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科面臨困難 賦分遭遇質疑:新高考改革爭議中前行

選科面臨困難 賦分遭遇質疑:新高考改革爭議中前行

新高考改革自2014年在浙江、上海啓動首輪以來,全國各地分階段分地域穩步推進中。2017年,京津魯瓊作爲第二批試點省市開始高考綜合改革,並在2020年迎來了首批“3+3”新高考考生。2019年,廣東、江蘇、河北、重慶、遼寧、福建、湖南、湖北8省份作爲第三批新高考改革試點省市,採用了“3+1+2”方案,在2021年也將迎來新高考“首秀”。

此輪高考改革以生爲本,從尊重學生興趣、特長角度出發,賦予學生更多選擇權。然而,在今年第二批試點省市的高考中,賦分選科引起一些爭議和困惑。第三批8省份高考方案增加的“1”(物理或歷史爲必選科目),又產生重回文理分科老路、限制考生選擇權的質疑。新一輪高考改革伴隨着爭議持續推進,應該如何堅守改革初衷,保證公平兼顧科學?

1分省分階段試點,給予學生更多選擇權

在此輪高考改革方案中,考試科目與內容的改革是其中一個重要內容。語數外3科是必考科目,而另外3科選考科目由學生自己選擇。在首批改革試點地區,上海是6個科目中任選3科,浙江則是7選3,這就分別給了學生20種和35種選擇組合,體現了尊重學生選擇性,尊重學生興趣、特長髮展的改革取向。

*ST寶實:法院裁定批准重整計劃

第二批改革試點省市沿用了上海6選3的選科方案,即“3+3”模式,第一個“3”是語數外3科作爲高考統考科目,第二個“3”是從物化生史地政6科中任選3科作爲高中學業水平測試中的高考選考科目,以等級賦分的方式計入總分。

南京林業大學出現學生感染肺結核病例

以北京爲例,“3+3”模式分爲統一高考與等級性考試兩類科目。2020年高考考試科目爲語文、數學、外語3門科目,每科滿分150分;高中學業水平等級性考試,考試科目爲思想政治、歷史、地理、物理、化學、生物6門,考生自主選擇3門。根據“折算賦分方案”,等級性考試成績由高到低分爲A、B、C、D、E共5等,其中A等佔考生比例的15%,B等佔40%,C等佔30%,D等佔14%,E等不超過1%。


長三角發佈創業地圖“升級版” 擴大“雙創券”通用通兌範圍

北京大學元培學院學生、北京2020年應屆高考生小詹表示,新高考模式豐富了學科選擇,一定意義上能夠減輕應考壓力,因爲並不是所有人都適合傳統文科或傳統理科的學科組合,自主選擇等級性考試科目充分尊重了學生的興趣,對學生個人的長遠發展更有益處。

第三批改革試點8省市在第二批“3+3”的基礎上做了調整,採用了“3+1+2”的模式,規定了選考科目中必須有物理或歷史當中的一科,另外兩科在餘下的科目中任選,這個模式給考生提供了12種選擇。

搭5G技術 榮威MARVEL-R將在廣州車展預售

作爲第三批改革試點區,遼寧省本溪市高級中學高三年級主任李金秀說,“3+3”模式下很多人不選物理,“3+1+2”規避了這一點,更爲科學。從目前來看,新高考改革還是給學生提供了一些選擇權。“以我校爲例,以前分文理,學校1000人中選文科的300人左右,而現在選擇學地理科目的有400多人,選學政治的有400多人。”

“成人奶媽”地下交易:向成人提供餵奶服務,包月5萬起

2選科賦分帶來挑戰

新高考改革也給學校、老師、家長、考生帶來挑戰。

新高考的選科必然導致中學教學的改革,首先是走班制。走班制對學校的師資、場地、管理都有更高的要求。多個試點省市的學校校長告訴半月談記者,新高考帶來的困難包括教室不足,師資有的過剩閒置,有的普遍短缺,教師編制跟不上、積極性不高,教學班、行政班交叉管理有難度等。

南方某中學校長說,儘管目前“3+1+2”已縮小了學生的選擇範圍,但仍不同程度面臨教師、教室的困難。有的城區學校面積小,基本一個多餘教室都很難提供;有的學校歷史、政治教師數量有限,教師調配存在困難。雖然理論上有12種選科組合,但有的農村學校可能只能提供給學生三五種選擇,條件稍好的城區學校能滿足7到9種選科組合已經相當不錯了。

半月談記者在採訪中發現,雖然改革的初衷是讓學生從自己的興趣出發選擇考試科目,然而在實際操作中,相當一部分學生、家長或學校更多是從避開競爭、更易拿高分、將來好就業等功利角度出發來選科。

信用債市場飛出黑天鵝 抄底機會如何把握?

東北一所高中高三學生小張說:“看現在整個環境,報物理的同學最多,同學中學不好硬學的也有,就是覺得理科更好就業、可選報的專業更多。”該校高三學生小李說,他們班原來有不少同學想選地理,後來改成了生物,因爲有說法是生物全省報的人更多,比較容易進前15%,拿A級。

清華大學機械工程學院學生、北京2020年應屆高考生小趙說,雖然新高考改革讓高中生對學科有了更大的選擇度,但老實說,高中生對自己的認識還是比較有限的,不少同學實際上並沒有特別喜歡、特別熱愛的學科,還是像以前那樣依據老師、家長的想法以及大學的專業要求選科。有些學校擔心學生自己做不好選擇,或者師資不夠豐富,還是按照傳統的學科組合進行教學。

債券”爆雷”大跳水!700億芯片股崩了:四天跌20%

剛剛過去的北京新高考令部分家長、學生對等級賦分制公平性和科學性產生顧慮。一些北京家長認爲,賦分分數(等級分)的高低受一起參加選考的考生人數影響,一旦個別科目發生考生棄考的情況,選考羣體的原始得分分佈有可能會呈極端負偏態,這時很多中上水平考生的等級分數就會比應有水平被低估很多。

宋濤同俄羅斯統俄黨最高委員會主席視頻通話

賦分分數(等級分)的高低受出題的難易程度影響非常大。有家長舉例說:假設北京有48000名高考生,其中8000名選考A科目,如果有次考試出題者覺得難易適中,有480人考滿分,那麼考99分的第481人按照現行的等級分賦分規則將被賦爲A4等級91分,此時,99分和100分的差距被等級轉換分給擴大了。如果A科目出題非常難,全北京市選考此科目的考生最高分爲95分,並且只有一人,第二名爲89分,那麼,第一名和第二名也將同時被賦爲A1等級100分,這就帶來不同分數的高分學生大量同分,難以區分的怪現象。

一位北京今年的高考生表示,從最終的高考分數來看,2020屆的分數明顯比上一屆高,且分數分佈更密集,區分度很小,這與等級性考試的賦分方式有關,等級賦分只能展示頭部學生的學科優勢,並不能展示所有學生的真實水平,這就增大了中段學生的壓力。

3繼續深化改革的路徑在哪裏?

北京師範大學中國教育創新研究院院長、中國基礎教育質量監測協同中心首席專家劉堅認爲,新高考增大了學生在高中階段的選擇自由,包括選課的自由和考試的自由。“對中國的高中教育而言,高中生有選擇一定比沒有選擇好。”劉堅說,高中階段的項目制學習,能夠讓學生髮揮興趣愛好、特長潛能,對於學生來說非常重要。

在他看來,降低共同必修內容的比例,增加高中階段課程和高考的選擇性,在選擇中學會選擇,在選擇中發現個人的興趣、愛好、特長、潛能,在選擇中規劃自己未來的人生,這是國際基礎教育的發展趨勢,也是國家培養高素質人才的必行之路,關乎整個國家未來競爭力。劉堅表示,從某種意義上,激發青少年與生俱來的好奇心與求知慾,是實現人才強國的必由之路。

事實上,先行先試的省份都在爲改革探路,積累可行經驗。比如第三批“3+1+2”的試點方案就是在前兩批試點基礎上的調整和優化。


雲端與你相約,五中全會精神知識雲課即將上線!

北京大學考試院的一項實證研究顯示,自從江蘇高考改革以來,“3+3”模式下物理遇冷,江蘇籍學生進入大學之後的數理水平呈現出越來越明顯的下降趨勢,在參加物理、化學等國際奧賽的頂尖學生中,已漸漸難覓江蘇籍學生的身影。因此,第三批試點省市對學生選擇權設制了一定限制,物理成爲必選科目之一。

中國教育學會原會長鍾秉林說,這種調整一方面尊重了學生興趣、特長的發展,另一方面也解決了改革過程中存在的問題,由各個省份進行嘗試。

對於“增加物理或歷史爲必考科目之一是否又回到文理分科的老路上”的質疑,一些專家認爲,過去文理分科對於學生而言只有2種選擇,現在“3+1+2”仍然給學生提供了12種選擇,這就是進步。鍾秉林說,學生在高中階段過早地文理分科會造成知識體系的不完善,進到大學還要補課,影響人才培養質量。每一項改革舉措都充滿了爭議,這是可以理解的,我們關鍵是要做一個科學的研判,做一個正確的選擇。

多位教育工作者認爲,新高考實施之後,學生進校選科制、分層教學、分組學習、走班教學成爲一種常態。我國教育差異性比較大,有區域差異、城鄉差異、校際差異,要尊重這個現實,多樣化探索。目前出現的全走班、中走班和小走班3種不同的模式,可以根據學校具體的校情進行探索,不能一個模式一刀切。

美國土安全部:沒有證據表明大選選票丟失或被更改

專家表示,改革的方向是對的,在實施過程中遇到的問題可以進一步論證和研究,比如考試的難度係數,考試的時間點,學生選科的指導怎麼樣更加科學,選考的賦分如何更加科學、具有可比性,在綜合素質錄取中如何進一步保證它的公平性,如何關注弱勢羣體等一系列的問題。總之,高考改革一定要堅持改革的初心,不要改了之後又回到應試教育的老路。來源:半月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