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外人以虛假租賃關係提出執行異議 檢察官揭開虛假訴訟真相


案外人以虛假租賃關係提出執行異議 檢察官揭開虛假訴訟真相

案外人以虛假租賃關係提出執行異議

檢察官抽絲剝繭揭開虛假訴訟真相

近年來,以虛假租賃提出執行異議阻礙抵押物強制執行的案件頻發,被執行人爲規避名下房屋被法院司法拍賣,與案外人合謀,通過捏造租賃關係或買賣合同,以虛假訴訟的方式阻礙法院執行工作,既侵害執行人的合法權益,也嚴重擾亂了訴訟秩序。日前,浙江省紹興市柯橋區人民檢察院就辦理了這樣一起涉及執行異議領域的虛假訴訟案件。

2018年3月,紹興某繡品公司與銀行簽訂了兩份最高額抵押合同,分別約定由該繡品公司以其所有的柯橋區兩處房產作爲貸款抵押擔保。由於逾期未歸還貸款本息,各擔保人也未履行擔保責任,銀行於同年7月向法院起訴,並獲得勝訴判決。隨後,銀行將判決確定的債權(本息合計47386585.12元)轉讓給了浙江省某資產管理有限公司。

全場景佈局聚焦用戶服務 蘇寧金融支付會員綁卡量破億

然而,就在資產管理公司向法院申請執行時,案外人紹興某紡織有限公司拿着5份租賃合同,於2019年5月對涉案房地產向法院提出了執行異議。原來,早在2015年,該紡織公司就已經向繡品公司租賃了4幢廠房,其中就包含了涉案的房產。“我們的租金已經支付到了2029年,租賃期限一直到2035年,這兩處房產你們不可以執行!”該紡織公司表示。

隨後,法院作出執行裁定,裁定支持該紡織公司的部分異議請求,即該公司有權在租賃期內阻止向資產管理公司移交涉案的兩處房產。資產管理公司不服該裁定,於2019年6月向法院提出申請執行人執行異議之訴。同年8月,法院作出民事判決,駁回了他們的訴訟請求。

“此前從未聽說房產已被佔有,還簽訂了這麼長的租期,這邊剛要拍賣執行,那邊就出現了租客,僅僅是巧合嗎?我們認爲這家紡織公司提出執行異議的行爲可能涉嫌虛假訴訟!”去年6月,該資產管理公司向柯橋區檢察院申請民事訴訟監督。

新華社:不被看好卻最終奪冠 蘇寧證明一切皆有可能

接收了這份監督申請後,檢察官虞建成認真審閱了申請人提供的全案材料,特別是5份涉案租賃合同及相應的收款收據。經研究發現,租賃雙方的租賃行爲及租金支付方式嚴重違背常理,與正常的生產經營活動不相符,讓人疑竇叢生:租賃合同約定的租賃期限爲什麼長達十幾年?2000多萬元租金在租賃開始前幾年就能一次性付清?

隨後,柯橋區檢察院依職權以虛假訴訟受理了這起案件。檢察官發現,從案件表面證據來看,相關租金在向銀行貸款之前就已經支付,行爲人思維縝密,沒有明顯破綻。爲了尋找突破口,檢察官決定以簽訂的5份租賃合同內容的真實性爲着眼點,重點是調查覈實涉案各筆租金款項的來源與去處,審查是否爲真實的租金款項。


世衛組織:全球累計新冠確診病例達52487476例

通過翻查銀行流水明細,檢察官梳理出了相關涉案公司及人員的銀行賬戶,而在進一步查證各賬戶的銀行流水明細及交易憑證時,檢察官發現了幾處疑點,其中一筆292萬元的款項經過多個銀行賬戶循環轉賬,竟被製造成爲了匯款1051萬元的廠房租金及保證金的銀行流水記錄。

綜合全部銀行流水明細及交易憑證,檢察官最終查明涉案各筆租金款項存在循環轉賬或者走流水賬的問題。同時,幾家涉案企業裏的法定代表人及股東還存在多名人員重疊的問題。種種跡象表明,紡織公司與繡品公司簽訂的5份租賃合同可能是僞造的,該案涉嫌虛假訴訟。

去年8月,柯橋區檢察院將該案依法移送紹興市公安局柯橋分局查處,案件的真相終於浮出水面。

據瞭解,繡品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李某,實際上就是紡織公司背後真正的老闆。2014年,繡品公司因擔保問題而承擔了鉅額債務。爲了應對債務,從2015年起,李某僞造繡品公司爲出租人和紡織公司爲承租人的廠房租賃合同等材料,並指使相關財務人員以循環轉賬方式,通過他人的銀行賬戶,製造匯款廠房租金及保證金的銀行流水記錄,同時指使相關財務人員製作收款收據等資料。

去年10月,柯橋區檢察院依法向法院提出再審檢察建議。今年8月,法院作出判決撤銷原民事判決書,駁回原審被告(執行案外人)紹興某紡織有限公司的異議請求,而李某也因涉嫌虛假訴訟罪案被移送至柯橋區檢察院審查起訴。

最終,由於李某案發後積極妥善處理涉案相關債務的執行,並取得了當事方的諒解,他自身還實際經營着多家企業,柯橋區檢察院綜合其認罪悔罪表現等情節,對李某作出了相對不起訴決定。(記者 王春 通訊員 王菁)


進出口貿易回穩向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