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w9id精品都市言情 狩獵好萊塢 ptt-第1095章 碾壓閲讀-tkzd2

狩獵好萊塢
小說推薦狩獵好萊塢
显然是考虑到了其中的法律风险,最终那篇指责互联网产业是庞氏骗局的文章并没有直接点名,而是列举了一系列详细数据。即使如此,明眼人还是能一眼明白文章中所说‘行业巨头’到底是指哪一家公司。
女皇攻略
诸多空头资本和梅隆家族的势力终究不容小觑,全美各地大批媒体统一发力,不可避免地引发了巨大的社会反响。
哪怕维斯特洛体系及时做出了诸多应对,1月27日周一当天开盘,纳指还是出现了下挫,首当其冲的伊格瑞特公司,开盘一小时内最深跌幅达到1.3%,账面损失超过百亿美元。
機甲狂瀾
最终,周一当天,纳斯达克指数截止收盘下跌69点,跌幅达到1.1%。作为龙头股的伊格瑞特公司,股价单日跌幅也达到0.7%,市值从上周五的7519亿美元高位回落到7466亿美元,其他诸如思科、美国在线、微软等公司,股价同样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跌。
即使没有达到预期,这样一个‘开门红’,也让某些人颇为振奋。
黑籃網王之黑子的網球 墨愛卻已讓我滿足
兇案現場
于是,当天晚上,后招再出。
与梅隆家族关系紧密的西屋电气控制下的CBS电视台晚间新闻节目,一位美国司法部前共和党籍政府官员接受采访时强烈抨击克林顿政府对伊格瑞特反垄断调查的拖延与敷衍,呼吁联邦国会和美国各州应该联合起来,一起向白宫施压,肢解伊格瑞特这头阻碍新科技行业发展的‘垄断巨兽’。
不仅如此,第二天上午,大批地方纸媒和社交网络平台再次出现一些在美国颇具影响力的政府高官或公众人物同时呼吁美联储加息,以便控制愈演愈烈的联邦经济过热,特别是促进互联网等泡沫严重的新科技产业转向良性发展轨道。
无论是针对伊格瑞特这家纳斯达克市值第一龙头企业的攻击,还是呼吁美联储加息,相比周一堪称‘开胃菜’的那篇文章,都堪称直击要害。
周二,纳指再次大跌。
相比周一,纳指在周二的单日跌幅扩大到1.6%,伊格瑞特的股价也从前一日的0.7%跌幅扩大到当天的2.1%,单日市值蒸发超过150亿美元。
山雨欲来。
连续两天的利空,虽说还没有引发大规模抛售狂潮,不过ꓹ 任谁也都清楚,这样持续下去ꓹ 结果只会是崩溃。于是,以维斯特洛体系为首的科技股势力也做出了最果断的实际性反击。
周二晚间,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接受ABC晚间新闻的采访ꓹ 亲自表态,为了维持美国经济目前的繁荣状态ꓹ 短期内,美联储没有任何加息计划。
然后是周三。
伴随着各大门户以及东西海岸主要报纸关于伊格瑞特通过广告、软件等盈利业务巨额补贴电子商务ꓹ 以过去一年高达17亿美元的巨额亏损在伊格瑞特内外为联邦创造了至少10万长期工作岗位的宣传文章ꓹ 上午的白宫记者会上,面对记者的提问,白宫发言人当众做出表态,考虑到伊格瑞特诸多业务之间的严密关联性以及为联邦创造的大量就业机会,司法部将慎重考虑对伊格瑞特的拆分方案,只会督促伊格瑞特针对某些有损小企业和消费者的市场策略进行改进。
白宫做出表态之后,同一天ꓹ 伊格瑞特几乎是同时做出应对。
西海岸的当天上午,伊格瑞特在旧金山的总部园区与IBM、微软、惠普等各家同样提供数据中心服务的科技企业公开签署了一份技术授权与兼容共享合作协议ꓹ 重点是增加伊格瑞特的互联网基础工具软件与其他数据中心平台的兼容性。
显而易见ꓹ 伊格瑞特这么做ꓹ 是在应对去年年底司法部发起调查中针对伊格瑞特将自身软件与数据中心服务进行捆绑向用户强制销售的指控。不仅如此ꓹ 周三下午,伊格瑞特再次宣布ꓹ 为了支持诸多小企业的发展ꓹ 伊格瑞特全面下调自身数据中心服务15%的价格ꓹ 即日起立刻生效。
这依旧没完。
周四上午,伊格瑞特高层在佛罗里达州一处位于迈阿密附近即将落成的亚马逊仓储物流中心召开发布会ꓹ 宣告将提前启动2000名员工的招聘计划。同时,迈阿密附近的这处物流中心正式启用后,除了本身雇佣员工规模将会再次增加,还将给周边带来不低于1万个工作岗位。
就在这场发布会上,佛州检察官办公室负责伊格瑞特反垄断调查的一位法官亲自站台,对伊格瑞特此举进行了肯定,公开表示佛州检察官办公室与伊格瑞特公司关于去年反垄断调查的和解谈判已经进入尾声。
连续两天,完全近乎翻转的一连串新闻,虽然引来了空头势力控制舆论平台的大肆抨击,但市场反馈立竿见影。
重生之末世狂潮
伊格瑞特在周一和周二两天的跌势在周三当天就戛然而止,转而开始上扬。连带着,因为格林斯潘的亲自表态,纳指同样在伊格瑞特股价反弹的带动下,迅速收复失地,轻松返回上周五收盘时的6300点以上高位。
整件事的迅速翻转,在某些稍微知晓内幕的有心看客而言,完全就是碾压。
多空双方实力悬殊实在太大。
空头资本只能动用一些地方媒体或小型网络平台以及一些下野的前政客进行发声制造舆论,而多头一方,直接搬出了白宫和美联储主席,又控制了伊格瑞特门户、ABC电视网、《纽约时报》等等拥有全国影响力的主流媒体,对撞结果可想而知。
另一方面,伊格瑞特进一步的开放措施和对地方就业的促进,也让司法部和各州的检察官办公室都有了一个很大台阶。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去年本就是白宫为了掌握主动发起的一场反垄断调查,在伊格瑞特破局后,很快必然还是虎头蛇尾地再次收场。
确定伊格瑞特不会被拆分,即使在数据中心服务方面的降价和对其他同行的技术授权会对伊格瑞特营收与垄断优势产生一些影响,但终究利好远远大过利空。
最终,1月31日,周五。
热热闹闹的一周之后,最终纳指收盘,不仅没有转向崩溃,相比上周五,一周时间反而再次累积上涨了1.8%,达到6437点。
最耀眼的还是伊格瑞特。
周三、周四和周五三天时间持续反弹,待到周五收盘,这家公司市值已经达到7731亿美元,单周涨幅达到2.8%。
看似个位数的百分比涨幅,但以此时纳斯达克市场和伊格瑞特公司的体量,依旧是相当庞大的数字。相对应的,就是这一周时间,开始两天账面浮亏稍微收窄的空头资本,一周下来终究还是以亏损持续扩大而收场。
2月2日,周日。
西蒙昨天来到纽约,陪了艾琳·兰黛一天,今天上午的时间给了格蕾丝。
随后中午邀请是西班牙而来的Inditex创始人阿曼西奥·奥尔特加,虽说这位创造了Zara品牌的西班牙商人是后来西班牙首富,还曾在世界首富的位置上昙花一现,但此时对于西蒙而言却不算什么。
没办法。
西蒙现在已经不和什么人比有钱了。
中午用餐过后,两人愉快地敲定了由维斯特洛公司为主体投资Zara母公司Inditex的方案,西蒙下午就来到陈晴和林素两女在上西区的住处。
罪惡之城
刚刚进门,陈晴就扑了过来:“老板,你真是太厉害了。”
西蒙站在玄关笑着抬脚任由女侍帮自己换鞋,一边道:“好巧啊,我也一直都这么觉得。”
“呵,不过,周三那个,上午和IBM他们签署合作协议,下午就宣告YWS大降价,也太损了一些,老板,虽然打价格战伊格瑞特肯定能撑得起,但也没必要吧,我觉得只是签署合作协议就已经够可以了?”
两人说着已经走进客厅。
西蒙没有立刻回答,而是问道:“阿素呢?”
“她刚刚出去买些东西,我们打算晚上给你做好吃的。”
西蒙点了点头,两人在客厅沙发上坐下,见陈晴说完还眸光明亮地盯着自己,才道:“这是本来就有的计划,我们的YWS,如果你足够关注的话,应该明白,和其他一些传统的数据中心很不一样。”
陈晴软软地贴在西蒙身边,闻言道:“我知道啊,云计算嘛。”
“是啊,云计算,这项技术除了能够最大程度利益数据中心的资源,而且,另外一项优势,就是规模越大,相对成本也就越低。实际上,从一开始,相比其他提供同类服务的企业,伊格瑞特在这方面的利润空间就非常丰厚。只是因为最初为了避免同行警觉,我们才制定了较高的价格。现在,伊格瑞特的数据中心规模不断扩大,相对成本越来越低,哪怕这次降低15%,我们的毛利空间依旧远超其他同行。”
“这是不是意味着,将来还要降价?”
“当然,归根结底,商业竞争中,相比技术壁垒之类,低价从来都是最直接最有效的护城河。只要你价格够低,也就不需要担心竞争对手的出现。云计算技术,虽说伊格瑞特提前领先了一些年进行研发,但这项八十年代就已经提出了概念的技术并不是很难攻克,伊格瑞特想要确保自身的先发优势,最有效的方法就是降低价格,其他竞争者无利可图,强行竞争只会让自己不断亏损,因此也就很难对伊格瑞特形成威胁。”
陈晴侧头想了想,说道:“那么,让我猜的话,纳指崩盘后,伊格瑞特肯定会再次大幅调低YWS的价格,到时候,泡沫破裂连带价格竞争,其他行业对手就再也无法追赶伊格瑞特。”
西蒙点头:“整洁。”
说起来,曾经的亚马逊,之所以能够占有全球云计算业务的半壁江山,技术研发上的领先并不是关键,要说起来,其实是谷歌最先为了节省成本开发出了成熟的云计算方案。
亚马逊能够在云计算业务上称王,关键就是价格,这家公司甚至在没有同级别竞争对手的时候,察觉到自己的利润空间太大,就主动降价降价再降价,于是在本身体量足够庞大相当成本越来越低的时候,为自身铸就了一道不可逾越的商业护城河。
后续的其他企业,因为业务体量无法与亚马逊相比,相对成本更高,就只能以长期的亏损与亚马逊硬拼,结果可以想见,虽说最终能够获取一部分市场,但终究不可能与亚马逊相比。
参照记忆,对于伊格瑞特的YWS业务,西蒙亲自插手,敲定了同样的策略。
这次顺势的一次15%降价,只是一个开始。
以伊格瑞特现在10倍于其他同行的数据中心规模体量,无论是微软还是IBM,都根本不可能形成竞争,甚至在新科技泡沫破裂后可以预期的互联网产业寒冬中,其他竞争对手能不能存活,都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客厅内,谈过这件事,陈晴又好奇问道:“老板,纳指现在已经6400点了,你觉得最终能走多高啊?”
獸人時代,蠻妃馴蛇王 枯骨紅顏
西蒙对此只能摇头:“这个我就真不知道了。”
纳指能走多高,这大概是此时所有稍微关注新科技的人都好奇的一件事。
相比曾经2000年3月纳指在5000点左右转向崩溃,这一次,哪怕是西蒙,也根本无法确定。
其实,西蒙很早就考虑过这个问题。
首先可以确定一点,纳指此时的6400点高位,依旧不算太过于失控。
愛上痞子攻
因为这一次,相比曾经,新科技市场多出了伊格瑞特这一目前市值就依旧达到7700亿美元的巨无霸,此外,另外一家在纳斯达克市场上市的汀科拜尔,本周五收盘时的市值也达到3217亿美元。
这两家曾经历史上没有出现过的企业,加起来超过1万亿美元的市值,已经足以撑起1000点的纳斯达克指数。
另一方面,相比曾经2000年左右纳指破灭时互联网产业其实依旧处在萌芽初期的状态,由于西蒙这些年动用整个维斯特洛体系的力量不遗余力地推动,这一次的互联网产业,无论是用户规模还是企业发展,至少都提前了5年以上的时间,某些方面说是领先了10年都不为过。
就说曾经得雅虎,2000年左右互联网泡沫破裂时,撑起这家公司1000亿美元市值的,只有区区两三亿美元营收。而现在只是伊格瑞特一家,营收就已经超过300亿美元。
其他诸如思科、美国在线等等,发展进度都远远超过了曾经。
这其实也就意味着,相比曾经的泡沫,这一次相关产业有着实实在在的业绩支撑,泡沫成分远没有原时空中那么大。因此,跨过曾经的5000点之后,这一次纳指能够走多高,不说别人,西蒙自己也根本没有任何眉目,只能走一步看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