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278u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第兩百一十六章 二三子,你們的馬服君回來了閲讀-yil75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
邯郸城外,士卒们的脸色冷峻,他们都用素色的布帛绑住了胳膊,灾民正在士卒们的督促下制作攻城器械,人来人往的,城外自然是格外的热闹,他们没有在这里扎营,看得出,他们有速战速决的决心,数千士卒加上那些民夫,在南城门之外列出了一个横向的长阵,攻城战之中,这是不符合逻辑的。
但凡攻城,都是从四面,或者三面围困城池,同时或依次进行进攻,使得对方无法及时的救援各地,从而找到突破点,而不会像如今这样,全部聚集在南城门之外,懒洋洋的等待着攻城器械制作完成,有将领和官吏正在他们之中大声的叫嚷着:城内的士卒都没有想要为难我们的想法,他们只是受了赵豹的胁迫!
赵豹抓住了上君,把持了邯郸!
信陵君派出的主力就在我们的身后!
在这个识字率并不高的时代,民众所能获得消息的来源,就是这些拥有文化的贵人的嘴,他们说什么,百姓就知道什么,他们没有说的,或许百姓们一辈子都不知道。底层的士卒们更是如此,他们只知道自己是为信陵君而战,知道那个残暴的赵豹挟持了上君,自己的做法是在拯救赵国。
当然,也有人看出了不对劲的地方,可是事情发展到了现在,他们都已经聚集在邯郸之外,他们已经不敢继续猜测,若是自己猜对了,那就太可怕了,可是这支叛军也并不是齐心的ꓹ 在对待灾民的问题上,叛军内部矛盾重重ꓹ 当县尉循提出要用灾民来做先锋,避免赵豹狗急跳墙,给自己造成太大伤亡的时候ꓹ 很多将领都没有同意。
利用灾民来为自己挡箭,这实在是太羞耻了ꓹ 他们都是赵国的将领,他们不能遭受这样的羞辱ꓹ 他们宁愿被箭矢贯穿身体ꓹ 也不要这样去夺下邯郸城!
循只能在心里骂着这些愚蠢的赵人,却是笑着同意他们,只让灾民来帮着制作攻城器械,让他们攻城的事情,以后再谈。这些煽动了众人的家伙们,心里是非常清楚的,这支所谓的军队根本打不下邯郸ꓹ 如今的邯郸,只要是杀出了一支精锐ꓹ 就能将他们全部留在这里ꓹ 因此ꓹ 他们要迅速的进行攻城ꓹ 完成了使命,他们也就可以消失了。
城墙之上ꓹ 赵布正在盯着城外的局势ꓹ 他是最先注意到敌人来袭的ꓹ 在敌人靠近南城门的时候,他正好在这里巡逻ꓹ 他急忙派人去通知城内的人,又迅速的组织精锐来登城进行防守,他并不觉得远处那些人就能够攻下邯郸城,对方的数量并不多,阵型也乱,他们是怎么敢来攻打邯郸呢?
超級兵器 金辰
赵布觉得,他们大概只是先锋,或者,他们就是在引诱自己出击…
赵布是经历了不少残酷战争的年轻贵族,还很有可能会是将来的善战的平阳君,当初跟着赵括从伯仁,从武安等残酷战场幸存归来的他,自然不会有着年轻人所惯有的冲动,他在进行了防守的部署之后,便即刻派出斥候,前往打探周围的情况,他实在没有想到,敌人会来的如此迅速,他也不敢确定,周围还有没有其他敌人。
城内,听到赵括的命令,众人都被吓坏了,出城?出城做什么?城外可是叛军啊!赵豹浑身颤抖着,此刻,他竟是后悔没有早点与赵括说实话,他急忙上前,紧张不安的看着他,说道:“请您不要愤怒,上君也没有相信信陵君谋反的事情…这件事都是秦人的毒计…”
赵括深深的看了赵豹一眼,赵豹大概是误以为赵括要出城从贼,故而表现得非常惊恐,城外的那些叛贼或许不成气候,可若是加上一个马服君来作为统帅,那可就不同了。赵豹慌乱的说着,赵括却没有理会他,请他下了自己的战车,赵豹没有动身,狄上前,直接将他抱了下来,戈挥动了长鞭,战车朝着城门处飞驰而出,赵豹惊恐的跟在后方,大叫着。
穿着紧装的弟子们,以及那些做好了战斗准备的门客们,围绕在战车的身旁,快步跟随。
殤:紅顏嘆 冰璃
“马服君…是否要去一次许历的府邸?”,戈忽然开口询问道。
赵括的脑海里顿时出现了一个瘦弱的身影,阳光下的笑容,赵括一愣,又看了看周围那些空荡荡的街道,他摇着头说道:“不必了。”,戈没有再说什么,他缓缓认真了起来,这位年迈的驭者,目光犀利,直勾勾的盯着前方,听着城墙上那急促的鼓声,速度愈发的迅速,狄不知何时跳上了战车,高高举起了马服君的大旗。
旗帜在狂风之中迅速的摆动起来,发出阵阵嘶吼,给与了门客们一种巨大的勇气。
修真漁民
楼缓站在城墙之上,遥望着远处的叛军,脸色平静,只是带着一抹笑容,无论如何,战争都是不可避免了,没有人可以改变战局,王城内最大的变数,马服君,此刻也起不到任何的作用,他早就做好了准备,王城的士卒,是根本不会跟随马服君出征的,赵王绝对不会再将这些士卒交给马服君。
只因为马服君与信陵君那太过亲密的关系。
等到叛军开始攻城,等到城池上的士卒开始射杀灾民,魏无忌的那些心腹,马服君所在意的那些人,都会死在这邯郸城之下。楼昌披着一件宽大的衣裳,就站在楼缓的身后,这是这些时日里楼昌初次外出,他已经瘦弱的不成人形,加上一些伪装,就是往日最亲密的同僚,也未必能认出他来。
金融黑客
楼昌并不像楼缓这样的克制,他咧嘴笑着,他的谋划成功了。天下人都敬重的马服君,天下人都愿意跟随的信陵君,整个赵国,都在受他的摆布,为儿子复仇的时日,似乎要到来了…楼缓眯着双眼,打量着远处,不得不承认,在亲眼看到自己所引起的一场成功的叛乱之后,楼缓的心里还是有些得意的。
这件事做的很是完美,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长安君,最为重要的人证,甚至都被愚蠢的长安君杀掉了。此刻,自己只需要站在这里,认真的享受成功的喜悦,不只是楼昌,就是楼缓本人,也是施行着属于自己的复仇,在很多年前,没有忘却故国的他却遭受到了来自故国的暗算,这一刻,他也要让故国尝尝被背叛的滋味。
就在这一刻,忽听到有人的高声咆哮。
“马服君在此~~~”
“速开城门!!”
楼缓一愣,即刻转身,在不远处的道路上,狄正在挥舞着手中的旗帜,奋力的嘶吼着。战车朝着城门飞速而来,城墙上的那些士卒都被吓到了,他们惊讶的看着轰鸣而来的战车,看着跟随在战车周围的那些人,正在指挥着防守的赵布看着这战车,那一刻,他仿佛又回到了伯仁…回到了武安城…那熟悉的旗帜,一如往常,总是让人心安。
超級懷表
“开城~~”
赵布大吼道,即刻组织人从城墙上走了下去,他要跟随马服君,进攻城外的这支叛军,城门缓缓的被打开,城门发出不堪的呻吟声,楼昌惊讶的看着这一幕,他跺脚骂道:“没有命令,他怎么敢开城门?他怎么敢开城门?!”,楼缓眼里只是闪过一丝惊讶,听着那震耳欲聋的叫声。
楼缓笑着说道:“正好,让马服君领着这些精锐来杀死城外的叛军…这是好事啊。”
“马服君在此!开城门!!”,赵括的门客们大叫着,大概是因为他们的嘶吼,附近的民居里居然是弹出了一个个头颅,他们看着道路上那飞驰而过的战车,忽然叫道:“马服君来了!”,城门缓缓被打开,也就是在这一刻,赵括的战车冲出了城门,有弟子们气喘吁吁的跟在身后,对着想要跟随的赵布大叫道:“老师的命令!你们继续在这里坚守!”
赵布一愣,不知所措,迟疑了片刻,还是带着人再次登上了城池。
而看到赵括并没有带着赵布出城,楼缓的脸色方才变了,他急忙上前,看向了城外。
城墙之上,忽然响起了战鼓声,就在战鼓声中,赵括的戎车居然朝着叛军迅速的冲了过去,赵括只是盯着远处的那些人,不断的对戈吩咐道:“快一些!再快一些!!”,在赵括的催促下,战车几乎是要飞了起来,几个高坡,都是让战车被甩了起来,漂着前进,而那些门客,弟子们都有些跟不上了。
赵布惊惧的看着赵括的戎车直接冲向了叛军的中军,他实在不知道,马服君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难道马服君要投贼?或者是想要跟在伯仁那样孤身杀入,斩将夺旗?赵布已经有些看不懂了,跟他一样的,还有远处的楼缓与楼昌,他们瞪大了双眼,一时间居然是不知道赵括到底想要做什么。别说是他们,就是赵括的门客们,弟子们,也都不知道赵括的想法,他们只是看着远处逐渐变得清晰的敌人。
看着那些闪烁着寒光的弓弩,弓弩都对准了自己的方向,他们丝毫不怀疑,只需要一轮的箭雨,他们将都要死在这里!而那些叛军的几个将领,更是目瞪口呆的看着从远处冲锋而来的战车,方才听到战鼓声,他们还以为是邯郸之中的士卒要出城进攻,可是没有想到,出城来进攻的,居然只是一架战车?只有一架??
这是不是太看不起自己了?
可是,当战车靠近,当那个写着马服的旗帜可以被认出来的时候,叛军的将领们就不敢再发笑了。这些士卒,那些被逼着拿上了武器的灾民,还有那些变法的官吏,全部都懵了…
“那是?”
新疆探秘錄之黑暗戈壁
“马服君的戎车?”
“是马服君!”
尋人啟事
“我认得,这是马服君!”
所有人都开始窃窃私语,谈论着那迎风而来的战车。
当戈操纵着战车,冲到了这些叛军面前的时候,赵括终于让他停下来。战车就这样威风凛凛的停在了近万人的叛军面前,这些叛军手持弓弩,长矛,对准了赵括的方向,眼里满是迷茫,而赵括的那些门客,却还是在远处狂奔,战车的速度太快,他们并没有能跟得上,而且,他们每一步,都是要冒着巨大的压力。
那些对准了他们的弓弩,无时无刻的给与他们庞大的威胁,他们不敢前进,又不得不前进。
赵括站在戎车上,他皱着眉头,看着面前那些茫然的士卒们。
他伸出手来,朝着士卒们挥了挥。
“二三子,我来了,放下手中的武器吧。”
“咚..”,顿时有士卒丢下了手中的弓弩,在他之后,其余士卒纷纷丢下了武器,还有的人拔出了腰间的短剑,也一并丢在了面前,武器掉落在地面上,发出了沉重的声音,看着周围那些纷纷丢下兵器的士卒,平惊惧的大叫了起来:“不许丢弃武器!”,“给我拿起来!!”
而其余那些混迹在他们之中的官吏们也是大声的叫着,“我们是在执行信陵君的命令!”
“二三子要违背信陵君的命令吗?!”
“拿起武器来!!”
可是,再也没有人听从他们的话,在赵括的注视下,当站的最近的那些士卒听从赵括的话,丢下了武器之后,其余士卒们纷纷效仿,当一把把短剑,弓,弩,长矛被丢弃在地面上的时候,场面显得颇为壮观,只是在片刻之间,近万的军队全部丢弃了手中的兵器。
赵括站在戎车上,任由清风吹起了他的衣袖,这些士卒们很快就将身上的所有武器都丢在了地面上,他们狂热的看着戎车上的马服君,朝着赵括俯身长拜,异口同声的大吼道:“拜见马服君!!”,而那些灾民,百姓们,更是如此,纷纷弯下了身子,就连变法后的新官吏,也不例外。
平慌乱的看着周围的那些士卒,猛地举起了弓箭,对准了不远处毫无防备的赵括,只是,他却不敢放箭,在他们前来赵国的时候,就有人告诉他们,任何人不许伤害马服君。
有士卒看到他的弓箭对准了赵括,忽然扑了上去,直接将他按倒在了地面上,平大口喘着气,任由士卒们将他按着,眼里满是绝望,赵括也只是看了他一眼,便没有理会他。
戈,狄这些早已做好了战斗准备的门客们,此刻都说不出话来,看着这些全副武装的精锐瞬间丢下了武器,不再抵抗,他们心里的那种震撼,简直无法表达。
那些狂奔而来的门客,弟子们,更是如此,他们都呆在了原地,茫然的看着远处那些朝着赵括俯身行礼的叛军。只是一句话,就平息了一场叛乱,让近万的叛军丢兵卸甲…这也太..夸张了?韩非激动的要喊了出来,好啊,自己又多了一个好的故事啊,老师得说的仁者无敌,这就是仁者无敌啊,哎,我的笔呢?我的竹简呢?
城墙上的楼缓,楼昌,更是呆呆的看着远处。
“发生了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