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德時代的投資局

寧德時代的投資局

(原標題:寧德時代的投資局)

經濟觀察報 記者 王海宣 動力電池製造商寧德時代今年8月份宣佈,將在未來一年內拿出191億元投資境內外產業鏈上下游優質上市企業。作爲總市值接近6000億元的動力電池龍頭公司,寧德時代此後對外投資的一舉一動格外引發外界關注。

創新演繹,照亮經典魅力

就在本週,寧德時代參與到自動駕駛卡車技術與運營公司嬴徹科技的一輪融資中。11月9日,嬴徹科技宣佈完成新一輪1.2億美元股權融資,此輪融資由寧德時代領投,嬴徹科技原有股東包括普洛斯、G7、蔚來資本等跟投。

重蹈小托馬斯覆轍?綠軍有意霍勒迪 沃克或慘成籌碼

在此之前,寧德時代還對另外兩家上市企業進行了投資。9月14日,先導智能發佈公告稱,擬通過定增募資不超25億元,寧德時代擬認購全部定增股份,認購後寧德時代將以7.29%的總股本佔比,成爲先導智能第二大股東;當地時間9月14日,加拿大多倫多V板上市的NeoLithium宣佈與寧德時代子公司簽署股權認購協議。寧德時代將認購超過1000萬股加拿大NeoLithi-um股份,總投資約858萬加元(約合人民幣4400萬元),佔NeoLithium總股份的8%,成爲該公司的第三大股東。

港股和諧汽車遭遇機構做空 盤中跳水近16%

據瞭解,上述兩家上市企業均是動力電池產業鏈的上游企業,先導智能是寧德時代最大的鋰電生產設備供應商之一,NeoLithium在阿根廷卡塔馬卡省全資擁有TresQuebradas鋰鹽湖項目,未來年產能有望達到4萬噸電池級別碳酸鋰。

相較之下,寧德時代對贏徹科技的投資有所不同。11月12日,寧德時代一位內部人士告訴經濟觀察報記者:“對贏徹科技這類非上市公司的投資,不計入191億元投資這個規劃當中。”而寧德時代在此前的投資計劃中,明確表示191億元投資將以證券投資的方式進行。

新款賓利添越國六現車最低價格頂級刺繡內飾

截至目前,寧德時代對先導智能、NeoLithium的投資額不超過25.5億元,尚不及191億元的15%,這意味着寧德時代仍有大部分投資仍未公佈。而根據記者對寧德時代自2018年起至今的對外投資企業進行的不完全統計,2018年以來,寧德時代對外投資的企業超過30家,分佈在儲能系統、鋰電池材料、鋰電池智能裝備製造、自動駕駛等多個領域。

寧德時代近三年投資佈局彙總

羣雄逐鹿,共建開源!OpenI啓智社區首批優秀開發者榜單謎底即將揭曉!

從儲能到自動駕駛和車電分離

據記者不完全統計,自2018年以來,寧德時代對外投資了34家企業,其中涉及儲能系統的至少有6家,佔比近五分之一。這其中包括2018年成立的晉江閩投電力儲能科技有限公司;2019年成立的福建時代星雲科技有限公司、寧德時代科士達科技有限公司;2020年成立的新疆國網時代儲能發展有限公司、國網時代(福建)儲能發展有限公司、新能易事特(揚州)科技有限公司。按年度來看,寧德時代在儲能系統領域佈局的企業數量在逐年遞增。

儲能系統是寧德時代的主要產品之一,寧德時代2019年財報顯示,其主要產品包括新能源汽車動力電池系統、儲能系統和鋰電池材料。寧德時代的儲能系統產品含電芯、模組/電箱和電池櫃,可用於發電、輸配電和用電領域。財報數據顯示,寧德時代儲能系統2018年、2019年營收分別佔寧德時代同年總營收的0.6%、1.3%左右。

儘管儲能系統營收佔比仍較低,但寧德時代看好儲能系統的發展前景。“儲能電池系統具備削峯填谷、負荷調節的功能,能夠有效提高發電效率、降低用電成本。 ”寧德時代在2019年財報中表示,“隨着鋰電池成本的不斷下降,逐漸靠近儲能系統應用的經濟性拐點,儲能市場將迎來快速發展階段,發展潛力巨大。”

12年雙十一:從春雷到秋實,爲復甦喝彩

目前寧德時代在儲能系統方面的營收呈現增長態勢。2019年,寧德時代儲能系統銷售收入爲6.1億元,較上年增長221.95%。“百MWh級項目在福建晉江實現應用落地,前期儲能市場佈局及推廣開始取得成效。”寧德時代在2019年財報中表示。

人工智能空戰時代走向前臺,王牌飛行員會失業嗎?

除了一直佈局的儲能系統外,2020年以來,自動駕駛、車電分離成爲寧德時代的全新投資方向。寧德時代在自動駕駛方面的投資偏向於商用車領域。例如在2020年上半年合資成立的河南躍薪時代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主營業務爲電動化無人礦卡和無人礦山技術研發等;寧德時代最近投資的贏徹科技,則專注於自動駕駛卡車網絡運營。

新能源車市回暖 恆大汽車兩大基地啓動試生產

車電分離方面,寧德時代在今年8月份與蔚來汽車等股東成立了武漢蔚能電池資產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蔚能),探索“車電分離”商業模式在新能源汽車行業的發展。另據相關媒體報道顯示,螞蟻集團、寧德時代等多家企業合資創立了重慶螞蟻消費金融公司,未來寧德時代或將開展消費金融服務。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與蔚來汽車展開合作前,寧德時代就已經在“車電分離”領域試水,只是這個“車”並不是新能源汽車。去年6月份,移動出行平臺哈囉出行與螞蟻金服、寧德時代在上海舉行戰略合作發佈會,宣佈首期共同出資10億元成立合資公司,推出定位兩輪電動車基礎能源網絡的“哈囉換電服務”。由此來看,寧德時代在換電方面走的是“多線佈局”的路線。

上下游投資穩固“老大”位置

易視頻熱門視頻&拍客達人10月榜單來啦!

如果聚焦到寧德時代與相關上市公司的合作,則是另一種情況。寧德時代近三年與上市企業合資成立的公司大概可以分爲三類,一類是與整車上市企業合資成立的動力電池公司,如與吉利合資成立的時代吉利動力電池有限公司等;一類是動力電池產業鏈上游企業,如與天華超淨合資成立的宜賓市天宜鋰業科創有限公司等;還有一類是儲能系統,如與科士達合資成立的寧德時代科士達科技有限公司等。

可以看出,寧德時代過去三年的投資方向主要是動力電池本身或者產業鏈上下游企業。實際上,當今年8月寧德時代宣佈斥資191億元投資產業鏈上下游企業之後,行業便有觀點認爲,寧德時代投資會更加傾向於動力電池產業上游公司,比如設備商、材料商等。而寧德時代近期對於先導智能、NeoLithium的投資,也初步印證了這一觀點。“我認爲這個說法是沒有問題的。”財信證券研究發展中心分析師李文瀚告訴記者,“因爲新能源電池產業鏈比較長,相關的上游供貨商很多,爲了更好的把控動力電池的生產節奏、成本和技術路線,寧德時代需要扶植一套自己的供貨體系,通過持股或者控股是比較好的加強聯繫的手段。”

李文瀚補充認爲,這其中主要涉及的領域有三個方面,一個是資源端,主要是鋰鈷礦;一個是電池材料端,主要是正極、負極、隔膜和電解液;最後就是生產製造端,主要是pack和生產設備。

美前官員警告:推遲總統任命威脅國家安全

與此同時,寧德時代是否會繼續加大在儲能系統上的佈局同樣值得關注。在這一領域,和寧德時代展開合作的上市企業包含科士達、易事特。寧德時代分別與兩家公司在去年7月份、今年6月份成立了合資公司寧德時代科士達科技有限公司、新能易事特(揚州)科技有限公司,前者主營業務爲儲能裝置材料及器材研發、儲能裝置及其管理系統研發等,後者主營業務爲生產、製造、銷售儲能PACK相關的產品。

業內普遍認爲,寧德時代之所以加大對產業鏈上下游的投資,目的是爲了穩固自己在動力電池行業的龍頭地位。從當前動力電池行業競爭的角度看,雖然寧德時代近些年發展迅速,但也面臨日、韓動力電池製造商帶來的巨大壓力。今年上半年全球動力電池裝機量排行榜中,寧德時代被LG化學超越。此前,寧德時代在2017年-2019年一直是全球動力電池裝機量冠軍。

在國內市場,2019年動力電池“白名單”正式取消之後,解除限制的日韓動力電池製造商“捲土重來”,與寧德時代爭搶市場份額。2020年前三季度中國動力電池企業裝機量前十排名依次爲:寧德時代、比亞迪、LG化學、松下、中航鋰電、國軒高科、億緯鋰能、力神、孚能科技、塔菲爾新能源。其中,LG、松下等動力電池製造商時隔多年後重回這一榜單。

業績方面,寧德時代也需要通過一系列對外投資來尋求新的業績增長點。根據寧德時代10月27日發佈的三季報顯示,寧德時代第三季度實現營業收入127億元,同比增長0.8%,實現淨利潤14.2億元,同比增長4.24%,實現營收和淨利潤雙增長;前三季度,寧德時代實現營業收入315.22億元,同比下降4.06%,實現淨利潤33.57億元,同比下降3.10%。

王海宣經濟觀察報記者

大慶可以“合併”的2個區,若合併成功,有望躍居二線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