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sxda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極夜玩家討論-010 復仇·菲兒·債-1a19y

極夜玩家
小說推薦極夜玩家
血祖那如同僵尸般的身体缓缓倒下,额头上有一个两指宽的黑洞,烬灭天堂的阴影形态里有一种湮灭神识和魂体的枪技,霸道无比,直接断绝了他复活重生的可能。
大楼宴会厅早已一片狼藉,要不是李想展开结界封印,这幢楼多半支持不住,会瞬间崩塌,而宴会厅里的其他人可就没那么好运了,全部死在了余波中。
毕竟血祖自身难保,也不会顾及到他们的安危,而李想则没必要,也不想去做。
这头血僵尸有十几米高,身材壮硕,黑白相间的毛发冗长交错,身上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腐烂味。
冬零璇强自镇定,一名9级在自己的面前被格杀,战斗场景还被记录下来,以供自己观摩学习,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
她偷偷瞥向收回烬灭天堂的老师,对方被逼得各种底牌层出,连神话生物形态都展露了出来,而老师却似乎什么都没用,只是最简单的战斗技巧以及枪技,就击败了她心目中无法战胜的血祖。
每一招每一式都能看清,感觉也能模仿,可在老师手里,就变得威力惊人,难以抵挡。
作为家族主要培育的年轻后裔,虽然她还没正式接触魔术回路和修炼方法,但是耳濡目染下,对于修行也有不少了解,家族里的长辈时常挂在嘴上的话是只要有足够的资源和资本,很多人都能爆发出超过同阶的战力,尤其是武器装备,会是战斗胜负的关键。
但这一条,在老师手中反而变得无效了。
她很清楚,即便没有那毁灭神识的最后一枪,老师仅凭自己的格斗技巧就能碾压血祖,看上去就像是大人和小孩子的比试。
这就是境界差距对力量层次的领悟带来的差异吗?
她缓缓闭上眼睛,脑海里继续回旋着战斗中的每一幕,老师烙印在她身上的特殊符文直接将这场战斗记录在了她的脑海中,可以随时查看ꓹ 暂停,回放ꓹ 每一个细节都能观察到,简直就是一场别开生面,能够随意调动的4D电影。
血祖死了ꓹ 这个消息如同潮水般一下子在冬零家蔓延开。
冬零璇睁开眼睛,由她带路ꓹ 为老师清扫其他还残留在冬零家的一些外人。
血祖一派的人碰见就是赶尽杀绝,她没料到连跟着老师的两个小女仆竟然也有强大的战力ꓹ 她们能轻松合力杀死一名低阶玩家ꓹ 更不用说那些魔术使用者。
天色渐晚,月辉洒下,笼罩在地平线上,一栋栋高大建筑的剪影格外阴森,就像随时可以吞噬人的怪物。
这里是冬零本家的产业区,冬零重工的一些核心研究室都放置在这,可惜如今已经变成了一片片废墟。
无光女皇的大军席卷而过ꓹ 将冬零家的根基尽数摧毁,她离开之后ꓹ 血祖又来到这里ꓹ 将剩下的冬零家之人囚禁起来ꓹ 用于享乐ꓹ 他控制了欧陆空域,同时还控制了大半个冬零家ꓹ 一下子拥有无数财富的他根本没有在意冬零重工的烂摊子。
这个曾经能够比肩威赛克斯和白氏重工的超级军工厂就这么湮灭在时代的尘埃里。
李想默然不语ꓹ 听着冬零璇的介绍ꓹ 和她一起在废墟里瞎逛,这里明显有战斗过的痕迹ꓹ 地上弹壳洒得到处都是,有些墙体还能看到卡在里面的金黄色子弹。
“子弹枪……”这种遗失的技术是李想最初来到这个世界后安身立命的绝活,师父老鬼就是子弹枪制作大师,而子弹枪也是一些枪械高手青睐的高阶武器,不过随着等级的提升,子弹枪的威力也渐渐不够看了。
曾经制作的一些特殊子弹现在成为装饰品放在家中,它们难以伤到9级存在,而不能在这个层面使用,对于李想而言就是废弃品。
但这不代表子弹枪被时代淘汰了。
相反,在日益加剧的恐怖战争中,子弹枪是不少低阶战士的噩梦,要是特殊子弹,有些还能伤到低阶玩家,足以扭转小范围的战局结果。
在他的授意下,绯红重工如今也有不少子弹枪专家,可惜子弹枪的使用者人数一直提不上去,无法成为一支超级军团。
没想到在这里还能看见子弹遗留下的痕迹。
冬零璇恭敬地等在一旁,黑和白以李想的名义开始处理起冬零家的内务,她们本就一直跟着第一夫人,对此很熟悉,他的要求很简单,让冬零家的人自己主宰自己的命运即可。
他会将不属于这里的所有人驱逐出去,包括费钰景残留的拟人化灾厄,让冬零家族地物归原主,至于后续他们怎么发展,那是他们的事情。
他只是不希望鸣绪苏醒后回来,却发现从小到大生活的家园都没了。
神兵小將 仙來客
李想弯腰捡起一枚弹壳看了看,心头微微一凛。
这种子弹,是早些年自己偷偷制作的一批黑货,那时他还是一名灯塔学院的学生,组建了黑夜传说社团,悄然开办了自己的枪械工作室。
这一批子弹就是试生产的产品,按道理没什么人会收集它们啊。
他转了一圈,冬零璇紧跟其后,隐隐觉察到老师的变化。
果然,这里的痕迹,无一例外都是这些子弹造成,全是他亲手制作的第一批子弹。
难道冬零家还有狂热的子弹枪爱好者?甚至特意收集了他制作的这些子弹?!
那时生产后为了不被人注意,他让莎迦分批销售,不是刻意收集,很难凑到这种数量。
会不会是和鸣绪相关的人?
李想来了兴趣,用了气息追逐能力,很快就在一间废弃厂房里找到了源头。
他飞跃了外墙,借助冲势一路攀登而上,转眼间就翻到了厂房顶。
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扑鼻而来。
味道很浓,也不是最近产生,应该是长时间累积导致。
下方厂房内。
“这次多亏了莱恩大人的帮忙,不然以我们的本事,怎么能有机会来这里捡漏,唉,有个好爹就是好啊。”听声音是个中年男人。
“呵,莱恩大人的老师是血祖大人,那可是9级玩家!比冬零家的那些分家家主都强不知道几个层次!而他老子更是赫赫有名的金狮子莱恩,据说投靠邪首王庭后是继无光女皇大人后最有机会成就9级之上的大人物!”另一个有些猥琐阴柔的声音笑了笑。
两人一边说一边笑,神情愉悦,还不知道外面早就翻天覆地了。
李想听得有趣,金狮子莱恩,这个人他倒是知道些,是为数不多从一开始就彰显本性的9级玩家。
比起嗜血狂魔他们那种开始压抑本性,以人类支柱形象显露在外的9级,他从一开始就没压抑过自己。
金狮子莱恩身上有着异种族血脉,从小就天赋异禀,他曾被奥克斯家族收留,因为过人的天赋而获得了和本家子弟相近的资源,但后来无意间露出残暴本性,折磨杀死了许多仆人,还没参加玩家考核就被驱逐出了北陆。
这之后他得到冬零外家“the one”计划邀请,依靠援助成功通过玩家考核,成为了一名玩家,也因此进入了冬零外家。
好景不长,没多久,这家伙又暴露出了残忍天性,这次折辱并杀死的是几名冬零家的本家少女!
冬零王将他逐出外家,他便干起了类似盗匪的勾当,一名玩家做这种事,自然引起了不少势力的注意,他臭名昭著,连塔罗牌等组织都不愿意接收他。
莱恩也不喜欢被拘束束缚,独来独往,时常活跃在边境,每一次都能从追捕中逃逸,还在战斗中不断变强,等到他的悬赏额度接近蔷薇女仆团团长蕾亚时,许多势力才意识到这个家伙已然成了高阶玩家。
实力不强时他就能躲过追杀,变强后更是无人能挡,他也很聪明,不去招惹五大王座以及三大超级势力,最过火的一次招惹了边境部队,曾被夜王追杀,一直逃了七天七夜,差点陨落,最后由于灾厄长城的战事,夜王才放弃了追捕,让他逃过一劫。
没料到那一次逃亡经历,成为了他叩开9级大门的钥匙。
多年后,金狮子莱恩以9级之姿重返七大陆,也借此洗刷了身上的污点。
成为9级,必然会受到其他9级的制约,也瞒不住,他得到了谅解,获得了自己的封地,加入卡塔斯兆菲委员会,也收敛了很多。
在许多9级眼中,这是浪子回头的典型案例,至于他早些年犯下的罪行,是年轻不懂事。
毕竟实力就代表着一切。
能和一名9级交好,可比交恶强多了。
不是每一个人都和李想一样,愿意为一些不知名的部下之死去复仇,将他们当做和自己平等的生命。
实力提高,看待人有时候目光就会不同,人和人,是有区别的,至少在9级眼中就是如此。
錦庭嬌
獨傾君心
第三个刻薄的声音在工厂里响起:“哼哼,你们知道就好,能够靠上小莱恩大人,给大人当条狗,就不知道是多少人修也修不来的福气!小莱恩大人吃剩下的东西,随便赏赐一些给你们,就够你们活一辈子。好好在这里干,那、那个人既然可以成为9级之上,他留下的东西就一定有研究价值,这事关金狮子大人的晋级,都打起精神!”
“那当然,我一定为小莱恩大人尽心办事,嘿嘿,倒时候还请大人您也多多关照。时间不早了,大人您要休息了吧,不知道您看上哪个女人,我这就带人去地牢抓来!”中年男子赔笑着。
李想听冬零璇说过,地牢是他们关押一些冬零家后裔的地方,现在应该被黑和白一锅端了,冬零家居然没落成这样,什么阿猫阿狗都敢骑上来拉屎撒尿。
不知道鸣绪看到听到这些,会有什么反应。
她应该不会有太多表情波动吧。李想这么想着。
他们口中的“那个人”多半是自己,成为9级之上后号称接近神灵,很多人担心会有言出法随和无所不知,因而都不敢轻易直呼姓名,怕被听到。
金狮子莱恩想研究自己留下的东西?
也不知道是什么。
刻薄的声音继续说道:“其实那个菲儿挺有味道,可惜被小莱恩大人预订了……”
“菲儿?你说那个女人啊,可惜可惜,她是小莱恩大人的女人,不过听说她之前用那个人的枪伤到了小莱恩大人,被嘱咐先好好调教下,这会儿估计早就不成人样了。”猥琐声音不住叹息,“也不知道那种婊子,小莱恩大人还会想尝一尝吗?”
“那可不一定,毕竟涉及到那个人的东西……”刻薄声音正说着,忽然感觉身体一冷,厂房的大门不知道什么时候悄然开启,“什么人?!”
“听你们一直在说我,我就来了。”李想带着冬零璇走进来,笑着看向他们。
没魔法粒子波动,就是普通的魔术使用者。
“什么……是你!”刻薄声音的主人是一个高大男人,和他的声音很不符,一瞬间就明白了李想话里的意思。
其他两人还不明白,面露疑惑,不善地看向两人。
“不,不要杀我,我们可以谈,什么都可以谈!”刻薄声音一下子就跪倒在地,像是见了鬼一般拼命磕头。
冬零璇已经见惯了其他人看到老师的反应,但还是有些吃惊。
这就是绝对力量的威慑力吗?
“你很聪明,比他们两个好些。”李想看向另外两人,刹那间,他们的身体就如同灰烬般被风吹散了。
九陽至尊
冬零璇还能看到他们化为飞灰时脸庞上的惊恐之色。
一个大活人,就这么成为了灰尘。
“带我去见见那个菲儿。”李想轻轻拍了拍他。
他颤颤巍巍的起来,一步一抖,朝着里面走去。
尽头房间里锁着一个女人,全身赤裸浴血,手脚都被铁链禁锢着,不过身上还算干净,大概是那个小莱恩大人放过话,她没受到什么羞辱,不过手脚上全是伤,触目惊心。
这些都是折磨人的手段,不伤及身体,却痛彻心扉。
“菲儿……你原来叫菲儿。”李想看着她,平静的脸庞第一次有了波动。
冬零璇惊呆了,她感受到脸颊上符文的悸动,来自老师得情绪波动,她竟然感受到了老师的心情。
那是一种难以言说的怒火,在燃烧,好像要把她的身体都燃烧起来!
李想记得这个女人,好多年前,她带着自己去的武器库,还煞有介事的说会借钱给自己,不过要计算利息。
“我……”她不太好能说话,吐出一个词就咳出了大量的鲜血。
李想上去融化了所有铁链,轻轻抱住她,然后取出了烬灭天堂,湛蓝色的光华笼罩住了女人。
“你知道我欠你多少钱吗?”李想轻声问道。
“七十二万蓝星币,不算利息。”
“你介意我换个方式还么?”李想没有得到答案,她昏死过去了。
愛妃,跟我走
但他的心里已经有了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