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yqle熱門玄幻小說 皇兄萬歲 線上看-116.神明的低語(1/1)鑒賞-04sz9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哧哧哧…
芙劳拉站在高处不停挪动着铁撑架,以让架子上的望远镜能够挪移到合适的位置,这样她才能更好的观察远处。
她可不想错过这种“真实版的科幻大片”。
然而,她心底也充满了怀疑…
那温和的男人还能活着么?
一把刀,能做什么?

夏极抓着那把刀。
他抬手,对着天空淡淡道了声:“刀来。”
没有反应。
这里的力量体系规则里,根本没有“授权”你借用天地之力。
夏极也不灰心,神色平静。
一路走来,无论身处何处,身处何时,力量强弱,他的心都成了时空里永恒不变的存在。
如果不是那一对老夫妻,他怕是还需要很久才能窥破这其中的奥妙,然而现在,他已经差不多明白了。
只不过,如今的躯体还是太过孱弱,无法同时驾驭大量的法相。
正想着的时候,他微微侧过头。
砰!!
一颗狙击枪的子弹从他侧边划过,击打在金字塔的石灰岩的巨砖上,留下痕迹。
夏极维持着思索的模样,随意地扭着头。
砰砰砰!!!
子弹倾泻而下。
要知道,这可不是乱弹,而都是经历许多年才能成为狙击手的精英射出的子弹。
一颗颗流弹呼啸着从远处射来,在他身侧溅射出许多石屑,然而却无法逼迫地他离开原位。
他只是在原地扭头,侧身,如此而已。
这一幕…
此时正落在诸多的幕后组织的大屏幕里。
屏幕前,鸦雀无声。
夏极抬手拈起一把斩神飞刀。
“应该是…很久没用了。”
他喃喃着,露出缅怀之色。
狙击枪的射程通常在两千米左右,而这也完全在他飞刀的射程之内。
于是,夏极随手一撇,那飞刀带着极度的璀璨,穿破了空间…
花滿無限極
回到明朝做昏君
狙击手只感到眼前一亮,双手握着的狙击枪枪口就诡异地上下分开了…
时间在这一瞬间好像变慢了。
大屏幕里,夏极似乎是丢出了一把飞刀,可若是镜头放慢,就可以看到他其实是丢出了九把。
九把飞刀,九个不同方位的狙击枪已经彻底毁了。
海市,残月生物科技ꓹ 指挥所大屏幕前,众人震的久久无声ꓹ 旋即哗然…
“这是什么力量!!太恐怖了吧!”
“但他没有杀人?”
“他只是毁了枪…”
“怎么会这么强?”
就连端坐在高处地白发老者也有些发愣,这是什么力量?为何与他所认知的更高生命层次之力不同?
但他很快从失神里走了出来,因为好戏才刚刚开始。
这不过是热身而已。
金字塔顶端ꓹ 夏极托着腮,沉浸在自己的思索里。
“斩神飞刀可以使用ꓹ 这就更加可以让我确定了…那么,我该如何冲破这一切ꓹ 看破这一切?恢复自己的力量呢?”
他手指在滚烫的巨石上“啪啪”地敲打着ꓹ 把一些散落在其上的子弹随意抓起,又丢开。
正想着的时候,远处无云的天穹忽然响起了桨翼旋动的声音,
三架运输直升机落在沙漠远处的沙丘后,约莫六十多名全副武装的雇佣兵从飞机师冲了下来,迅速地在各处进行埋伏,
然后以与沙漠浑然一色的越野衣匍匐着、从各个方向向大金字塔而去。

“血色鬣狗佣兵团!!”
芙劳拉惊呼出声ꓹ 她身为沙之国军方的精英,自然认得这凶名赫赫的佣兵团ꓹ 这佣兵团在战乱地区接受雇佣ꓹ 只认钱不认人ꓹ 但毫无疑问ꓹ 他们的能力是顶级的,在全球佣兵团排行榜上排前五。
但很快ꓹ 这位沙国的美女又忍不住道ꓹ “他们面对的可是能随意躲开狙击枪的人…哦ꓹ 该死,为什么人的反应速度能快到躲开狙击枪?”
因为视野限制ꓹ 她显然还没有看到夏极切开狙击枪的那一幕。

窸窸窣窣的声音从四面传来。
夏极摇摇头,这些人可能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层次…
他也无意与这些人认真的厮杀,于是把长刀随意放在一边,然后就这么地敞腿而坐。
“精神的强大,可以推动力量的突破,巩固更强的力量使得自身稳定,就可以在反哺精神…那么,我的精神…”
他细细感知着脑海里的东西。
他记得,自己好像在一座深海里,与群佛论禅,而收获了不少的精神馈赠。
無界至尊 大米飯炒雞蛋
但这样的精神馈赠,比起黑潮之中的精神可谓是“一粟与沧海”了。
但如今,黑潮都不存,这些精神自然也不存。
如此…又陷入了死循环。
甚至,他只要再多想一下,脑海里就会不由自主地嘣出一个念头:说不定这些力量都只是我服用了阿尔戈特药剂而产生的呢?
这个念头固然现在无法影响他,但却因为还有诸多问题无法证实,而始终无法彻底消灭。
“烈焰!”
“精神!”
心脏,血液!
夏极站起身,感受着此时漫天倾泻而下的汹涌烈阳,试图从这一方宇宙的太阳里攫取些什么,感受些什么。
但这太阳只不过就是一个“太阳”,而不是宇宙混沌开阴阳里的“太阳”。
也许是位阶差了不少,夏极感到几乎没有用处,可能时间长了才会拥有“量变达成质变”的反应。
他又直接运起法相层次的精神玄功,一尊尊佛像环绕于他…
虽是脑海有所刺痛,但终究是强化了精神。
这强化顿时让他有了感应。
“金字塔下似乎有些波动…”

此时,靠近夏极的佣兵团正在利用电子设备进行着简短的对话。
“既然雇主雇佣我们来击杀此人,那么此人一定有强大之处…小心一点。”说话之人显然没看到夏极之前躲避狙击枪的样子。
可是,他一抬头,就看到了金字塔顶端那人身侧的一排排佛像,如真似幻,宝相端庄,而且都是他不认识的佛…
裂空
他忍不住惊呼出声:“我的上帝啊,那是什么?海市蜃楼吗?还是什么呈象设备?有什么用?”
没人回答,但也不会有人产生太多恐惧,因为他们完全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可,很快,电子设备另一端有话传来:“头儿,这个人我知道是谁了…”
“谁?”
“昨晚我为了这次战斗做提前准备时,黑入了沙之国的封锁信息里,看到了一份封锁视频…视频里的人在机场随意的躲避子弹。我用望远镜看了,我们的目标应该就是那个人。”
“什么?!躲子弹?”
另一人冷冷笑了笑,他忽地道:“躲子弹?现在,我已经很靠近他了。那就让他尝尝火箭筒的厉害!看他能不能躲开!”
“小心点…此人有些异常。”
“嘿~~头儿,我若是杀了他,记得赏金多分我一点。”
说罢,那人直接抓着滚烫的火箭筒炮,扛起,瞄准。
轰!!!
金属筒口爆出一团焰光。
“太慢了…”
夏极正在探寻金字塔底的波动是不是属实,此时看到那团焰光,便是分出一丝神识,左手随意一抖,五指震荡,直接外延出一团云棉样的巨大白手法相,那手迎着焰光如清风拂柳,微微一带…
火箭弹的射击轨迹顿时被他这只大手给带着滑开了,往着远处空旷的沙地轰去。
嘭!!!
至尊狂帝系統
沙尘飞散,扬天数十丈,四周黄丘顿时矮了几分。
火箭炮的射速不过区区每秒一百多米,对夏极来说并不快,而他掌控的法相极多,刚刚只是以一式类似于太极之中的借力打力的玄功,就直接扇开了火箭炮。
巨响声中,所有的雇佣军都傻住了。
但很快,这群亡命之徒以反而以更凶悍的姿态开始了冲锋。
他们的想法很简单:你能用力量滑开火箭弹,你甚至能躲避子弹,但你的躯体毕竟是肉体凡胎,是人就会死。
轰轰轰!!
这六十人竟然发挥出了一支真正军队的火力,轰鸣声在金字塔上频频炸响,在这种程度地轰击下,金字塔很快便是破损十足了。
夏极也不下场,只是在四面八方的子弹火光,还有不少手握军刀、正疯狂窜来的雇佣兵包围里,背后忽地绽放出一重又一重的法相,
这些法相延绵不绝,可惜却因为躯体限制而无法生出更多,别说千万法一千象了,就连一象都无法达到。
这也完全够了。
“确定了,存在波动,我需要进入底层看看。”
夏极喃喃着,卡准了力量截点,附注于手掌,然后在滚滚硝烟里云淡风轻地往身下一压。
这一压,恐怖澎湃的力量直接把金字塔压地往下陷落,而巨大的力量化作四散的波涛,劲气狂风如暴戾怒潮向周边拍打,将周边所有靠近的佣兵全部掀飞拍远,这些凶名赫赫的人根本无法承受这等力量,而全部晕死过去。
而夏极自己则是顺势落入了被轰的塌陷的金字塔之中。
金字塔顶端的塔顶石已经完全粉碎了,而周边墙壁也是出现了极多皲裂。
夏极随手抛开了不少的巨石,然后来到了金字塔最底端的地下小室…
因为,他是点对点行动的,所以竟然在诸多废墟之中飞快地寻到了波动产生之处——一个厚重石棺。
英雄聯盟之絕世無雙 白龍
他嗅了嗅,四周可能存在毒气或是其他气息,但他无所谓,直接掀开了石棺。
借着垂落的热辣阳光,显出石棺中央一个镶嵌着宝石与彩色玻璃的黄金面具,波动正是从其中传来的。
嘭!
嘭!!
巨石还在从空滚滚落下。
夏极只靠着气罩,就可以让这些巨石无法靠近,他则是双手接过那面具,然后迅速地踩踏着巨石,离开了金字塔。

试验的白发老者显然没想到夏极的效率这么高。
无论是狙击手阵,还有血色鬣狗佣兵团都根本不是好对付的,他居然只是动了动手,就全部击败了…
所以,当天夏极居然没有再迎来攻击。
指挥室也在忙着记录信息。
而那白发老者已经有些困惑了…
这真的是阿尔戈特溶液培养出的人?
这真的是元素基因所?
不可能啊。
没道理啊。
自己就算抓着能够动用元素力量的“古雕像”,使用元素基因锁解开后的力量也未必能赢他。
他原本胜券在握、猫捉老鼠的心态一瞬间改变了,此时竟是显得有些茫然。


入夜。
夏极回到了三十里外的石楼。
他就如一个游玩了一天的旅客般,劳累了归来,然后沐浴在了早已准备好的浴桶里。
温水上撒着当地特有的香草,很是沁人心脾。
他双手搅动着水,感受着那种流动,还有水的哗哗声,心神变得放松起来,一仰头,天穹之上便显出璀璨的星河,很是美丽。
沐浴之后,他换上了宽松的睡衣,坐在沙漠边缘的小庭院里,捧着那白天得来的黄金面具,开始仔细查看。
一股股精神波动从中传来,就如柔弱的小手指正在推着自己的精神…
黑潮,太阳是无法封锁的,它们只可能是陷入了沉睡。
紅鞋
夏极很快意识到,这种黄金面具很可能具备“让黑潮提前苏醒的能力”,当然前提是如果黑潮存在的话。
他捧着这黄金面具,坐到大半夜,才觉得将其中的精神完全消化了。
“有些效果,但还需要更多…”
時先生,進房請敲門
就在他在思索时,庭院的门扉敲响了。
禁閉校園
鬼王為夫
夏极道:“进来吧。”
芙劳拉推门而入,她呆呆地看着这东方男子,心底乱成一团,哪怕来之前她已经调整了心态,此时还是忽然乱了起来。
这男子白天时候的表现已经近乎于神话之中的神灵了,只不过她总觉得这是一个善神,而非恶神,因为他甚至没有杀死那些围攻他的敌人…
芙劳拉和他才分别了一天不到的时间,心态已经彻底发生了改变,她垂首道:“夏先生,晚上好。”
“什么事?”
“这面具,应该是我们沙之国的重要文物,夏先生如果不需要是否可以交给我们,您将获得我们沙之国的友谊。”
夏极已经消化了其中的精神,便道:“可以,但我想去参观你们国家其他的古代文物,如果拥有强烈的神话色彩,那就更好了。”
那些将他编号为007的中将有着他们得节奏,但自己也有自己的节奏…
夏极完全没准备顺着他们来。
甚至,在他觉醒了许多事后,就从始至终没有把他们当做敌人,也没当做朋友…
芙劳拉听到这个请求,试探道:“您只是看看吗?”
夏极温和道:“有可能的话,我需要进行触碰…因为这些古代文物上存在了许多信息,我需要去阅读它们。”
“存在信息?请问是什么样的信息呢?”
夏极思索了下措辞,道:“那是…神明的低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