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底資金大考緊逼 地產商集體賣資產

年底資金大考緊逼 地產商集體賣資產

(原標題:年底資金大考緊逼,地產商集體賣資產)

年尾將至,房地產企業處置資產的動作明顯增多。

據第一財經記者統計,自9月份以來,公開披露的房企股權轉讓信息至少有40條,華僑城(000069.SZ)、招商蛇口(001979.SZ)、中國金茂(00817.HK)動作較爲頻繁。

北京民辦非學歷高等教育機構校名不得單獨用“大學”

統計期內,華僑城旗下至少14個項目股權擬被全部或部分轉讓,涉及旅遊、酒店等多種資產;招商蛇口至少6個項目股權擬被出讓,其中多個標的價格超十億元。新湖中寶(600208.SH)等中小企業也加速資產處置的步伐。

“股權轉讓信息暴增的直接原因是融資環境收緊。”克而瑞認爲,“三道紅線”出臺後,大部分房企不同程度“踩線”,政策壓力下開始主動調整融資結構,通過配股、子公司IPO等加強股權融資,而出售資產是回籠資金最快速的方法之一。

“三道紅線”的威力確實已觸及行業各個角落。在11月11日舉行的一場房產經紀論壇上,貝殼(BEKE)董事長左暉直言:過去,地產行業的問題被高速增長的房價掩蓋,對習慣高週轉模式的開發商來說,挑戰剛剛開始。

即便將眼光放至此刻,開發商的壓力也已“火燒眉毛”。貝殼研究院數據顯示,11月單月,房企迎來年內最大到期債務規模1071億元,高負債房企面臨嚴峻的考驗。

處置資產加速回血

現代圖書館越來越“智慧”

11月12日,北京產權交易所持續披露房企的股權交易動作。

公開信息顯示,中國金茂擬掛牌出讓旗下常州龍茂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45%股權,底價8.66億元。其中,持股80%的寧波寧興房地產開發集團有限公司轉讓25%股權,持股20%的智銀有限公司轉讓其持有的20%股權。

駐歐盟使團發言人就歐盟高官有關涉港言論答記者問

工商資料顯示,常州龍茂成立於2018年,主要負責常州JZX20180401地塊項目的房地產開發經營。兩年前,金茂以17.4億元+15000平方米人才公寓面積競得上述地塊,成交樓面價7510元/平方米,這是金茂首進常州。

常熟市沙家浜華鼎置地有限公司80%股權及1.03億元債權也於同日被公開出讓,出讓方爲華僑城及常熟市沙家浜鎮城鎮經營投資有限公司。華僑城是這輪股權轉讓潮中的“常客”,此前已公佈十餘條項目股權轉讓信息。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兩家公司均處於虧損狀態。截至2020年09月30日,常州龍茂錄得營收爲0,營業利潤-2176.41萬元,淨利潤虧損2174.52萬元;截至2020年8月底,華鼎置地淨虧損638.54萬元,所有者權益1350.16萬元。


該給網絡算命算一算“法律命”

“涉及股權出讓的房企或項目,多處於虧損或高負債狀態。”克而瑞直言,房企出讓部分權益可提前回籠資金,緩解現金流壓力,通過聯營、合營降低負債率指標;同時爲項目開發引入有實力的合作方,並通過剩餘股權持續獲益。

有人積極瘦身,也有人趁機進場,比如熱衷“收併購”的融創中國(01918.HK)。

11月10日,新湖中寶公告稱,擬轉讓浙江啓隆實業有限公司、浙江啓輝實業有限公司各50%、35%股權,及兩個標的公司相應權利上海亞龍古城國際花園項目、溫州西灣項目14宗土地,接盤方爲融創中國,總交易價款49.44億元。

亞龍古城國際花園位於上海核心地段,是極爲稀缺的純住宅用地,也是令新湖中寶投入頗多的舊改項目。截至2020年6月末,標的公司總負債達204.38億元,拆遷貸款融資本金已達到149.32億元,少量戶數拆遷仍未完成。

舊改項目開發週期長、政策不確定因素大,使新湖中寶在其中沉澱了大量資金。新湖中寶2020年三季報顯示,今年1~9月,公司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淨額爲-6.4億元,而上年同期爲1.27億元,同比大幅減少605.19%。

新湖中寶表示,引入合作伙伴,有利於加快公司相關項目開發進度,提升經營效率,優化公司資產負債結構,實現更加穩健高效優質的發展。 在不考慮稅費及未經審計的情況下,預計對公司利潤的影響數約22億元。

“三道紅線”已成交易衡量指標

暫緩資金壓力之外,股權交易也是房企調整業務結構、聚焦主業的手段。


緬甸民盟贏得聯邦議會過半席位

譬如,中南建設(000961.SZ)擬向控股股東轉讓南通中南谷投資管理有限公司100%股權,交易對價200萬元。南通中南谷已成立四年,定位於爲創業者打造綜合性衆創空間,旗下已孵化出四家下屬公司。

但這項新業務未給中南建設帶來盈利,項目前景並不確定。截至2020年6月30日,南通中南谷總資產954.02萬元,總負債786.25萬元,前六月淨利潤-133.73萬元。基於業務調整的考量,中南建設決定將其剝離,交給母公司管理。

“本次交易完成後,公司將進一步聚焦主業,爲全體投資者創造更好的回報。按照公司長期股權投資的賬面價值計算,預計本次交易對公司將產生約232萬元的投資收益。”踩中融資監管兩條紅線的中南建設稱。

作爲股權轉讓披露最頻繁的房企,華僑城種種動作背後也存在此番邏輯。克而瑞認爲,文旅地產屬於重資產,投資金額高、回款週期長,易導致較高的負債水平。因此,華僑城積極出售部分房地產項目、以及與主業關聯性有限的產業。

目前,房企在物管等行業已與資本市場接軌,但在更多領域還未找到成熟的商業模式。業內預計,隨着“三道紅線”落地,房企依靠槓桿獲取資金的優勢不再,部分投入大但回報不清晰的業務將被放棄,以更好地聚焦主業。

值得注意的是,“三道紅線”這一行業發展規範,已在微觀領域得以顯現。

南昌爲外來務工發租房補貼

11月9日,山東產權交易中心披露信息顯示,山東鋼鐵集團擬轉讓山東鋼鐵集團房地產有限公司100%股權,轉讓底價20.7億元。截至2020年9月30日,標的公司營業收入1.09億元,營業利潤8648.34萬元,淨利潤8648.34萬元。

山東鋼鐵集團明確稱,意向受讓方或其母公司2020年上半年財務報告中,剔除預收款後的資產負債率不大於70%、淨負債率不大於100%、現金短債比不小於1倍的,在同等條件下優先受讓。這意味着,綠檔房企機會更大。

同時,意向受讓方需以房地產開發爲主營業務之一,且位於2018年、2019年房企銷售金額排行榜50名以內;受讓方產業結構、業務種類比較均衡,創新轉型發展情況良好,具有國企混改成功經驗的,在同等條件下優先受讓。

這意味着,不僅是行業排名靠後的中小房企,那些踩中融資監管紅線的企業,也將在此類交易中處於被動地位。克而瑞認爲,未來,中小房企地產業務收縮退出的現象可能加速,行業集中度也將在洗牌後進一步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