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m2cf優秀都市小说 從長阪坡開始 txt-第0657章 你聽過這個故事嗎(爲盟主DraGon☆星空加更3/5)分享-gvbct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难不成儿子他主动殉葬了,否则怎么能看见我一个死人!
士燮满脸的问号,一时间老泪纵横,没想到老二竟然是这般有孝心。
可怜自己因他不是嫡子,对他的感情也就那样。
在大汉人的眼中,事死如事生!
像这种用活人殉葬已经很少见了,至于奴隶仆人夷人,在士燮眼中根本就不算人。
“我滴儿啊!”士燮搂着二儿子士祗抱头痛哭。
反倒是与欢乐的士壹士徽叔侄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总之父亲/大哥没死,那绝对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目睹这出的步骘与吾桀,俩人都懵逼了。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关平的运气当真就这么好?
邢道荣扣着鼻子看向一旁王喜小声嘀咕道:“少将军当真有起死回生的手段?”
“慎言。”
作为亲卫的王喜,虽然知道少将军是个有本事的人,但目睹全过程之后,他心中也有些发懵。
这种事谁见过啊?
赵达走上前去,拍了拍士燮的肩膀道:“文彦公,你没死。”
“我没死?”
士燮认出来了,眼前跟他说话的是有名的半仙赵达。
他在占卜一道上,乃是有着独特的见解,而且每次算的,无不准确。
“我没死!”
“不信的话,走两步瞧瞧。”
士燮拍拍自己的脸,让儿子扶着自己起来,颤颤巍巍的走了两步。
“我没死?”士燮忍不住放声大笑。
“文彦公,惊不惊喜,意不意外?”赵达也是笑了笑。
“真是又惊又喜啊!”
士燮穿着布条子在旁边晃动,丝毫不觉得他背后已经走光了。
“神了,父亲。”
士徽也上去说话:“我都没想到半仙他能算的如此准确,关校尉就是父亲的贵人呐。”
士燮开头也听到了赵达的推算,结果自己就不省人事了。
他都以及自己真的死了,大脑一片空白,现在竟然又活过来了,能不让他又惊又喜吗?
黑暗劍聖
“多谢关校尉。”士燮对着自己的救命恩人躬身。
站在士燮背后的人全都沉默了。
好家伙,实在是有碍观瞻!
关平点点头,让士燮还是要多加休息,他自己方才完全就是根据科学判断。
至于后面敲他心脏的事情,然后士燮就诈尸起来,他也一脸懵逼。
没法子用科学给自己强行解释一番。
毕竟世界上总有许多未解之谜,这些事得需要走进科学这个栏目组来看看。
可惜被原地解散,也到不了大汉。
关平被人簇拥着出去了,房间内只留下士燮以及二儿子士祗。
“祗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士燮现在还是比较相信二儿子的。
毕竟原地复活后,只有士祗率先关心他来ꓹ 其余人全都围绕着关平。
这让士燮心中老大宽慰了。
士祗则是细细的与他爹说了,自从他爹死之后这几个时辰内ꓹ 发生的事情。
等听完之后,士燮也是长叹一口气,丝毫没有觉得自己被关平用倚天剑划破衣服有什么坏处。
总归是救他一命。
兴许那就是在找什么穴位ꓹ 然后在配合咒语,否则自己怎么就能起死回生了呢!
士燮心中很是清楚ꓹ 在这几个时辰内,他的记忆是全无的。
只有临终前ꓹ 听到赵达的那番论断。
还没等他反驳ꓹ 就跟死了一样。
现在想想,士燮心中也是一阵后怕。
糙漢子與白面書生 根號二
即使他嘴上说着活了七十有三,宽慰兄弟和儿子们。
可事到临头,谁又能做到真正的洒脱?
“如此说来,关平对我当真是有大恩啊。”士燮感慨的对着儿子说了一句。
士祗自然是连连点头,现在想想当真是不可思议,他甚至都有些记不清楚当时关平所说的咒语内容了。
难不成这也是神仙子弟的一种手法ꓹ 让人记不起来?
恐怖如斯!
士祗倒吸一口凉气,直到指尖传来一丝湿润ꓹ 才晓得他是按在了冰块上ꓹ 都不自知。
似这种手法ꓹ 寻常人焉能学会。
他突然有些羡慕叔父ꓹ 竟然能被关平替师傅收为徒弟,将来必定能够再学仙法。
对于这种玄学的事情ꓹ 整个士家子弟ꓹ 都很向往。
毕竟他们在交州可谓是人家富贵都享受惯了ꓹ 时间长了,自然想着神仙是如何生活的。
比如仙女她用不用拉屎放屁之类的。
士燮在几个侍女的服侍下ꓹ 哆哆嗦嗦,手脚慌乱的给他穿完了衣服。
说实在的,这几个贴身侍女都是有些怕的。
鬼皇的狂後 慕雪
遠方的唿喚
即使士燮他又活了过来。
但这种事,在没有受过教育的人看来,就是神迹!
不止是羡慕,还有害怕在心中。
士燮闭着眼睛也能理解这帮仆人是心思,就算是他遇到这种事,心里肯定也会发毛。
庭院里,士壹还是在不断的恭贺着关平,甚至还在讨教方才的咒语是什么。
“什么咒语,我忘了!”关平拍了拍士壹的肩膀道:
“师弟,这件事千万不要说出去,否则对你我都不利。”
“啊?”士壹完全没有想到关平会是这种说法,瞪着眼睛道:“师兄,难不成咱们这一派,有仇家?”
关平眨了眨眼睛,实在没想到士壹会想到这一层面,他倒是在大气层了,遂点点头:
“师傅对我提过一嘴,叫我不可炫耀,否则会有仇家寻上门来,他们在暗,我们在明啊!”
士壹受关平的影响,同样眨了眨眼睛,没想到还有这等寻尘旧事!
不过也对,此等仙法必定会受到旁人觊觎的。
就连赵达的九宫一算推演大法,都有无数人想要学习。
更不用说像他们师门这种有着高级传承的神仙之法了。
士壹点点头,也是压低声音道:“师兄,我今后会主意的。”
神降時空
“如此便好!”关平拍了拍士壹的肩膀道:
“待我再回忆起一些手段,我在教你,好好传承,也多一丝保障,毕竟我今后要征战沙场!”
士壹听到这话,颇为激动,可是很快又强行镇定下来:“师兄,我觉得你还是勿要轻易上战场。”
“匡扶汉室,重新让天下大一统,百姓过上富足的生活,乃是我等平生所愿,况且师傅当初也是这么嘱托我的。”
关平叹了口气道:“可惜我当时年纪小,不懂得师傅的苦口婆心,还偷懒。
所学的知识仅仅是十之一二,甚至还有些不齐全。”
“哎。”
听到这里,士壹也同样是叹了口气,这等奇遇,当真是让我羡慕。
可师兄人家当初还一点都不在意,这人比人,当真是气的不行。
慕斯咖啡館 王紫慕
吾桀和步骘站在一旁,却是听到了这“师兄弟”的高门阔论。
没想到关平竟然不是被关云长教导出来的,而是小时候另有奇遇。
步骘问道:“孔休,你信吗?”
吾桀:“我不信。”
“我也不信!”
步骘接着说道:“谁能把隐秘当众说出来啊!”
吾桀附和道:“能当众说出来的还叫门派隐秘吗?”
“就是!”
两人相视一眼,觉得关平所说绝对有诈。
到时候就给他宣扬一二,看他到底有没有仇家上门寻他。
一看就是托词,可士壹那个大傻子,竟然信奉的很!
邢道荣瞥了一眼县衙门外的百姓,因为大军进城后,这些百姓全都聚集在了门口看热闹。
他发现这些百姓都比较矮小,而且还黑。
怨不得少将军在船上钓鱼的时候非得要打个伞,还说什么就交州这炎热的天气,兴许回去之后,就成黑木炭了。
现在他相信是真的了。
这些本地居民的肤色是当真黑。
那少将军方才叽里咕噜念的起死回生的咒语到底是什么?
自己隔得太远,根本就没有记清楚,万一将来自己战死沙场,能不能恳求少将军也念咒语把他给起死回生?
县衙外的百姓,对于士家还算是拥戴,毕竟收税都是意思意思,在城中稍微有些律法管治。
可是出了城,律法就没有什么用处了。
故而现在见汉军控制了府衙,心中也在犯嘀咕,心想着要不要问一问。
網遊之英俊的死靈法師
可惜站在门前的那个大块头,实在是太过于雄壮,怪吓人的。
“少将军,许多百姓在门外聚集。”邢道荣转身进来禀报道。
“怎么,难不成龙编县的百姓怕我杀了士郡守?”
关平单手微微扶着剑柄,往外看去。
士壹急忙劝道:“我去看看,不碍事的。”
有了士壹的解释,门外的百姓才算是全都散去。
再一次证明了,士家的声音在交趾还是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关平挑挑眉,现在也没啥好法子,除了杀人立威,还能有什么?
搞宣传工作,人家都不一定能听得懂你说话。
可是刀砍在他们身上,这件事不用语言,也能让他们明白。
要不然马援之后,交州也不会平静了如此长的时间,没有再复叛之人。
而且那铜柱也没有当地人敢破坏,这就是刀子的威力。
士燮终于穿好了衣服,为了表示谢意,举办了宴会,尤其是上了特产三吱。
关平瞧了瞧,还不如虫子宴来的刺激。
士燮如此操作,是他妈的真心道谢的吗?
士燮见众人都不下筷子,特地说了一通,原来是饥荒的时候,填不饱肚子,所以才会吃这个,故而流传下来的一道特色菜。
就这种饮食,关平不得不怀疑,士燮活这么大岁数,没有得病菌而死,简直是奇迹。
“多谢士郡守的款待,本校尉不饿。”关平目视仆人把自己桌子上的食物端走。
他宁愿选择吃炸蝗虫,也不吃这玩意。
士燮一见关平如此模样,便觉得倒是真性情,说不吃就不吃,一点面子也不给。
不过士燮也并不在意,反正好多菜呢,方才只是开胃小菜。
紧接着士燮又开始劝酒,关平摇头拒绝道:
“当初我三叔父在徐州饮酒误事后,我爹便下令不许在军中饮酒,而且一直引以为戒。
如今我还在平叛当中,吃的能果腹就可,酒就不喝了。”
士燮脸上的神色变了几遍,行!
没法子的事情,谁让人家是自己的恩人呢!
而且人家还拿他父亲与三叔父出来举例子,焉能强迫人家喝酒?
本来喝酒就是助兴,既然不愿,那不喝也罢。
步骘坐在关平对面,举着酒樽冷眼看着关平,他可是听闻关平千杯不醉啊!
当初刘玄德在江东大婚的时候,周泰等人想要把关平灌倒,结果全都被他给放倒了。
现在他又托词不喝酒,莫不是有什么事情想要暗中进行?
对于这一点,他也很是迷惑,目前知道的消息太少,根本就没法判断。
不过有一点,那便是自己这个交州刺史,关平他得认!
酒宴散了,歌舞也全都下去休息了。
关平被带到一间屋子里,没过一会,便进来几名侍女,说是来暖床的。
“出去。”
关平挥挥手,就交州这热死人的天,还暖床,真以为是在寒冷的大东北啊!
鳳破天下:王爺滾下榻
士壹站在门外,见这几个侍女鱼贯而出,走进门内:
“师兄,可是不满意,那我再叫人换一批进来伺候你。”
关平叹了口气,继续擦拭自己的倚天剑:
“师弟,咱们两个同属一支,我何时瞒着你了,我来龙编县是为了什么,难不成你心里不清楚吗?”
“师兄,我自然是清楚的,而且我也举双手赞成。”
士壹往前走了几步,拍拍自己的手无奈道:
至尊戰神
“可是大哥他还在纠结啊,南海郡比邻荆扬二州,而且距挨着扬州得地方很大,防不胜防。
尤其是步骘已经被表为交州刺史,摆明了是来统治交州的。”
“没关系,你们可以臣服江东!”关平刷的一声把剑送进剑鞘。
士壹被寒光吓了一跳,立即说道:
“师兄,你再给我点时间,让我劝劝我大哥,我保准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不,我虽是你大哥的救命恩人,可我关平也不是挟恩要求回报之人。”
“我师兄那是神仙子弟,心胸自然宽广。”士壹笑着吹捧了一句。
浮生若夢
关平把倚天剑放在矮案上,笑道:“要不我给你出个主意,你觉得不错,就转述给你大哥。”
“师兄出的主意必然是极好的,我洗耳恭听。”
“你听过身在曹营心在汉的故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