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等3年終迎”白衣騎士”!這家企業曾遭做空盤中暴跌90%

苦等3年終迎”白衣騎士”!這家企業曾遭做空盤中暴跌90%

(原標題:苦等三年終迎“白衣騎士”!這家企業曾遭做空盤中暴跌90%,一小時市值蒸發超320億港元)

遭遇渾水做空的東北知名奶企輝山乳業苦等三年終於迎來“白衣騎士”!

廣州越秀集團擬30億元接盤輝山乳業。越秀集團重組輝山乳業後,將設立新公司,新公司持有輝山中國和乳業集團瀋陽公司100%股權,進而間接持有輝山乳業集團系列企業其他公司100%股權。

作爲瀋陽“城市記憶”的老牌奶製品企業,輝山乳業在換主之後的發展也備受關注。

輝山乳業花落越秀集團

《火星情報局5》熱播 “表情帝”楊迪再現神模仿

越秀集團是廣州市國資委下屬資產規模最大的國有企業,目前已形成以金融、房地產、交通基建、食品爲核心產業的現代產業體系,旗下擁有越秀金控(000987.SZ)、創興銀行(1111.HK)、越秀地產(0123.HK)、越秀交通基建(1052.HK)、越秀房託基金(0405.HK)5家境內外上市公司。

越秀集團官微顯示,根據重整計劃草案,越秀集團重組輝山乳業後,將設立新公司(名稱未定),輝山乳業香港持有的輝山中國100%股權及輝山乳業香港持有的乳業集團瀋陽公司75%股權、輝山乳業集團持有的乳業集團瀋陽公司25%股權,根據瀋陽中院裁定由新公司持有,即新公司持有輝山中國和乳業集團瀋陽公司100%股權,進而間接持有輝山乳業集團系列企業其他公司100%股權。

越秀風行食品集團作爲重組方將提供不超過30億元資金,其中越秀風行食品集團以現金20億元出資持有新公司67%股權(20億元註冊資本),轉股債權人以債權作價9.85億元出資持有新公司33%股權(9.85億元註冊資本)。此外,越秀風行食品集團將提供不超過10億元的共益債務借款用於清償重整計劃草案規定的各類債務、改善生產經營或補充現金流。輝山乳業集團系列企業的全部債權將分別通過現金立即清償、現金延期清償、轉爲新公司股權的方式進行清償。轉股債權人的股權比例按照《重整計劃草案》的相應原則予以確定。


第二屆中國工業互聯網大賽全國半決賽完賽

曾遭渾水做空

安徽法院“雙11”網拍節火爆登場 拍品2756件

輝山品牌可以追溯到1951年。輝山乳業目前主要從事奶品及嬰幼兒配方奶粉生產及銷售,是國內第一傢俱備脫鹽乳清粉商業化生產資格的企業,是遼寧省最大液態奶生產商。2013年,輝山乳業在香港主板上市。此後,輝山乳業董事長楊凱一度成爲遼寧首富。

輝山乳業上市後,公司實際經營情況一度被外界質疑。2016年底,沽空機構渾水將矛頭直指輝山乳業,連續發出做空報告,直指其“造假”,並稱“它的價值接近零”。

渾水在做空報告中稱,輝山乳業虛假宣稱苜蓿草全部自供誇大利潤率、部分牧場涉嫌資本支出欺詐、實際控制人可能偷漏上市公司價值至少1.5億元資產等。

做空報告還稱,即使公司財務沒有造假,但因其槓桿過高也似乎處於違約邊緣。即使以面值計,該公司的信貸指標也高得可怕。輝山乳業在2016財年使用了太多槓桿,其審計師似乎已經停止給予其“持續經營”資格。有明顯跡象表明該公司面臨巨大財務壓力,包括輝山試圖採用的融資類型以及中止的項目。

渾水認爲,輝山乳業因虛報的利潤及現金、高估的生物資產以及某些高度可疑的資產賬戶,資產負債表的資產方面被大量誇大。另外,輝山乳業大部分股份已作爲貸款抵押品,若借款人無法支付保證金,則長期持有人將面臨重大風險。

花生大廈 即將開盤(2020-10-29 06:16:29)

渾水甚至動用無人機拍攝了輝山養牛場。照片顯示,牛棚頂部甚至出現破損、生鏽情況。

來源:渾水做空報告

對於渾水的做空,輝山乳業此後連續發佈澄清公告,對渾水報告進行了逐條批駁,否認了一系列指控,認爲渾水的指責毫無根據。

在遭遇渾水做空後,輝山乳業董事長通過增持公司股票進行護盤,並取得了一定效果。

但無論如何澄清,輝山乳業的“潘多拉魔盒”就此打開。此後,岌岌可危的資金鍊更是加速讓輝山乳業走向深淵。

2017年3月23日下午,遼寧省金融辦召開輝山乳業債權銀行工作會議,23家債權銀行分管行長、債權機構負責人與輝山乳業相關負責人均參加了會議。楊凱也承認公司資金鍊斷裂,並表示公司將出讓部分股權引入戰略投資者,通過重組在一個月之內籌資150億元,解決資金問題。

輝山乳業在資本市場的“至暗時刻”就此來臨。這次會議消息被傳出後,輝山乳業股價遭遇“史詩級”暴跌。此次知名的“崩盤”事件讓輝山乳業股價瞬間跌去九成多,市值蒸發322億港元,曾創造港交所最大單日跌幅紀錄。

去年已退市

2019年12月18日晚,輝山乳業發佈公告稱,公司被港交所強制退市。


哈爾濱銀行榮獲“2020年度科技銀行獎”

退市時,輝山乳業市值不足57億港元,較最高位時跌去近九成。

上海合作組織將迎來20週年華誕

來源:Wind

在走向退市的過程中,輝山乳業也試圖進行重組,以挽救危局。

2019年2月8日,輝山乳業公告稱,現有的內地管理層向管理人提交了涵蓋83家中國附屬公司的重組計劃,如果完全照該計劃實施,83家中國附屬公司資產將從集團中劃分出來,注入到新成立的公司。但這一重組計劃此後被債權人會議否決。

家用烤箱品牌十大排名來了,看完不再糾結

這幾年,輝山乳業一直在掙扎中度過。公司迎來過光明、新希望、伊利等一衆知名企業的重組意向,但最終都未成行。直至此次越秀集團正式成爲輝山乳業的重組方,這家作爲瀋陽“城市記憶”的老牌奶製品企業將獲得重生。

騰訊音樂Q3內容優勢再加碼,成熟宣推模式獲合作伙伴認可

中國證券報記者攝


進博會上:外資銀行是一抹鮮亮的色彩

輝山乳業作爲瀋陽本土品牌,即便在風波的這幾年,輝山產品仍然正常在市場上銷售,並在遼寧省特別是瀋陽市奶製品市場擁有一席之地。此次重組後,輝山乳業接下來的發展備受關注。

汪蘇瀧“大娛樂家”巡演官宣 首站南京12月5日開唱

越秀集團也表示,本次重組輝山乳業,越秀集團在農業食品領域的戰略佈局也得以凸顯,即打造集乳業、畜牧養殖、食品加工、商貿流通於一體的“4+F”產業體系。2019年以來,越秀集團將生豬養殖全產業鏈項目作爲食品板塊的發展重點,打造了集飼料生產、種源培育、生豬養殖和屠宰加工於一體的全產業鏈項目。在乳製品領域,越秀集團下屬廣州風行乳業股份有限公司擁有廣東知名乳品品牌“風行”和河北知名品牌“長城”,此次輝山乳業的重組加入,將夯實越秀風行食品集團乳業板塊的發展基礎,形成“南風行、中長城、北輝山”的“一體兩翼”全國化佈局,分別輻射粵港澳大灣區、京津冀、東北地區等三大市場板塊。

編輯:曹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