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j6vv寓意深刻小說 回到明朝做昏君 紂胄-第五二八章 直接抄家熱推-zhste

回到明朝做昏君
小說推薦回到明朝做昏君
想到种种可能之后,曹邦的脸色瞬间就变得很难看,心惊胆战的,整个人都不好了。
同时他暗自决定了一件事情,不能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了。无论事情的真相如何,自己现在没有得到任何的消息,做任何的决定都是愚蠢的。
本来今天曹邦把这些人找来,就是想看看他们手上有没有什么消息。
事实上,曹邦一直盯着的都是姓叶的那个家伙。现在姓叶的那个家伙跑了,已经找不到人可以了解什么情况。
曹邦直接站起来身子,面色平静的说道:“我觉得叶池刚刚说的有道理。”
说完,他拔腿准备离开。
原本他不想再说什么的,但是迈腿的时候,突然间心中有了一个想法,这个时候如果自己要是不说点什么的话,恐怕不太合适。
于是曹邦对着窗外的蓝天拱手说道:“当今陛下英明神武,自从登基以来,百姓安居乐业,大明中兴盛世已经显现。我等身为大明的子民,自然应当拥护陛下、拥护朝廷,不能够做什么忘恩负义的事情,更不可能做对不起朝廷、对不起陛下的事情。”
“韩家这一次可以说是咎由自取,你们都要引以为戒。我今天把你们叫过来,就是为了告诉你们,如果你们做了什么不法的事情,赶快去衙门自首,不要想着对抗朝廷、对抗陛下。”
说完,曹邦鼓着腮帮子,一甩袖子,迈步走了。
在场的人全都是一脸懵逼,半天没反应过来,都没有人说话。
谁也没搞明白这两个大佬究竟要干什么?
叶池先说了那么一堆云山雾罩的话,然后脚底抹油一溜烟的就跑了;现在曹邦也来这么一手?
不过虽然这些人反应是慢了点,但是不代表他们智商低。在场的这些人可都是商人,他们的嗅觉可是非常灵敏的。
如果说叶池干的事情让他们还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曹邦的所作所为就让他们嗅到了不好的味道。
虽然缺少信息ꓹ 不知道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他们知道不是什么好事情。韩家现在已经完了ꓹ 现在大家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应该是有关系的各自去找关系。
至于说曹邦说的话,那就当做没听见好了。
如果这要是治罪的话ꓹ 也是曹邦叶池这些人先被治罪。那些大户人家干的那些事情,可不是咱们这些小户人家能够比得了的。大户人家都不去衙门ꓹ 还让自己这些人去?
谁听了要是真去了,谁才是傻子。
众人一哄而散。
有人随着人群就往外走ꓹ 其中有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ꓹ 脸色很难看。只不过与其他的人不同,他是真的心里面很难过,却没有多么的害怕。
因为他本身就是内务府的人,同时还带了一个锦衣卫的人过来。两人到这里来就是相互打探情报的。
结果什么都还没干呢,进来就听了一顿马屁,然后所有人都跑了?
谁都知道这些马屁拍得是有多么的虚假,可是这种消息传出去之后ꓹ 自然会让人琢磨不透。这对内务府这人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情,显然是有人走漏了风声。
陈钊看了一眼赵岩ꓹ 沉默了片刻ꓹ 问道:“现在怎么办?”
陈钊就是锦衣卫的人ꓹ 赵岩则是内务府的人。
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ꓹ 陈钊一直之间也不知道怎么办好了,心里面总是在担心被扣上帽子。
毕竟他是跟着内务府的人来的ꓹ 原本没什么事情ꓹ 他一来就走漏了消息。如果双方推卸起责任来ꓹ 他肯定会被扣上泄密的帽子。
不过赵岩显然懒得搭理陈钊,更没有陈钊那样的想法。
相見不如懷念 不離
赵岩直接说道:“现在要做的就是把消息送回去ꓹ 至于如何调查和怎么处理,那就和咱们这些人没有关系了。所以现在各自回去送信。”
说完,赵岩转身向外面走了出去。
看着赵岩离开的背影,陈钊叹了一口气,也转身向另外一方走了出去。
两人要快速去送信,把消息传递出去。
消息传到了锦衣卫和内务府之后,双方的气氛变得凝重了起来。
原本一切进展得很顺利,双方配合得也很好。许显纯这边抄家抓人,内务府那边接手,双方配合得可以说是十分的默契,大家都准备庆功了。
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居然搞出了这么一件事情?
出了这样的事情之后,心情要是好的话,才能有鬼了。
许显纯和黄昌宗两人也不敢耽误,第一时间就跑到了丽春院求见朱由校。
在见到朱由校之前,许显纯两人也是忐忑不安。
屋子里面,朱由校斜躺在卧榻之上。
朱由校这一次没有枕着陈玉儿的大腿,而是整个头都被陈玉儿抱在了怀里。
陈玉儿在一边的桌子上拿起了一颗鲜果放进了朱由校的嘴里面。
听了许显纯两人的话之后,朱由校转过头看了两人一眼,随后坐起身子说道:“你说天下呀,总是有一些聪明人,或者是觉得自己比别人聪明,总想着去猜别人的心思,想要拿各种各样的好处。”
“可是,这天下的好处是拿不完的,也没有人总能够猜到别人的心思。”
雷火
“这个叶家非常有意思,他们家在山阳县,也就是淮安那么一个交通要道、漕运要地,两淮的盐全都要从那里走,可见她们家占据了地利之后,会获得多大的利润。”
超脫者與天道
“当年的户部尚书叶淇,当真是一个好官。他世代生活在那里,不可能不知道那里是个什么情况,可还是向朝廷提出了这样的策略。虽然当时大明的盐政也的确很烂,皇帝挥霍肆无忌惮,朝廷勋贵占窝严重。”
朱由校语气平淡的说着,可是下面的人全都不敢抬头。
毕竟朱由校可是在说自己的祖宗,这种话别说插嘴了,听一听都是罪过。
可是他们这些人都是朱由校的心腹,也明白朱由校说的是什么意思,显然皇帝对这些人非常非常不满意。
“结果呢?皇帝信任叶淇让他改革,改了一个什么?”
“边关的将领们原本是有粮食吃的,甚至还能从盐商那里收点贿赂过点好日子,结果财路断了。边关的将士们没有盐没有粮,日子难过啊!”
“可是肥了谁?肥了这些商人!看看他们叶家,这个时候了还自作聪明,当年怎么就没这么聪明呢?聪明人就应该干点聪明事。装聪明?”
“去把那个叶池抓了,派一队人去淮安,传令给漕运总督,让他派人把叶家抄了,顺带把他们家的买卖都查封了。对了,派人去盯着漕运总督,别让朕看到什么幺蛾子。”
说完,朱由校看着许显纯两人吩咐道:“黄昌宗。让你的人准备好,随时准备接手漕运。”
“许显纯,派你的人过去看着点,别漏了什么东西和人。”
“是,陛下。”许显纯两人连忙答应道。
朱由校又转头看向戚元辅说道:“马上派你的人去一趟南京,告诉南京的卢象升,让他派人去淮安,同时让成国公朱能也派人去。”
失憶前妻不好惹
“是,陛下。”戚元辅恭敬的答应道。
几个人都没有想到朱由校居然如此的雷厉风行,甚至连什么罪名都没说,也没查,直接就下令抓人了,而且直接是抄家。
不过他们没有人敢站出来反对。
朱由校也知道自己的做法过于霸道了,对他们就没有什么理由可讲。他们干的破事就是那么回事,也没有什么好查的。
作为皇帝的确应该尊重程序正义,自己这么干,反而会造成很坏的影响。
可朱由校得心里面很明白,自己没有办法在这里和他们绕。
驚世醜妃:毒醫三小姐
将来那个地方被他们经营得铁桶一块,整个长江以南两淮地区,上到大小官员,下到微末小吏,甚至是民间的百姓,全都被他们经营得铁桶一块。
我是特警 我是中南海保鏢
如果派人慢慢查、慢慢搞,能不能搞得下来都两说;即便搞得下来,需要多长时间也不知道。
朱由校不会在这里投入那么大的时间和人力成本,也懒得和他们去斗,索性就直接下手吧。
大兵压境,强势出手,把人抓了、家抄了,什么罪名都来了。
等到彻底平定了南方的这些人之后,再重新树立规矩也不晚。有他们在这里,也没什么好树立的。他们一套规矩,自己一套规矩,听谁的啊?
至于说没有人敢经商,朱由校就更不担心了。内务府那边虽然力量还不足,但是已经积蓄了很多的力量,只要想扩充的话,肯定会有很多人加入,根本就不成问题,自己用不着这些人。
八年了,整整忍了八年了!
这八年自己是怎么过来?现在怎么可能还对他们优柔寡断?
重生之戀愛養成
而且这是大势之争,自己要做的事情太多,没时间浪费。历朝历代皇帝需要钱的时候,收拾起人来从来都不收,汉武帝干得比自己绝多了,收拾起人来也更加狠,无非就是自己手上有没有人得原因。
就说祖宗朱元璋,定罪的理由很多时候都很奇葩。