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kmbg扣人心弦的小說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Turn168.連鎖、何求與嚴陣以待閲讀-a8wae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我说,手铐已经拷在手上了,为什么还要架着?”游昊之被强行塞进了警车里,“你们的手铐能不能松一点,血液不流通的话是会坏死的,坏死之后会被截肢的。”
百鬼眾魅圖
“住口!”
人是人他马生的,妖是妖它马生的。
两个彪形壮汉警察一左一右坐在了游昊之两侧。
游昊之低下头看了眼手上重新铐好的手铐,晃了晃,嗯,不用担心散了,非常结实。
“喂,有些挤了,你们能不能减点肥?如果体脂率达标了的话不如少吃点蛋白粉,这种在健身房练出来的块除了看起来吓人之外毫无用处。”
吸血鬼女王傳奇 alienshooter
“都说了住口!”
警官一脸黑线的坐到了驾驶室,心好累,这家伙是神经病还精力旺盛吗?一路上嘴都没停过,像是连珠炮一样,烦都烦死了。
“警官先生,开车之前一定要绕着车转一圈的,不然很容易出大问题,而且我看你们来的时候车也没有锁,难道不怕被偷东西吗?哦,对了,还有安全带一定要系好,不然会出问题……”
警官相当恼火,还能怎么办呢?难道找块布塞上吗?
不过那么做的话,网络时代的现在自己的警察生涯就完蛋了吧?
恼火中的警官扭动钥匙发动了汽车,然后一松离合器,忽然间感觉有什么弹了一下,随后一阵失重感从车座上传来,还没有系安全带的警官脑袋当场和车顶来了个亲密接触。
“咚!”
后座的三个人也弹了起来,等到重新坐回椅子上的时候,后背却只能紧紧的贴着座位。
两个警察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打开窗户一左一右向后方看去,却忽然间发现警车的两个后轮竟然被人卸掉了。
捂着头从驾驶室出来的警官当场愣住了。
“我擦!!!”
什么人啊!?连警车都偷!?你偷也就算了,偷两个后轮……这车警局还能要吗!?
“去叫拖车吧……”
两个警察坐回了座位上,然而他们却同时感觉身旁一空,转过头去,却发现坐在他们中间的游昊之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两个警察在一愣之后连忙打开车门企图去报告,然而手上却猛地一紧,还没来得及出车门的他们被当场拽到在椅子上。
抬起头却发现他们的手腕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副手铐ꓹ 因为铐得太松了所以没感觉到,却因为他们过于壮实而无法打开。
“警官!”
警官终于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ꓹ 在看到那两个警察手上的手铐时不由得一愣,随后抬起头四下张望,果然看到了正疯狂逃窜的嫌疑人游昊之。
卧……卧槽!这小子怎么做到的!?
“别跑!”
“警官!钥匙!!”两个壮汉警察喊道。
警官来了个急刹车ꓹ 情急之下转头将钥匙从裤子上拽下来,却不料连皮带一起被拽断了ꓹ 而今天恰巧也没发现没有拉上拉链,于是两条毛腿就出现在了秋天的寒风中。
脚下一滑摔倒在地ꓹ 受到了一连串连锁打击的警官整个人陷入了石化的状态。
……
“好累……”数据垃圾时期都没有这么累过。
哪怕只是每天浑浑噩噩的捡垃圾然后带到母巢ꓹ 那种奴隶一样的生活,也没有像现在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才是对心理最大的折磨。
但明明是一种折磨,但是自己却完全不舍得离开,这又是为什么呢?不符合我的思考逻辑啊?
漆原想不明白这个问题,干脆不想了,比起自己的感受ꓹ 他更在意林檎。
手中的这间西装,漆原很有印象ꓹ 在自己穿上的时候林檎露出了很中意的目光。
但是漆原则完全相反。
他中意的是那间最便宜的……当然ꓹ 他心里也清楚ꓹ 如果不买这一件ꓹ 大概今天下午林檎会非常不甘心的一件又一件挑。
唯一需要在意的是这件衣服的价值,属于只要看一眼就会产生“浪费”之类想法的那一种。
自己的钱不会不够吧?
那倒也没事ꓹ 大不了用信用卡支付。
在进入了SOL公司之后ꓹ 无论是现在的依川漆原还是以前的依川漆原ꓹ 都没有在意过自己攒了多少钱。
直到他拿出银行卡,划出那上面的余额时才惊讶的发现ꓹ 自己银行卡里的工资比起手中的这间西装更加……
总而言之,西装的钱就不需要自己担心了,只是……
在收银员那闪耀着惊讶于羡慕的目光中拿回发票,漆原带着思索什么的神情转身离开。
回到林檎身边,漆原才发现林檎正望着一边休闲装的区域饶有兴致的发呆。
要遭!
瘋狂的系統 無敵小菜鳥
从导购那里拿过西装,道过谢之后推着林檎就走。
“你回来了?”林檎一脸幽怨,“不是说过我来请客吗?”
“我说没问题啊,你来请客什么的,”漆原笑了笑,“你请客,我来付钱!”
轮椅缓缓推动,却速度一点都不慢的通过了休闲装区。
“等一下!你要推我去哪?”林檎抓着刹车问道。
“三楼!”漆原眯起眼睛,“你已经请完客了,接下来轮到我来请客了。”
你请客我掏钱,我请客依然是我掏钱,谁让我是有钱人呢?
SOL公司的工资原来这么高的吗?不过想想看也是,能被自己鸠占鹊巢,这种风险极大的职业怎么可能会低呢。
印象中,曾经的漆原对此一无所知,看起来SOL公司是隐瞒了自己和同类们的存在以及由此可能产生的风险。
就在这时,依川漆原发现林檎似乎注意到了什么,反抗渐渐弱了下来,脸扭过去看向了另一边。
顺着林檎的目光看去,依川漆原看到了一片白纱与轻罗交织的世界。
婚纱?
林檎这么年轻的女孩子也开始愁嫁了吗?心中涌起的疑问闪过一道火花。
调侃的想法瞬间熄灭,依川漆原似乎明白了什么,但是手不自觉的无力起来,更不知道此刻是应该加速通过还是稍微慢一点。
但是他小看林檎了,这个女孩子似乎总有自己的想法。
林檎深吸了一口气,“我们不去三楼了!!”
“诶?”
“直接去顶层!!冲呀!!”
坐在轮椅上的活泼少女引得商场顾客和售货员频频侧目,听得她这么张扬,漆原心里也松了口气,随后从大步走变成了小步伐快跑。
顶层……虽说是顶层,但是这个商场一共只有六层楼,还很有心机的将服装楼层设置在二三楼。
直到踏上顶层的那一刻,听到四周喧嚣燥热的空气,漆原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游戏厅……
喧闹声,谩骂声,欢呼声……
林檎深吸一口气,结果被铺面而来的烟味呛到了,“咳咳咳……是人间的气息呢!”
十分不喜欢这个环境的漆原皱起了眉头,真的要在这里玩吗?
很吵,也很无聊。
“啊?你说什么?”
“没事,我只是在奇怪为什么有link vrains了还要来这里玩。”
“瞧你这话说的,就像是在说明明有压缩饼干这种便宜实惠又方便的东西为什么还要吃饭一样,”林檎老气横秋的昂着头说道,“现在换我带着你了!跟我走!”
林檎相当大气的拿来一个筐,在兑币机前接了慢慢一筐游戏币,看得漆原眼角直抽抽。
如果是玩推币游戏的话,漆原还不会太过于在意,但如果这些游戏币全都是用来玩游戏的话……
漆原感觉头更疼了。
抬起头看着监控摄像头,幸好,这个地方到处都装了监控摄像,也许是人多手杂的缘故,几乎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覆盖。
在这种地方的话,就算是白色的影子也不敢随意来袭击自己吧?
謎情 朵瀅然
“快来快来!”林檎用轮椅拽着漆原来到了一台机子前,兴冲冲的开始投币。
漆原注意到了游戏机上的读卡器,看看四周,的确偶尔见到有人用卡甚至决斗盘进行游戏。
“明明那种东西更方便吧?”
在百忙之中听到漆原的话,林檎抬起头看向别处,“啊,那个啊,是可以计分的东西,不过,用游戏币玩,投币的时候也是一种乐趣哦!”
塵傾天下
“哦……”的确会有这种想法呢,比如扭蛋的时候。
“好了好了!开始了!”林檎将一把枪递到了漆原手中,“快点确认啊!”
“死亡之屋?”像是在棒读一样念出那上面的名字。
“是啊!玩过没?倒计时快结束了!扣一下扳机!”
“哦,”漆原在倒计时结束前按下了确认扳机,“只是听说过,并没有玩过。”
“诶?只是听说过吗?连见都没见过?”
“……见过,不过不敢玩……”
“不敢玩……有枪的射击游戏,又不是恐怖游戏,有什么可怕的呢?”
不知道。
漆原在心里遥遥头,他不知道明明从性格分类上来说算是个阴沉的家伙,但是却偏偏想要距离可怕的东西远点。
死亡之屋,经典的射击游戏,有人将八部一起放在一台机子上了,林檎说这是一件造福社会的事情,然而漆原完全没感受到厂家的好意。
为了游戏性,这个射击游戏完全放弃了剧情,只是简单交代一下故事背景,甚至连冲突都没有设定好足够的逻辑。
类似生化危机的世界,却到处都是埋伏好的符合环境情况的怪物,朝着《死亡空间》或是《半条命》之类的世界观靠拢。
豪門秘婚新娘:爵少,早安 黛蜜兒
在现在的漆原看来,的确没有什么值得可怕的,但以小时候小孩子的眼光来看,那些怪物设计的就足够可怕了。
即使是贴图一样的世界也是同样……人类的想法还真是奇妙又简单。
比起这个不算是恐怖游戏的可怕外观,漆原倒是遇到了其他的麻烦。
“没子弹了!”
“朝着屏幕外扣动扳机!”
“闪避按不动呢!”
“没有这么高级!”
“快死了!”
“可以找我来借命!”
漆原看着林檎那几乎分毫未伤的生命,沉默了一下,再次加入了游戏,然而借的命没过多久就再次死掉了,干脆站在一边看林檎怎么玩。
看起来是个中高手,枪法、开枪的时机、换弹的时机……每个朝她扑过来的怪物都是直接飞起来落回原位。
林檎玩得兴致勃勃,分数也在疯狂增长,终于,半个小时后打到了最终魔王的老巢。
一抬起头,林檎才忽然间发现漆原并没有在玩,忽然间分心的时候被魔王一个火球砸掉了一条命。
“为什么不玩了呢?”
“看着你玩就挺精彩的……”
终于,又一个火球砸下来,林檎的角色当场暴毙。
魔王还在那里飘着,像是在嘲讽两人,倒计时的图标再次在屏幕中央闪烁。
——请投币继续游戏。
好吧,这个小小的游戏厅和经典游戏变成了大流的网络氪金游戏。
“快把枪拿起来!一个人没办法打!”林檎再度投下了五枚硬币……谢天谢地,不是一枚硬币一次的游戏……
漆原只好再次拿起了枪走向了战场,看林檎在那里挥金如土。
两个人合力,再加上漆原有刚刚学到的经验,很快魔王就被打败了。
“好耶!!”
林檎举着枪欢呼,让漆原有些纳闷,明明是很落后于时代的游戏,为什么还有人这么喜欢?只能说人与人之间的悲喜并不相通罢——by依川·突然鲁迅·漆原。
“嗯?”看着完全无动于衷的漆原,林檎鼓起了腮帮子,然后带着漆原来到了另一台机子前。
“不继续打了吗?”漆原奇怪的问道。
“如果不能让你改变想法的话,再怎么打下去这场游戏也会很没意思!”林檎说完,带着漆原来到了一台街机前,“游戏就是大家一起玩才最有意思!”
那单机就被你排除在游戏范围中了吗?
漆原摇摇头没有将这句话说出来,而是看向了那台街机,“合金弹头?”
“怎么样?”林檎说道,“这个你总不至于说没玩过吧?”
“当然玩过,”哪怕只在小时候玩过,在自己了解的领域漆原也不想被小瞧,于是撸起了袖子,“我可是在游戏厅最高纪录的获得者!看好吧!”
看到漆原充满干劲的样子,林檎知道自己选对了。
选择游戏系列,选择人物,进入关卡。
混乱的平板,混乱的街道,能在空中自由变换方位的跳跃……
这个时候漆原才发现,以前和现在完全不同,什么时候出刀什么时候扔手榴弹,完全忘记了。
甚至因为想不起来进入坦克的办法而被人打死。
在一起死掉第三回游戏币之后,漆原陷入了沉默中,看着林檎那肆无忌惮的嘲笑脸,漆原大手一挥,“再来!”
林檎倒不会提出反对意见,但是一直输也很让人恼火。
于是在两个人的通力合作以及疯狂“氪金”,肆无忌惮的投币让筐里的游戏币越来越少,而通关的游戏也越来越多。
一个街机玩完了那就去玩下一台,除了林檎不能玩得开车游戏外,几乎所有只用手就能完成操作的游戏都被她玩了个遍。
知道漆原回过神来的时候,两个人再一次站在了《死亡之屋》的专用街机前。
騙婚強攻:套路妖精男友 這鍋我背了
戰爭天堂 靜謐長夜
筐里的游戏币所剩无几,晃荡中能看到筐底,不过想来氪金到通关还是可以的。
“准备好了吗?”林檎拿起了游戏币,问道。
“嗯,”漆原拿起手枪,然后看向林檎,郑重的点了个头。
“噗——”林檎忍不住笑了笑,但还是板起了脸,同样拿起枪严阵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