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eouu精品都市小说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愛下-第五百九十六章 傻子推薦-rnic0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骆妹子……”
旁边的中年妇女看着这一幕,不禁张了张嘴,唤了声,想说些什么,却又止住了声,
“……你们都是坏人,都是坏人……”
那孩子还冲着廉歌几人喊着。
那骆大姐静静搂着自己的孩子,眼泪不断从红着的眼眶里涌出着,
“……不是他摔下去,是他自己跳下去的……”
泪水顺着骆大姐憔悴的脸,往地上滴落着,红着眼眶,骆大姐有些痛苦着,说着,
“……妈妈,妈妈……”
那孩子停下了对着廉歌几人的吼声,有些慌张着,伸出手,抚摸着自己母亲的背,似乎想安慰自己母亲,却又手足无措,只能焦急着,喊着。
“……我本来想,本来想到山上去的时候,采点有点的菌子回来给他吃。刚走到,刚走到那山崖边上的时候,他就跳了下去……他知道,他知道……他知道我想杀他,他知道……”
脸上愈加痛苦着,骆大姐只是用脸紧紧贴着自己孩子的头发,
“……妈妈,妈妈……”
手足无措着,那孩子脸上焦急着,冲着自己母亲一遍遍喊着,
“……妈妈没事,妈没事……”
骆大姐伸出手,轻轻拂拭着自己孩子,安抚着ꓹ 说着,只是眼泪还是从眼眶里不断往外涌着。
……
“……骆妹子……都这么些年了。为什么ꓹ 为什么这时候……”
旁边,那中年妇女张了张嘴,不禁看着这对母子ꓹ 出声问道,只是说着ꓹ 又有些说不下去。
闻声,骆大姐沉默着。
“这位骆大姐是患病了吧。”
旁边ꓹ 廉歌看着屋外远处ꓹ 出声说了句。
旁边那中年妇女闻声,再看了看骆大姐。
骆大姐依旧沉默着,只是用脸紧紧贴着自己孩子的额头,
而那孩子,一遍遍喊声的声音,却有些焦急起来,伸出的两只手ꓹ 胡乱挥舞着,似乎想抓到什么ꓹ 脸上慌乱着ꓹ
“……妈妈ꓹ 妈妈……”
凰主霸權:公主挽城
“……妈妈在吃药ꓹ 妈妈在吃药,好多好多药……”
那孩子有些大声ꓹ 焦急着喊着ꓹ 从他母亲怀里挣脱了出来ꓹ 望向了屋里几人,
庶女醫 雪舞冰
“……救救ꓹ 救救妈妈……救救妈妈……妈妈吃好多药……她好疼……”
慌乱着,那孩子冲着廉歌几人喊着。
忍者之傀儡的旅程 暗夜非黑夜
福晉兇猛
旁边,骆大姐看着自己孩子的模样,眼眶愈红,只是伸出手,抓住了自己孩子胡乱挥舞着的手。
“……骆妹子……”
旁边的中年妇女看着这对母子,喊了声,又再止住了声,只是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救救妈妈,救救妈妈……”
那孩子还焦急着,冲着几人喊着。
骆大姐伸出手,再将自己孩子搂住,
“……没事,妈妈没事儿……”
用脸贴着自己孩子的额头,骆大姐一遍遍说着,一遍遍安抚着。
许久,那孩子激动的模样才渐渐平复下来,却还是低着头,缩着身子,身子微微颤抖着,双手紧紧攥着自己母亲的手臂。
骆大姐再转过了身,一只手轻轻握着自己孩子的手,继续再说了下去,
……
“……他掉下了山崖过后,我赶紧从旁边跑了下去,找到了,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没了呼吸……我以为,我以为……”
骆大姐的话语声在堂屋里响着,堂屋里几人听着骆大姐的叙述,都没说话,
“……我想着,也好,至少这样,我还能给他办个葬礼,让他能有个地方可以安葬……免得以后,免得以后……”
骆大姐说着,再停顿了下,
“……我就把他带了回来,想着等把他安葬了……”
说着话,骆大姐再转过头,看向了廉歌,
“……小伙子,还是谢谢你,谢谢你……不然他就得活活憋死在棺材里头……”
廉歌闻声,转过视线,再看了眼这对母子,摇了摇头,没多说什么。
而那孩子,却再抬起了头,紧紧抓着自己母亲的手臂,看着自己母亲,
傅少的秘寵嬌妻 遲禾池魚
“……对不起,对不起,妈妈……对不起,我没忍住……好难受,好难受……”
“……我知道妈妈会担心我,我不想让妈妈担心……我已经很努力,很努力的死了……可是,可是真得好难受……”
“……对不起,对不起……”
那孩子再缓缓低下头,似乎是做错了什么一样,不断朝着他母亲道着歉,
“……是妈妈对不起,是妈妈对不起你……”
蜜愛甜妻,BOSS太危險 水木耳
眼眶红着,骆大姐看着自己的孩子,一遍遍说着,脸上有些痛苦。
……
“……骆妹子,就是你,就是你……小仲这一个村子里的,我们……”
旁边的中年妇女看着这对母子,不禁出声说道,只是说着,却又没能再说下去,只是再叹了口气,
“……骆妹子,你得了的是啥病啊……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你要是缺钱的话,村里人也能给你凑凑,平日里,你也帮过我们不少……”
那中年妇女再抬起头,看着这骆大姐,出声问道。
“……肝癌,已经晚期了……”
大唐騰飛之路
骆大姐先是摇了摇头,再出声说了句。
“……骆妹子,你……”
空間帶我去古代 悠苒
中年妇女再张了张嘴,却只是唤了声,便没能再说下去。
“……没事……”
骆大姐摇了摇头,再转过头,看着自己的孩子,
“……我就是放心不下他,放心不下小仲。”
“……妈妈,我可以,我可以再去山上的……我可以再从那摔下来的……”
那孩子望着自己母亲,焦急着,再出声说道。
骆大姐看着自己孩子,再摇了摇头,勉强露出些笑容,
“……傻孩子……”
“……妈妈……”
那孩子焦急着,还想说些什么。
骆大姐再沉默了下,再缓缓转过了头,
……
“……你们都觉得小仲他啊,痴痴呆呆,是个傻子。”
目光有些恍惚,骆大姐望着,再出声说着,
“……其实啊,他什么都知道,活得啊,比谁都明白,他就是长不大……”
骆大姐说着,再缓缓转回了头,伸手摸了摸自己孩子的背,
“……没事儿的,没事儿的……”
骆大姐温声说着,那孩子焦急的神色渐渐褪去,只是还两只手紧紧攥着自己母亲的手臂。
旁边,那中年妇女看着这对母子,张了张嘴,想劝说些几句,可是却什么都没能说出口。
堂屋里,再有些安静下来。
“我可以救他。”
廉歌再从屋外转回了视线,看着这对母子,语气平静着说了句,
闻声,屋里几人朝着廉歌转过来了目光,那孩子也抬起头,望向了廉歌,
“骆大姐你说得对,他不是傻,只是长不大。我可以救他,让他意识恢复清醒。”
语气平静着,廉歌出声说了句,再转过视线,
廉歌看了眼那孩子旁侧,旁侧空荡处,还有道和那孩子面容相近的身影,从未走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