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7re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大田園-第六百三十一章 吃飯和藝術展示-q96ug

大田園
小說推薦大田園
有黄羊首领在,田小胖还是比较放心的,这群新迁徙来的黄羊,应该很快就会融合在一起。
等娃子们都骑着黄羊照完了相,他这才遣散这些黄羊,人家也都着急回去战斗呢。
忽然间,黄羊群出现了一阵骚乱,彼此间也顾不得争风吃醋,全都撒开四蹄,在雪地上飞驰。
黄羊跑起来,就像一只只雪地上跳动的精灵,令人赞叹。
黑衣道人 江懷霧淩
“大雕雕——”眼尖的小囡囡,指着天空中的黑影大叫起来。
很快,两只巨大的金雕就向这边飞来,羽翼张开,竟然叫人们产生一种遮天蔽日的感觉。
郑伟第一次见到大雕,都瞧傻了:“这也太大了,要是从上面飞下来一个独臂大侠,我都信——”
两只金雕一个俯冲,从人们头顶掠过,带起的劲风,吹得衣衫都猎猎直响。那感觉,就好像一架战斗机,从头顶飞过去似的。
“你个沙雕,还俺的帽子!”田小胖可气坏了,沙雕这家伙竟然拿他开涮,刚才掠过的时候,一爪子把他头上扣着的帽子给抓走了。
周围的小娃娃先是一愣,然后都哈哈大笑。田小胖气哼哼地一挥手:“别笑了,再笑就叫大雕把你们也抓走!”
沙雕在低空盘旋一圈,最后还是落到田小胖身前。至于它的伴侣,到底还是有点戒心,不肯降落。
田小胖跑上去,从地上捡起帽子,抖抖上边沾着的白雪,这才发现,帽子上边露出好几个窟窿。于是,顺手给沙雕扣到脑袋上。
这货倒是不生气ꓹ 还把大脑袋扎进田小胖怀里,然后就听到刺啦一声ꓹ 小胖子的衣襟,又被它的尖嘴给勾出一条大口子。
隨身帶個傳奇系統 隔壁陳
“谁派你来的,专门搞破坏来了是吧!”田小胖气得抬脚要踹ꓹ 结果,小娃子们早就把沙雕围住ꓹ 亲热得不行,小胖子只好讪讪地收回脚。
眨巴两下眼睛ꓹ 小胖子就想出来一个报复的法子:“孩儿们ꓹ 刚才骑黄羊肯定不过瘾,这回再骑着大雕,在天上飞一圈!”
哼,跟俺作对,今天就累累你个傻小子!
对于这种提议,娃娃们哪有一点抵抗力啊,立刻欢呼起来。这下可苦了沙雕ꓹ 三百多娃子啊,这是要把它活活累死的节奏。
没法子ꓹ 龙小妹又把天上那只也叫下来ꓹ 这只个头小点ꓹ 就叫年龄小的娃子骑。
说是飞ꓹ 其实也就是低空飞出去几十米,意思意思得了。即便如此ꓹ 也把娃子们都兴奋坏了。
就连梁小妹和郑伟他们几个ꓹ 也都满眼羡慕ꓹ 一个劲跟田小胖磨叽,要尝尝当神雕大侠的滋味。
遗憾的是ꓹ 一百多斤的重量,沙雕真的承受不住,所以,他们几个只能眼巴巴地望着了。
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娃子们这才算是轮完了。梁小妹他们虽然不能骑雕,但还是站在两只大雕身边,合影留念。
郑伟的个头稍微矮点,差点不到一米七,结果,沙雕站在那都比他高出一头。这货嘴里还一个劲念叨:“雕兄,你还能不能再长大点了,到时候驮着我笑傲江湖。”
躍馬大明 紙花船
男人嘛,谁没有过这种梦想呢?
“伟~哥啊,你还是先找个伴儿吧,要不然可成不了神雕侠侣。”田小胖也跟他混熟了,开个玩笑。又看到两只金雕也都累得够呛,过去悄悄给它们输送一些能量,算作报酬吧。
天空中,忽然又响起几声嘹亮的鹰啼,两只金雕也急速升空,然后就看到从西边又飞过来三只猛禽,只是体型小了许多。
“不会再来一场空战吧?”秦无衣也隐隐有些期待,田小胖现在确定,这位姑娘的血液里,绝对流淌着战斗因子。
“大哥,是大哥回来啦!”小丫嘴里一声欢呼。
只见远处的雪地上,正有一个人影,飞一般的向这边接近。把人们都看傻了:“这是雪上飞啊?”
等距离近些,这才发现,原来这人身下骑着一头雪白的坐骑呢。
眨眼间,小霸王就冲到近前,大晃飘然而下,他身上穿着绛紫色的僧衣,站在雪地上,格外惹眼。
“大哥!”
契約甜寵:爵爺霸道來襲
“大晃叔叔!”
“二师父——”
小娃子们呼啦一下都围上去,就是称呼有点乱,搞得郑伟他们有点发蒙。
田小胖乐呵呵地跟大晃点点头:“这是俺师弟,是俺们乐天派的二师弟,专门回来参加三师妹婚礼的。”
嗖的一下,大晃怀里的小白狐跃到田小胖肩膀上,还伸出小爪子,在他头上拍了两下。
好可爱啊!梁小妹最受不得这个。
田小胖却有点烦:“啥意思,你这是点化俺呢?”
“这位是丹珠活佛!”郑伟猛然想起来,立刻满脸激动。他上些日子也关注过诺奖,丹珠活佛的模样,倒是没记住,反倒是记住怀里总抱着一只白狐了。
大晃微笑着点点头,很快就被小娃娃们给团团围住。他则伸着手掌,挨个摸着小家伙的脑瓜,脸上的笑容,犹如覆盖大地的白雪一般纯净。
“小胖啊,你们这个乐天派,还真是厉害啊。一起出了两个诺奖,这样看来,就是你们的三师妹。小虎的媳妇儿稍微差点啊。”郑伟也不免有些感叹。
白菁菁差吗?田小胖可不这么认为,他微微摇头:“人家金色大厅都邀请她好几次了,请她办一场音乐会。可是老三整天就忙着和小虎处对象,似乎不答应人家那边——”
兄弟,咱们不带这么吹的啊——郑伟当然听梁小虎说过,他媳妇是音乐学院毕业的,可是,在一所村里小学教音乐的,跟金色大厅的距离,好像有点远吧。
等大晃给每个小娃子都摸~顶之后,身上也热气蒸腾,脸上也现出疲惫之色。不过,他脸上的笑容却更加灿烂。因为他清楚,这些小病号,彻底无忧矣!
“大师,您这是——”郑伟瞧着大晃,有点难以理解:刚才还好好的,这怎么头顶就跟蒸笼似的,呼呼直冒白气儿呢?
想着想着,他豁然开朗,使劲一拍大腿:“大师,您这不会是三花聚顶五气朝元吧?”
你可拉倒吧,田小胖实在听不下去了:“我师弟练的是九阳神功,你要不要磕头拜师啊。”
瞧那意思,郑伟还真有点心动,幸好被郑红旗给拽到旁边去了,跟他嘀咕了几句,大致是介绍一下大晃的情况,这小子才作罢。
看看也快晌午了,田小胖就张罗往回走,大伙上了爬犁,掉头开始往回溜达。这一趟,看了狼群惊心动魄的搏斗,也算值了。
戰狼旗
看到小娃子们轮流骑着小白鹿,在雪地上飞驰,梁小妹他们又羡慕上了,可是总不能跟娃子们抢吧。
郑伟就纳了闷了:你们哪来这么多妖孽的动物呢?
等回到村里,小病号们都被送回康复中心,剩下的人都去田小胖家。就见大门外又停着大车小辆的,显然是又来了不少客人。
不过进屋之后才发现,家里就剩下几位老爷子看家呢,剩下的都去食堂吃饭了。估计是人数太多,小胖子家里也放不下。
还是这几位老爷子清闲,正坐炕上包饺子呢,有酸菜猪肉的,还有羊肉白菜的,已经包了两盖帘。
田小胖换了一身衣服,留下小娃子在家吃饭,就准备领着红旗哥他们去食堂。
看到饺子,郑伟就有点迈不动步了:“要不,咱们就在家吃饺子得了,我闻着饺子馅挺香的。”
“娃子们吃还不够呢,赶紧走吧,要吃晚上再包。”田小胖把这家伙拽走了,主要是得去食堂那边照应着,不能在家躲清闲啊。
溜达到食堂,游客们已经吃完下桌,剩下的,都是来参加婚礼的客人。梁小虎和白菁菁都在,两头的亲戚也都到齐了。
另外,还有不少白菁菁的同学,有二三十个的样子,都是搞音乐的,环肥燕瘦,莺莺燕燕,美女居多,就算长相稍微普通的,气质也特别好,由唐圆圆在这边陪着,这丫头,好几天之前就回来了。
“秦教授,您老也来啦!”田小胖看到熟人,连忙上去打招呼。这位秦教授是白菁菁的导师,也带着学生来过黑瞎子屯采风。
“哈哈,小友,一向可好。”秦教授可一点没有托大,爽朗地跟小胖子握握手,他是知道这个小胖子在民族乐器上面的造诣的,只能用神乎其技来形容。
可惜的是,这个小胖子志不在此,只把音乐当成爱好,令他扼腕叹息了好长时间。
跟秦教授聊了几句,发现他这张桌上还坐着好些位外国人,一个个都穿着礼服,气度不凡。既然跟秦教授坐在一起,估计也都是音乐圈里的。
还没等秦教授介绍呢,就看到这些老外之中,噌的蹦起来一个,这位一头飘逸的长发,张开双臂,大步流星,直奔田小胖而来。他坐着的椅子,都被带倒了。
不认识啊?估计又是一位崇拜者——田小胖刚要伸手,却见那个年轻的老外直接从小胖子身边冲过去,然后,结结实实给田小胖身后的大晃来了一个拥抱,嘴里还兴奋地大呼小叫:“噢,包天乐大师,终于又见到您啦!”
大晃倒是认出了这位一惊一乍的老外,挣脱出对方的怀抱,然后微笑着伸出手:“肖恩先生,欢迎光临。”
我的女鬼保鏢
哦,想起来了——田小胖一拍脑门,这位不就是当初跟白菁菁打赌的那位演奏家嘛,开始还不服,向田小胖挑战。可是小胖子也没工夫搭理他,然后就派大晃去魔都那边参加了一次音乐会,结果把这家伙给彻底征服了。想不到,竟然也跑来参加白菁菁的婚礼。
这位肖恩先生还是个自来熟,拉着大晃不撒手,嘴里絮絮叨叨的没完:“噢,包天乐大师,你怎么能放弃音乐呢,实在太可惜啦。您还是脱了这身传教士的衣服,换上燕尾服,然后我们一起去演出,还有白小姐。我保证,你们一定会成为世界上最受欢迎的音乐家——”
“这家伙谁呀?”郑伟瞧着这个老外有点不顺眼,人家白菁菁要结婚呢,你跑这拉人来了。
没等田小胖解释呢,梁小妹就瞪大眼睛:“伟子哥,你连肖恩先生都不认识啊,这是现在最厉害的演奏家,下一位钢琴王子!”
郑伟撇撇嘴:“我瞧着这家伙怎么神神叨叨的——”
看到肖恩拽着大晃不撒手,田小胖也有点无奈,于是就上去劝说:“上菜了,先吃饭。”
“你谁呀?”肖恩不乐意了,吃饭重要啊,还是艺术重要?
田小胖英语也说得挺溜:“我是包天乐的大师兄,他是我师弟,我管着他,你滴明白?”
肖恩狐疑地打量田小胖一番,然后似乎想起来什么,又张开双臂,将田小胖紧紧抱住:“噢,我想起来了,你是田,我看过你吹奏乐器的录像,最能招蜂引蝶啦。田,我也邀请你跟我们一起去演出,我保证,你也一定会成为世界上最受欢迎的音乐家!”
又来了是吧,俺可没那么多远古时间陪你满世界赶场子。肖恩肖恩,信不信俺先削你!田小胖挣脱出他的熊抱,把这货重新摁到椅子上:“艺术家也得先吃饭。”
这小子还想往起挣扎,可是他哪有田小胖劲大啊,愣是被牢牢摁住。就这嘴里还咋呼呢:“我们可以把桌子撤下去,现在就开一场音乐会——”
有病吧?田小胖索性不搭理他,招招手,把食堂门口探头探脑的倒霉熊叫过来:“你帮俺摁着点。”
肖恩也是有眼色的,使劲摇晃脑袋:“不用麻烦了,先吃饭,吃完饭我们再讨论艺术。”
大伙也都有点憋不住乐,不过呢,也觉得这个老外挺逗的,起码这种执着,叫人心生敬佩。
摆平了肖恩,田小胖这才又跟白菁菁的家人打了个招呼,和白菁菁的父母也都见过几面,并非完全陌生。
等到白菁菁的同学那两桌,立刻就热闹起来,这帮丫头,全都一哄声的跟着叫起了“大师兄”,还有要张罗着也加入乐天派的,吵得小胖子脑仁疼。
幸好总算是开饭了,小胖子这才解脱,跑到郑伟他们这一桌,安心吃饭。折腾一上午,早就饿了,抄起一个大馒头,就往嘴里塞。
郑伟现在终于信了,在草甸子得时候,田小胖说去什么金色大厅演出,真的不是吹牛啊。于是也来了兴致:“小胖啊,你们这个乐天派,好像真的挺厉害的,把老外都干服了,要不,一会儿就在这来一场音乐会得了。”
这咋又来一个呢,还叫不叫人吃饭了。呃——田小胖一口馒头噎在嗓子眼,憋得红头胀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