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旅遊勝地今成“燙手山芋” A級破產景區難覓接盤者

昔日旅遊勝地今成“燙手山芋” A級破產景區難覓接盤者

11月12日,昔日網紅重慶龍門陣景區旅遊文化中心項目降價後再次被公開拍賣。據悉,該項目首次拍賣曾流標,經營方重慶瑞銀旅遊也迎來了破產重整失敗、被強制清算處置的結局。同日,北京商報記者還從知情人士處獲悉,同樣是4A級景區且曾被冠以“中國最佳休閒度假勝地”稱號的河南養子溝景區,也走入了破產拍賣倒計時。據介紹,養子溝此前在破產重組階段曾對外招募過投資人,然而最終該景區還是走向了被拍賣的結局。該業內人士透露,目前雖有2個客戶對養子溝景區的拍賣項目表示出意向,但至今仍未繳納保證金正式報名。


“集士驛站”打通鄉村物流“最後一公里”

破產景區無人問津

走向破產的前網紅景區,在跌落神壇後,可能還要面對無人接盤的窘境。

在阿里拍賣破產強清平臺上,曾經聲名鵲起的4A級重慶龍門陣景區項目“龍門陣旅遊文化中心在建工程”被第二次公開拍賣,起拍價1.76億元,較10月下旬首次掛牌價格下降了約4400萬元。當時,該項目曾因無人繳納保證金入場而流標。而這一次,截至11月12日19:00,有超過2200人“圍觀”的這場拍賣,仍然處於0人報名參與競拍的狀態。“龍門陣當年也曾經歷過風光時刻,如今走向這個結局着實令人唏噓。”景鑑智庫創始人周鳴岐坦言。

根據平臺提供的標的瑕疵說明,此次拍賣的項目標的現狀爲閒置,而且,標的物範圍內修建的建築物未辦理產權證,未取得建築工程施工許可證、建築物修建驗收合格證、消防驗收證明、通水(電)等合法證照,有可能存在被拆除、不能辦產權證等不可預計的因素。

據重慶龍門陣旅遊度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龍門陣旅遊公司”)破產重整管理人介紹,龍門陣共分兩部分,一部分爲遊樂園等文旅設施,由已破產的龍門陣旅遊公司運營,“這一區域的土地現已被收回;而遊樂設備則或抵押或出售”。該負責人表示。另一部分主要包括酒店等設施,在重慶龍門陣投資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龍門陣投資公司”)旗下,由於一直沒有找到投資人,因此這部分正準備進行拍賣。據悉,目前龍門陣景區中,除了龍門陣投資公司的酒店和在建項目,水魔方的水上游樂園也已經進入了破產程序。他還進一步透露,已收回的土地應該會改建成一個公園,但也不排除繼續運營景區的可能性。

與此同時,據負責此次拍賣的相關工作人員介紹,該項目已開發了一部分,其中酒店已建成80%,但由於資金鍊斷裂,項目處於停工狀態。“現在龍門陣就是一個破產項目,分成了多塊進行處理。未來如果有足夠的資金或投資人進入,就可以重新運營。”該工作人員稱。

湖南師大自殺女生母親首發聲:學校承諾調查,但未見措施

就在龍門陣景區項目二次拍賣同日,北京商報記者還從知情人士處獲悉,位於河南省洛陽市欒川縣的4A級景區養子溝也即將啓動破產拍賣。該知情人士表示,目前養子溝景區背後的經營企業欒川養子溝旅遊休閒度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養子溝公司”)已委託當地的拍賣公司對其全部破產資產進行公開拍賣,競買保證金爲500萬元。據透露,養子溝公司資產總計4585.6萬元左右,景區客流已同比恢復了五成左右,此前每年門票收入約爲4000萬元。“此前養子溝曾公開招募過破產重整投資人慾‘自救’,然而不曾想,該景區最終還是走到了破產拍賣的境地。”該知情人士告訴記者,截至目前,似乎已有投資人表達出想要參與競拍的意願,但都尚未繳納保證金,實際確定參與競拍人數仍然爲0。

實際上,就在兩個多月前,養子溝景區破產清算管理人辦公室工作人員曾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養子溝景區接到申報債務金額爲2.9億元,經過審覈後成立的金額爲1.95億元,固定資產評估淨值爲1600萬元,景區周邊還有一座已投資但僅進行了框架建設的老年公寓。彼時,管理人辦公室稱會與有意向的投資人進行溝通並招募,如果有重整可能的話,景區將會進入重整程序。

傳統景區的不同命運

從旅遊爆款到無人問津,部分傳統景區緣何會遭遇如此跌宕起伏的命運?

據中國旅遊景區協會發布的調研結果顯示,受疫情影響,各地景區都遭遇了不同程度的損失。從全年來看,在降價營銷、入境遊大幅下降等多重因素影響下,全國景區企業的收入損失程度預計會達到去年同期收入水平的40%-50%,明顯高於旅遊行業整體平均水平。其中,接待規模越大、景區門票票價越高的景區,直接收入的損失越大。

不可否認,當前,有相當一批傳統景區的日子已經變得越發難捱。公開消息顯示,除了龍門陣景區和養子溝景區外,4月,鄭州世紀歡樂園正式閉園;兩個月後,由於不能清償到期債務且明顯缺乏清償能力,知名5A級景區野三坡運營方河北野三坡旅遊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野三坡旅遊”)被申請破產重組,根據當時的重組信息,野三坡旅遊負債率達69%;同一時期,4A級景區狼牙山也出現了因資金鍊斷裂而瀕臨破產的情況。

但另一方面,北京商報記者也發現,近期也有部分手握稀缺旅遊資源的傳統景區通過一些改造及營銷措施,出現了經營回暖的跡象。從三季報來看,西安旅遊、九華旅遊、宋城演藝、天目湖等多家運營景區的旅遊企業就實現了前三季度淨利潤的正增長。

在周鳴岐看來,長期以來,我國大量傳統景區營收結構單一,主要收入來源就是景區門票及索道、車輛交通等基礎性項目,這些項目佔總收入比重高達70%-80%,毛利率多在80%-90%左右,是該類景區利潤的核心。“此前,不少景區躺着賺錢的狀態,讓經營者們缺少轉型的動力。”周鳴岐坦言,而在近兩年國有重點景區整體降票價的大背景下,疊加疫情影響,“先天優勢”不明顯且轉型較慢、較晚的景區就普遍在今年遭遇了一場措手不及的衝擊,即使暑期和“十一”國內旅遊市場回溫明顯,這些景區也很難扭轉資金鍊斷裂、破產的局面,而且,對於“抄底”的投資人們來說,這些相對規模不大、資源稟賦也不足的景區,並不算是有投資潛力的優質資源。招募不到投資人、遭遇流拍、降價掛牌等情況的出現雖令人唏噓,但也在意料之中。

李小加:港交所籌謀已久的幾件大事已近水到渠成

轉型中的陣痛

“從當前的情況來看,融資成本和資金鍊風險都相對較高且轉型相對較慢的中小民營景區,如果不盡快改變粗放的業態、形成度假產品,走向虧損、倒閉的可能會越來越多,它們能否撐到明年都是未知數。”周鳴岐表示,提高二次消費、打造度假型產品,對於中小景區來說,已經是其生存下去的必經之路了,而像龍門陣等景區簡單地在旅遊區域周邊配備一些餐飲、住宿業態,其實仍然還是比較傳統的調整,只有摒棄原有的觀念,跟着消費的最新需求去規劃、投資、建設,才能對資本和遊客產生真正的吸引力。

可以看出,景區轉型已成爲弦上之箭不得不發。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中國文化和旅遊產業研究院副教授吳麗雲提出,當前傳統景區若要在較快時間內“自救成功”,或許可以嘗試一些投資少、用時短的項目,比如進行一些創意型改造。“景區可適當融入傳統文化、當地特色,甚至打造一些沉浸式體驗型的小型場景,在場景內開展一些收費遊戲或互動項目,並增加遊戲的娛樂性和互動性,通過新媒體等方式進行宣傳和營銷,來增加額外收益。”吳麗雲進一步介紹,此前紅遍全網的“不倒翁小姐姐”,運營成本比起新建設備設施要少很多,但在引流和提高景區知名度方面卻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湖南公安機關偵破特大販賣“兩卡”專案 涉案資金流水逾千億元

不過,吳麗雲也直言,利用創新的渠道和形式進行改造,對景區項目設計環節要求較高,除了足夠的創意及設計能力,經營方還需準確結合當前新媒體傳播模式,找準消費者關注點,激活景區的活力,打造網紅打卡地。

此外,還有多位專家均指出,隨着全國範圍內景區門票的降價,部分景區也意識到,單純依靠賣門票已很難保證收入,開始注重多元化收入模式。不過,吳麗雲也表示,即使受到疫情衝擊,傳統景區也不會完全消失,一些擁有稀缺資源的自然景觀還有很大的客流基礎和發展空間。“但在未來,行業的整合升級將成爲趨勢,如何與科技文化創意相結合,在投資建設的過程中不斷改造升級去迎合當前消費者的消費需求,都是景區方面必須要思考的問題。”吳麗雲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