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wn9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討論-第八百三十二章   驅逐離殿九兒奪閲讀-7ey43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对于几个月前龙玉的到来。
曼清一开始还是很高兴很开心的。
但曼清也不是傻子。
龙玉能被放出来。
一是因为龙玉已是突破到了先天之上。
二肯定是想利用龙玉与自己的关系,好夺得九儿。
爹地別玩我媽咪
为此。
曼清对龙玉也是很有戒心。
而龙玉自然也知道自己的未来会如何。
更是知道。
本来圣女之名要落到她的头上,可随着九儿的出生后,这圣女之名,也就没有可能的了。
为此。
龙玉更是向曼清言明了自己的立场。
同时。
也向曼清坦白了长老们的话。
为此。
几个月下来,曼清对龙玉的戒心,也随之淡了下去。
怎么说。
曼清认为,自己与龙玉一起长大,一起拜师,一起成长。
她相信龙玉是不可能出卖她的。
問狼君
况且。
据曼清所知。
九儿的父亲是何人,龙玉也从未透露出去。
这也使得曼清相信了龙玉之言。
“玉姨,外面是什么样子啊?”九儿见龙玉走了过来,很是开心。
九儿才两岁半,说起话来就如此利索。
这要得益于曼清的悉心教导。
几年的时间。
仙姿物語
从牙牙学语,到九儿说话利索,这其中的苦,估计也只有她曼清能体会了。
而且。
九儿更是懂事的都没话说。
龙玉走近后,摸了摸九儿的小脑袋,“外面可好玩了,几年前我和你母亲出去过,有好吃的,还有好多好玩的,而且也没有这里这么冷。”
九儿望了望龙玉,又看了看自己的母亲。
眼神之中全是期盼。
可是在她的小心脏中却是知道,母亲被限制离开。
而自己也同样不能离开。
一脸渴望的她,望向远方,大大的眼睛闪动着。
而此时。
慈航殿的长老们却是坐在了一起,像是在商议着什么。
“殿主,你到底是如何想的?这都已经两年多了,再不动手,到时候可就真过了时间了。大家也都知道,九儿的根骨、天赋极佳,乃是我慈航殿千年不遇的天才,如在这半年之内再无法夺得九儿,那我慈航殿的未来堪忧啊。”长老春语大声的喊道。
是的。
就是用喊来形容。
春语着急。
不要说春语着急了,就连其他人都着急的很。
自打几年前听闻曼清有了身孕,同意被放出来后,她们就在等着了。
虽说。
她们曾经也想过。
如果曼清生的男婴,根骨好,天赋好的话,她们会选择留下。
留下的条件,她们共同商议的决定ꓹ 就是永久成为苦寒之地的守门人。
而曼清生下正是她们期盼的女婴。
且根骨、天赋极佳,乃是百年不遇ꓹ 千年不遇之才。
更是最为适合习练慈航殿最高无上功法圣冰诀的最佳人选。
这让她们直接就把这个女婴定为慈航殿的圣女。
圣冰诀。
自打慈航殿创立之初,其开山鼻祖习练过之外,没有人习练成功。
而且。
慈航殿的这位开山鼻祖ꓹ 虽说是创立了圣冰诀,也虽说习练过ꓹ 可却是无法习练到最高深处。
原因乃是圣冰诀最佳习练的时间,正好是三岁之时。
所以。
这才导致了当下这些长老们齐聚于大厅之中ꓹ 商议着如何谋夺九儿来了。
“春语ꓹ 并非我不想,你们也看到了,曼清把九儿看守得如此之紧,我又有何办法?该用的办法,我们都已是用过了。下药,强抢,半夜突袭ꓹ 还有什么办法没有用过的?”殿主云凤此时也是着急不已。
春语的话,她哪里会不知道。
只不过她也没有办法了。
近一年来时间里。
她们可谓是什么办法都用过ꓹ 可依然无法从曼清身边夺得九儿。
前妻來襲爵爺請淡定
就好比这下药。
她们就下过不知道多少回了。
可曼清像是能猜透她们的诡计ꓹ 每一次下药ꓹ 都无功而返。
“殿主ꓹ 要不我们放曼清离开慈航殿,只要曼清离开我慈航殿ꓹ 总有松懈之时ꓹ 只要曼清稍有松懈ꓹ 我们就有办法。”突然,秋丽出了一个主意。
放曼清离开慈航殿。
这到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而且。
时间已是不多了。
她们知道ꓹ 再把曼清关押着,在这半年的时间里,她们也想不出更有用的办法了。
而只要把曼清放出去,只要在路途之上,人稍一多,环间稍一变,也就有机会强夺九儿了。
众人脑中纷纷闪动着。
随后。
众人相互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秋丽的这个不是办法中的办法了。
几天后。
一慈航殿弟子来到偏院,“曼清,介于你有违我慈航殿殿法,今逐你出慈航殿,永世不得返回慈航殿,请你在半个时辰之内离开我慈航殿。”
曼清突闻这么一个消息,先是一愣,后是一喜。
三年以来。
曼清日日想脱离慈航殿。
不是为了去见钟文,而是为了九儿。
如常理。
身为母亲的,自然是希望自己的女儿能习得慈航殿最为上乘的功法了。
可曼清却是深知。
慈航殿的圣冰诀,越是习练到最后,会渐渐绝情。
到了大成之时。
说不定自己的女儿为了慈航殿,连自己都会杀了。
追妻99次,億萬boss惹不起
圣冰诀如何。
曼清深有体会。
九天劍道
因为。
她自己就是习练的圣冰诀。
只不过,因为她曼清习练的时间,乃是三岁多以后才开始的,所以这圣冰诀,曼清却是无法习练到高深之处。
資源帝國
要不然。
曼清的性子,也不至于会如此冷。
就好比慈航殿的殿主云凤一样,性子一样冷。
就连慈航殿绝大部分习练过圣冰诀的人一样,性子都冷。
好在没有人习练到高深处,要不然,这绝情的性子一起,估计可就六亲不认了。
身为母亲的曼清。
自然是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去习练这种功法了。
哪怕九儿长到如今近两岁半之时,曼清都没有教过自己女儿一丝的武艺。
“母亲,她们让我们离开了吗?”怀中的九儿听到那弟子所言,两眼有些迷茫。
“是的,她们终于同意让我们离开了。”曼清淡淡的回道。
曼清不知道慈航殿为何会突然间放她们母女离开。
但也知道。
这事不简单。
为此。
曼清的戒备之心越发的重了起来。
随即不久后。
曼清抱着九儿,在不少的慈航殿弟子看押之下,从慈航殿离开。
至于龙玉。
她也得到了殿主以及长老们的准许,与曼清一起离开慈航殿。
“母亲,那是什么!”随着曼清一路奔袭,往着唐国方向奔去之时,九儿见到一些不明之物后,甚是好奇。
“九儿,那是城市,很大的,里面有好吃的,好玩的。”紧随其后的龙玉出声解释。
九儿一听那个远处的就是自己母亲和玉姨所说的城市,两眼充满着好奇。
在她的脑中,城市也只是听自己母亲她们说过。
至于是何样的,她从未见过。
“母亲,我们能去看看吗?”九儿像是一个小大人一般,想要去城市里去看看。
曼清听着自己女儿的话,心酸不已。
“好,九儿想去看看,那就去看看,龙玉,一会你想想办法,去弄点钱,好给九儿买些吃的。”曼清看着远处的城市,想着已是离开了慈航殿上千里之遥了,想来稍稍安全了,点头同意自己女儿的请求。
女儿最大。
这是曼清些时的想法。
一切以满足自己女儿的想法为主。
在慈航殿中。
除了冷就是冷。
什么东西都没有。
而今终于是出了慈航殿,身为母亲的曼清,自然是要满足自己的女儿了。
龙玉得了话后,笑了笑随之往着远处的城市奔去。
而后。
曼清抱着九儿,也随之往着城市奔去。
不久后。
曼清抱着一脸好奇的九儿入了城中。
超強近身保鏢 獨白小傑
“母亲。”有些胆小的九儿,看着城中如此多的人,露出一丝的胆怯之色来。
伊是春風
“九儿莫怕,待你玉姨去弄钱来给你买吃的。”曼清拍了拍自己怀中的女儿,又看了看周围,并没有发现龙玉的身影。
一路往着前面走去。
这行人也越发的多了起来。
怀中的九儿,胆子也随之渐渐的大了起来。
伸着脑袋,到处张望着。
正当曼清抱着九儿到了一个售卖蒸饼摊前时,龙玉蹦蹦跳跳的回来了,“九儿,你看这是什么?玉姨可是给你去弄钱去了,一会玉姨给你买蒸饼吃,蒸饼可好吃了。”
“玉姨,什么是钱啊?什么是蒸饼啊?”九儿一脸的不知。
但九儿闻着蒸饼的香气,到是狠狠的咽了咽口水。
“九儿你看,这就是钱了,只有钱才能买到蒸饼,走,玉姨给你买蒸饼去。”龙玉向着九儿展示了什么是钱,随即走向蒸饼摊。
而此时。
也有不少人手里各自拿着铜钱,纷纷往着蒸饼摊走去,像是要去买蒸饼的。
曼清见如此多的人,看着只是普通人,到是没怎么在意。
僵屍呆萌記 鄰家貓
随着龙玉买了几个蒸饼往着九儿手中递去之时。
突然之间。
龙玉一拳轰在曼清胸口之上,一把夺过九儿,纵身飞退。
“砰”的一声。
曼清在未戒备之时,被自己当作师妹的龙玉给轰了一拳,直接轰飞了出去。
而且。
她怀中得九儿也随之被夺。
受伤的曼清这才反应过来。
顿时双脚点地,往着龙玉纵身而去。
可就在此时。
不远处突然杀出两个女人,止住了曼清的追势。
曼清一看这两个女人,心中大恨。
这两个女人,乃是慈航殿的两位长老,春语以及那冬雀二人。
“曼清,放手吧,再不放手,我可就要废了你了。”冬雀阻止曼清的追势,出声言道。
“还我九儿,还我九儿。”曼清此时已是知道,龙玉乃是在她身边的卧底,而且还是藏得很深的卧底。
如今。
自己的女儿被夺,曼清即便敌不过对方,可也誓要夺回九儿。
随之欺身而上。
“砰砰砰”
几声过后。
曼清连那春语几招都抵不过,就被轰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