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0yd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刺客之王笔趣-第四百四十二章 開張展示-u8rjx

刺客之王
小說推薦刺客之王
“师兄,你出关了!”
看到高玄出来,元宝颇为兴奋的迎上来,但她很快就发现高玄有点不一样了。
只是到底哪里不一样,她又说不清楚。只是感觉高玄身上好像多了一层薄纱,朦朦胧胧的也看不清楚。
不但多了几分神秘,还多了几分陌生。
元宝才十六岁,在修炼上也没什么见识。只是她和高玄太熟悉了,一下就发现高玄的不对。
“师兄,你好像变了一个人?”元宝有点担心又有些惊讶,“好像更帅了!”
高玄摸摸元宝可爱小脑瓜,“变什么啊,师兄是神功大进。而且,为了躲避仇人,特意调整了五官。”
地、水、火三种元气凝结的金丹,不但让高玄神魂得到洗练,身体也被金丹力量重塑。
内在的脏腑、筋骨强化,体内污秽尽去,让高玄的身体更为坚韧强大,整个人外显出来的身体也更为明净。
尤其是五官的细节上调整,让高玄完全变了一个人。
老公求你饒了我
对高玄异常熟悉的元宝,到是还认识高玄,只是觉得高玄变的特别帅。
也是高玄附身这具身体才十七岁,五官还没定型。
借着结成金丹的机会,高玄对五官有意识的重塑,让这个身体相貌和本体已经有了七成的相似度。
现在他在和江岚见面,江岚也绝对认不出他来。
现在高玄,不止是五官身材的变化,气质也完全变了。
原本纯朴干净的气质,变得纯净明澈如水。两种气质看似相似,实际上却完全不同。
纯朴干净就如同璞玉,纯净明澈却如泉水,绵延流淌,充满灵性。
在纯净明净泉水下方,其实是巍然厚重山岳,是承载山川河流万物众生的安忍不动大地。
高玄的变化其非常惊人,也就是元宝什么都不懂,才轻易接受了高玄的说法。
他想了下把云光纱递给了元宝:“这件法器你拿去用。”
说到这里高玄也不禁叹口气,到底是穷人ꓹ 他身上除了几件最重要法器,再没有其他富余法器。
元宝到是不嫌弃ꓹ 她欢天喜地的接过云光纱,嘴里还客气着:“哎呀,这不是那位江岚姐姐送你的法器ꓹ 我怎么能拿呢。”
话是这么说,她小爪子却紧紧抓着云光纱抱在怀里。
高玄有些好笑揉了揉元宝脑袋:“你要这样说ꓹ 那我可收回来了。”
“当师兄的说话算话,都送给我了哪能拿回去。”
元宝吓的急忙后退几步ꓹ 这副云光纱披在身上一片清光ꓹ 看上去仙气飘飘,她可是眼馋许久了。
高玄都有点心疼元宝了,跟着穷师兄,也没见过什么世面。
當高富帥碰到冷美人 令狐風行
他过去拉着元宝小手说:“这东西就给你了,你现在修为不够,我指点指点你。”
高玄把厚土、天水、烈火三门精义融汇贯通,修为层次已经远胜周煌这样的金丹。
回头再看元宝ꓹ 立即就看出她修行的关键问题在哪。
其实元宝已经练气十层,距离筑基也就差一步。
曾經不屑,卻為她吃醋發飆:傾城國醫 風梧
没有灵丹妙药ꓹ 没有师父指点ꓹ 她想要成就筑基至少要十年二十年的水磨工夫。
现在么ꓹ 事情就简单了。
高玄把元宝领到山洞深处ꓹ 催发九岳玄冥天衣帮着元宝梳理元气。
高玄不止是修为高,他对于修者身体深刻认识ꓹ 让他能在最细微元气层面做好控制ꓹ 以最自然状态帮助元宝。
更重要是ꓹ 他可以指点元宝集中力量攻克难点。
錯惹豪門冷少 尾笙
元宝对于修行理解太肤浅,只能按部就班的修炼ꓹ 自己完全不知道该向哪个方向用力。
高玄一面帮元宝疏导、聚拢元气,一面给她讲解其中精义,让她对于筑基有一个全面深刻认识。
不过一天的时间,元宝就在高玄帮助下完成筑基。高玄又传了元宝《天一真经》。
筑基可以速成,那是元宝修炼的火候到了,他只要在关键地方推一把就行。金丹就没办法速成了,还需要元宝一步步修炼。
虎妖也好摆弄,高玄扔了几颗兽用的丹药,用厚土真气强行帮着虎妖完成筑基。
这种手段有点粗暴,好在虎妖皮糙肉厚,经得起折腾。
虎妖筑基后,战斗力暴涨。比起老黄来可强太多了。
高玄要出门浑水摸鱼,自然不能带着元宝和虎妖。
虎妖太扎眼,元宝又太弱了。就让元宝带着虎妖暂时在这待一段时间。
对方就是要追踪也是追踪他,不可能去找元宝的麻烦。
高玄又给元宝留了几张法符,其中两张是地遁术。遇到强敌就用地遁。还有一张同心符,可以让元宝和他远距离联系。
这其实是天一真经中记载的秘法,实际名称叫千江一水万海同源。既有水的地方,哪怕远隔亿万里,都能瞬息联系。
高玄法力还没那么高,不过有这张同心符,只要元宝有危险他就能生出感应。
当然,最重要杀手是留在虎妖身上。只要确认元宝有事,他可以临时的远距离操控虎妖。
凝结金丹,把厚土、天水、烈火三门秘法贯通融汇,高玄自然的就掌握了一些玄妙秘术。
把元宝安排妥当,高玄这才一个人出了山谷。
九岳玄冥天衣有点扎眼,高玄把乌金法袍转为纯玉白色,从袖里乾坤里取了柄拂尘和一个束发玉冠,腰间挂上一柄三寸许的玉剑。
玉剑宗,东海方丈州超级大宗门,据说只是外门弟子就有数百万之众。其中多是方丈州的王公贵族子弟。
正因为玉剑宗弟子众多,而且都是有钱人。这些人有钱有闲,就喜欢到处乱窜。
高玄的玉冠、玉剑,都是朱雀环内留下的东西。也都是筑基级别法器。没什么大用,冒充个玉剑宗身份却绰绰有余。
弄了这么一身,配上高玄整过的脸,真是翩翩少年,丰神如玉。
高玄催发三寸玉剑,一团玉色剑光包裹着他冲天而起,在天空上留下一道长长玉色光虹。
御剑飞行的速度非常快,高玄早上出来,中午时分已经到了壶口鬼市。
壶口鬼市是蓬莱州最大的鬼市,这里被鬼市和其他鬼市不同,就是不论日夜都开张营业,从不关门。
高玄从一株大槐树的入口进了壶口鬼市,眼前顿时热闹起来。
纵横交错的长街,各种建筑连绵成片,看上去就像是一座热闹的集镇。
街道两旁店铺门口,都有伙计卖力吆喝。往来的修者成群结队,摩肩接踵。那热闹景象,就好像到了一个网红旅游景点。
比起高玄之前去的鬼市,这里规模大了十倍不止。
高玄目光扫过,自然看到了坊市中间的万宝阁。不论哪座鬼市,万宝阁必然占据最好的地段,店面最为气派。
万宝阁号称有修士聚堆的地方就有万宝阁分店。分号遍布天下八方。
这个说法高玄无从考证,不过,据说的东海十州是到处都有万宝阁。
要说打听消息,自然是万宝阁最好。
高玄往万宝阁门口一站,不用他说话,自然有伙计过来殷勤招呼。
不为别的,就是高玄这份温润如玉卖相就值得招呼。再看着打扮做派,至少也是个筑基高手。
“仙师快请进,今天正是拍卖的好日子,各种奇珍异宝,秘法灵器,应有尽有……”
高玄点点头,随着伙计进了万宝阁。
这座万宝阁内部空间开阔,穿过第一进的大厅,到了第二进是一间更开阔的大厅,一共分为两层,里面摆满了座位。
这会里面已经坐满了一百多位,看着就热闹。
到了大厅门口,伙计对高玄鞠躬呲牙一笑:“仙师,为了防止乱拍,参加拍卖会要先交五百下品灵石。若是什么都不买,就扣五十灵石……”
伙计之前不说,也是怕高玄被吓跑了。都到了这了,修士总是装个面子。难不成还被个小伙计鄙视了。
高玄要不是为了进去听听消息,到也不会被个小伙计套路了。
蘭香緣 禾晏山
他随手拿出一块中品灵石给了伙计。一块中品灵石能换一千块下品灵石。高玄继承的烈火、天水两家的家产,中品灵石也有五千多块。说起来也是财大气粗。
要知道这可是烈火、天水几百年积攒的家底。到是厚土门,一共就有几千下品灵石。可见混的有多惨。
接到中品灵石,伙计眼睛又是一亮。这位还真是财主啊。
伙计颠颠的给高玄领到后排单独的雅座,在这个位置高玄能看到别人,别人想看他就要特意转头过来。左右又有屏风隔断,也算是个好地方。
高玄才坐下,就有人端茶奉水,摆上果盘,还献上拍卖的名册。
名册也刻在一块白玉上,用神识激发,白玉内记载的名册就能化作幻影浮现出来。
操作起来有点像投影仪,只是门槛有点高。只有修者才能以神识激发。
高玄随便看了看,压轴拍卖品居然是一件灵器:白玉葫芦。
白玉葫芦能把水转化为上品美酒,还有一个就是能近乎无限量的装水,或者酒之类液体。
要说没用吧,白玉葫芦还有点用。要说有用吧,这么一件灵器几乎是个玩物。价格直接就是一千中品灵石起拍。
高玄摇摇头,有这么多灵石买什么不好,谁会买件玩物。在蓬莱州只怕还没几个人能这么豪奢。
可不知怎么的,他心里居然冒出个想法:这个葫芦好像挺好玩的……和他现在打扮也搭配。
高玄急忙按下这个想法,乱花钱好像有点对不起周煌他们。
拍卖会还没开始,东南西北聚在一起的修者,免不了要互相交流。
高玄坐在这里,主要也是想听听各方的消息。
坐在这里的修者,大多是各地的散修。不管修为怎么样,都很有阅历见识。说起各种奇闻轶事,让高玄听的也是津津有味。
这群修者说着说着,自然就转到了玄真派和天机派的战斗上。
毕竟,这两大派可是蓬莱州的老大。两个老大争锋,波及面非常大。很多修者都受到了极大影响。
傲嬌腹黑男的春天
“玄真派最近真是咄咄逼人,听说天机派已经死了两位金丹……”
“何止啊,我听说五行宗都被玄真派灭了。一群宗门弟子都被逼着强行拜入玄真派,不从的人当场就被杀了,烈火真人周煌都战死当场,太惨了!”
穿越-傾城萱王妃
“真惨……”
一群人都跟着摇头叹气,五行宗好歹也是三派六宗之一,传承也有几千年了,说灭就灭了。
众多修者说起来,都很是感叹。五行宗这样大宗门尚且说灭就灭,他们这群小宗门散修,在这样风波中更是不知如何自保。
没办法,一群人跑到壶口鬼市来,其实也有避风头的意思。
“听说玄真派李布衣成了元婴真人,而且五阶元婴,又不知哪找到了玄真派祖师留下的玄阳剑,现在已经号称蓬莱第一剑修。”
“这是他们玄真派自己吹出来的吧。还蓬莱第一剑修,那万剑派往哪放?”
“你别说,万剑派还真没吭声。”
“天机派那么大宗派,还真会被灭么?”
“谁知道呢?”
“总有种风雨飘摇朝不保夕的感觉……”
“两大宗派快点分出个胜负,可别折腾了!”
一群修者你一句我一句,三五成群的讨论着。
高玄在后面听了一会,已经弄明白了大概的情况。
不过这些消息都不知传过几手,也就是听听。
众人正说的热闹,大门外走进一群人,为首一个青年突然低喝了一声:“聒噪,我们玄真派行事,是你们能议论的!”
众人吓了一大跳,都转过头去看。就看到为首那青年穿着黑色道袍,面目英俊,眉心上画了一个如同眼睛一般的黑色印记。
这位穿着打扮,眉心的印记,正是玄真派真传弟子的架势。
玄真派在蓬莱州一向嚣张,做事霸道。众多散修都和玄真派打过交道。一看这位样子,顿时就没人吭声了。
为首青年道人冷笑一声,“不妨和你们直说,我师父玄阳真君,将在下月十五和天机派掌教王海蟾在四季湖一决高下。”
众人听了,都是一阵哗然。
王海蟾可是名动八方的元婴真君,成道已经有六百多年。玄阳真君李布衣,不过是今年才证道元婴。
李布衣居然有胆子挑战王海蟾?
不用说,双方这是要一战决个高低。这到也省事。
众人再看那青年道人,眼神里也充满了敬畏。这可是新晋崛起得真君李布衣的徒弟,现在声势正盛,无人可撄其锋。
青年道人得意洋洋,自顾带着一群人坐在了最前排的位置。
周围的客人都急忙让开,可没人敢惹这位。
高玄也来了兴趣,这家伙来的正好。李布衣他还斗不过,这家伙不过是个筑基,也敢招摇过市,就拿他见个红,开个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