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6gaq好看的都市异能 東晉北府一丘八 txt-第二千四百六十四章 維和柱石慕容蘭展示-dsj6r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白虎的眼中闪过一丝敬佩之色,点头道:“还是青龙大人厉害啊,居然连这个都想得到。不错,姚兴开出送回慕容超母亲和妻子的两个条件,一是南燕得向他称臣,降皇帝号为王,他说可以封慕容超为燕王。”
玄武叹道:“若是换了别人,肯定不接受这种条件,不过慕容超一介蛮夷,不在乎这种名份,对外称个臣,在南燕内继续以皇帝号行事,也不会有人敢不从。只是齐鲁之地,乃是孔圣故乡,怕是一帮汉人儒臣会坚决反对。”
白虎微微一笑:“笔杆子硬不过刀子,有两个尚书郎在朝堂上又是哭闹又是撞柱子死谏,结果慕容超干脆直接送他们全家上路,如此一来,也没人敢提反对意见了,慕容超就连出使后秦上称臣表的使臣,都是用了汉臣的领袖韩范。”
去你身邊的路 瞳嵐
錯了錯了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在齐地,本来是韩家和封家并为重臣,列众汉人官员之首,韩范自不必说,南燕建国以来就是头号汉臣,而渤海封氏,也是自前燕开国以来就为慕容氏政权效力,封嵩作为其代表,在慕容德南渡黄河,攻取齐地时就率族人来投,其堂弟封嵩也是有将才,为南燕征战立过不少战功。”
“只是慕容超来了以后,无尺寸功绩却占了太子之位,还重用亲信公孙五楼等人,以分韩范,封嵩之权。那韩范老谋深算,从不公开表态,可是封嵩年轻气盛,居然暗结慕容法ꓹ 欲诛杀慕容超和公孙五楼,立慕容法为帝。结果事情泄露ꓹ 本人给车裂处死,封融逃亡北魏,于是韩范就成了当之无愧的汉官首领ꓹ 文臣第一,这次慕容超叫他出使后秦称臣ꓹ 他居然也就这么去了。”
三國之鐵血帝王 小小馬甲1號
青龙不屑地说道:“这些个北方大族,早就练成了墙头草顺风倒的本事ꓹ 反正哪家胡虏来了就归顺哪家ꓹ 总有官做。只有权力,才能保证他们家族在地方上的利益。这点无论南方北方,都是一样的。连慕容超自己都可以不要这个皇帝名号了,那他这个臣子又何必劝谏呢?只是姚兴很需要这种名份,因为哪怕是让别人名义上称臣请蕃,都会让他的子民和将士们觉得后秦仍然强大,仍然有实力ꓹ 以扭转因为持续的战败而低落的士气。”
说到这里,青龙笑了起来:“礼乐征伐自天子出ꓹ 所以ꓹ 我就判断ꓹ 姚兴要的肯定不止是一个称臣的虚名ꓹ 更重要的,是那个一直代表中原正溯的乐队。”
白虎点了点头:“让你猜对了ꓹ 这第二嘛ꓹ 就是得把皇家乐团送给姚兴。自周天子以来ꓹ 这皇家的乐队就一直保留,秦朝不兴礼乐ꓹ 乐队解散了,但是汉高祖开国之后,用儒生叔孙通根据周礼制订朝廷礼制,这乐队就是必须的,几百年来,这些乐户都是世代相传,子孙承继,和玉玺一样,是中原正溯的一种象征。”
完美寵婚:腹黑老公呆萌妻
我的房東是美女
“即使是经历了王莽篡逆,永嘉之乱,这乐队也一直给统治中原的王朝所占有,从匈奴刘渊开始,这乐队就一直在北方。从赵到秦,再到西燕,最后落到了慕容垂的手中,慕容宝逃跑的时候太过匆忙,把这乐队都留在了中山,还是段宏带着乐队突围找到了邺城的慕容德,要不然,这乐队落在拓跋珪的手中,北魏就成了北方的正统了。”
玄武点了点头:“当初慕容德能迅速地平定齐鲁之地,这个乐队的贡献不小,也是韩家,封家这些本地大族望风而降的重要原因,现在后秦推行汉化,儒学,强调正统,就需要这个皇家乐队来提升这个正统性,然后,就可以以尊王攘夷的这套名义,跟胡夏作战了。送走两个女人,换回一个称臣的南燕和皇家乐队,姚兴这笔可是赚大了啊。”
沈少是妻控 一世繁華
護短娘親:極品兒子妖孽爹 ~片葉子
封界仙王
朱雀的眉头一皱:“孔子说过,惟名与器不可假人,慕容超真的为了女人,连这些都可以放弃吗?他要真的这么孝顺和爱自己的老婆,当年又为何会扔下她们独自离开?对他来说,权力才是第一位的吧。”
白虎勾了勾嘴角:“当年逃跑,不止是为了权力,也是为了性命,毕竟那时候赫连勃勃刚刚反叛,谁知道姚兴什么时候一怒之下把他也杀了,避免再出个白眼狠,何况慕容一家是啥德性,天下人都知道。正好慕容德无子,这时候回去,捡个现成的太子不好吗?”
“但是鲜卑人的特点就是重视武力,喜欢抢劫,不事生产,一个保护不了自己女人的男子,是不会给人看得起的。这跟我们汉人的孝道无关,而是要证明自己的能力,当时慕容法,慕容钟等人看不起慕容超,经常挂在嘴边的就是他抛妻弃母,独自逃亡,这样的人怎么能当天子?虽然这些人给平定了,但是这些话在很多鲜卑人的心中都留下了影子,慕容超要迎回母妻,不止是为了表现自己的孝顺,也要表现出自己有能力保护自己的女人,继而证明他有能力保卫自己的子民。”
玄武点了点头:“这么说来,南燕最近致力于稳定内部,而不是想着对外征伐,这倒是给江北移民的计划留出了时间,只要过个半年,今年种下的粮食在秋天收获,那江北移民的计划就算成功了,广陵城里一旦有个两三百万石的军粮,那足以支持十万大军作战一年以上,这足够北伐南燕之用了。而且,南燕如果给了刘裕战争的理由,刘裕是绝不会放过的。”
回春坊
白虎正色道:“有一点可能你们未必注意到,南燕虽然也学着汉家制度搞皇帝和大臣这套,但很多游牧时代的旧习根除不了,他们控制不住底下的部落,族人,尤其是控制不了边境上的一些驻军打打草谷之类。当年匈奴和汉朝和亲的时候都管不住漠南部落劫掠边关的这种行为,慕容超更不可能控制住,现在的南燕边境一带,更多是靠了慕容兰的部下在监控和维持,不至于让南部驻军和大晋起了大规模的冲突,如果慕容兰一倒,那两边的冲突会一夜之间加剧百倍以上,刘裕梦想的北伐理由,也就顺理成章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