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bzmi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我的重返人生 起點-第610章 看老子不把這遊戲玩到停服!(盟主‘一個分身’+2更)熱推-k0bsg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
破碗求订阅月票~
……………………
次日上午,十点。
策划案秀到无数游戏玩家,本身也令人期待的‘刀塔重生’正式登陆当康游戏平台。
没有选择当康游戏平台习惯性时间的下午两点。
因为是超前点映式内测,预约码很有限,预约成功的人数并不多。
所以,有很多人只是激动了个寂寞。
‘刀塔重生’登陆平台时并没有再一次特别推广。
于是,就好像是显得有点安静的样子。
零星的讨论关注点也在于:
‘刀塔重生’会不会延续国外那个DOTA的免费策略?
众所周知,当康游戏平台的游戏付费比重是国内之最。
天才幻醫
与之对应的是,隔壁鹅厂游戏TGP全免费。
“当康这边也不是没有免费游戏,应该会免费,从宣传动画来看,虽然与DOTA有显著差别,但也有相同点。”
“付费也不是没可能,毕竟从动静来看,这是当康想要打造的第二款核心游戏。”
“反正现在的超前内测是不花钱的。”
“这有什么卵用,我又没预约成功。”
“……”
好好的讨论氛围一下子歪了楼,大家的重点一下就变了。
一会吐槽手速太慢,一会一会儿又吐槽当康游戏不当人,一会一会儿又同仇敌忾表示不玩了……
还挺热闹的。
毕竟是新游戏,宣传也到位,又有之前的游戏基础在,玩家们还是很期待的。
機甲學院的劣等生 龍淵傲風
再加上原先这种大型游戏都是国外先玩得差不多了,国内才会有代理。
这次罕见的是直接由国内游戏公司研发出来,在国内上线。
所以多少也有点加分了。
星際中國
随着时间的推移,预约成功的玩家们也参与到了各个游戏论坛的讨论中去。
“刀塔重生太好玩了,全英雄免费!”
“真的,反正内测可以玩全英雄!”
“不愧是冰蛙,比dota好玩多了!”
“不说了我去玩了……”
“……”
内测玩家说得越多,没预约上的玩家就越难受,说话也逐渐阴阳怪气,‘娘希匹’、‘妈**’都来了。
甚至扬言说打死不玩‘刀塔重生’,玩LOL去!
“垃圾游戏,玩个锤子,还限量开放!”
“对,我这就去玩隔壁的英雄联盟!”
“……”
大约是午前,‘刀塔重生’官方运营账号登陆各大平台,发布公告:
「元旦正式开启经典内测,大奖500万现金等你来拿!」
就这么简单一句话,连专属现金大奖怎么获得都没有,直接引爆了各大游戏论坛和社交网站。
“还玩个锤子英雄联盟哦!原班人马能比得上冰蛙吗?”
“谁有预约码,给我一个,谢了兄弟。”
“说真的,我不是馋那五百万ꓹ 我是想给我的梦想找个家,刀塔重生就挺好的。”
“专属大奖啊跟我没关系ꓹ 但我这个人吧,喜欢凑热闹。”
“……”
如果说‘刀塔重生’推广、开启内测这些动作是跟鹅厂游戏的英雄联盟产生了竞争。
那么,当‘刀塔重生’砸出500万大奖之后ꓹ 这个竞争升级成了威胁。
將軍高高在上 疏朗
很显然。
这个时候英雄联盟如果什么都不做,那一直在酝酿中的正式公测就会受到影响。
之前半年之久的内测带来的声势也会受挫。
毕竟……
英雄联盟从内测开始的宣传就是——由dota原班人马打造。
而知道dota的人ꓹ 基本知道冰蛙这个大神为dota作出的贡献。
執掌天下
如果用比较夸张的说法,冰蛙才是让dota流行世界的人。
凡事就怕放在一起对比。
现在的状况就是这样。
明明是早在海外区火热的LOL先ꓹ 偏偏国内一直在经典内测经典内测ꓹ 然后好巧不巧的‘刀塔重生’来了。
更绝的是,刚好是处于激烈竞争状态的两家公司运营。
最绝的是,一边英雄不免费,一边全英雄免费。
最最绝的是,明明一边是号称所有游戏全部免费的平台,另一边则主打付费。
鹅厂游戏不想有动静也不行。
來吧,狼性總裁 夜神翼
超級護花強少 絕品杜少
于是……
就在当天午后,鹅厂游戏也通过英雄联盟官方发布了公告:
「元旦惊喜豪礼三重奏等你来!」
内容简明扼要ꓹ 是鹅厂游戏一贯以来的运营标准:充钱就变强。
就反正是比较简单直接的。
毕竟……
无论怎样,鹅厂游戏也好ꓹ 英雄联盟也罢ꓹ 怎么都得有点动静。
两家公司各放出的噱头吸引了无数游戏玩家。
互联网助长了这种喧嚣。
…………
刚好是周五的下午ꓹ 又临近年底ꓹ 前沿办公室氛围很轻松。
连陆薇语都从繁忙的工作中脱身而出。
从很早之前就眼红方年同学,并暗自效仿的关总自然也出现在了办公室。
经过差不多两个月时间ꓹ 前沿系和当康新招聘的员工基本到岗ꓹ 基本完成初步的入职磨合。
当然……总计有大约350人找了各种托词没来。
这也是正常的。
待遇再高ꓹ 也是有人不完全乐意的……
关秋荷出了趟国际差,公司内部也搞定了这件事ꓹ 她也乐得清闲。
坐在前沿办公室,关秋荷把转椅靠背稍稍往后调整,双腿交错,尽显慵懒。
看得方年直撇嘴不屑:“关总呐,学得挺快啊?”
“你在说什么?”关秋荷一脸我听不懂的茫然样子。
方年收回目光,把椅背再度后调,左右晃动起来,嘴上道:“你们怎么看英雄联盟的公告啊。”
谷雨最爱凑游戏类的热闹,虽然她是女孩子,但她也是游戏玩家。
闻言迫不及地的率先开口:“搞得挺吸引人的,我都想充点钱了。”
“刀塔重生500万奖金不吸引人吗?”一旁温叶面露不解。
陆薇语更是附和:“对啊,500万耶!”
关秋荷微微一笑,没做声。
吴伏城照例不在。
刘惜……
刘惜自然照例不参与。
好像不管发生了什么,她的生活都一如既往的简单。
不是单调,是简单。
高中时期是不引人注目,低调读书。
大学时期最开始也一样,后来加入前沿之后,慢慢有了新的技能学习需求,也是学习、应用、实现,完事了。
也没因为拿到了相对而言非常非常夸张的工资,而有什么生活上的改变。
很少逛街,很少买东西。
穿着打扮因干净而体面。
是前沿里面唯一一个没有因薪资待遇提高而改变穿着‘阶层’的人。
比起来,温叶跟谷雨可太爱打扮了。
不过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的那种爱打扮,跟在方年身边久了,逼数满满。
当然……刘惜也不是不会变通。
知道自己要出席非常重要的商务场合,也会花大价钱买更得体的商务正装。
根本不带纠结的。
在她的认知中,拿了前沿的工资,就应该配合前沿某些偶尔的正当商务需求。
总之……
从方年真正认识刘惜到现在,就没发现过她的生活里有太复杂的事情。
方年目光扫了一圈,在刘惜那边顿了下,然后才开口说:“以后尽量多跟小谷玩,她这种人的钱太好挣了。”
異界之復制專家
“关总你说呢?”
关秋荷就笑:“方总说得有道理,英雄联盟的公告简单却很有效;不过……
温秘不该这么想才对,你对当康游戏运营策略应该了解的啊。”
温叶眨了眨眼睛,一时没反应过来:“啊……”
陆薇语陷入了思考。
见状,方年耐心的解释了两句:
“你们也没必要纠结这些,每个品类或者行业的商业运营手段各有不同;
在面向终端用户的互联网产品上,美利坚的维尔福做得非常好,这也是steam这么成功的原因。”
“国内鹅厂游戏在这个方面学得不错,相较而言,网易、剩大、完美等就差点意思;
维尔福的运营手段看起来简单,就是时不两的打打折,好像也没什么,其实内里的运营学问还是比较复杂的;
虽然总结起来也很简单,就是给玩家传递一句话:妈的,看老子不把V社买到破产!”
听方年说完,谷雨下意识道:“难怪我在当康游戏平台买了那么多游戏。”
闻言,关秋荷很是不忍心地道:“小谷,你把游戏戒了吧,你这样我十分担心你的钱包!”
谷雨:“啊?!”
关秋荷貌似随意道:“元旦当天,当康游戏平台会有一些活动,算是配合刀塔重生的经典内测吧;
方总给其中一个活动取了个名字,叫:喜加一;
用方总的说法是:就算玩家发誓不花钱了,当康游戏也能从玩家钱包里拿回三张钱;
选择当康游戏平台,就是选择一辆购物车。”
说到最后,关秋荷的语气变得耐人寻味起来。
谷雨:“……”
“可……可是,刀塔重生我预约成功了,就,就也挺好玩的,而且也没有要花钱的地方,全都是免费的;
中午我还看到刚创建的刀塔重生贴吧里面说:如果刀塔重生正式公测也是游戏免费、全英雄免费,这游戏就不挣钱了;
他们还说要把这游戏玩到停服!”
一听这话,方年直接坐直身体,大手一挥:“把小谷拉出去吧,没救了没救了!”
谷雨眨巴着眼睛,认真辩解:“啊?方总,为什么呀,玩游戏不至于的吧,刀塔重生真不花钱啊。”
“你真没救了,都说得这么清楚了!”方年扶额叹息。
末了补充一句:“我跟关总聊过刀塔重生的盈利模式,直白点说,深度玩家会被认为是在西(xī)渡(dú)。”
谷雨咽了口唾沫,小声说:“我在当康游戏平台上有几个游戏好友,他们都觉得挣了当康的钱,买得多,挣得多的那种……”
“温秘!”方年喊了声,“从今天开始到元旦之前,把你所有的工作都交给小谷做,除了晚上睡觉,我要看到她每一分钟都在工作!”
温叶:“哦。”
谷雨:“……”
虽然她心里早就明白了过来,其实也不是有游戏瘾,就是偶尔喜欢买一下;
但她更知道,现在狡辩是没有意义的!
实际上在座众人都看得明白,因为……都是女人。
无非是大家买买买的方式不一样。
无非是比如陆薇语只是会偶尔得闲把一些自己并不会买的东西加入淘宝购物车,而不付款。
无非是温叶网购了许多自己并不需要的小物件。
无非就这样啰……
…………
稍晚些时候,方年接到了雷軍的电话。
在电话里,两人简单商量了小米第一代手机的发布会模式,开卖时间等等大方面的事项。
如果方年本人代表前沿天使出席小米股东会的话,应该是目前小米第二大股东。
所以……
雷軍跟方年通气,算得上是必要操作。
不过雷軍的想法可不是必要操作,而是真的希望得到方年的一些建议。
即将过去的这一年里,方年用了无数事实证明自己在商业领域的出类拔萃。
也用无数事实证明了他那敏锐的嗅觉与长远的眼光。
高門遠庶 夜闌珊
就比如说……
现在某些圈子里面依旧很热切的话题,前沿庐州120亿项目,就是方年在许多人眼皮子底下秀了一把大的。
无论是资本还是行业老大哥还是谁谁谁,都只能闭嘴。
要知道在那之前不久,女娲实验室才这啊那的一堆狗屁倒灶的事情。
连公众都多少会觉得有点不正常的样子。
内幕很简单。
女娲实验室的壮大影响到了一些人的利益,引发了商业针对。
跟当康游戏壮大过程遇到的针对差不多,当初鹅厂游戏可是明着下死手的。
但方年毕竟是经历过一辈子的商场捭阖,所以也是有应对手段。
于是,才有最近曝光在世人面前的百亿年营收。
但凡脑子没问题的投资人或者资本或者商人,都不会因为这种事情跟方年疏远,面上一定是你好我好大家好。
不死不休?
在商场上是不存在的。
虽然没有政治那么夸张,今天杀了你爹明天还能哥俩好;但大多数情况下是利益为先。
而且方年同学本人非常讲究共赢哲学,非常讲究交朋友。
所以无论何种情况下,方年都有商业朋友问候、帮忙。
只是有些人想要接近而没有门路,酸溜溜的说一些年轻人不讲武德的话……
……实际上,在筹备发布会的过程中,雷軍跟方年有多次沟通。
关于成本。
关于市场预估。
关于各种问题。
其中成本问题是最恼火的,花了大半年时间搞定了供应链,最后发现成本比预计得冒了不少。
方年只用了一句话打消了雷軍的疑虑。
“基于市场目前的期待值,小米第一代很难只销售出30万台,到时候可就不是亏损几个亿的事情了。”
在跟方年沟通完之后,雷軍那边很快有了动作。
小米通过线上渠道宣布了将于1月1日下午召开新品发布会,同样也有噱头……
四季錦
…………
公历2010年的最后差不多一周时间里,中国公共互联网很是喧嚣。
天天能冒出来几个大新闻。
比如:
刀塔重生全免费,该怎么赢利啊?
比如:
发烧友们期待的小米要开发布会了。
……日子在日渐喧嚣里缓缓流逝。
随着东方再一次放亮,日期跳动到了公历2010年12月31日,公历2010年的最后一天,刚好也是公历2010年最后一个工作日,恰好也是周五。
是农历十一月二十六。
这是个对部分人来说很重要的日子。
连这个日子都仿佛流淌着浓郁的期待味道……

======
PS:白天就不FD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