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bhh3玄幻小說 表小姐 愛下-第一百四十三章 補償熱推-5m0qo

表小姐
小說推薦表小姐
王晞不解。
潘小姐抿着嘴笑了笑,道:“我看你挺嫌弃黄家的,像甩什么似的巴不得一下子甩了他们。”
王晞坐下来啃了一口李子,不以为意地道:“他们家难道还不恶心人?就算看中了常妍,凭常珂和常妍的关系也不应该来说亲才是。而他们家不仅来提亲了,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肯定是黄公子私底下见过常妍,和常妍有了什么首尾,黄家才会临时改变主意,来向常妍提亲。可见这黄公子也不是什么好货色。有人拿狗屎当黄金,我也不应该拦着,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潘小姐哈哈大笑,觉得王晞非常有趣,道:“我从前只知道你会哄太夫人开心,没想到你还会骂人。”
王晞心里正不痛快着,说起话来也就更加没有顾忌,闻言耸了耸肩膀,三口两口把啃干净的李子核抛到了不远处的纸篓子里,拿了旁边放在甜白瓷描金碟子上的干净帕子擦了擦手,这才道:“你这不就是在夸我会说话吗?我也觉得我自己还是挺会说话的。”
潘小姐看了,又是一阵大笑。
王晞想到她未来婆家和刘众家的恩怨,有心想要提点她两句,转念又想潘小姐如果是通透的人,未必不知道刘家不妥当,可婚姻这种事,受制于父母或者是身份地位,也许这就是她能找到的最好的亲事了,又不得不选择和取舍,她心里就涌现出很多的感慨,最终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潘小姐还以为她是在为常珂担心,也没有多说,主动请缨道:“要不,我去我姑母那里探探她的口气?虽说不能让她明面上去拦下这门亲事,至少可以让她敷衍一些,不至于让二房的吃了甘蔗还吐甘蔗皮。”
这倒可以!
王晞不由道:“侯夫人的脾气也太好了些。”
執手畫江山
潘小姐道:“不是我姑母好,而是我姑父太好,我姑母总不能跟我姑父打对台。况且,二房的三爷是除了我大表兄之外,几个堂兄弟里仕途最好的一个,我姑母也有顾忌。”
紅顏薄世錄:不嫁將軍不為妃
想那些纳了小妾通房的,正房娘子有几个是真正喜欢这些小妾通房的,忍着也不过是不想和夫婿扯破了脸,到时候影响自己亲生子女的利益罢了。
王晞道:“还是夫婿比婆婆重要。除非夫婿什么事都听婆婆的。”
潘小姐笑道:“所以这种事也要看缘分,不能一味觉得婆婆重要ꓹ 也不能一味的觉得夫婿更重要的。”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居然谈了半个时辰的心ꓹ 对彼此的印象比之前几个月都要强,要不是有人来禀事,两人恐怕还会继续说着体己话。
“那侯夫人那边就麻烦你了。”王晞亲自送了潘小姐出门。
潘小姐没有和她客气ꓹ 道:“我要是听到什么有用的事,也会及时告诉你的。”
王晞再次道了谢ꓹ 这才和来见她的阿南折回厅堂。
死神之鐮—亡神
阿南皱着眉头小声地道:“二太太说服了太夫人,让太夫人同意了黄家和三小姐的婚事。据说是怕节外生枝ꓹ 三天之后就会来家里下小定。太夫人的意思ꓹ 让侯夫人帮着去二房帮忙,侯夫人不太高兴,但也没有明面上拒绝。”
王晞之前就猜测会这样。
如果太夫人真心觉得不好,就不会只是生个气而已。
神受江湖
晴日
她再次庆幸永城侯府当年没有认她娘。
不然她可能会是第二个常珂。
这让她顿生出同仇敌忾的感觉来。
她风风火火地去了常珂那里。
三太太还没有走,和常珂并肩坐在罗汉榻上,正苦口婆心地劝着常珂什么。见王晞进来,她忙站了起来ꓹ 招呼王晞:“快过来坐!”
还亲自给王晞倒了杯茶。
王晞站起来恭敬地接了茶盅,没有避开三太太ꓹ 直接把刚才听到的告诉了三太太。
三太太一下子哭着了起来。
常珂紧紧地咬着唇ꓹ 唇色殷红ꓹ 神色却非常的冷。
王晞觉得遇到了伤心事ꓹ 哭一哭可以发泄不好的情绪,可这哭也要讲时候的ꓹ 事前哭ꓹ 事后哭都可以ꓹ 却不应该在事中哭。
因为哭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
常珂这样,反而让王晞更加欣赏ꓹ 甚至觉得自己帮她也帮得心甘情愿。
“你是怎么想的?”王晞问常珂。
常珂把王晞当亲姐妹似的,既没有藏着掖着,也没兜圈子,直言道:“我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但我觉得这件事我不能就这样算了。可我又担心我去找二房的人算账,二房的人还以为我稀罕黄家这门亲事,万一他们又觉得不好,把黄家推到我这里来,我岂不是亏死了!”
王晞听着笑了起来,道:“黄家还没有那么大的脸,和常妍的婚事不成还来找你。”
捉鬼筆記
话没有说完,她就觉得这话说的不对,颇有些为黄家洗脱的意思。她现在最不齿的是二房,最恨的却是黄家。她不能让黄家来恶心常珂,遂道:“当然,那黄家也不是什么好人家,不然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来。按理,谁家也不会做出吃回头草的事,可谁又敢拍着胸脯说他们家不会呢!你的顾虑很有道理。”
常珂神色和煦了很多。
王晞心头微松,继续给常珂出主意:“如果是我,我也不会去和二房争些什么吵些什么,这件事既然是太夫人答应的,我只找太夫人。”
最主要的是,太夫人是个墙头草,哪边的风吹得劲她就偏向哪边。
只是这话她不好当着常珂这个做孙女的人说。
紅警之從廢土開始 華麗的虛偽
常珂愕然,道:“找她老人家做什么?她老人家也不愿意啊!”
掠愛奪寵:老公太霸道 憶子衿
“可她是同意了的。”王晞语气轻柔,说出来的话却重若千斤,“这家里不还是她老人家和侯夫人把持着吗?她要是不同意,黄家能来下聘吗?”
常珂低头沉思。
王晞道:“我们面上是不能闹的,闹了也只是给别人看笑话。可面子上失去的东西,如果内里不补偿,岂不是更亏。”
常珂恍然大悟,只是还没有等到她说什么,三太太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止了哭泣,挤到常珂和王晞坐的中间,高声道:“还是表小姐聪明,有些事不点就透。这主意好,我们得去找太夫人,得让她老人家赔个和黄家差不多,不,比黄家还好的婚事才行。”
王晞扶额,道:“如果太夫人能够找到比黄家还好的亲事,二房就不会抢四姐姐的婚事了。”
三太太望着王晞,真诚地道:“那,那该怎么办?”
“要不就当着二房、三房说清楚了,四姐姐的陪嫁怎么办?要不就看三老爷怎么想,让太夫人补偿些你们用得上的东西。”王晞道着,心里却想,如果是她,可能会趁着这个机会出府单过——当初愿意窝在永城侯府,不就是想讨个好吗?现在好事没有,坏事还一桩接着一桩,照她的脾气,永城侯府大旗要扯,可这家也要分才是正理。
可惜三太太从来没有想过分家,。
她两眼亮晶,感激地对王晞道:“表小姐说的极是。我这就去找太夫人,趁着黄家还没来下小定,让太夫人帮忙补贴些嫁妆给我们家阿珂。”
永城侯府被老侯爷霍霍了不少的银子,如今的日子都不太好过,孙子是自家人,孙女是给别人家养的娇客,这孙女出阁的银子就有些不够看,三太太也没有什么丰富的陪嫁,这也是常珂的婚事没有常妍好说的缘故之一。
她说风就是雨,站起来就要走。
“您等一等。”王晞头痛地止住了三太太,看了眼常珂。
斗米恩,升米仇。可她不希望帮人还帮出错来。
这件事还得她们母女拿主意。
常珂立刻喊住了母亲,道:“您也别着急。我们去见太夫人,事前总得有个章程吧!比如说,准备向太夫人要多少银子,这银子是全由太夫人从体己银子里拿出来还是二太太也要拿一部分?或者是直接从三姐姐的陪嫁里分一部分给我。再就是我们见了太夫人是一味的莽横,还是以弱示人?这些事不商量好,我们去向太夫人要补偿,竹篮打水一场空不说,说不定还成了二房笑话我们的话柄讲给黄家听呢!”
三太太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女儿已经这样的厉害了。
也是因为遇到了黄家的事吧?
她又心疼又欣慰,第一次正视女儿,把女儿当成个可以商量的,道:“好,好,好。我们先说好了再去太夫人那里。”
王晞见没自己什么事了,提了提潘小姐,就告辞了。
三太太不免感慨:“还是好人多!大家的眼睛都是雪亮的。”
常珂也非常的意外。
她和潘小姐并没有什么深交,潘小姐居然有副侠义心肠。可见知人知面不知心这句话,是多么的有道理了。
等到晚上,王晞得了信,说是三太太和常珂在太夫人面前哭得十分伤心,太夫人不忍,不仅答应每个月补贴常珂的胞弟常八爷十两月例银子,还答应私下补偿常珂三千两银子的陪嫁,当然,这三千两有两千两是二房出的。
要知道,永城侯府嫁女儿的陪嫁都是五百两。
谁要心疼女儿,自己拿体己的银子补贴去。
王晞忙问来告诉她这件事的王嬷嬷:“那公中得那五百两算不算在其中?是现在就给,还是等四姐姐出阁的时候才给?”
照她的想法,二房这两千两银子肯定给的不甘心,若是常珂出阁的时候才给,二房的银子还有得扯。
歡喜冤家:腹黑老公寵萌妻 可樂蛋
王嬷嬷笑道:“三太太终于精明了一回,太夫人和公中的五百两四小姐出阁的时候给,二房的那两千两却是在明天和后天就得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