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49mc火熱都市异能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第九章 劍祭,祭劍!-773mh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小說推薦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钟眉淡淡道:“连一夜时间也等不及的人,天下间除了剑贪先生,还能有谁?”剑贪放声大笑,得意道:“没想到老子贪名远播,竟然连你这个足不出户,一辈子埋首铸剑的人都知道我的名号,妙哉!妙哉!”
钟眉目光转向剑晨,面露惊喜之色,问道:“这位少侠手中所持的可是英雄剑?”
“正是,在下剑晨,此番闯入自知冒昧,还请前辈包涵。”剑晨拱手施礼,言语间满是歉意。
“什么!竟然是无名的神兵,嘿嘿,早知道老子一定要拿来玩儿一玩儿。”剑贪大感意外,一脸惋惜的看着英雄剑。
“少侠,可否借剑一看?”钟眉目光灼灼的看向剑晨。
“有何不可!”剑晨倒也坦荡,毫不犹豫便将英雄剑抛向了钟眉。
“年纪轻轻便有如此风度,不愧是英雄剑的传人。”
上司的野蠻未婚妻
钟眉接剑在手,锵然一声,拔剑出鞘,霎时寒芒闪耀,将周围空间照亮不少。
剑贪见状,顿时大为心动。
“此剑蕴含一股浩然正气,乃是当之无愧的正道神兵,少侠,还剑。”钟眉手指轻拭剑锋,称赞了一番后,将剑掷了回去。
剑晨与有荣焉的点了点头。
剑贪酸溜溜道:“英雄剑虽好,却也不是举世无双,依我看,断浪那柄火麟剑虽然邪气凛然,但也不失为一柄稀世神兵,未必便比英雄剑差了。”
孕運而嫁
剑晨不欲和他争辩,默然不语。
钟眉傲然道:“英雄、火麟,一正一邪,当然是上等的神兵,但是明日一到,它们的锋芒都将被绝世好剑所掩盖。
我钟氏三代留在拜剑山庄,为绝世好剑耗尽心血,务求长短、宽窄、轻重ꓹ 不差一分一毫。
日前,老夫又有幸得任公子相助ꓹ 对绝世好剑再度进行淬炼,终于让此剑真正完美,再无改进余地。”
他此话一出口ꓹ 剑贪心中贪念更胜,深感此刻便是取剑的最佳时机ꓹ 当即掠身而出,向剑池核心冲去。
龍蛇起陸 獅子歌歌
“阁下心术不正ꓹ 绝世好剑绝不能落于你手。”
剑晨闪身跟上ꓹ 英雄剑出鞘,从容使出‘莫名剑法’相阻,其招式精微奥妙,短短数招之间,就已逼得剑贪寸步难行。
钟眉见状,大点其头,感慨道:“这剑晨正气凛然ꓹ 若绝世好剑能有他取得,不但是剑的福气ꓹ 更是苍生之幸!”
任以诚拊掌赞道:“前辈好眼力!”
就在这时ꓹ 又有一人飞身闯入ꓹ 毫不停留的直奔剑石而去。
来人手持一柄剑锋赤红的长剑ꓹ 散发出森森邪气,赫然正是断浪。
他此行却不是为了取件ꓹ 而是要来毁剑。
断浪和火麟剑人剑互通ꓹ 已然爱剑成痴ꓹ 若绝世好剑诞生,势必会掩盖住火麟剑的锋芒。
这是他绝对无法容忍的!
剑石上束有固定用的铁链ꓹ 断浪踏链而上,正欲出手,眼前忽地闪过一道人影,挡在了他的面前。
“你要夺剑,得先胜过我。”
断浪闻言,顿时心火丛生,来人正是他这辈子最痛恨的步惊云。
伴随他眸中杀机闪过,火麟剑已引动周遭火气,化为道道火蛇飞射而出。
两人武功本在伯仲之间,自天下会开始便一直难分胜负。
但现在步惊云换了麒麟臂,三焦玄关未通,稍一动用真气便感剧痛攻心,难以完全发挥自身实力。
而断浪在得到火麟剑后,得剑上鳞片之助,功力大增,如此一减一增,步惊云很快便落入下风。
十余招后,断浪趋准破绽,以蚀日剑法一式‘日灌满盈’,向步惊云手臂重重劈砍而去。
步惊云剧痛缠身,不急闪躲,只得以左臂封挡。
砰然一声。
断浪猛觉一股强大的劲力反震而会,错愕间,火麟剑竟已脱手,连忙追了上去,将剑拿回,旋身落地。
“步惊云居然能以血肉之躯抗衡火麟剑,这到底是什么武功?”钟眉惊诧万分,百思不得其解。
任以诚悠悠道:“这可不是武功,是麒麟臂,沐浴麒麟之血而生的手臂,天下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钟眉恍然点头。
断浪眉头微皱,挥剑再上,却被剑晨以英雄剑拦住。
电光石火间,正邪两柄神兵交锋,金铁激鸣之声伴随耀目寒光,响彻不停。
突然间,一身清脆的断裂声音传入众人耳中。
交手的两人随之戛然而止,剑晨一脸难以置信,他手中的英雄剑已然断为了两截。
“英雄已毁,火麟称王,敢跟火麟剑硬拼,就是这种下场。”
断浪志得意满,仰天长笑中,蓦地一到魁梧人影抢入剑池,凌空一道剑气射出,击中他右胸,俨然正是断脉剑气。
断浪猝不及防,闷哼一声,登时鲜血横流。
不等众人反应,剑魔第二道断脉剑气出手,这次攻的是步惊云。
步惊云强运麒麟臂,掌劲如火,将剑气崩散,不料剑魔第三道断脉剑气紧随而至,“嗤”的一声,亦被击中胸膛,血流如注。
“形势不妙,我还是先走为上。”剑贪眼珠一转,悄然施展身法向外掠去。
剑魔冷笑一声,第四道剑气随即射出。
断脉剑气共有十道,一道强过一道,就见他左手食指隔空遥点,剑贪未及远遁,顿时跌落在地,右腿已被击中,鲜血透过衣物不断渗出。
“剑魔,剑祭本属拜剑山庄之事,何时轮到你来多管闲事?”剑贪怒目而视,暗中为自己点穴止血,却是徒劳无功。
剑魔狰狞大笑道:“老子受聘于傲夫人,拜剑山庄的事就是我的事。
绝世好剑乃万剑之最,必须要用最执着的血来炼就,你为剑而贪,步惊云为剑而嗔,断浪为剑而痴。
这三个字被佛门称之为三毒,是人世间最可怕的执念,你们三个的血就是成就绝世好剑最好的祭品。”
獵愛偷心萌妻 濯蝶雨
剑贪恍然道:“原来不是剑祭,而是祭剑!”
午夜開棺人 唐小豪01
剑魔笑声不止,愈显猖狂。
而就在两人说话间,受伤三人流出的鲜血,已顺着地面汇聚在一起,似被吸引般自行流入了剑池核心。
轰!
剑池中猛地烈焰冲天,剑石之上更绽放出耀目昊光。
任以诚抽身飘退,目光死死锁定剑池内部。
古墓異錄 梁山好漢
与此同时,傲夫人和傲天也赶到了剑池。
钟眉老泪横流,激动道:“皇天不负苦心人!老夫苦等数十年,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忽地,烈焰翻滚。
一抹金光从剑池中射出,直奔任以诚而去,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落入了他的手中。
在场众人顿时心神一紧,但见光芒散去,任以诚手中的却是一柄长刀,并非绝世好剑。
“你们继续,不用管我。”
任以诚无视了众人,轻抚刀身,一种奇妙的感觉油然而生,仿佛他的人和刀已融为一体。
刀的样式和从前差不多,长度增加一寸,变成了三尺九,宽窄则缩减到了三指左右,纤细了不少,看起来更显灵动。
然则,刀的重量却是从前的三倍有余,足近三十斤。
嗡!
新的争锋继承了败亡之剑的灵性,亦对任以诚这个主人生出感应,不断发出欢快的铮鸣。
另一边。
傲夫人看向傲天,催促道:“天儿,时机已至,还不快去取剑。”
钟眉提醒道:“少主人,取剑需吃些苦头,挺身上前吧!”
“娘,放心吧!”傲天自信满满的越众而出,展开身法冲向了剑池。
傲夫人忍辱偷生二十年,钟眉和温弩苦心营役,目的皆为等候今日的到来。
傲天肩负着振兴拜剑山庄的希望,他的性命亦仿佛为取剑而生。
但还未到达剑池核心范围,傲天滔天热浪扑面而来,眼前熊熊烈焰翻滚,火势之猛烈,竟将固定剑石的那足有小腿粗细的铁链尽数熔断。
整个剑池方圆十丈内,全被这股高温所笼罩,顷刻间,傲天便感口干舌燥,呼吸不畅,根本寸步难行。
“徒儿,为师来助你一臂之力。”剑魔大喝一声,气走全身,第五道断脉剑气沛然而出,雄势射向剑池。
磅礴剑气掠过,顿将热浪劈开,更逼向两旁,开出一条通路。
傲天趁机扑上,但这烈焰中夹杂着任以诚的麒麟真火,只过得数丈距离,他便遭烈焰缠身,右臂衣衫当即着火,肌肤惨遭烧灼。
剧痛之下,傲天口中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呼声,急忙翻身退回,跳进了给剑淬火用的水池中。
“哧”的一声,水汽大作,蒸腾而起,足见烈焰的惊人温度。
钟眉叹息道:“少主,神剑有灵,只有甘愿为它牺牲之人,才能成为它的主人,你必须要忍耐,方能光耀门楣。”
傲天脸色已无血色,心中更是余悸不消,说道:“剑池之热非人所能忍受,那剑是取不到的。
若要拜剑山庄雄踞武林,我自信有这个能力,根本不用倚仗这柄神兵。”
啪!
傲夫人一巴掌掴在傲天的脸上,怒斥道:“狡辩,小小苦楚都忍耐不了,你太令我失望了!”
“可是娘……我真的不想死。”傲天连连摇头,言语间的胆怯展露无遗。
这时,任以诚的声音突然响起。
“说起来这柄剑我出了不少力,既然主人家已经放弃了,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他翻手化去争锋,运起蜕变大法,犹如实质的麒麟火劲笼罩周身,足下一顿,飞身冲入火海之中,来到了剑石顶端。
四周烈焰冲天,却全然无法伤他分毫。
断浪本欲阻止,岂料火麟剑再生异变,隐有失控之象,令他不得不运功压制。
“该死!”
断浪忍不住暗骂一句,看着任以诚,心中忿恨不已,随即忽然听到不远处响起一声咆哮似得怒吼。
“剑是我的!”
步惊云猛地爆冲而起,无视烈焰焚身之痛,以麒麟臂强催排云掌,‘排山倒海’的强横劲力,势若惊涛,蓄势待发。
“勇气可嘉!”任以诚轻笑一声,举掌迎击,真气化作一股螺旋火劲沛然送出。
蓬!
双掌交击,步惊云只觉整条手臂的经脉如遭针刺,痛入骨髓,受劲力反震,身形急坠而下。
下方剑晨见状,上前欲接,却惊见步惊云身上原本快要熄灭的火焰再次燃烧了起来,整个人赫然已变成一团火球,骇的他急忙退避开来。
步惊云凌空一个翻身,勉力稳住身形落地,当即盘膝而坐,运功疗伤。
“怎么会这样?”剑晨看着浑身皮肤灼烂不堪的步惊云,不禁眉头紧皱,疑惑万分。
他却是不知,任以诚刚才实乃有心相助。
那一掌出手,犀利的螺旋真气,再加上同出一源的麒麟火劲,正好帮步惊云打通了三焦玄关。
钟眉对步惊云舍身取剑的勇气深感佩服,连忙令温弩取来一件御火袍给他披上。
袍子上散发出丝丝寒气,步惊云肉登时便松了口气。
此时,断浪终于将火麟剑安抚下来,眼见步惊云重伤在身,心中恨意驱使下,当即掠身出剑。
破空声倏然而起。
火麟剑赤芒大盛,以蚀日剑法中最炽烈的一招‘日丽中天’,直向步惊云刺去。
剑晨自然不会袖手旁观,手中英雄断剑一振,正要出手之际,剑池核心处再度射出一道金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中了火麟剑的剑身。
断浪不及反应,只听得“叮”的一声,已连人带剑一同被撞飞了出去。
噌!
金芒笔直的插在了步惊云身前的地面上,旋即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这……怎么可能!”
步惊云震惊莫名,眼前这在关键时刻救了他一命的,竟然是本已经在后陵损毁的无双剑。
他一把将剑拔起,入手的瞬间,顿时生出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
诧异间,就见剑柄下方的剑身处,比从前多出了一块鳞片似得东西。
“看来你和这柄剑的缘分还没断!”任以诚的声音悠悠从上方传来。
无双剑能重获新生,正是他的手笔。
此剑原本便是世间少有的神兵,重铸之时,任以诚又加入了隔世石淬炼出的精华,以及当日火麒麟身上落下的那块鳞片。
今日又和绝世好剑、争锋同受三毒之血的淬炼,锋芒之盛,已超过了英雄剑和火麟剑。
无双剑自身的灵性和火麒麟鳞甲的力量融合在一起,产生了一种全新的力量。
而当步惊云打通三焦玄关,麒麟火劲游走全身,和他修炼的圣灵剑法的内功相互交融,同样生出了类似的反应。
人与剑之间,由此而从生出了一种奇异共鸣,最终引得无双剑自动现身护主。
同时,也只有身具麒麟血得人,才能免除火麒麟鳞片中所蕴含的邪气。
是以,天下间,能用这柄剑的人,只有任以诚,步惊云和聂风三人。
任以诚和聂风各有兵刃,注定了只有步惊云才能成为无双剑的新主人!
“该死!”
断浪看着无双剑上的鳞片,心中的恨意变得更加强烈。
只因他的火麟剑再非独一无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