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2plk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之財氣沖天-第2053章 被人針對了展示-a7ef5

重生之財氣沖天
小說推薦重生之財氣沖天
为了“挖矿”而忍饥挨饿,众多黑客日子可不好过。
所以,他们才会在网络上相互诉苦。
当然,也是对于这种比特币的未来,表示一点迷茫。
毕竟,他们不是金融人士,不知道这种虚拟货币是否真的有价值。
秦风对此,也只能再三安抚,让他们多挖矿,捏的紧紧的。
毕竟,只有这样一次机会去改变他们的命运。
当然,秦风也可以给他们钱。
不过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直接给钱,未必就是好事。
这倒不是说,秦风没那么多钱。
要知道,顶尖黑客的人数不多。
这加起来,目前常驻的顶尖黑客也就二十余名。
养二十余名顶尖黑客的钱,秦风还是有的。
这些人,一年的开支又不大。
一二十万美元,顶到天了。加起来,也就四五百万美元的样子。
这笔钱,秦风还是有的。
不过,这些都是顶尖黑客,他们自然有他们的骄傲。
这可不是秦风想要给钱就能给钱的。
所以,最好还是让他们赚钱。
和这些黑客一番闲聊后,秦风从暗网离开。
想了想,秦风给戴蒙打去了电话。
“戴蒙,那些投行什么意思,还在挖矿呢!”秦风撇撇嘴,询问。
戴蒙最近也很苦恼这件事。
他负责比特币推广的。
结果呢,这些投行自从开挖后,就一直不进行任何的宣传和推广。
要说前期,是为了多囤币,以后好赚钱。
比水晶,这个比特币,是人都可以挖。但是呢,问题在于你这个挖的时间也太久了点。
难不成,你准备将所有虚拟币给挖空么?
如果那样,那这些投行就很阴险了。
冤家眷屬 劉夢翎
中華上下五千年 向陽
詭事連連
这是想着一次性断子绝孙的大赚一笔走人。
而且,这对比特币的未来走势,并不好。
可以说,真要这么做了,或许能够火爆一时,但是却并不能让这种货币,成为一种长久流通的货币。
任何一种货币ꓹ 都不能被这样恶炒。
恶炒,就会让持有者对其失去信心。
当然ꓹ 比特币来说,尤其一些独特性。毕竟完全不受监控,这一点就很受欢迎。
可是你真要瞎搞ꓹ 那也不行。
“我去催催看。”戴蒙沉声说。
很快,戴蒙这边就去各大投行走了一遍。
不过结果嘛ꓹ 自然不理想。这些投行,就是满脸笑容迎进来ꓹ 欢声笑语送出去。
但是ꓹ 正事一点没谈。
就是不和你谈这正事。哪怕戴蒙直接询问,得到的答复也是再等等。
暖寵鮮妻:總裁超給力!
这让戴蒙也很无奈。
虽然说,双方之间签署协议。可是,这协议其实并没有多大保障性。
因为,主动权完全在这些投行手中。他们不答应,你也没办法。
难不成你去法院控诉吗?
別惹爺兒 下
可是控诉,法院也不会宣布你获胜啊。
就算你获胜了ꓹ 你也得不到任何结果啊。
人家随便一个理由,就将你打发了。反而倒是会惹来他们的敌对。
要是被这些投行集体针对ꓹ 那日子就难过了。
以后ꓹ 公司想要筹集资金ꓹ 或者说上市ꓹ 那就真困难了。
这些华尔街的投行,是真不能得罪。
戴蒙很郁闷的回来了。
殺天
这些华尔街投行ꓹ 并没有将其看做一个可以长久运营的货币ꓹ 而是想要一夜暴富ꓹ 一锤子买卖。
江山美人記 比翼霜斐
“难道他们没有眼光,看不出这其中的商机吗?”秦风很是不解。
自己都能看出来比特币在未来的前景。这些投行看不出来?
如果说当初ꓹ 也就是秦风没有重生的那个世界,华尔街投行没有看出来。
那是因为,当时比特币最初出来的时候,大家都不太清楚其能干嘛。
2010年5月22日,美国程序员拉斯勒-豪涅茨在论坛称,要出手10000比特币,要价50美元——但是没有人买。有人表示,愿意25美元的比萨饼优惠券换这10000比特币,拉斯勒答应了。这是比特币历史上第一笔交易,这一天被比特币界确定为比萨日。2011年,当年买比萨的10000比特币升值到27万美元,这10000比特币的价值后来超过1000万美元。
可以说,当时全球都很茫然。
毕竟那个时候,智能手机也刚刚问世不久,而且还并没有普及。
尤其,没有红蓝厂的疯狂竞价,智能手机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还是一个昂贵的玩意。
并不是必需品。
所以,没人知道其能干嘛。
而且,当时已经全球都在挖矿了。华尔街知道的时候,已经完了。自然,投资比特币的华尔街投行几乎没有。
就算有,也是个别对高科技感兴趣的,尝鲜而已。
但是现在不同。现在有秦风给他们背书,而且已经明确告知了他们未来比特币的前途。
可是他们却依然做出这样的选择。
一锤子买卖,这是要将比特币给搞死。
秦风真的不理解。
“为什么?”秦风很是不解。
戴蒙看了一眼秦风。
“看我干嘛?”秦风疑惑。
“他们这样做,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针对你。”戴蒙说。
“针对我?”秦风一脸疑惑,“我对他们不薄吧。给他们赚钱的机会,相反,他们却恩将仇报,还算计我。我没找他们算账都算好的。这还要针对我?就因为我是黄皮肤吗?”
说到此,秦风都有一点怒火。
这群人,也未免太不识好歹了。
哪有这样恩将仇报的道理。
而且,送你钱,都不要吗?
“恐怕,你应该是得罪什么人了!”戴蒙想了想说,“不然不会被人这么针对你。”
秦风无语。
上次就猜是得罪人了,所以被人恶整。
可是,秦风也没查出来究竟是谁。
“这个人,应该在华尔街,而且和华尔街关系很是密切。就就我猜测,至少应该不是来自于草根阶层。”戴蒙想了想,分析说,“如果是草根阶层,就好比我,纵然我最辉煌的时候,在华尔街影响力看似很大,实际上也很有限。仅仅作用于公司而已。影响外界,也是以公司名义出面。实际上,我很难真正影响到其他公司。”
“那你认为是谁?”秦风连忙询问。
戴蒙想了想,皱眉,他倒是想到几个人选。可是,他也不能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