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停“家長批改作業”是守住師道底線

叫停“家長批改作業”是守住師道底線

近日,有媒體報道稱,對於最近在公共輿論場上被廣爲關注的中小學教師要求“家長批改作業”的問題,已經有至少10個省區的教育主管部門對此作出迴應,叫停了“家長批改作業”。


11月、12月國家鐵路日均煤炭裝車將達到7.2萬車以上

教育主管部門的相關規定態度明確、界限清晰,相信“批改作業”將不再成爲一個困擾家長的問題。然而,這個問題被澄清,果然如輿論場上的一片叫好聲那樣值得慶賀嗎?在“批改作業”之後,會不會還有新的問題冒出來讓家長糾結不已呢?

叫停家長批改作業,規定教師必須“親自”批改作業,並對教師批改作業情況進行督察,類似規定,是不是多少給人一種違和感?如果套用這樣的規定,這不就是相當於要求農民種地必須下田、醫生看病必須接觸病人嗎?所以,這樣的規定在給人以違和感之外,實際上也顯露了那些讓家長批改作業的學校的教育教學質量,標定了這些地方教育教學管理的底線何在。

在當下,教育教學手段雖不斷出新,但至少在目前的情況下,批改學生的作業仍然是爲師爲教之道的最低底線之一,仍然是師道和教道的基本內容之一。教師批改作業,其面對的並不是學生的一張作業紙,而是自己的教學試卷,是自己給自己的教學成果打分,也是教學活動中最重要的師生互動內容。缺少這一環節,可以肯定地講,學校教將不教,學將不學。亦因此,將教育的底線性常識明示於規定,這樣的規定如果不被視爲可悲的話,起碼也不值得慶賀。

當然,反過來說,在底線之上,在義務之外,家長也不是不能參與到孩子的做作業過程中。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卻各有各的不幸。其實,環顧我們自己周圍,如果說學習好、表現優異的學生有什麼相似之處的話,那就是這些學生的家長都參與了孩子成長過程中的各項活動,當然也包括做作業。而這種參與並不意味着家長親自操刀和越俎代庖,但其中或許就包括“批改作業”。這種並非老師規定義務的自願參與,確實會幫助學生取得課業以及學業成功。

最牛白酒股?8個月,竟能暴漲500%…

然而,將家長的自願行爲變爲義務,這就無疑擡高了課業和學業成功的整體成本和標準,使得自願行爲的邊際效益消失於無形。在此,教師的指令其實是一種強制。這種指令內嵌着令每個家長害怕的結果,並藉助其他諸如“努力纔有回報”的常識,在這種可怕的結果與不按指令執行之間建立起看似合理的因果聯繫,由此將批改作業附加上了“後果自負”的強制性。當前適齡學生的家長,大多隻有一個孩子。這種“後果自負”的強制性有多強,從家長的反應中可見一斑。叫停“家長批改作業”只是堅守了師道和教道的底線,提高教育和教學質量則是底線之上的事,還有許多工作要做。

(作者:聞賢齊,系媒體評論員)

【追尋先烈足跡】七十年來硝煙散,紅色基因世代傳

終於等到你?科大訊飛漲停 葛衛東高點買入潛伏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