師,而不是傳教士。

當時歐洲貴族將絲綢之路傳過去的中國瓷器或者絲綢上出現的建築物都作爲中國園林的代表,在自己的園子裏仿造,實際這些根據並不充分,那些圖案上的東西並不是真正的圓明園。不過也有一個傳教士曾經把《圓明園四十景》圖帶回了歐洲,他帶的不是絹本畫,而是木刻版。1774—1789年,法國的勒胡士(Le Rouge)出版了《新潮園林詳解》,這套建築師用書差不多有十卷,第四卷中的15、16冊以圓明園爲題介紹中國園林,將《圓明園四十景》圖完全收錄,並以沈源、孫祜所繪木刻版爲藍本,用銅版畫的辦法重新摹寫了一遍,但是在每個景點裏加了天鵝和帆船。

我們還發現,中國建築對歐洲的影響並不僅僅侷限於建築,美國觀念史學家洛夫喬伊說:“中國園林是歐洲浪漫主義的起源之一,它推動和促成了浪漫主義的轉向。”

古建築的想象力

雙11最大單交易 福建第一高樓降價後29.12億元成交

法國大文豪雨果(Victor Hugo)說:“在世界的某個角落有一個世界奇蹟,這個奇蹟叫圓明園……一個幾乎是超人的民族的想象力所能產生的成就盡在於此。”

中國古人確實特別有想象力,衝破各種階段的束縛不斷髮展。我們的建築史上,就有許多超乎人類想象的東西。

比如說古代的修橋。泉州的洛陽橋是一座跨海峽的橋,那個地方特別難修橋,因爲地表是沙,橋基立不住,北宋著名書法家蔡襄任泉州太守時說牡蠣粘在海船上很結實,是不是可以把牡蠣種在石頭上?這就是著名的“蠣房固基法”,石頭邊兒上種了牡蠣不斷長,整個地基打了一大條,都是很結實的石頭,石頭上砌一層一層的橋墩。比如趙州橋,橋很長,搭在河牀上時,伸出很長,伸展的兩端就開了小窗,這樣發洪水時,水流可以從中間的洞和兩旁的小窗走,一下子分散了水流對橋的壓力,橋就比較結實耐用。這種敞肩券的拱橋,中國人採用要比世界其他地方早600年,在建築史上來說是很出色的。

再比如天壇,如果我們仔細觀察它會發現一個特點,它讓人感覺自己比什麼都高,似乎可以跟天直接對話。原來這個壇築起來時,周圍所有的東西都要比這個壇低。南邊是圜丘,圜丘壇的圍牆比它低許多,人站在圜丘壇上覺得自己確實離天近一些。北邊的祈年殿也是周圍的東西都比它矮。通往祈年殿的路是直的,但路旁的地面是大斜坡,皇帝走在這條路上去祈年殿時,有一種心情,我要祈拜五穀豐登,跟天神對話,越走越接近天神。祈年殿附近的樹種植在斜坡上,越走近祈年殿,樹顯得越來越矮,讓人覺得越來越接近樹梢,這也是古人很有想象力的創造。

山東博興佛造像展亮相國博

由此來說,中國建築史研究起來,許多地方值得我們重新思考,我們能夠想到的,不僅僅是某個建築物什麼形狀、裏面有什麼東西,而是想到更多背後的東西。因此和園林中一個個具體的實體建築相比,圓明園的文化價值更值得重視,這些文化價值使我們有許多新的認識。

我們跟隨樑思成先生研究《營造法式》,發現《營造法式》的作者李誡本身就是非常超前的人,他把工料定額的管理手冊變成技術做法制度的書,用來指導設計和施工。一般的古人編書先看看古代文獻有什麼東西,然後把文獻拿來集成一下就算了,可是《營造法式》的作者當時找全國各地的工匠給他講他們掌握的技術,結果這技術一總結就寫了3000多條,而考究其他經史羣書後只挑出來300多條。像他這種編法式的創作,在當時也是一種超前的做法,跟他以前的官員很不一樣,他非常具有想象力。而且這本書的特點是“有定法而無定式”,告訴你方法,但是你不是遵循我給你的“式”就夠了,你要在這個“式”的條件下自己發揮發展。《營造法式》有這樣一段話:“……取其輪奐鮮麗,如組繡華錦之紋爾。至於窮要妙奪生意,則謂之‘畫’。其用色之制,隨其所寫,或淺或深,或輕或重,千變萬化,任其自然。”這裏是講,畫彩畫的目標是畫出來最好像錦緞上的花紋那麼漂亮,但又說要根據具體情況發揮,或深或淺,或輕或重,任其自然,要放開,不要受法式的拘謹,可以自由地畫。

中國建築史裏的東西,有營養的很多。中國古人的想象力非常豐富,取得了了不起的領先世界的成就。瞭解古人的想象力,爲現代建設提供借鑑,正是中國建築史研究的意義所在。

(本版講座資料及照片由人文清華講壇提供)

《光明日報》( 2020年11月07日 10版)

我觀察了八個優衣庫男孩,其中直男含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