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gtf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我有一個庇護所》-0857 黎明的徽章(二合一)鑒賞-gd3nk

我有一個庇護所
小說推薦我有一個庇護所
乔治认为,艾尔达的军队,也不适合全都掌握在阿方索的手里——他搞一搞后勤,搞一搞国内的营建和政治无疑是最佳的人选。但作为一名将领来说,他缺乏该有的勇气和觉悟。
他太惜命了。
可那未来的战斗,如果舍弃自己的性命,又如何能获得胜利?
既然阿方索想要王位,那就要付出一些代价来。而在这未来的艾尔达战场上,也需要一名具有牺牲觉悟的真正勇士来担负起那重任。
罗伯特也认为如此。
也许,自己不适合作为一个好国王,但罗伯特相信,自己一定能肩负起肩膀上的重任,捍卫艾尔达的国土,保护那些可怜的难民们。
看看如今游荡在艾尔达各地的那些游骑兵们,他们有着无比高尚的品格,有着捍卫人类世界的决心、勇气和坚定的意志与牺牲的觉悟。
与他们并肩作战,让罗伯特感到自豪与骄傲,也让罗伯特拥有了无比的信心。
唯独让他有所担心的并非那前方的战斗。而是来自于后方的压力——欢呼的人群突然微微一窒,片刻之后,整个场地安静了下来。
在那南荒的看台队伍中,有一位身高将近两米三,高大壮硕的勇士,走出了看台,骑上了他的战马。
不多时,艾尔达这边有一位有着同样身高的强壮的大胡子骑士,也策马来到了赛场。在他出现的那一刻,艾尔达的人群不由响起了一阵阵欢呼来——红山爵士,他在艾尔达的众多骑士之中声名赫赫。
冤家情緣:青春永恒
听说红山爵士为了这场比武大会,在前段日子还去了一趟龙牙峡谷。出重金在那里收购了一些药剂,并与当地的佣兵们一起探索了古代王国遗迹,以此来进行修炼。
重生之流氓少爺 享飄
但这场战斗恐怕还是要有些悬念的。
還珠格格第三部(套裝全三冊)
罗伯特不由看向了对面看台上的阿瓦利王子,在那位南荒王子的身边有一位十分绅士的贵族——看起来眼熟得很,好像是‘狼獾’勋爵…
那个家伙从碧水城出来之后,怎么跑到了哈林斯卡?他手上可是有着大量的魔药配方的…
南荒那位的勇士,看了一眼跑道对面的那个对手后,冷冷的笑了笑,随后撩上了头盔。
两匹战马在马道上飞驰而过,看台上的人群不由都屏住了呼吸。长枪挑过ꓹ 红山爵士被一枪挑落下马。
整个过程干脆利落,有如一场游戏。
罗伯特的瞳孔微微缩了缩ꓹ 看向了那位高大强壮的南荒勇士。
隱婚緋聞:首長的小妻子
雷牛,不愧是南荒的第一勇士。
整个艾尔达,除了自己和圣维尔米克的权骑士‘拉维斯’ꓹ 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而听闻南荒之中最强的人,并不在哈林斯卡ꓹ 而是在那太阳城内…
这些南荒人今日到这里抽热闹,到底是打着什么样的主意…
想到这里ꓹ 罗伯特不由抿了抿嘴ꓹ 忧心忡忡的看向了自己的叔叔,发现阿方索正举杯朝着对面看台的阿瓦利致敬。而阿方索身边的沧澜大公,也举起了自己的酒杯,并露出了一个讨好的笑容来。
不过那位阿瓦利王子显然是没有给什么面子,瞟了一眼之后,又看向了别的地方去。
罗伯特知道,沧澜大公那边在一直与南荒有着贸易往来ꓹ 而自从那个老狐狸跑到阿方索的身边之后,这层关系也被沧澜公爵带到了自己叔叔的那边。
但显然ꓹ 新贵与南荒之间的关系ꓹ 还只是限于贸易往来而已。反倒是那些游骑兵们ꓹ 和南荒人的关系都很不错的样子…
最近听说ꓹ 还有不少从哈林斯卡而来的高大南荒勇士,赶赴向了艾尔达天鹅泽那边——他们也自称游骑兵…
想到这里ꓹ 这位对各种消息所知甚少的罗伯特王子ꓹ 双眼不由又迷茫了起来——他们到底是敌是友ꓹ 也许还得在几天后的七国议会中才能了解。
而也许,自己也该和乔治谈一谈了…
阿方索此时的想法与罗伯特一样ꓹ 他低头问向了马丁:“乔治殿下何时抵达?”
“哦,阿方索殿下,这您可问错人了。”马丁谈了谈手,瞧了瞧一边正开心的数着钱的塔尼娅——显然她刚刚是押了雷牛赢的,真是一点也不长心。
说实话,老板的计划,自己还真不知道。或者说整个艾尔达目前也不晓得这些情况——这南方就是哈林斯卡城的势力,所有的消息几乎是被锁的死死的,偶尔有行商能打探到什么东西,穿回来也得一两个月。
但以马丁对老板的了解,他觉得老板必定是憋着大造呢,毕竟这过两天就要开会了。要是老国王突然跑路了。那可就没那么热闹了…
想到这里,马丁不由咳了咳,看向了塔尼娅。他觉得,作为庇护所派到这里镇守的大BOSS,塔尼娅小姐必定知道这些计划才对。
“干嘛?”塔尼娅将钱收了起来,瞪了马丁一眼。
“没什么,塔尼娅小姐。”马丁急忙对这位姑奶奶露出了讨好的笑容来:“王子殿下想要问一问,老板什么时候来…”
“说好是今天来的…”塔尼娅皱起了眉头,看向了天上的太阳——已经是下午了。按照伊丽莎白的行程计划看,她昨天就应该和乔治到了才对…
难不成乔治没和她一起走?在艾尔达逛了一大圈?
看到塔尼娅的脸色也是如此迷茫,阿方索不由暗暗叹息了起来。
这场七国议会关系到未来的局势,实在是重要无比。要是局势无法在开战之前稳定下来,那么当前方打仗的时候,后方的南荒人要是闹起来,可就全完蛋了…
阿方索不由又看向了对面看台的阿瓦利,这一次,阿瓦利似乎看到了阿方索的目光,可淡淡颔首之后,便瞧也不往这边瞧了。
沧澜公爵倒是一直信誓旦旦的表示,沧澜家族与南荒的关系好得很,但阿方索却是无法看出那些南荒人到底是敌是友。
这段日子,倒是也与这位阿瓦利王子有所接触,但这个家伙却总是不咸不淡的,根本探不出什么口风。只是表示会旅行他与乔治的协议,支援艾尔达。但阿方索却是能瞧出来,这八大部到底打着的是什么样的注意,还要看太阳王才行…
如果那太阳王,对北方的战局不愿意理会,那么南荒八大部应该是会全力支持北方。但如果太阳王对八大部与黎明议会的关系有所不满,那这未来的情况可就真说不明白了。
毕竟那太阳城的军队过了河,就是八大部的腹地。
搞不好那太阳王,这两天就会来…
甚至有可能是那大军压境。
到那个似乎,无论那阿瓦利此前是做何打算,八大部恐怕就要立即跳反,成为太阳王的先锋军。
而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父王心中的算计,可就得逞了…
阿方索不由瞄了一眼不远处的父亲,发现老国王又打起了瞌睡。
收回了目光,阿方索微微的眯起了眼,看向了下方的赛场,心绪纷杂了起来。
这场所谓的比武大会,是一场战前的动员、阅兵,以及武力宣示。而南荒人也必定会来。因为之后的七国议会,无论是他们,还是神圣帝国的人,都要参与才行。
也正如自己曾经和乔治讨论过的一样,只要有人在其中搞一搞鬼,便会激怒太阳王,引发那信仰之战。
也许艾尔达的国王对南荒八大部的冠军进行封爵封地,太阳王不会动怒。但太阳王绝对不会允许神圣帝国的人对八大部的人封地封爵。
黎明议会也许能阻止得了老国王的作为,但却是无法阻止神圣帝国的人搞鬼。
原本自己还天真的认为,圣庭派遣神圣帝国的人来此的目的,会是帮助艾尔达安抚南荒,签订一份和平协议。但现在在知晓了月国所发生的事情之后,阿方索却是发现,情况恐怕会截然相反。
现在阿方索只能期盼着太阳王无意开战,仅仅是在盛怒之后狮子大开口而已,这恐怕是那最好的结局了,对于此事,为了七国的未来,艾尔达还是愿意牺牲一下,捏鼻子认了的…
阿方索倒是想对了,原本太阳王此行的目的,就是敲诈勒索一番——当然,也得看那神圣帝国的人有多么的嚣张跋扈了。
不过,此时的太阳王,心态恐怕是要与此前有所不同了——这个家伙要是知道神圣帝国的人这次过来是准备搞事的,恐怕会拍着大腿开心无比。
毕竟如果神圣帝国的那些家伙,不好好地耀武扬威一番给乔治看。自己岂不是白带来了那么多的南瓜子?
此时一名沧澜家族的骑士突然慌慌张张的走了过来,阿方索看到之后,双眼不由微微一亮。知道乔治可能是过来了。
沧澜大公是艾尔达的首相,因此这段日子,一直都是沧澜大公的侄子和附庸家臣代表着他,与大臣们在国王大道上迎接来往的贵族们的。
但一般的贵族,这些大权贵们负责迎接没有问题,但在这七国之中,还是有三个人是必须由沧澜公爵亲自出去的——月国女皇、乔治、与太阳王。
不知道过来的是谁…
果然,沧澜公爵与那名骑士低声交谈了几句之后,朝着这边做了一个手势,随后便撩起了袍子的下摆,慌忙的带人前去迎接了。马丁看到之后,也急忙走了。连接下来的比赛也不管了。
看到这副场景,阿方索便知道乔治那个家伙终于过来了。而且还是跟着月国的使团一起来的!
而按照塔尼娅此前偷偷的透露,月国的女皇搞不好今天也会来。
如果那传送中的女皇真的也不远万里的来此一叙,那可真是一件令人及其振奋的事情。
到时候,如果乔治没有搞定太阳王,好歹也有女皇这位重量级的人物,能稍稍调停一番。
此前,乔治曾经有说过在这七国议会中,正式成立‘黎明议会’的打算,从月国的消息来看,月国是有意加入的。不知道这月国与庇护所的关系到底如何,也不知道乔治与女皇谈得怎么样。月国是否会出兵。
听说,穹鹰的传送门已经建立好了,只要月国再建立一个,这月国的部队不就可以随时抵达艾尔达进行支援了吗?
这对于目前的局势,无疑会是最大的强心剂,必定能够稳定局势。
但想到这里,阿方索却是忍不住又是一声长叹,觉得自己有些异想天开了。
人家月国凭什么与艾尔达同生共死?这得是多么深厚的关系?
重生軍婚之報告首長
就算月国的女皇陛下,明白那唇寒齿亡的道理,搞定国内的那群自私的贵族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别说圣庭的神降派必定会从中阻碍了。
“小个子,你又叹什么气?”塔尼娅翘着二郎腿,看向了阿方索。
“我的公爵夫人,还能是什么事情…”阿方索心事重重的说道,他拿起了望远镜,看向了远方,发现那边已经是有人群过来了——那一群群的骑士身上的铠甲,在那阳光之中徐徐生辉。队伍左侧那排骑着黑马,以蓝色铠甲为主的骑士们,就应该是那传闻中的月国魔法骑士了!
真是让人眼前一亮!
传闻那些骑士们身上的铠甲,都镶嵌着密密麻麻的咒文!是大陆上唯一一种能与神殿骑士铠甲相比的装备。而据说每一名月之骑士,都是正式巫师!
右侧那些穿戴大红袍与红色战马的骑士们,应该就是黎明骑士了——那群家伙,穿戴的铠甲,瞧起来竟然比自己的还要好上几分!虽然距离的太远,阿方索还看不到那些铠甲上面的神纹模样,但马丁可是有一套的。每次打量的时候,阿方索心中都会羡慕不已。
也许在那会议过后,自己也将有资格进入神殿,披挂上那真正的大红袍,穿戴上那些真正的黎明铠甲来。
阿方索突然感到有一只手在自己的肩膀上拍了拍,他回头一看,发现塔尼娅已经是站起了身——阿方索不由挺止了腰板,但还是比那塔尼娅矮上小半头。
“放心吧,阿方索。今天来的人,可都是给你撑场子的。”
听到这话,阿方索不由神情一震,但一想到那曾经将父亲打得满地爪牙的太阳王,他那挺直的胸膛,不由又缩了回去。
心事重重的他,不由又拿起了望远镜,想要找一找那乔治的身影,似乎在这一刻,这全天下也只有自己的老大能给自己一些安全感了。
远处的队伍已经是越来越近了,众多贵族也焦距到了那边。赛场的看台上乱窝窝一片,都在讨论着月国的队伍,就连那刚刚获胜的雷牛,在看到远处得那支部队后,气势也消减了几分。
如今他已经是比曾经更加的强大了,但那个一脚踹翻自己的矮小身影,却总是有如一个梦魇一般,在自己的梦中挥散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