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wgs9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夢幻年代》-第二十二章 欺人太甚(5/5)推薦-4bllu

我的夢幻年代
小說推薦我的夢幻年代
有那么一瞬间,沈梦溪觉得他们三挺可怜的。
豪門盛寵:總裁調教惹火妻 慕桃
末世之重返饑荒 奶燃
当年第六代横空出世的时候,真的引领了整个时代!
张远的《北京杂中》、《东宫,西宫》;
王晓帅的《极度寒冷》、《冬春的日子》、《17岁单车》;
陆先生,年轻和狂放无疑是他的标签,2004年凭借电影《可可西里》被美国杂志《Variety》评选为世界十大年轻导演。
这些导演在当年都是潮流顶端的人物!
评价一下,其实第六代们更接近新浪潮,沉溺于自我表达的快感中,只不过不偏不倚借用了现实主义的框架。
相比于烙印着“影戏”传统的旧中国电影教育下诞生的先辈们,他们在电影选材和创作上更加张扬、不拘一格,融合了西方的经典电影理论和现代电影理论的成果,达成了继左翼电影浪潮之后大陆电影在叙事和影像风格上与国际的再次接轨。
妃傲天下,王爺為我披戰袍 醉柳
貼身兵王 饑餓的狼
都市中的小人物的喜怒哀乐曾是他们着重跟踪与表现的对象,但在05年后许多人逐渐放弃了这一主题。
他们当中有人转向了对于宗教和神秘主义的盲目崇拜,而有些人困于童年经历的追思美化。
他们挺尴尬的!
他们最好的时代,中国电影市场很不好,中国电影市场好起来的时候,他们的江湖地位还没有确立,已经快要过时了。
未来的电影,无论从呈现方式还是技术平台,都不是第六代所能操作和理解的。
更何况,他们还扎着架子摆着谱,把导演当成个人艺术!
第六代是一群以自我为中心的人,他们曾处于最好的位置,但因为自我,拒绝学习新知识,拒绝接受快速变化的科技改造。
極品農女:拐個王爺來種田
第六代有观世界的机会,却没有养成电影人应有世界观,知识、见识、文化素养、眼界狭窄的让人无语…
以王晓帅为例,他就想着国家养着他!
为什么要养他,有什么用?
他觉得自己是艺术家,艺术家就该国家养着!
全能特工 追忙
“梦溪…你有什么想说的?”
主持人是尹红,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会长,江湖资历很深的那种…
“没什么好说的,技不如人罢了!”沈梦溪开口:“国产电影最大的敌人是烂片,是这些烂片让进影院的观众锐减!好莱坞大片的冲击只是外部的,真正让国产片失去口碑的是烂片太多。即便没有好莱坞大片,我们上半年的成绩也不会好到哪!”
“我也做院线,观众喜欢看什么,院线经理们就把什么电影的场次多排一些ꓹ 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复仇者联盟》上映后,嘉禾院线的黄金场次六成排片都给了它ꓹ 《假如爱有天意》只占了两成…”
妖孽國師滾邊去
“今年上半年比较特殊,好莱坞大型爆米花电影有点多,观众没怎么在院线看过爆米花商业片ꓹ 所有,连《超级战舰》、《黑衣人3》这种平庸的电影也能收割市场…再等两年ꓹ 观众就该审美疲劳了。”
“审美疲劳?”
沈梦溪点头:“好莱坞固有一套剧本软件,可以写出110页到140页左右的电影剧本ꓹ 不多不少ꓹ 一页刚好一分钟,电影时长控制在商业电影最为流行的110分到140分左右,甚至连男女主角的出现场次都做了详细的数据分析,这样做的方法就是规避全球敏感点——因为涉及到宗教、各国审查之类的,所以,他们的剧本总是很弱智…”
“工业化流水线产出…”
“我觉得再来几部《超级战舰》、《黑衣人3》这样的电影,观众差不多就吃透了!”
溺寵一品嫡妃 招財喵喵
“国产电影…现在是大浪淘沙阶段ꓹ 去年一段时间,曾有5家制作公司拍关云长ꓹ 4家拍孙悟空ꓹ 3家拍穆桂英ꓹ 另有3条白蛇ꓹ 3桌鸿门宴,今年ꓹ 资本退潮了ꓹ 煤老板们砸不起钱了…他们认识到电影投资的残酷!”
“不要急ꓹ 慢慢来吧…”
……
沈梦溪还是喷了把路川:“我觉得有些人就别再微博上假装公知了,胡戈分享了一下作品感言ꓹ 怎么就成了戏子?我也觉得那个姓龙的是傻逼,是不是我也应该被封杀?怎么这年头骂个政府在微博上就是人上人了?”
路川愣了一下,他没想到沈梦溪居然在这种场合提这个事…
就是上个月,胡戈看完《大江大海1949》,发表了一下读后感,然后被路川骂了…
再然后一堆公知和他们的粉丝组队前来骂胡戈…
就什么‘戏子’、‘走狗’…
“怎么不说话?你不说,我说一句:自古文人善感怀,所以才有骚人一说,只是这种感怀是建立在自己的真实情感上的!只有心怀黎民,才能写出“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只有壮怀激烈,才能写出“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只有追寻大道,才能写出“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一个台湾省的作家,赴美留学,嫁给了一个德国男人,生了几个混血孩子。然后,她就自以为高人一等了,她就可以俯视中国,教训中国人民了?她算老几?”
“就那本破书有什么论证吗?站着说话不嫌腰疼,历史要结合当时的环境看待,否则除了煽动毫无用处!我说的,就该被禁了!”
又看了眼路川,后者依然愣神,沈梦溪摇了摇头:“算了,我估计你也不敢说什么!就这样吧…另外,《王的盛宴》这个戏,我听覃宏说过,他说他已经投了9000万,本来预定的是6000万能拍完,结果你把已有方案推翻重做,又追加了3000万,现在还不够…据说要补拍,根本就不是能不能过审的问题,是你超支了,造成剧组停拍!”
说到这,沈梦溪冲台下笑了笑:“所以,我说审查制度不能取消,一旦取消了,这帮导演想找东西背锅都找不到!”
……
路川…哭了…
沈梦溪这是指着他的鼻子骂他!
欺人太甚!
極品瞳術 翼V龍
这场论坛可是有媒体在场的…
完蛋了,铁定报道出去了!
但沈梦溪可以保证,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
路先生确实是公知代表,即便是2020年,他还发表过很多脑惨言论,比方说‘派飞机把滞留海外的年轻学子们接回国,这是政府现在应该作的。即使没有条件,也应该出台政策鼓励各国内航空公司去增加航班接回孩子们!’
看起来很对,因为是政治正确!
但是全球400万留学生,这玩意是多大的工程?他考虑过嘛?
这就是知识分子令人讨厌的地方,只提要求,因为要求肯定不会错,而且听起来令人感觉愉悦。
提要求令他们赚够了名声获得名誉,民众听到他提的要求之后,嗨到他已经办好了这件事,或者说这件事就是他办的。而这个“要求”是否符合逻辑,符合客观规律,需要多大的成本调度多大的资源却不在那些知识分子考虑的范围!
躲在狗窝里道德绑架别人很在行!
至于他超支的事情,业内很知名。
05年,重温近现代史,发现数据和新史料,在历史另一面的诱惑下,他产生灵感,预筹备南京大屠杀题材,写剧本,到长春看景、建组。
在《南京!南京!》电影拍摄过程中,数次节点上,遭遇资金掏空、断流,剧组里的道具,一支路灯、一把椅子都可以报假账,做预算到天价!
不讲项目管理的精细,拍着拍着,就把搭建的场景,变成了田野调查得过程。
主演更换、拍摄超期、延时上映,一个剧本搞三年…
《南京!南京!》的拍摄投资,加上宣传,可达9000万!
所以,于冬才会感慨‘中国的电影导演是全世界最享受的导演!’
《王的盛宴》后来怎么办?
他女朋友垫上了600多万呗,还能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