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w4gz小說 大明流匪-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戰前議事讀書-kjz3p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
素囊看向一旁的坎坎塔达。
这两个人都是坎坎塔达派出去的哨骑,自然交由坎坎塔达来问话。
軍妻
这个时候坎坎塔达也没有推脱,看着面前的两个人,说道:“你们两个人怎么回来了,不是让你们去盯着虎字旗的兵马吗?”
“回台吉的话,属下一路跟随虎字旗的兵马一路过来,如今虎字旗的几支大军已经到了河对岸。”莫日根开口说道。
“几支兵马?”坎坎塔达眉头一蹙,旋即道,“你所说的几支兵马有多少人?如今在什么地方安营?”
莫日根说道:“一共有三支兵马,加起来有几万人,驻扎的地方就在河对岸十几里外的地方,那里有两座用木头搭建的大营。”
“等等,你是说虎字旗的兵马有几万人?”素囊神情紧张的问向莫日根。
莫日根说道:“确实有几万人,只不过刚开始的时候并不多,随着虎字旗的兵马经过沿路的墩堡,汇聚的兵马也就越来越多,等大军快到大黑河这边的时候,已经有几万大军了。”
冬天的时候,虎字旗安置在草原上的兵马都驻扎在墩堡内过冬,只要不进墩堡内,根本看不出来有多少人。
这一次大军出动,各个墩堡内除了留守之人外,所有战兵和辎重兵都开始朝大黑河行军,人数自然也就越来越多。
曹魏 雨落未敢愁
素囊脸色难看的说道:“若我记得没错的话,年前咱们与虎字旗在草原上大战的时候,虎字旗也不过调动了万人左右,最多不超过一万五千人,这才过去一个冬天,怎么多出来这么多兵马。”
升仙傳奇
说着,他看了一旁的坎坎塔达。
这会儿坎坎塔达的脸色也十分的难看。
虎字旗一方突然冒出来近两倍的兵马,这让他也感受到了压力。
虽然虎字旗没有多少骑兵,可步卒多到一定程度,对于他们蒙古人的骑兵来说,同样是一种威胁。
尤其虎字旗的战兵使用的是火器,远比明军的兵器威胁更大。
“老台吉,其他各部的援兵到底什么时候能到ꓹ 不然面对几万大军,光凭我一部的兵马ꓹ 很难抵挡住。”素囊沉声说道。
他这里才有几千骑兵,而虎字旗却有几万大军,人数是他的很多倍ꓹ 这让他看不到守住河岸的信心。
“我会派人去大汗那里催促一下。”坎坎塔达也知道靠素囊恐怕守住河岸,决定派人去一趟青城。
素囊说道:“老台吉还请尽快ꓹ 如今虎字旗的兵马已经到了河对岸,随时都有可能发动进攻ꓹ 若各部援兵来晚了的话ꓹ 就别怪我带着人退离河岸。”
“你放心,相信各部援兵很快就到,不过我希望你能够在河岸这里多守几天,有这条河在,虎字旗的人想要过河会很麻烦,就算咱们这边人少一些,也未必守不住。”坎坎塔达不愿意素囊退走。
一旦素囊带着河岸这里的几千骑兵离开ꓹ 虎字旗的大军就没有任何威胁,可以毫无阻挡的顺理过河。
素囊看着坎坎塔达说道:“我只要援兵ꓹ 没有援兵我不会守在这里。”
坎坎塔达同样与素囊对视。
好一会儿ꓹ 坎坎塔达败退下来ꓹ 最后说道:“好吧ꓹ 只要援兵不到,你可以提前退走ꓹ 不过在退走之前ꓹ 我希望你能够对刚过河的虎字旗大军发动一次突袭。”
素囊犹豫了一下。
想到刚过河的虎字旗大军立足未稳ꓹ 没有多少防范,他的人又都是骑兵ꓹ 就算袭击不成也可以从容退走,便对坎坎塔达点了点头,答应了对方这点要求。
坎坎塔达见素囊同意了,松了一口气,旋即对身边的亲卫说道:“察喀克,你现在去一趟青城,问大汗各部援兵什么时候能到。”
“是。”察喀克答应一声,转身离去。
坎坎塔达又对站在下面的莫日根说道:“你们两个继续去监视虎字旗大军的动静,一旦虎字旗的大军朝河岸移动,马上回来禀报。”
“是。”莫日根和身边的人同时答应道。
两个人转身退出蒙古包。
一念飛仙
………………
虎字旗的几个战兵师来到大黑河,进入营地中进行休整。
各种粮草和物资都已经准备妥当,并且一门门四磅炮和六磅炮全都安置在了营地中。
陈寻平等人安置好大军,便带一队护卫去了墩堡议事。
愛,你真甜 芳芳張張
有资格参加议事的人员最低也是营正级别,三个战兵师加起来来了十多个人。
办公房内坐满了人,互相之间说着话,人人手中都端着一个大茶缸,里面是冒着热气的热水。
陈寻平和张洪还有王云成三个人坐在靠前的长凳上,再往后是张三叉和几个师级别的参谋长。
青沫
所有的营正都坐在靠后的位置上。
至于营级别的参谋长并没有资格参与议事,而是留守在营地。
聖道狂徒 鴻澤滄海
“大人到。”办公房外响起了一道声音。
办公房内坐在长凳上的众人,这个时候纷纷从座位上站起身,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屋门那里。
君王計劃
门前的棉布帘子被掀开,刘恒从外面走了进来。
随他一块进来的是李树衡和外情局的黄鸿,赵武作为护卫,走在最后。
刘恒神色肃然的走到屋中桌子后面的座位前坐了下来。
李树衡坐在桌子侧面的座位上。
“都坐吧!”刘恒对屋中的众人说道。
哗啦!
众人这个时候齐齐的坐了下来。
“人都来齐了吗?”刘恒侧头问向一旁的文书。
那文书说道:“人都齐了。”
刘恒收回目光,再次看向面前的众人,说道:“既然人都到齐了,现在咱们开会。”
陈寻平等人纷纷从身上掏出一个小本,手里拿着炭笔,准备记录。
諸天秘聞錄 茫茫天
“把大家都找来,是为了这次与蒙古人开战之前的战前议事。”刘恒说道,“你们都是咱们虎字旗的老人,很多人从做流匪的时候就跟着我,到现在已经时间不短了。”
虎字旗营正一级别的人很多都是当年的流匪大营出身,只有少部分人是东山铁场的矿工出身。
而矿工出身的营正,基本都是因为这一次扩建战兵师,才有了晋升营正得机会,潘毅就是因为虎字旗成立战兵师,才晋升为第三战兵师的一名营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