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wcx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魔法塔的星空-第六百二十七章 數學課的插曲-ren4x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
迷地的魔法丝绸之路是千头万绪,但数学课该上还是得上,这可是现今最重要的收入来源。
然而某日,正在教数学课的某人,突然感到一阵强烈的压迫感与危机感。就像是有人正在身边准备起战略级魔法,打算轰一个痛快。而且这个感觉不光是自己,教室中的所有魔法师们都同样察觉到。甚至有人警觉地站起身,试着寻找来源。
因为感觉太过强烈,所以大家很快就确定了方向,林也同样转头看了过去。在他的特殊观察视觉中,推估出发生源头的距离,那是印刷工坊的位置。
印刷机出事了?有人捣乱?
这是林的第一个想法。当下便施展闪现术,一口气瞬移至印刷机摆放的房间中。
心機謀婚:腹黑總裁欺上我 一泓喜悲
只见机器虽然没有在运作,但是半空中却出现一团混乱的权能交缠。像是有多个魔法来源同时失控,彼此力量互相干涉,反而暂时压制住这股力量的爆发。
但这绝对不是好事情!就好像捂住盖子的压力锅,当捂不住而爆开时,威力只会更大。
这时陆续有其他上数学课的魔法师跑进印刷间中,同样看到这幅危险的画面。
这些老牌魔法师不愧是经验丰富之人,判断出失控还没进行到最终阶段,仍有挽回的机会。所以他们迅速取出惯用的短魔杖,或其他施法的媒介装备,开始控制那股失控的权能交缠。另一群人找起失控的起因。
在状况发生后,最早进入的林当然也不是不知所措的干瞪着眼。他花了点时间,判断出魔法失控的来源,就是印刷机上的那块曼罗兰印刷版。
对于热爱自爆概念的某人,就算不做个有骷髅头标示的红色按钮,也会为机器加设紧急停止开关。所以他第一时间拍下在控制台下方的红色与蓝色开关,断开曼罗兰金属的权能供给通道,同时将整块印刷版从机器上弹出。另一方面运转中的印刷机也被强制停止下来。
失控的原因被解除,那团交缠着的权能也在一群大魔法师的控制下,逐渐挼顺。确定那股蕴藏着的破坏威力缓慢地被驱散后,林这时才观察起其他地方。
印刷间中,门窗情形完好,可以排除有外力入侵造成。而那几位原本就待在印刷间中的人,也都是熟面孔。除了协助印刷期刊的几个学徒外,唯二的两位魔法师,也都是学院长卡班拜的嫡传弟子,没有林不认识的陌生人。所以应该可以排除外人破坏。
邪性boss的失憶小貓 貓小四
不过那两位魔法师ꓹ 可是被他们的老师委以研究印刷魔法卷轴的任务。他们错误的操作,就是权能失控的起因吗?
当半空中的失控权能交缠消失无踪ꓹ 印刷机器也完全停止。危机看起来已被解除,众人这才有闲心看着工作间中的情形,包含挤在房门外窥看的老头子们。
印刷机对来上数学课的人都不陌生ꓹ 一群人早在发现期刊那令人惊叹的一致性后,就趁空来摸一摸这台机器。同时了解各方面的数据ꓹ 甚至看过印刷机实际运转的情形。如今,那股兴头早就过去ꓹ 毕竟印刷机对大多数人没有用ꓹ 直到今天发生这事儿,才又引起众人的注意。
一群人七嘴八舌,议论纷纷。有问印刷机的,有问刚才情形的,有问发生什么的。某人有一句、没一句地与众人对答,全副的心思却是放在为什么会发生失控的原因上。
降臨平板 幺幺叁
“谁这么找死,居然在魔法金属上刻了十六个逆魔法阵!”一个老魔法师声若洪钟ꓹ 斥骂着。
这时众人围到了那个老魔法师的身边,他所指的正是被某人从机器上弹开的曼罗兰印刷版ꓹ 上头整整齐齐用列着十六个凸版魔法阵的纹路。只是如今魔法阵已被破坏ꓹ 原本的曼罗兰金属版也不再平整。除了厚薄不一与稍微扭曲外ꓹ 魔法阵的关键处更像是被烧融一样。
姗姗来迟的学院长ꓹ 也看到印刷间内的狼狈景象。由他亲自带领的小组,在印刷魔法卷轴这项课题上ꓹ 有些人认为要做更多的准备ꓹ 但也有人认为直接在实验中逐步调整就好。
直到前不久ꓹ 他才下定决心进行实验。但没有想到,自己原本就支持实验的两个学生ꓹ 居然在自己到场之前就开始第一次魔法卷轴试印,然后闹出这么一出。
看着曼罗兰金属版上,那破损的凸版逆魔法阵,在进行课题,或是知道有这么一个研究题目的魔法师们,无不心里沉甸甸的。原本他们以为的难关,只在于寻找合适的墨水与卷轴载体。但假如连印刷版都弄不出来的话,那么后续的工作能够继续进行嘛。
拿起被弹开的曼罗兰金属版,大魔法师难掩失望地说:“魔法卷轴真的连印都没办法印吗?”
“假如是印刷机方面的问题,我有方法可以解决喔。”没有离开的某人在一旁说道。
众人一听,连忙追问。林将金属版上,原本要印刷的魔法阵式,也就是蛛网术的魔法阵纹用白板笔术在半空中呈现出来。
这是一个很受欢迎的魔法卷轴。对没有魔法师力量的冒险者团体,或是愿意保留魔法师力量的冒险者们,蛛网术不管用作埋伏的陷阱,或是用于断后,都是相当好用的魔法。不适合用于大规模战役中,但在小规模战事或冒险、探索则是用途广泛。
林一摆手,就将这个魔法阵分出了十多个层次。再一撒手,这十多个层次就分开成十多幅平面图,让众人看个清楚。有那反应敏捷的魔法师,霎时就想明白了某人的意思。
看着被分开的魔法阵纹,单纯线条轮廓的有几幅图。其余的图样,每一幅上就只有一小部份的符文。而且重点是这些符文单独存在,不会有任何意义与产生效果。
“我们只要分开来,多次印刷,最终印出一个完整的魔法阵纹就好。假如还要讲究的话,就是印刷版用回不蕴含权能的材料来制作,就可以避免在版面上的逆符文发生预料之外的作用。”
曼罗兰金属版为了做到自动变化版面的效果,可是有持续供应魔法权能的通道。而这些权能供给会支持金属版上的完整魔法阵发生作用,并不让人意外。只是在发生这回事之前,没人想到而已。
普通材料承载魔法文字,权能是会腐蚀载体没有错,但这个过程不是瞬间发生的,会需要一段时间酝酿,端看符文本身的等级。
像那种单纯线条轮廓的,应该就不会发生这种情形。
偽聖母的末世遊
那些刻划部份符文的,因为小部分符文并不会带来强烈的魔法效果,所以腐蚀的状况应该不会太过严重。也就是说,刻好的印刷版,怎样都能用上一段时间。
正进行着印刷魔法卷轴研究课题的魔法师们,虽然不到闻一知十的本事,但大家也不是什么笨蛋。听到这样的主意,众人就能想出很多适合的改进方案。
既然知道了逆魔法阵会造成印刷过程的失控,那么针对分层的版面要分多少层,怎么分,才能够用最少的工序来完成一张魔法卷轴,就只是一个研究中的分支问题而已。
林这时更说道:“既然要分版面,那么就可以考虑哪些是能用作公版的套模。”
“这是什么意思?”最为关心这件事情的大魔法师卡班拜问道。
強勢索愛:嬌艷狂妻休想逃
不直接说明,林只是用白板笔术呈现另一个魔法阵纹,并且用相似的分层方法展开。最终结果,可以看到新的魔法阵纹分解图中,会有数幅与蛛网术分解图相同。林说道:“制作魔法卷轴的魔法阵,基本形式就是那几种,五芒星、六芒星、十字纹,一个大圆完事,大圆外还有几个小圆。这些分出来的雕刻版,不是只能用在一种魔法卷轴上,可能会有很多种魔法卷轴都派得上用场。那么在印刷魔法卷轴的准备工作上,就可以减少不少,因为有些东西是通用的。”
这其实就是类似活字印刷的概念,只是某人提供的不是一个两个字,也不是把这些字套在一个版面上,一口气印出来而已。
新的主意,让大伙儿都感到相当兴奋,彷佛工作进展往前推进了一大截。这时林又提出了另一个想法,说:“假如分开印刷的话,也许可以有一个新的研究方向。就是一张魔法卷轴中,哪些是可以印刷的,哪些是不行的。”
“这又是什么意思?”卡班拜问道。
“也许大家想的都是,一口气用印刷的方法,将魔法卷轴制作出来。但有没有想过其实不考虑一步到位的话,只求比原本的制作方法还要容易一些就好。这样子做的话,我们只需要找到用印刷方式来制作也能顺利保存下来的部分,最后再由制作者补充剩余的部分,来完成魔法卷轴。用机器制做的好处是规范、统一,剩余需要灵性的部分,则是由人来赋予。如此做,可以缩短制作的时间,以及减少犯错失败的机会。只要能做到这一点,其实我们在印刷魔法卷轴的道路就可以算是实质前进一步了。”
这下众人也不说什么了,大魔法师卡班拜直接勾住林得肩膀,问:“小盖呀,你真没打算来帮忙我印魔法卷轴?”
干笑了几声,林说道:“学院长,机器的部分,我能帮忙出点主意和想法。但是其他材料,可不是我擅长的呀。而且我手头上有事情在忙。”
听闻近期某位数学大师转性了,不研究数学,养了一堆魔蛾玩。考虑到主导的好像是另外一位,自从知道了那一位复活的真相后,卡班拜实在没有勇气去跟一个魔王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