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kvz9寓意深刻小說 從1983開始 ptt-第八百九十八章 獻祭一親哥-e7m1p

從1983開始
小說推薦從1983開始
记者奇葩见的多了,这么奇葩的还是很少见。
沉默了片刻,韩丙江问:“兄弟,你这是专访的价格还是爆料的价格?”
“专访,爆料另外算。”
里外无不透着一股小家子气的国际哥道:“怎么样,考虑考虑?我知道他们有规定,不许私下接活,但你不说我不说,小妹更不能说。
你们可以写从别的渠道获知,娱乐新闻嘛,谁在乎怎么来的!”
嚯!
你还知道有规定?
我的大唐生活不可能那麽無聊 自戀中毒
其中两个记者迅速思量,爆料短平快,更实在,他们就想要新片消息。但自家媒体是金梧桐媒体联盟的成员,还得考虑为了一个消息得罪许总的性价比。
很快的做出决定。
“这个我们风险太高,你找别人试试。”
“告辞告辞!”
“哎哎,价钱好商量啊!”
国际哥恼火,只剩下一个韩丙江,问:“你什么能约到专访?”
“明后天都行。”
“她能透露新片么?”
“我不清楚,靠你自己问。”
“那你知道多少?”
“起码片名、类型,小妹跟我讲过一点。你要想了解,三千块。”
啧,这就七千。
七千不少了,但分谁。
韩丙江瞧着这货色,自己当娱记的都看不起他。
娱乐圈有不少亲人当经纪人的,比如李莲花的妹妹,赵菲特的嫂子,叶赫那拉英的姐姐,而章子仪的这位亲哥最坑。
历史上,他给国际章做了一段经纪人,啃妹啃到现在,汪半壁求婚的时候还在现场大闹。
据说当时:她哥用瓶子砸汪半壁,玻璃碴子弄到王力宏老婆眼睛里,辣英姐姐拉架,热闹的不得了……
直接导致,国际章结婚都没办婚礼。
此刻,韩丙江转了转眼珠子,道:“七千不是小数目ꓹ 我一时凑不齐,我先要新片消息可以么?”
“可以可以。”
于是乎ꓹ 韩丙江当即找取款机,取了三千块钱。
“得嘞,以后咱俩就是哥们。缺什么新闻找我ꓹ 等我公司业务展开,也得靠你捧场。”
国际哥把钱揣包里ꓹ 也不含糊,道:“张导下一部戏ꓹ 还是武侠片ꓹ 片名暂定叫《十面埋伏》,已经在筹备了。”
“规模大不大?”
“大啊,肯定是大片!《英雄》这么成功,趁热打铁啊,而且你听这名,十面埋伏,不能小喽。”
“……”
韩丙江皱眉ꓹ 这么不靠谱呢?又问:“故事讲什么的?”
“这我不太清楚,小妹只跟我说过一点ꓹ 但她既然说了ꓹ 证明她肯定参演。”
“嗯ꓹ 这个倒对。”
他点头ꓹ 等着再听,隔了几秒钟:“没了?”
“这几点还不够么?武侠ꓹ 片名ꓹ 主演!全是你独家新闻!”
道理上正确ꓹ 但三千块钱就买这么几句话???
韩丙江不动声色,笑道:“这样ꓹ 你给我一天时间找钱,后天再专访?”
“没问题,交朋友嘛!”
国际哥拍拍他,还亲自送上出租车:“回见啊!”
见个粑粑!
他本想连夜回津门,这会又不走了,随便找了家小旅店,转头就把国际哥卖了。
“喂?林姐,我小韩,《每日新报》那个。”
“这么个事,有人向我售卖你们的新片信息,还信誓旦旦保证能约到艺人专访……”
“呃我不便说,我想跟许总当面汇报……好好,谢谢!”
……
“你给我约了个专访?”
“你给我约了个专访?!!!”
一栋新小区的新居里,国际章荒谬无比的听着电话,音量逐渐拔高。
“小妹,别那么激动,又不是什么大事。”
“你知不知道我们有制度,任何活动都得经过公司同意!”
“哎呀,那记者答应不用专访的名义写,就是道听途说,你不讲谁知道呢?你就随便应付应付,对你也是宣传嘛。”
“你到底能不能听明白?我不能私下接活!”
掰扯好一阵,那边故技重施:“小妹,我钱都收了,你不能让我失信吧?你就当帮帮我,我这公司刚开张,得跟媒体打好关系啊……”
国际章不知道怎么挂断的,只是脸蛋刷白,在客厅走来走去。
一边是亲哥哥,一边是公司,内心反复衡量。
作为一个狠角色,她太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了。如果说《卧虎藏龙》时,心思还有些浮动,现在则死心塌地。
她想到《英雄》,想到《病毒》,想到投资五千万美元的《超体》……
除了许总,谁能有这么大的平台?
但她又不晓得怎么办,纠结半天,还是决定先如实告知——因为许总最讨厌底下人偷偷摸摸。
…………
次日。
韩丙江在小旅馆对付了一宿,专门理了个发,收拾收拾,才在中午前踏进天下影视的大门。
这扇门内,或者说整个时代传媒,供养了全国的娱乐记者。
能进来的少之又少,能进许总办公室的更是一个都没——自己出道才三年,以后可有的吹。
“呃,我约好的。”
“您稍等。”
霧靄訣 印溪
韩丙江略显忐忑的坐在接待室,小姐姐出去一会又回来了,道:“许总二十分钟后有空,您先喝点什么?”
“随便,随便。”
末日之吞噬萬物
于是泡了杯红茶,小姐姐又出去。
他这才仔细打量,接待室空间不大,应该不止一个。环境很舒适,桌上摆着一个个半打开的小盒子,示意可以自取。
里面有干果、糖之类,还有个精致小匣,居然是新鲜糕点。
旁边的玻璃柜子里,各种各样的茶和饮品。
他咋舌,光这些每月就得不少钱,果然财大气粗——许总天天不得生猛海鲜,纸醉金迷,女明星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韩丙江忽然有点皇帝的金扁担。
他哪知道,许总天天是养生保健,遵纪守法,交完一个税又交一个税……
二十分钟眨眼即过。
他跟着小姐姐到了办公室门前,稳住呼吸,迈步进屋。出乎意料的朴素,一个超帅的男人坐在桌子后面,正是许非。
“韩记者?”
“许总好。”
妖神獨寵:甜妻是靈媒 葉嫵
“坐。”
韩丙江坐在沙发上,只觉对方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打量,不由肌肉绷紧。
卓伟嘛!
大名鼎鼎!
今年下半年,他会跳槽到京城一家新创办的周刊《明星Bigstar》,开始狗仔生涯。
恰逢刘小庆出狱,全国的娱记都堵在门口等着拍照,她为了躲记者,晚一天才出来,众人空手而归。
只有卓伟不放弃,乔装成农民工混进刘小庆的小区,为了保持真实性,还特意干了两天活。
终于拍到刘小庆出狱后的第一手照片,一战成名。
此后,像蒋琴琴和陈健斌,赵菲特和王励勤,高媛媛留宿夏宇家,顾常卫车震门,马亚舒婚内出轨老外——吴奇隆前妻。
董洁和王大志,文章和姚笛,白百何出轨,大幂幂早已离婚等等等等,几乎一手包办了群众的瓜。
后来他的工作室成员集体辞职,微博封号,江湖只剩传说。
“……”
许非打量了他一会,开口道:“昨天晚上,章子仪已经给我打过电话。”
哎呀!
韩丙江暗道失策,功劳一下就减少了。
他卖掉国际哥,自然想在许总跟前混印象分,若能混点实在的就更好了。区区一篇报道,哪有许总的好印象重要!
“不过你很聪明,懂得如何取舍。”
九龍魂
许非话音一转,道:“我们的经纪制度是为保障公司良性运作,没有人可以挑战,你的证明很重要,感谢你能提供信息。”
重生貴女毒妻
他并未多言,很快送客:“小江?”
“许总!”
“好好招待一下这位韩记者。”
韩丙江待了没五分钟就出来了,没丝毫不快,反而愈发慕强,这这这,不愧是大人物!
小江又把他交给另一个员工,招待他吃了顿丰盛的午饭,说好以后再联系,最后留下一个大信封。
这货跑到厕所里数了五遍,捋着一摞子人民币精神恍惚。
就此死心塌地。
…………
他刚离开不久,国际章已经站在许非面前。
许非也打量了她一会,问:“2000年我们去柏林之前,在机场,还记得我对你说过什么?”
“您说,我要尽快适应下来,娱乐圈没有多少试错的机会。”
“嗯。”
“您还告诉我……”
国际章顿了顿,道:“要保持强大和尖锐,野心和高度。”
“不错,你到目前为止做的很好。”
许老师笑笑,道:“这不是你和你哥哥的事情,是他对公司制度的藐视。你可以回去了,今年戏不少,继续努力。”
“……”
她张了张嘴,到底没吐出口,乖巧的转身离开还把门带上。
“唉!”
许总叹息,起身居高临下的望着窗外,忽然想来一首“无敌是多么,多么寂寞……”
当一个人达到某种高度,身边会聚集越来越来多的,仰仗他吃饭或有所求的家伙。
聪明的人会自发维护他的利益,并渴望在他眼前表现,以期获得好感和实惠。韩丙江如此,国际章也如此。
……
数日后。
娱乐圈爆出了春节前的最后一条大新闻:“章子仪亲哥涉嫌出卖商业秘密,或被天下影视起诉。
一名娱乐记者戏剧性的成了当事人,该记者愿意作证,表示年会当天散场时,此人叫住自己,开价三千块,兜售张艺某的新片消息……
这些消息皆是章子仪跟亲人闲聊时透露,却被亲哥作为获利筹码,公然标价……”
得!
各媒体、各影视公司一看便知,这什么哥凉了。
他那破公司蹭着妹妹的名气,到处给人发名片,拉宣传,以后能找到一单影视业务算他牛逼!
“小妹!”
“小妹!”
“你得帮帮我,我不是故意的,谁想到那记者能捅出去啊?妈的,丫不是个东西!”
“你帮帮我啊,我真要被起诉怎么办?”
“嘟嘟嘟……”
国际章经此一事,有点黑化得趋势,只一门心思向上爬。
而韩丙江呢,把消息转手一卖,拿到的好处要多得多。
许老师顺势炒了一波张国师的新片,随手献祭了一不稳定因素,那讨厌的亲哥。
都是老阴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