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0wm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巫女的時空旅行-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紫氣東來二十看書-x4an7

巫女的時空旅行
小說推薦巫女的時空旅行
如今这个局面,皇帝明白自己的三个儿子是没有可能登上皇位了,因此还庆幸他三个儿子仪容有损。要知道当皇帝的人可以品性不好,但绝对不能仪容有损的。三个儿子仪容有损,绝了他们上位的希望,他们也能够安心地过日子,不至于像忠平忠诚和义忠三个一样。
皇帝看向苏青霓的眼神中带上了一点儿感激。
不管眼前这个侄子是不是算计了他们所有人的黑手,但至少这人做事比义忠郡王三个都要大气,他就服。就如同当初他敬服义忠亲王一样。
天廬風雲
而现在,他就更加服气义忠亲王了。
没想到啊,义忠亲王还安排了这么一手,蒙骗了他们所有人。
神伏魔 神愛貝貝
有这样一位优秀的继承人,义忠亲王在九泉之下也会笑吧?
不但皇帝这样想,连忠平和忠诚两位亲王也这样想,他们对义忠亲王简直是高山仰止。却不知道义忠亲王根本就没有他们想的厉害,他不过是为了保住自己一份血脉所做了安排。而这安排并不能够完全保住这份血脉,如果苏青霓不来,这血脉继承人冯渊早就死翘翘了。
皇帝自以为想通了,一时间竟然心平气和了,身上也恢复了一些力气。这在苏青霓看来,却是回光返照。
皇帝开口,对着如同太监一般伺候在一旁的贾琏道:“拿笔墨纸砚来。”
贾琏看向苏青霓,苏青霓点点头,贾琏便去拿笔墨纸砚了。
他还真如同狗腿子一样伺候周到,铺好了纸,磨好了磨,用毛笔蘸了,将毛笔递给皇帝。
糾纏gl
皇帝拿起毛笔,拼着最后的力气在白纸上写下了一段话。
九天神帝
紫血聖皇 唯易永恒
写到一半,皇帝抬头问苏青霓:“你叫什么名字?”
“渊,深渊的渊。”
皇帝点点头,在纸上写下“司徒渊”三个字。
贾琏在一旁看得眉飞色舞。
这是传位诏书啊!皇帝亲手写的传位诏书。
有这位诏书在,自家主公的行动就不会被那些喜欢之乎者也的大臣们控诉了。自家主公上位可是名正言顺呢!
皇帝拼着最后的力气写下这份传位诏书,便白眼一翻,死掉了。
忠平忠诚两位亲王都猜到了皇帝写的是什么,全都哈哈大笑。
“也好,本来皇位就是二哥的,现在还到他儿子的手中,正好!”
两个人笑着笑着,也没有了声息。
“好好安葬他们吧。”苏青霓道,“给他们该有的荣华。”
贾琏应下,立刻指挥着手下的人将皇帝三人的尸体搬了出去。
苏青霓走到太上皇的面前。
人民代表大會工作十五講 席文啟
太上皇满脸激动ꓹ 盯着苏青霓。
原身长得真的很像义忠亲王,太上皇见到这张面孔ꓹ 竟然能够出声了:“……予泓。”
他叫着义忠亲王的名字,但没有得到苏青霓的回应。
帝國再起之全面戰爭
太上皇眼中的光采越来越黯淡,最终变成一片死寂。
太上皇也夣逝了。
苏青霓叹了口气ꓹ 对贾敬道:“劳烦观主找人给我这位祖父做七七四十九天法事。”
贾敬虽然为苏青霓做事,但却依旧做着道士。他也说了ꓹ 功劳都算在孙子贾蓉头上,苏青霓要赏赐就全都赏赐给贾蓉ꓹ 他要做闲云野鹤的出家人。
所以ꓹ 找道士做法事这种事情就应该找这位。
與權謀 故宅騎士
天亮了,大臣们不知道皇宫中到底发生了怎样的状况,但看着街上的兵士变得井然有序,皇宫中也再没有了动静,想来是事情已经结束了,胜利者也决了出来。
大臣们换上官府,朝着皇城而去。不管谁是胜利者ꓹ 他们都是要上朝的。
蜜枕甜妻:老公,求抱抱!
来到皇宫,他们看到了冯唐ꓹ 看到了林如海……还看到了一声盔甲威风凛凛的贾赦。
卧槽!这家伙不是老纨绔吗?怎么画风变得这么大?
大臣们惊疑不已ꓹ 实在猜不出胜利者是哪一位。
要知道在他们的认知中ꓹ 冯唐是皇帝这一边的ꓹ 林如海是老圣人的人,贾敬是义忠郡王一脉的ꓹ 贾赦所在的荣国府与忠诚亲王的外家甄家是老亲……
所以ꓹ 胜利者到底是谁?
卫侯爷看到了跟贾琏站在一起的大儿子ꓹ 吃了一惊,立刻上前喝问卫若兰:“逆子ꓹ 你怎么在这里?”
卫若兰给卫侯爷行了一礼,淡淡地道:“儿子跟随主公进宫的。”
什么时候儿子竟然有主公呢?
他竟然成长到这一步,自己都不知道。
再看看儿子一副健康的模样,卫侯爷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这儿子早就跟他和卫家生分了。
“主公是谁?”卫侯爷问。
即便生分了,他也是卫若兰的亲爹。既然卫若兰能站在这里,证明胜利的是卫若兰的主公,而自己也能够因为卫若兰沾点儿光吧?
卫若兰:“等主公出来,父亲就知道了。”
“你……”卫侯爷刚想骂卫若兰不孝子,就被三声鞭响打断。
这鞭响是给皇帝开道的。
卫侯爷赶紧返回自己的位置站好,其他大臣也都站在了自己的位置上等待。
不一会儿,一阵脚步声传来,是昨晚的胜利者了。
众人都偷偷地抬头上看,然后全都大吃了一惊。
这个年轻人是谁?
不是皇帝,不是义忠郡王,不是忠诚亲王,也不是忠平亲王,更不是三个皇子,他到底是谁?
一些老臣看到年轻人的容貌,想起了曾经义忠亲王,全都抽了口冷气。
隨身帶著女神皇
这人是义忠亲王的儿子?
没想到义忠亲王竟然安排了明暗两份血脉传承。
难怪义忠郡王一副蠢样,没有半点儿义忠亲王的优秀,原来他不过是义忠亲王安排的挡箭牌,真正的传人另有其人。
义忠亲王真是厉害,让人佩服!佩服!
义忠亲王:不,我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厉害!
苏青霓扫视了一眼众人,大马金刀地在龙椅上坐下了。
“朕乃司徒渊。”苏青霓开口。
他的话音落下,贾琏就上前一步,展开皇帝写下的遗诏,念了起来。
念完,贾琏还将诏书递给大臣们传看。
大臣们看到上面的字果然是前任皇帝所写,明白苏青霓登基名正言顺。没有人再提出异议,全都跪下三呼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